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2080:正式站队

    四周一片哗声,夏凝放下空了的杯子,大摇大摆的走出咖啡厅。

    然后,她看到了早已等候在外面的丈夫。

    那样的英明神武,那样的丰神俊朗。

    夏凝的心跳很自然的加速,然后再加速:“咳,那个,那个你来了多久”

    易云睿看了一眼被咖啡淋了一身的李言,伸手将妻子拉进怀里:“出来多久了”

    “刚出来啊,我不是让卡罗琳告诉你了吗”

    “消息有延迟,按着你从云凝居到这里的时间,迟了大概十分钟。”

    厉害,她的确吩咐卡罗琳十分钟后告诉易云睿,易云睿竟然还算出来了,非常的精准:“这个嘛,有延迟正常,只是几分钟而已,亲爱的老公,你就别太计较了。”

    易云睿计较的不是十分钟的问题,要是出了意外,不要说十分钟,慢一秒都会抱憾终身:“我说过的,你什么时候出去要先报备。我不允许这种情况再次出现。我必定,一定会采取非常强硬的措施解决。”

    夏凝吐了吐舌头:“清楚啦,你看我刚给某人泼了咖啡,我怕他出来找我事情呢,快点离开吧。”

    话完,夏凝硬拉着易云睿上了车:“快点离开,速度开车。”

    半小时后,两人回到了云凝居,易云睿给妻子扔了一句话:“我去做饭,一小时后开饭。”

    夏凝有点傻眼,易云睿主动做饭不是厨房做吗

    她连忙跟上去,发现丈夫已经在偌大的厨房里处理食材了。

    满满的,都是各种海鲜看得夏凝口水直流

    怪不得丈夫亲自下厨,丈夫知道她喜欢吃海鲜,所以亲自下厨了。

    夏凝看着丈夫忙前忙后的,她轻轻的走上前去,还未动手,某人就动口了:“你要看的话坐在后面看,不准动手。”

    “我想帮忙啊。你看这么多的海鲜”

    “没听到老公的话吗坐旁边看。”

    夏凝嘟了嘟嘴,拉了张椅子坐在后面:“以前都是我俩一起动手的,为什么现在让我看了”

    易云睿忙着,没有回答她的话。

    夏凝等了一会,见丈夫继续在忙,她又开了口:“让我帮一下忙嘛,我一定会小心的。”

    “在后面坐着。”

    不妥呢,夏凝眨了眨眼睛,丈夫在生她的气。

    “老公,你生气了”

    易云睿手里的动作顿了顿,想说什么到最后继续在忙。

    “今天是我的错,对不起。我应该先给你报备,然后再出去的。这阵子外面情况不稳定,我也知道很多人想要对付我,所以这次我出去是任性了。以后保证不会了。老公不要生气好吗”

    妻子主动认错,语气带着一份娇嗲,听得易云睿心里痒痒的,他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再是生气也抵不住妻子的诱惑:“你答应过我的,却总是做不到。而且叫你出去的人是李言,那小子我恨不得将他大御八块”

    李言这个名字已经成功进入了他最想干掉的人的字典名单里,他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最恰当的时机把这小子干掉。让他再在妻子面前崩达

    他会先打断这个人的腿

    “我知道啊,我也明白,他今天让我出去也说了些不太好听的话”

    “什么话”易云睿转身,一脸铁青,手里狠狠的掐着了一只螃蟹。

    夏凝咽了咽口水,易大首,长会不会把气撒在螃蟹身上看样子很可能,而且极有可能这只大螃蟹会被掐爆:“先把螃蟹放下好吗我慢慢说。”

    易云睿将螃蟹扔开:“直接说,不要带任何的修饰和隐瞒语句。”

    夏凝缓了缓,沉吟了一会后,她将李言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他x的”易云睿把刀狠狠的跺在了砧板上:“他想做妖了我会狠狠的成全他”

    “老公,”夏凝拉着了易云睿的手:“能先将火气降一降吗你这个样子我有点害怕,也很担心。”

    妻子手心很温暖,易云睿将她拥进怀里:“我气的是李言,不是你。我知道你有话要说,有什么话就对老公说,还是那一句,不要有任何的修饰和隐瞒,好吧”

    夏凝点了点头:“李言这个人很擅长捕捉别人心里的阴暗点。很容易猜透人心。戴维斯家族一百多年来有着不少仇家,古洛君绝对是调查过我的,也必定知道戴维斯家族的这些事。近段时间按着四周的情况来看,古洛君已经在动手了。易园有着古洛君这个敌人,就等于和半个天朝作对,不容易对付的。现在又摊上戴维斯家族的事,那是分心乏术的。这个时候我的确有点扯后腿了。”

    “你认为你自己在扯后腿”

    “表面上来看是有这个瞄头。”

    “对啊,不就只是表面上的事吗李言那小子很狡猾,你不也很清楚吗他说的话能信”

    “如果不经思考呢,那他说的话的确很可信。”夏凝瞄了丈夫神色一眼,见丈夫想要发飚,她的手连忙放到丈夫胸口处轻轻抚着:“但是呢,我转念一想,要是我扯后腿,要是我离开了。或者说我俩直接离了,你肯定也会顾着我这边的。你在处理易园的事情外,必定也会一并解决掉戴维斯家族的事。你是放不开我的,也不可能让我自己一个人面对戴维斯家族的事。所以就算我走不走,你都会把一切安排妥当。我离开了,那才是真正的让你分心,真正的扯你后腿。”

