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校长捏住陈若雪前那两枚葡萄往上拉,为了减轻部的痛苦她只能不断挺着背,那样子仿佛在邀请校长进一步的入侵,就连她难受的轻哼在此刻听起来也像是欲求不满的浪叫。

    “小婊子,看你流了这么多水,是不是很想被啊?年纪不大子倒是不小,从小到大没少被男人干吧?嗯?”校长加重了手里的力度,他提着陈若雪的子左摇右晃,竖贴在她的口,在她的花瓣包裹下来回摩擦来缓解欲火,每一次撞击都会令校长的囊拍打在陈若雪的私处,反复数十次,即使没有真正的入,也把陈若雪折磨的娇喘连连了。

    每次被校长这样玩弄,陈若雪就会变得很奇怪,好像不能再思考,脑海里只剩下对爱的渴望。

    校长弯下腰吻住陈若雪的小嘴,她下意识的将手搭上校长的肩,两条舌头激烈的缠绵着,嘴角还流出两人来不及吞咽的唾。

    陈若雪的大子在校长的大手下不停的变换形状,充血的头也傲然挺立起来,校长另一只手悄悄来到陈若雪的私处,将三只手指进她的蜜里又抠又挖,弄得她小里水直吐,湿了校长的手掌,触电般的快感走遍陈若雪全身,她紧紧抱住校长的肩,喉咙里是再也抑制不住的呻吟。

    校长知道陈若雪发情了反而停下了动作,他伏着身子饶有兴趣的看着陈若雪。

    此时陈若雪已经欲火高涨,蜜里更是瘙痒难耐,急需男人的弄,就什么也顾不上了,她白玉一般的手臂缠上校长的脖子,挺起主动贴上校长,在他怀里磨蹭。

    “不要停……给我,嗯……我好难受…给我……”

    “你要什么?你不说你要什么,我怎么给你?”虽然校长的也是涨的不行,但他还是想看陈若雪下贱求欢的模样。

    “我想要,校长的…被狠狠地…狠狠地…嗯嗯…我要…”

    被校长三番四次的调教,陈若雪已经非常清楚什么话能够激起校长的欲,果不其然,校长非常满意的抽出了在她蜜里的手指,她的花又是一阵颤抖,一波白色也跟着喷而出。

    校长一舔手上的,邪恶的笑着。

    “小荡妇的水真是甜啊,你看,这是你的水,你发情流出来的,你自己也吃吃看。”说着校长将沾满的手指塞进陈若雪的小嘴里,没想到陈若雪呜呜几声,舌头竟然缠上了他的手指,像伺候男人那样吸舔着校长的手指。

    陈若雪满面潮红,媚眼如丝,看得校长血脉膨胀,是再也把持不住了,他低吼一声,鲁的抱住陈若雪的腰坐直了身子,抬起她的屁股,冲天的对准那早已泥泞的小,磨合几下就把陈若雪的屁股往下一压,轻轻松松的一到底。

    这一结合,两个人都是舒服的不行。

    要是有谁无意闯了进来,就会看到一个上了年纪衣冠楚楚的大叔正跪着奸着一个近乎赤裸的年轻女学生,大叔满是口水的舌头下流的舔着女学生白皙的脖子,女学生偏着头,眼角含泪,表情似痛苦却又似非常舒服,也不知道此刻她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呢?

    校长跪在地上抱着陈若雪的纤腰不断的挺动着屁股,陈若雪为了不滑下去则大张着腿紧紧的夹住校长的腰,双手也勾住他的脖子,小不断吞吐着校长的,只见校长的进进出出,水也跟着四处飞溅,有些水顺势流下,把校长的囊和大腿部也湿成了荡的白色。

    陈若雪的大子在校长眼前晃来晃去,他口一干,一口就咬住那不听话的头像吸那样卖力吸吮。陈若雪先是吃痛的惊呼一声,但很快就被头上传来的快感压了过去,继续忘情的浪叫起来。

    整个办公室里只剩下两人难耐的低喘和噗嗤噗嗤的声音。

    被校长像打桩一样奋力了数百下后,陈若雪终于不堪负重第一次泄了出来,那水流的真可以用泛滥来形容。

    “啊,够了…我有点累了……”陈若雪觉得自己需要休息了,可是反观校长,他任然在孜孜不倦的抽送着。

    “你爽了,我还不够。”用这个姿势干陈若雪似乎让校长十分亢奋,他不仅丝毫没有倦意,看样子就算再个几百几千下都不是问题。

    “啊,不要了…再下去…我会坏的…嗯……”

    “坏了就坏了,你坏了我就再去找其他女人,照样能。”

    “你…你好没良心…啊,不要这么用力…嗯嗯……”

    校长话虽如此,但他过那么多年轻的女学生,陈若雪是最爽的,在他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这个心肝小宝贝的。

    两人正在欢爱的高潮,全然不知一个人影正站在门口。屋里两人的荡样子已经被他尽收眼底,只是门明明已经锁上了,他又是怎么进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