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1100:烈性毒药

    “春女士,”北堂修临走前耐着性子说:“我想要租给别人的,是一条街。一条商业街。所以我需要有经济头脑的人来,经营。”

    “经济头脑?我有啊,我不是不清楚政府的意思嘛,我要清楚了,我肯定不会出这样的差错……”

    北堂修手微微一抬,打断了春女士说的话:“不单有经济头脑,还要有长远的发展思维。因为我想找的是合作伙伴。想要十年,二十年的这样经营下去!不然我为什么要将地租出去呢?我自己没有能力经营吗?”

    一番话说得春女士哑口无言,就在这时某助理端了咖啡上来。

    “谢谢了,咖啡先不喝,留到下一次有机会再说吧。”北堂修说着,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只听得‘当’的一声,咖啡杯碎裂的声音,那个拿咖啡过来的助理掏出了枪,对准了北堂修。

    电光火石之间,净舒按了一下手上的手镯,只听得‘嘶’的一声细微破空声响起,很快那个举着枪的男人闷哼了一声,动作迟缓了一秒钟。

    一秒钟时间,北堂修身后的保镖一涌而上,直接将歹徒制服。

    “针里有麻痹剂,十秒钟内起效。报警处理吧。”净舒对身边的助理说着。

    “是,少夫人。”助理应了一声,拨着警察局的电话。

    对上北堂修赞赏的脸色,净舒下巴一仰:“怎样,把你妻子带过来没错吧?”

    北堂修点了点头,正要开口说话,这时胸口一痛,头一阵晕眩,一股恶心感直冲到喉咙处,一张嘴,竟然吐了一大口鲜血出来!

    “老公!”净舒大惊失色,扶着摇摇欲坠的北堂修,就那么几秒间,北堂修的脸色变得一片煞白!

    “毒……”呼吸越来越困难,北堂修忍着身体内的剧痛,艰难的开口:“宝贝……快离开这里……咳咳!”

    流血不断的从北堂修嘴里涌出来,净舒心痛得脑海一片空白——慢着,中毒!?

    像想到什么似的,净舒快速打开手镯,从手镯里拿出一粒蓝色的药剂,快速的喂进北堂修嘴里:“老公,这是师傅给我的快速解毒剂,你咬破吞进去。”

    师傅对她说过,走一道的人,下毒暗杀是家常便饭的事,所以阿紫身上平时带有不少的各式解毒药剂,这一颗药剂是最新研制的,她一颗,阿紫一颗。

    看着北堂修吃了下去,众人连忙扶着北堂修离开,车子一路狂飚进军医总院。

    本来是20分钟的路程,某司机硬是闯了不少的红灯,将20分钟的路程生生缩短了一半!

    北堂修快速的被送进急救室,净舒很是焦虑,在手术室前走来走去。

    镇定,她必须要镇定!

    净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非常努力的平稳着自己的心情。

    有人下毒,还直接来刺杀,不会是那个什么春女士安排的吧?

    净舒拿了手机出来,拨通某个电话:“将春女士控制起来。”

    “是。少夫人。”

    净舒正想挂线,这时手机那头出现一阵骚动:“怎么了?”

    “少夫人,春女士倒下去了,情况跟家主一样,要不要送她到医院去?”

    “去吧。”净舒眉头紧皱,紧紧的握着手机。

    北堂修出事,春女士也出事了,那就意味着那个地方有问题!

    要是报警的话,警方会带来不少麻烦,但不报警的话,可能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也不一定。

    “净龙主。”

    就在这时,一抹修长的人形走了过来,净舒抬头一看,正对上一双泛着紫光的黑色眼睛。

    是x!

    一如既往,x穿着黑色的执事衣服,酷似塞巴斯缇安的俊美脸容带上一抹凝重:“你今天,不应该派我跟进一些不相干的事。我是你的仆人。”

    净舒心里猛的一跳:“我实在抽不出身来,所以……”

    “我知道。”x站在净舒面前:“从现在起,我只是你的仆人,不要再调开我了。不然的话,我不能向迪伦少主交代。”

    净舒抿了抿唇,哎……迪伦这只小恶魔,派谁不好,偏要派个大帅哥来。

    x来到的这半个月时间里,北堂修打翻了不少醋坛子。

    她还经常看到x跟北堂修私下里动手,虽然两人交手时十分好看,但打架总归是不好的。

    况且北堂修可是北堂本家的正家主,这让别人看到的真的有**份。

    “迪伦五天后会过来,之后你是不是要跟他回去?”

    “看少主的安排。”

    净舒皱了皱眉,手术室的灯还亮着,不知道北堂修情况怎么样了。

    半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灭了,北堂修被推了出来,脸色煞白如纸。

    “医生……”

     

    ;   “因为抢救及时,北堂先生体内的毒素已经清除了九成以上,还有一些要留到下次手术。”不用净舒开口,医生直接回答。

    “为什么要等到下一次?”

