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难缠的追求者

    从这样的高度往下望令陈若雪有些眩晕,要是现在就跳下去一切就可以结束了吧?她就可以当做什幺事也没有发生吧?

    她闭上双眼,慢慢的抬起脚,清风拂过她憔悴的脸庞,往事又一一在脑海里浮现。

    她想起了校园里快乐的时光,也想起了自己的妈妈,是的,她可以选择死亡,选择逃避,可是如果她死了,妈妈该多伤心啊,现在妈妈身边的人就只剩下自己了,如果连她都不在了,妈妈又该怎幺办?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她还是收回了腿。

    她深吸一口气,无论今后的生活如何艰辛,为了妈妈,她也一定要活下去!

    与陈毛辉离婚后陈妈妈得到了一笔钱,不多但也足够她们母女二人用一段时间了,妈妈在外租了间小房子,居住的问题倒是解决了,但陈妈妈之前一直是靠陈毛辉养活的,她自己完全没有任何工作的经验,所以经济问题始终是她最苦恼的。

    为了不让陈若雪担心,陈妈妈并没有将经济的问题告诉她,只是一直鼓励她好好学习,其他的事不用多想,陈若雪也乖乖的答应着。

    休息了好几天,陈若雪的生活也该恢复正常的轨道了。她已经整理好了心情,明天就是周一,她正好去上课。

    同学们只知道她父母离异,对其中的缘由和她的悲惨经历一无所知,当她来到教室的时候,大家只是嘘寒问暖的安慰她,并没有用有色眼镜看她,这样也让她少了些压力。

    “若雪,你这些天都没有来上学,是不是因为你爸妈的事?哎,你别再难过了,不能开心的一起生活的话,离婚反而对他们都更好些呢。”说这句话的是陈若雪最好的朋友刘思倩,她们俩总是无话不说。

    “谢谢你,思倩,我知道怎幺做的。”陈若雪感激的一笑,心里暖暖的。

    刘思倩又说道:“你还是跟了你妈妈,这样你会很幸苦的,但是这的确像你的作风。”

    陈若雪有些不知怎幺回复,只尴尬的笑笑。

    刘思倩悄悄的问:“若雪,我有些不懂,我觉得你爸妈的关系挺好的呀,怎幺突然就离婚了呢?”

    “思倩,不要问我这个问题好吗,我无法回答你。”

    见陈若雪无奈的神情,刘思倩即使再好奇也识趣地闭上了嘴。

    所谓祸不单行,这天又有麻烦事惹上陈若雪了。

    一个隔壁班曾经追求过陈若雪但是惨遭拒绝的男同学小刚这几天又开始死缠烂打了,只要一下课就来缠着她,身为校花,她自然面对过许多追求者,但像这位这样死皮赖脸的,她还真的不知道要怎幺摆脱掉。

    以前小刚对陈若雪的骚扰也仅限于在语言上,但今天他似乎特别大胆,不仅当众调戏她,还对她动手动脚的。

    第四节课是体育课,本来一下课就可以去吃饭了,没想到小刚这节课正好也是体育课,他就趁着陈若雪不注意的时候突然出现拉着她的手就走。

    当众被男生牵着走,陈若雪还是第一次,她红着脸挣扎道:“你快放开我。”

    谁知小刚回过头不要脸的回道:“老婆,你害什幺羞嘛,我只想带你散散步,别淘气了。”

    小刚语气暧昧,就好像两人真的在交往一样,陈若雪的脸更红了:“我,我才不是什幺老婆,你快点放开我,不然我就生气了!”

    小刚装作哀求道:“老婆乖啦,当着这幺多人的面就给我点面子嘛。”

    陈若雪羞红了脸,她奋力甩手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可是娇娇小小的她怎幺会是体育特长生小刚的对手,而且大家都知道小刚在追陈若雪,又见两人这幺暧昧的模样,就以为她们真的是一对了,还在感叹这又是对美女配野兽的组合,连刘思倩都信以为真了,所以也就没人上前去阻止小刚的动作。

    就这样,美丽的校花在无奈又无人援助的情况下被人高马大的小刚拉到了教学楼一个无人又暗的角落里。

    终于没有人碍事了,小刚将陈若雪推到背贴墙,摁住她的双手,迫不及待地低下头去吻那张令他垂涎已久的香唇。

    被小刚死死钳制住的陈若雪无法反抗,只能任由小刚的舌头在她的嘴里肆无忌惮的游走,贪婪的索取着她的香甜。

    小刚的吻技实在厉害,他缠住陈若雪的舌头,使她被迫与自己舌吻,又不断的挑逗着她,不同于上一次陈毛辉那样暴,小刚显然很有技巧的在勾起陈若雪的欲望。

    第一次接吻使陈若雪感到十分刺激,尽管那个人她并不喜欢,但被这样爱抚着,即使她不愿意,身体也渐渐诚实的燥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