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八百二十六章:流氓本性

    小美嘴张成了‘O’字形!

    天,这男人长得是很好看,但四肢发达,头脑好像有点进水!

    当她是什么?啥也不懂的小妹妹吗?

    “神经病!”小美不屑的刮了洛文冲一眼,转身离开。

    洛文冲早知道似的,手一拦,将小美后退的路子也拦着:“小妹妹,你还没有回答哥的问题呢!”

    小美眉头一皱,心里掠过一抹厌恶感。

    哪里来的流氓?

    “让开!”

    洛文冲挑了挑眉:“不让!”

    “不让就打!”

    突然,不知从哪冒了一句男声出来,紧接着一个拳头直直就朝洛文冲脸上揍去——

    洛文冲本能的伸手一挡,那硬生袭来的劲道,让他掌心一痛,手一弯,握着了打来的拳头:“你是什么人?干嘛出手打人!?”

    安子皓金边镜框微微一闪:“我是她未来老公,小子你泡我未来老婆,欠打!”

    说着,安子皓另外一拳又冲了过来!

    一下子的,安子皓和洛文冲就在园子里较量起来。两人你一拳我一脚的,都是练家子的人,动作快得都不用加特技的。

    对着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一开始洛文冲是瞧不起的,但两人打了一会后,他心里暗暗佩服。

    在军队里鲜少有人能跟他过几招,这个男人文质彬彬的,还戴了个眼镜,竟然能和他缠斗十几分钟。非但一点败迹也不显,相反他感觉越打越有点吃力!

    挡掉安子皓扫过来的脚,洛文冲后退了几步:“停!”

    随着一声‘停’,安子皓半路收招。身上衣服丝毫不乱:“小子,认输了?”

    “切,认输?作梦吧!今天是易首长儿子的满月宴,不在这里开打。”

    “咦?”安子皓上下打量了洛文冲一遍:“你是什么人?”

    洛文冲胸口一挺:“C军区副司令,洛文冲!”

    这话一出,安子皓眉角直抽!

    眼前这小子顶多也就二十多岁,竟然做到了副司令?!

    敢情比易军长还牛B的范,想来应该是某红三代,或者是官二代。

    “呵,是洛司令啊。不打不相识。我叫安子皓。”上级将洛文冲派来这里,肯定是有原因的,安子皓语气软了下来。免得将这小子得罪了,让易云睿那边难做。

    “安子皓,”洛文冲在脑海里搜索着这人的印象,想了好一会也没想起是谁:“干什么的?”

    安子皓脸上的笑有点不自然:“不干什么的,就普通人一个……”

    “普通人一个,也敢碰我的妹子?!”洛文冲嗓子一吼,又想动手。但动作一出,想起安子皓这人不好对付,硬生生忍了下来。

    安子皓眼眸微微一眯:“洛司令,我跟小美美认识在前,想来应该是你先不对吧?”

    敢情洛文冲当兵当得久,脑子一根筋了。

    安子皓一边应付着洛文冲,手往后摆了摆,示意小美先行离开。

    如果不是在易云睿这里,如果不是龙龙和凤凤的满月宴,安子皓非将洛文冲揍得满地找牙不可!

    小美心里嘀咕了一声,转身离开。

    “喂,别走—!”洛文冲眼尖,一下子朝小美追了上去。

    安子皓身体往前一挡,冷声道:“洛司令,在易军长的家,你这样的行为,敢情不太好吧?”

    见小美越走越远,洛文冲恨得牙痒痒的:“姓安的,她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

    安子皓脸上掠过一抹诧异,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洛文冲:“洛司令,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强抢民女啊?”

    “扯什么蛋!你到底说不说!”洛文冲一下子炸毛。

    就在这时,洛文冲只觉亮光一闪,心里一惊,低头一看,只见他肩膀上已经架着一把武,士,刀。刀面明晃得正刺他的眼。

    “姓洛的,北堂家的人,你也敢随便调戏?”

    身后传来一把幽幽的女声,软绵的声音中带着一抹妩媚,听得洛文冲心里一提!

    “安副董,这个男人交给我。”阿紫一边说,一边走到洛文冲面前,手上的刀也绕了一圈,但始终没离洛文冲脖子一分。

    有阿紫出马,安子皓心里暗暗的喝彩了一声,点了点头,转身追小美去了。

    洛文冲愣愣的看着眼前女人,脸上一片惊讶之色。

    这女人一身的紫,妖艳得有够诡异!