    妻子这番话,让易云睿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明白就好。你记好了,分了,离了这样的思想不要在脑海里出现。一点也不允许而且你很清楚,你跑不掉。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一样会把你揪

    回来这辈子你别想摆脱我半点这样的想法也不允许有听到了没”

    一股暖流掠过,夏凝点了点头,反手抱着丈夫:“那现在可以让我一起处理食材了吗”

    “不行。”易云睿态度很坚决:“会弄伤手,我处理就好。你等着吃。”

    “我就这么没用吗洗一下菜还是可以的吧”

    “就只许洗菜,”易云睿知道妻子必定会捣乱,还是给点事情做,安顿一下比较好:“别的不能碰。”

    “收到”夏凝高高兴兴的自个洗菜去:“对了,真真今天上热搜了。你看到了吗”

    “嗯。”小孩子长大了,更加清楚心里要的是什么:“是个勇敢的孩子。”

    “我有点担心呢,毕竟她年纪还很小,既然上了热搜那必定很多人会评论这件事。到时候有些不好听的,不中听的,不知道真真能不能受得了。”

    “她站出来的那一刹,她应该清楚自己在做着什么。”

    “少年人不都是一时冲动嘛。这个社会还是有着不少坏人的”

    “那就封锁不良评论。”易云睿切开一只螃蟹:“或者直接将这条热搜弄走。”

    夏凝很认真的想了一会:“好像不太好呢。如果我把事情按下去,真真肯定知道是我做的。可能会对我有意见。所以,还是算了吧。她现在成年了,对自己的言行要负一定责任。或者说再等个一两天动手也行。宝儿到现在都没给我电话,人家父母不急,所以我也不用着急。”

    “嗯,知道就好。别人父母不急,你也不用急。”突然,易云睿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大哥对我说了一些话他要进一步开拓国际市场,正要找人下手,老婆,关于戴维斯家族的仇人们,我想大哥必定很感兴趣。”

    “大的仇人先祖们已经搞决得差不多,剩下的好像都是些不太成气候的,让大哥出手对付这些人好吗”

    “对付他们是容易,也是警告这些人,戴维斯家族是易园罩的。”

    夏凝缓了一秒,随即笑了起来。原来是这个意思啊,易云睿告诉着整个世界他的护短之心。易园不单在天朝内有势力,在国际也是别人动不得的主。

    “ok,菜洗好了。”夏凝眼睛瞄到易云睿手上的食材:“我现在有时间过来帮忙了。”

    “我不是说过,你只许洗菜吗乖乖坐在后面,半个小时后开饭。”

    丈夫好像更加霸道了,这种霸道的背后,满满的都是对她的守护。夏凝心里甜甜的,坐在椅子上,单手撑着头:“老公,我就静静的看不说话,安安心心的等着开饭。”

    “嗯这回你很乖,吃完饭后重重有赏。”

    重重有赏夏凝一下子明白易云睿的意思,脸色一片通红,丈夫在向她下套呢然后她就只能乖乖的被圈进去,连反抗的力气也没。

    晕死,怪不得易大首,长要买海鲜吃了,原来一切一切都有预谋的,都知道海鲜是天然的xx药啊

    雪白的中山装里一大片咖啡渍,看来要清洗的话要费一番功夫了。李言手上雪白的丝巾已经变成了深灰色,他擦了许久,擦到最后将丝巾扔到地上。

    光明正大的拒绝他,还拒绝得这么彻底。

    他提的建议是为了她好,做的事也是为了她好,为什么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让自己陷于危险境地

    他对她没有恶意,有的都是满满的爱意。

    “主人,你等会有事的话,我回李府帮你拿件干净的衣服”坐在旁边的红桃a开了口。

    李言抿紧唇,沉吟了一会:“将一切事情暂停,开往古宅。”

    “是。”

    李言理着自己的袖子,嘴唇抿得更紧。

    既然不明白他对她的好,那就直接让她失去一切,看最后谁留在她身旁。

    易云睿,易园,她身边所有的人都必须死,他要斩断她所有的根,所有的臂膀,到时候她不依靠他都不行了。

    他有能力毁掉她的一切,也必定有能力再给回她一切。只是过程有点曲折迂回,只要结果一样就好。

    李言嘴边咧开,嘻嘻的笑着:“小凝,这可是你选的哦。你乖乖跟了我,你身边的人都不会受伤害。你真正依靠的人就只有我一个,你不明白,那我就让你清楚明白。现在围在你身边的一切都是镜中花水中月,持续不了多久的。我会成为你最终的世界,到最后,你就只能和我在一起,西西西。”

    李言在喃喃自语,红桃a直直的看着前方,面无表情的他内心一片汹涌。

    守在李言身边这么久,从一开始的一无所有,到他成为李府真正的幕后boss,李言这一路来走得艰难。上位不容易。

    现在的李言已不是那个少年了,他有手段,有心计,可以得到一切他想要的东西。

    一路这么不容易走过来的少主,为什么到了这一步,要去卯夏凝呢她可是易首,长的夫人

    少主只要好好享受当下就能将生意越做越强,要是碰了夏凝,可想而知易园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大家族会对付他。

    就只为了得到一个夏凝吗

    值得吗

    红桃a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不行不值得的,为了一个女人不值得而且这个女人还是别人的女人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少主步进泥泞,步进深渊里。

    他必须阻止这一切

    李言心里在盘算着什么,却没有发现在他身旁的少年护卫内心波动。他的心里眼里,就只有夏凝这个女人。

    他惦记了二十多年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