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2章 茫然的宁素心

    “小坏蛋,你,你说什么呢?什么满足不……啊……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唔唔唔唔……”

    却是小姨宁素欣在刚刚开口的时候,萧然便已经满心火热的猛的俯下头去,钻进了小姨的双腿之间,张口吻住了小姨那美艳的小肉穴,顿时,处子肉穴被萧然吸入嘴内,顿时,强烈的刺激加上那男人火热的气息,弄的小姨宁素欣全身颤抖,她何曾被人用嘴吃过肉穴?哪怕是用手抚摸也是第一次,这一下子,比着先前更加刺激的快感袭来,让小姨宁素欣的头脑轰的一下一片空白,唯有喉咙之中呜呜咽咽的发出着不知道是欢快还是酸楚的呻吟声!

    “唔唔唔唔……噢噢噢噢噢噢……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小姨宁素欣的呻吟,她整个人都颤抖着拱起那纤细的腰身,好似在逃离萧然的侵犯也似在迎合萧然双唇的亲吻,总是那神色复杂的面容充满了奇异的感觉,让她那粉嫩的双腿在床上微微踢蹬,一双修长的玉手死死的抓住了床单!

    “唔唔唔……呼呼呼……”

    第一次体会到这么强烈的刺激,小姨宁素欣好似爽的如同窒息了一般,有好长一段时间几乎忘记了呼吸,满脑子都是那种强烈的快感,直到萧然那发狂一般的啃食放缓了速度,她那高耸的胸脯才猛的沉了下去,发出着急促的喘息!

    “呜呜呜呜呜……小,小然,不可以,不可以吃哪里,好难过,好难过的感觉,噢噢噢噢,怎么可以吃那里,好脏的,呜呜呜呜呜,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用嘴亲吻竟然这么快乐,小姨从来没有想过会这么舒服,萧然,你,你弄死小姨了,呜呜呜呜呜……你就是个小坏蛋,你让小姨一点一点的陷入你的玩弄中不可自拔!以后,以后没有你,我,我可怎么活下去,唔唔唔唔……又来了,这感觉太强烈了,噢噢噢噢噢噢,好难承受,受不了了,萧然,放开小姨好吗,求求你,小姨不行了……”

    小姨宁素欣那里体会过这种奇妙的滋味,她的身子只被一个男性碰过,便是萧然,而且她全身的纯净的地方都打上了萧然的标签,这保留的最后一个地方,也被萧然玩弄亲吻了,她心中那最后一丝犹豫也在萧然的亲吻下消失了,这一刻,体会到人生极乐的她再也离不开萧然了!甚至隐隐有些懊恼,后悔自己那么多年却紧紧守护最后的防线,没有让萧然玩弄,竟然错过了这么美妙的滋味!

    “不行了,唔唔唔唔,真的不行了,萧然,你,你吃的小姨的小穴好舒服,好爽,呀……好酸,酸死我了,我受不了了,有种要飞了的感觉,萧然,好外甥,你,你放过阿姨吧,小姨受不了了,唔唔唔唔,呀,又来了,你吃的慢点,太强烈了,我根本承受不了……”

    小姨宁素欣在萧然的亲吻下,整个人的身子都在双上剧烈的扭动着,那一双丰满的臀部更是不住的摇动,口中叫着不要,双臀却努力的迎合萧然,让他吃的更方便更全面些,那一股股的刺激,让她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好似嗓子眼再大些就会跳出来一般!尤其是萧然在吃着小姨的肉穴的时候,双手还抓住小姨的美臀,死死的望着自己的嘴里送去,那粉嫩的处子小穴在萧然的嘴里被用力的吸食着,仿佛连带着子宫都要给萧然吸出来一般!

    呼呼呼……

    强势猛烈的攻击了一阵,萧然用最直接的办法粉碎了小姨那防守随后防线的心思,在小姨品尝到萧然亲吻的快感之后,已经没有了反抗的举动,反而双眸水润迷离的望着萧然,透着浓浓的爱意,这一刻,以往满是长辈对晚辈的慈爱偶尔夹杂着男女之爱也会被彻底的压制心底的小姨彻底的把所有的慈爱都转化为了男女爱恋,这一刻,萧然在她心中的地位才算真正的确立了下来!

    看着小姨那眸子中的爱意,萧然心中说不出的欢喜,双手再次离开那丰满的臀部,在小姨的身上抚摸着,撩拨着她的情欲,同时再次低下头在小姨的那粉嫩的肉穴上亲吻了一下,那浓郁的女子芬芳充斥萧然的口腔和鼻间,让萧然更为振奋,他再次对着那小肉穴亲吻了一下,逗的小姨全身轻颤,而后,萧然才凝视着那小肉穴说道:“亲到了,我终于亲到小姨的肉穴了,好美的肉穴,小姨,我爱死你了,我不但要吃你的肉穴,我要吃遍你的全身,让你身上沾满我的痕迹……”

    萧然双目火热的凝视着那红润的肉穴,说道最后抬起头更加炽烈的看着小姨那完美的容颜!那毫不掩饰的奸淫的欲望,让小姨宁素欣心肝狂跳,可是却更加的兴奋了,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的她并没有回避萧然火热的目光,反而满是爱意的看着他!