    “北堂公子,你身上的伤还没好,这么远过来,真的很不好意思。”夏凝说着,给北堂修斟了一杯茶。

    “夏总客气,这点伤不碍事。”经过十多天的调养,北堂修的伤口好了不少,脸色却还略显苍白。

    净舒坐在北堂修旁边,小心的服侍着,已为人妇的她眸里少了一份清涩,多了一份女人的成熟。让夏凝欢喜的是,净舒和北堂修两人的眸里,满满的都是对对方的爱意。

    &nb

    sp;   一行人坐下,几个男人天南地北的聊着,女人都守在他们旁边,这一对对一双双的都来之不易,场面很是温馨。

    自从叶乾宁昏迷不醒后,李宝儿就不怎么喜欢说话了,整天守在如意旁边。整个的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真真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不时的找些乐子逗她开心。但这么多人在这里开心说笑的,李宝儿难免的伤心,夏凝心痛的看着她,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她这个朋友,命比她们苦。

    这时,张海走了进来,在易云睿耳边轻声说了几句,易云睿眼眸微微一凝,点了点头。

    张海退到了一边去,夏凝看向自家丈夫,易云睿凑近她轻声道:“老婆,文冲那边出了点事,我过去看看。”

    夏凝心头掠过一抹疑惑,却没作多问:“嗯。你去吧。”

    易云睿借故起身离开,夏凝留在内室里继续接待着客人。

    然后,易云睿在某间偏房里,看到‘衣衫不整’的洛文冲。

    他身上的衣服,几乎都被划破了口子,口子极细极长,横着的,竖着的,几乎将洛文冲一套军服划成了‘羽毛’状。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洛文冲穿了戏服,正准备着表演什么搞笑节目。

    看到洛文冲的军服成这样子,易云睿俊眉紧紧的皱着:“怎么回事?”

    洛文冲胸口气得剧烈的起伏着,额上青筋条条突起,窝着了一股气。对着易云睿的质问,他紧抿着唇,一声不吭。

    这边洛文冲不说话,那边张海就替他回答:“报告首长,洛司令的衣服是被阿紫的刀划成这样的……”

    “张海你给我闭嘴!”洛文冲朝张海大吼一声,这声吼,要不是这里的隔音装备好,不然声浪准得飘百多米远!

    张海耳朵‘嗡’的一声差点没被共鸣,眼睛单闭着,洛文冲的军衔比他高,洛文冲是有这权力吼他的。

    他被吼了,还不能吱声。

    他不能以下范上。

    问题洛文冲是朝他吼,但易老大还在这听着呢!

    易云睿脸色冷峻得一点情绪也没:“吼什么!打架打输了心里来气是吗?老实交代,怎么会跟阿紫起冲突的。”

    洛文冲嘴鼓着,半晌没有回答易云睿的话。

    易云睿也不急,坐在那里,静等洛文冲开口。

    其实要知道这事原因不难,问张海就可以了。问题洛文冲乃是堂堂C军区副司令,竟然当众被人划破军服。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依洛文冲的性格,很长一段时间抬不起头来做人。

    五分钟后,洛文冲依然生气,依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很好,”易云睿缓缓道:“给你两个选择。一,老实将事情交代清楚。二,绕云凝居跑三十个圈。半个小时内完成!”

    洛文冲脸色一变,云凝居来了这么多人,他要是被罚跑的话,那得有多丢脸!

    “我跟一个妹子吵起来了,然后那个叫阿紫的女人出来管闲事,她先动的手,我就跟她打起来了。”

    洛文冲‘交代’得非常简单,就两句话完了。

    问题是个人都知道,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阿紫性格沉稳内敛,一般人,一般事,她还不屑动手。现在都把洛文冲的衣服弄成‘刀削面’了,这里面肯定有原因在。

    只是洛文冲不愿说真话罢了。

    易云睿脸色一沉:“张海,你出去,把门关上,除了你嫂子,谁也不许进来。”

    “是,老大!”张海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偌大的偏房里就只剩下易云睿和洛文冲两个人。

    一个坐着,一个站着。

    “洛老打了半辈子的仗,是个好将军。洛老性格直爽,说话从来不绕圈子。和洛老相处,不用想那些勾心斗角的事。”说到这,易云睿话锋一转:“文冲,你和洛老有一个地方很像。就是有时候做事冲动,像头牛一样,不顾后果。”

    听到这话,洛文冲气一下子又上了来,他正想开口,易云睿又接着道:“这样说你爷爷,你心里肯定不服。你也认为我没有这个资格,对吧?”

    洛文冲没说话,别过脸去。

    “当初你调过来C军区,是洛老的意思。洛老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说你的性格,谁也镇不住。你是洛家的一根独苗子,洛家的人,没一个舍得管你。但是,这里是C市,不是洛家。你是C军区的副司令,我是你的上级。今天你跟阿紫的冲突,配得上你副司令的身份?”

    洛文冲手握成了拳:“易司令……”

    “上级将你调派过来,是为了协助我。而不是给我添乱。”易云睿语气一凝:“做不到这一点,立刻给我滚出C军区!”

    话毕,易云睿站了起来,看也没再看洛文冲一眼,转身离开。

    张海往内偷瞄了一眼洛文冲,见他愣神的站在那,敢情被易老大训得不轻。魂都快没了。

    易老大是什么身份的人,敢情挂个身份就能跟易老大混的吗?

    切!

    太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