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三十六章 步伐

    陆隐可以看透前人力量,可以轻易避开,但他没有,抬脚一步步接近原宝。

    突然地,手指表面凝结岩石,随后整个身体逐渐被岩石固化,彻底变成石头人站在原地。

    远处,花园地底密室内,索哈尔突然起身,目光狂喜,陆隐被石化了。

    那枚原宝一直保存在外宇宙解语者研究会,他曾尝试过想解语,却忌惮前人力量没有出手,那股遗留的前人力量达到了接近启蒙境层次,即便是他擅自出手也可能被石化。

    此次陆隐要求解语原宝,索哈尔就让德琳将三枚有原宝杀机的原宝送去,就想试试陆隐,而今,他终于被石化了。

    索哈尔心情激动,陆隐此人如一根刺横在他心间,他很想现在就拔掉,但却又很快冷静了下来,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

    另一边,德琳也察觉陆隐被石化,整个人浑浑噩噩,不知道怎么处理。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陆隐就这么被石化,动也没法动。

    而索哈尔并未趁机出手,在密室想了半天后,沉寂了下来,不再激动,似乎想通了什么。

    时间又过去两天,还是如此。

    而真宇星大陆拍卖行精品拍卖会已经结束,贝庆激动地整个人都要起飞,这次拍卖所得是历届最高的一次,足足四十五万立方星能晶髓,各大势力把他们压箱底的钱都拿出来了,给大陆拍卖行来了一次蜕变,刷新了外宇宙拍卖行历年来最高纪录,从此以后,大陆拍卖行算是可以载入外宇宙史册了。

    而他贝庆之名,同样可以载入史册。

    外宇宙压根不使用星能晶髓,他的拍卖行却卖出了如此天价,足以光宗耀祖。

    贝庆找到了可以奋斗一生的事业,他现在最期待的就是每次陆隐交给他的精品,每次都有惊喜。

    水玲星,陆隐足足被石化了五天,索哈尔和德琳没有任何动作。

    直到第六天,陆隐体表石化开裂,他走了出来,目光奇异,居然没趁机对他出手,索哈尔到底在想什么

    眼前,原宝依然释放着石化周边一切的前人力量,这股力量虽然足以让启蒙境强者都忌惮,但却被陆隐轻易避开,随着解语,这股力量逐渐消退,最终消失,留下的只是一道印在石头上的血掌印。

    拿起石头,仔细看了看血掌印,砰的一声,石头粉碎。

    陆隐可惜,解语的太迟了,如果早个数万年,这块石头不至于粉碎,或许还能提取血掌印中的血液,留作它用。

    拍了拍手,掌中石屑洒落,陆隐抬脚,前往第三座密室。

    第三枚原宝杀机并不重,也没什么奇怪的现象,陆隐耗费大半天时间解语成功,里面是空的,他也没失望,大部分原宝因为时间太过久远而挥发,这很正常。

    三枚掌御中级原宝,其中还有一枚四星的,足以把他的解语等级提升到三星掌御中级的程度,暂时来看,足够了,如果想要提升到五星掌御中级的程度,必须要解语五星掌御中级原宝,下次来再说吧一次性掏空解语者研究会貌似不太好,今天就当练手。

    走出密室,德琳已经等候在外。

    “带我去见索哈尔”陆隐淡淡开口。

    德琳大惊,脸色苍白,没想到陆隐知道索哈尔在此。

    “走吧”陆隐催促。

    德琳连忙应声,前面带路,很快,两人来到花园。

    陆隐目光看向地底,缓缓坐在石凳上。

    前方,索哈尔撕裂虚空走出,平静的看着陆隐,“陆盟主,打扰了”。

    陆隐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索哈尔没有客气,坐了下来。

    “其实你我无仇无怨,太原星上针对你的也不是我,我只是适逢其会”陆隐淡淡道。

    索哈尔点头,“我知道,想取代我的是德琳,背叛我的是邓普,计划摧毁太原星的,是维容与鬼影剑派,陆盟主仅仅是做了一个看客该做的事”。

    陆隐淡笑,他拿走了解语者研究会不少东西,偷走了基尔洛夫密室内的原宝真解,不过他也保存了解语者研究会,“我做了一个看客该做的事,但索哈尔先生你就不同了,刺杀我的君先生,是你派去的吧”。