    小姨的对视好似在鼓励萧然玩弄她的身子一般,萧然嘿嘿淫笑着再次低下头去,张口含住了小姨的肉穴,再次的亲吻了起来,大嘴一张一合的啃食着小姨的肉穴,那粉嫩的肉唇被萧然吸入嘴里,舌头轻轻的舔舐刮弄着,逗的小姨啊啊的轻叫着,身子在大床上更是欢愉的蠕动!那般摸样才是真正的情潮如海!

    “唔唔唔……哦哦哦哦哦……呀……好美……萧然。小姨,小姨好舒服,唔唔唔……”

    小姨好像压制自己呻吟的欲望,可是最终还是克制不住,出声叫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萧然更进了一步,大嘴完全的吻住了小姨的肉洞,同时,那火热的舌头一股脑的钻了进去,钻入了小姨的肉穴之中,霎时间,小姨那肉穴中的紧窄的小洞让萧然体会到了别样的快感,舌头在里面虽然行动有些艰难,可是依旧努力的上下两侧的舔舐着,品位着小姨肉洞的美妙滋味!

    “啊……”

    萧然突然间的舌头的攻击带来了小姨不敢想象的快感,一下子刺激的她仿佛全身汗毛孔都打开了一般,忍不住从喉咙深处发出了欢愉的叫声,那声音颇为缠绵人心,让萧然心头一震,竟然更加用力的舔舐了起来,那舌头兴奋的向着小姨肉洞的伸出钻去,这一刻,这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和萧然嘴唇的服务,超脱了小姨承受的范围~!

    “呜呜呜呜呜……不行了,萧然%……你,你怎么会这么多的花样,哦哦哦哦哦,美死了,呀……好酸,飞了,我有种要飞了的感觉,萧然,快让开,小姨要,要飞了……”

    三十多的女人,哪怕没有被男人彻底占有身子,可是多年来萧然对她身子的玩弄她依旧品尝过高潮的滋味,那身子酸麻之间一阵阵要抽搐的感觉带来着让灵魂都要飞翔的快感,不用多想,她便知道这是高潮来临的征兆,这一刻,她的肉身猛然紧绷,下一刻,臀部拱起,一股强烈的喷射感觉从体内传来,她急忙哀鸣提醒萧然!

    然而,萧然那里愿意舍弃小姨那处子纯净的爱液,不由的兴奋的喘息了数下,双眸发光的张开大嘴死死的堵住小姨的肉洞,那插入小姨肉洞中的舌头活动的更加欢快了,挑动着小姨的快感让她更加的强烈!

    “啊啊啊啊啊啊……美死我了……”

    一声欢叫带着哀鸣的味道,小姨全身猛然一松,顿时,一股股温热的爱液喷入了萧然的最内,萧然欢喜的吞噬着,小姨的小穴哪怕没有被插竟然也如此美妙,让萧然兴奋的竟然有些难以自制,他就这样用自己的嘴吻着小姨的肉穴,双手也飞快的脱着自己的衣服,天知道那种俯身弯腰的时候他是如何脱衣服的,但是兴奋中的人总能够办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小姨高潮的兴奋中,在萧然忘乎所以的渴望中,萧然竟然真的把自己脱光了,连那一直在妈妈和小姨面前从来不曾脱掉的内裤也消失了,顿时,第一次暴露在家里的大肉棒直挺挺的挺立着,只是此刻高潮迷糊的小姨宁素欣根本没有看到!

    然而,此刻是最危险的时刻,萧然已经抓着自己的大肉棒轻轻的撸了两下,他是多么的渴望插入小姨的肉穴里彻底的占有自己绝美的小姨,甚至忘记了这么做的后果,他只剩下了火热的欲望了!

    眼看着那巨大的肉棒已经顶在小姨的粉嫩的肉穴洞口研磨着那亮晶晶的爱液,粘湿了那肉棒的龟头,萧然便可以彻底的奸淫自己的小姨了,迷糊中的宁素欣根本反应不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紧闭的房门咔嚓一声打开了,顿时,一个裹着浴巾、全身充满湿意的绝美熟妇走了进来,这正是萧然的妈妈宁素心!

    宁素心自从萧然和妹妹一起上楼之后,心中一直很难平静,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做,这些年来,作为一个性情冰冷的女人,她尝到了太多不能正常生活的悲哀,也是因为如此,她才在发现儿子能够给她正常女人的感觉的时候会那么的沉迷疯狂,可谓不顾一切,然而,前次丈夫那落寞的身影也狠狠的刺激着她,对丈夫,虽然说不上爱如性命,可是毕竟是自己唯一爱的男人,所以她才会在萧然表现出那种想要淫辱她的欲望之后那般的冷漠生气,她冷漠的不是萧然的原因,而是她自己,她一直那么高贵典雅,商业上更是女皇般的人物,可是谁有知道她的苦,知道她其实是一个想爱又爱不了的女人?更因为如此陷入了母子的孽缘之中,她情何以堪?她突然痛恨自己,才会那般的冷漠!