    “北堂先生中的毒很剧烈,有见血封喉的效果,毒物的样本我们已经提取了,正在检验当中。但在手术过程中,我们发现了北堂先生体内有另外一种血清,不停的缓和稀释着北堂先生体内的剧毒,所以为我们争取到不少时间。但这种血清效果是一个小时,按时间推移,应该在北堂先生到来前才打进去的,这事情太太你知道吗?”

    “血清是我喂给我老公的。当时事情变化得太快,我知道我老公中毒了,所以想也没想的就将血清给他喂下去了。”

    医生点了点头:“幸好喂得及时,不然这么剧烈的毒药,十分钟内就可以要人性命。太太,这种毒素毒性太强,见血即溶,刚才手术时你先生流了不少血,如果再清理的话你先生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权衡了一下,我们打算七天后实施第二次手术。”

    净舒松了一口气:“我明白了,谢谢医生。”

    手术后的北堂修昏迷不醒,净舒心里揪成了一团,要是今天她没跟去的话,敢情她可能再也见不着丈夫了。

    “老公,你看吧,你要怎么感谢我?”净舒握着北堂修的手,柔柔的说着:“所以说,以后无论你做什么,都一定要将我带上。没有我在的话,你怎么行?”

    “是啊,我们的少夫人是越来越厉害了。”

    熟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净舒眼睛一亮:“师傅!”

    阿紫走了进来,坐在净舒身边:“查出来是什么毒素了吗?”

    “还在检验着,医生说这种毒素很猛烈,能快速的破坏掉血红细胞,在极短的时间内让人窒息。”

    “见血封喉啊,”阿紫想了想:“现在的科技是越来越发达了,毒药也越来越强,越来越难发现了。对了,那名叫姓春的女人,30分钟前刚挂掉了。”

    “死了?!”净舒一脸诧异:“抢救不及吗?”

    “在送院的时候就死翘翘了。不像我们的少夫人,随身带着解毒血清,不然少家主这一回可是够呛的。”

    净舒想说什么,看到跟在阿紫身后的洛文冲,她才想起今天才是阿紫婚假的第二天!

    “你俩不应该是去渡蜜月的吗?怎么还在c市?”

    “我们的确是准备去渡蜜月。”阿紫耸了耸肩:“刚动身的时候,知道少当家出事了。然后就决定不去了。”

    “不去了?这怎么行!对女人来说结婚是天大的事情,渡蜜月也是天大的事。这里有我呢,再说修的情况已经稳定了,没什么大事情发生的,师傅你跟洛首长就去玩吧。”

    阿紫静静的看着净舒:“小舒,我放心不下你。别再劝我了,你知道师傅决定的事情是不会回头的。再说这阵子黑骷髅有异样,易首长刚才给文冲一个指示。所以我跟他这次哪里也去不了了。”

    净舒叹了一口气:“好吧。蜜月什么的就暂时先攒着,过些时候再去也一样的。”

    这时阿紫‘噗’的一声笑了起来:“小傻瓜,我跟文冲怎么可能去渡蜜月呢。跟你开玩笑的。我母亲在医院里,我肯定要将母亲先照顾好的。”

    净舒才想起来程雨兰的事:“噢……不好意思,我一急就忘记阿姨的事了。”

    这时响起了‘结婚进行曲’,病房里的气氛突然变得‘相当怪异’。

    “老婆,我先出去接个电话。”洛文冲向阿紫交代了一句,转身走出病房。

    “师傅,洛首长自从‘从’了你之后,完全变一个人似的。师傅真厉害,调教有方啊。”

    阿紫脸上掠过一抹幸福的表情,话语也多了几分柔情:“文冲他为我改变了许多,暂时来说还能打个90分。”

    “才90分?”净舒一脸不认同:“要是让我给北堂修打分的话,我肯定给他一千分。”

    “咳,少夫人,你这是在秀恩爱吗?”

    “介个……”净舒叹了一声气:“我在想这一次是谁下的手。”

    “这事情交给我处理吧。”阿紫直接说着:“我对毒素什么的挺有研究,这几天给你查个真相出来。”

    就在这时,x开了口:“少夫人,查到刺杀者的身份了。他叫穆斯德,是中东人。”

    中东的?!

    净舒脑海里灵光一闪,这事会不会跟黑骷髅有关系?!

    “老婆,”洛文冲走了回来:“刚才易首长给了我一个新任务。”

    阿紫看了一眼洛文冲脸上的神色:“看样子是份美差。”

    “算是吧,”洛文冲对净舒说着:“北堂夫人,易首长吩咐我暂时住在北堂本家。随时向他汇报北堂本家的异常情况。”

    净舒眨了眨眼睛:“易首长知道了北堂修的事?”

    “嗯,我刚告诉他了。这任务是临时决定的。所以这阵子我跟阿紫要搬到北堂本家住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