    然而,多年的亲密生活,就如同妹妹说的那般,早已经深入了骨髓,在儿子身上体会到女人的快乐的时候,她在踏上让儿子玩弄自己身体的时候,心灵之中已经逐渐的烙印了儿子的身影,许多年过去了,儿子慢慢长大了,而她的心也随着儿子的长大更加在意儿子了,到了儿子因为自己的冷漠离家出走的时候,她才真正的面对自己的心态,才真正的发现她的心里早已经充满了儿子的身影,丈夫显得那么的脆弱!

    这一刻,她茫然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改怎么做,可是就在她茫然的时候,儿子回来了,她依旧记得刚才听到儿子回来的时候心中那巨大的震动和欢喜,这让她也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和儿子多年的亲密爱恋就如同妹妹说的那样放不开放不下了!

    只是……我们毕竟是……母子啊……

    这个念头盘旋在宁素心的心中,她心中一阵阵隐隐作痛,她突然间好痛恨上天,为什么她唯一挚爱的男人却是自己的儿子!

    在她又甜蜜又绝望的时候,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了妹妹前两天说的话!

    “姐姐,既然你无法接受自己做儿子女人被儿子享用身体的局面,当初便不该把妹妹也带进来,妹妹一直都很清楚我接受你的要求的后果,这些年来,我从心底里就有接受萧然做妹妹男人的觉悟了,可是你却现在才告诉我你一只都没有弄清楚你做的一切的会带来的后果……妹妹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这么多年我们三个在一起的日子已经融入了我们的骨髓,不可能舍得下的,既然如此,那就想办法恢复到以前的日子吧……”

    这话从宁素心听到的时候便觉得不可能办到,还如何回到以往的日子?可是,在儿子回来之后,她有隐隐渴望有那么一丝侥幸,自己可以和儿子妹妹维持以前的状态,才会让小妹带儿子上楼,她在下面磨蹭了好久最终才下定决心进入了浴室冲洗,她舍不得自己爱入骨髓的儿子,舍得不儿子对自己的爱,也舍不得那唯一让她体会到女人快乐的感觉,同样也对妹妹充满愧疚,事情发展到如今,不是她想结束便结束的,否则痛苦的不是她一个,是三个人,其中有她从小就疼爱的妹妹,那个因为她带着处子之身让自己的亲外甥玩弄淫辱的妹妹……

    然而,在她下定了决心和儿子修复关系,维持那种有限制的欢爱的时候,却突然看到自己的儿子刚才正用自己的嘴亲吻妹妹从来都不会放开限制的小穴,那种强烈的震动让她脑海一下子空白了,不是说要恢复以往的状态吗?可是妹妹如今……

    在外面看着妹妹被自己的儿子吃着小穴那兴奋骚浪的模样,宁素心的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快感的同时也终于明白了他们三个根本不可能恢复以往的关系了,如果她今天进去,那么和儿子之间继续沉沦的话,她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被儿子的大肉棒插进身体的!

    这一刻,她刚刚握住门把的手微微的颤抖了,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徘徊了,她甚至就要放弃离开,不再去关注妹妹和儿子之间的发展,哪怕以后妹妹真的被儿子上了,她也会默认下来,毕竟一切都是她带来的后果,只是她心中隐隐一阵阵的刺痛!就在她想要离开的时候,突然看到儿子脱光了衣服,那从今天开始后就没有再让自己看过的肉棒一下子弹了出来,当宁素心看到儿子的肉棒的时候,满目的惊骇!

    “好大……好粗……怎么可能?”

    儿子是什么样,她很清楚,虽然不小也没有完全发育,可是不可能大到这个程度,难道一段时间不见,儿子又开始发育了?

    这个念头也仅仅一闪而过,因为她的目光已经被儿子的大肉棒彻底的吸引了,除了前些年应付自己的丈夫让他在自己的身上做了几次之外,她从来没有见过男人的肉棒,可是凭借感觉,丈夫比着儿子小了太多,对丈夫她没有欲望,被丈夫疼爱的时候甚至感觉恶心,可是面对儿子的肉棒,第一次,她的心肝跳动的如同擂鼓一般,身体内也第一次升起了那种前所未有的兴奋,她一时间痴了……

    眼睁睁的看着儿子的大肉棒在妹妹的小穴上研磨着,那粗大的肉棒兴奋的有力的跳动着,宁素心心中忽然浮现了难以名状的感觉,是对儿子要奸淫自己的亲小姨她的亲妹妹所带来的恐惧和愤怒还是自己不敢和儿子继续沉沦下去的不甘?宁素心分不清楚,可是她却很明白自己在儿子想要插入妹妹的处女小穴的时候她竟然冲动的不顾一切的猛的推门而入!

    这一刻,房间的气氛格外的微妙,一时间,出了原本因为高潮的兴奋显得有些茫然的宁素欣外,萧然和妈妈宁素心四目相对满是异样神采……</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