    索哈尔点点头,没有否认,“基尔洛夫会长密室内的另一个盒子,在陆盟主手上吧”。

    “考核途中针对我的,也是索哈尔先生”陆隐淡淡道。

    “趁研究会大变,威胁迁徙研究会来到沧澜疆域的,是陆盟主”索哈尔毫不示弱。

    两人对视,随后轻笑。

    两人都做了一些事,对他们自身而言,这是该做的。

    索哈尔叹息,“从头到尾,我都被人牵着鼻子走,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却早已失去了先机,步步落后,以至于落魄到如今的地步”。

    陆隐淡笑,“在我看来,索哈尔先生做的没错,想成为解语者研究会会长,想得到原宝真解更进一步,这些都没错,错就错在你败了”。

    “是啊,我败了”索哈尔目光黯然,即便突破启蒙境,当初的失败也无法挽回,他已经失去了众多解语者的心,不可能再成为解语者研究会会长,他,比德琳更没有资格。

    当初他说过,他的身份没有被内宇宙解语者研究会剥夺,依然是副会长,然而这只是心理安慰,失去了众多解语者支持,他还怎么当副会长。

    “解语者研究会内部纷争,遭遇外部压力,倒霉的是副会长,在我看来对索哈尔先生不公平,太原星剧变开始,索哈尔先生就提出让人守卫真解殿,那次一战,造成结果的原因太多了,不应该全怪在索哈尔先生头上”陆隐道。

    索哈尔目光一闪,看着陆隐,“陆盟主什么意思”。

    不远处,德琳听到了,望着陆隐,神色惊慌。

    陆隐淡笑,“我想请索哈尔先生回来继续带领研究会”。

    索哈尔激动,但却很快冷静下来,“陆盟主能办到”。

    陆隐看向德琳,“德琳会长,还要麻烦你了”。

    德琳目光复杂,一时愣住了,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她费尽心机得到代理会长的职位,如今被陆隐一句话撤除,原本应该愤怒到失去理智,但却不知为何又松口气,以至于思绪复杂,不知道怎么回答。

    索哈尔威严的目光看着德琳,“德琳,可以办到吗”。

    德琳一怔,望了望索哈尔,又看向陆隐,缓缓低头,“是”。

    陆隐笑眯眯看向索哈尔,“看,就这么简单”。

    索哈尔做梦都想重回研究会,当初他也是被驱逐,而驱逐他的人中就有眼前这个人,现在居然也是这个人把他重新招了回来。

    这就是所谓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此人与当初在太原星完全不同。

    当初的他可以不在乎此人,甚至派人暗杀,现在,他却要听命于此人。

    “陆盟主,我想知道为什么”索哈尔问道。

    陆隐想了想,“解语者研究会最大的价值在于解语,但能保障解语者的,却是研究会内的高层,当初我得罪了很多人,之所以没被杀死,就因为我也是解语者一员,我希望其他解语者也能得到这个保障,德琳明显做不到,只有索哈尔先生能做到”。

    索哈尔皱眉,他可不信这么简单。

    “当然,水玲星是我大宇帝国一部分,我希望有个撑得住场面的人坐镇,而不会任由他人随意进出”陆隐说道,意有所指。

    德琳立刻想到在边境战争期间,那个被盗走的盒子,这是惩罚,盒子被盗,她不仅没有认错,反而逃避,引起陆隐不满了。

    如果当初陆隐不是在边境,这件事的责任他也有。

    这让陆隐看到了德琳的无能。

    当初他需要一个无能的人替他看守解语者研究会,而现在随着他的能力提高,德琳跟不上步伐了,索哈尔恰好可以,所以她就被放弃。

    宇宙就是这么残酷,跟不上时代唯有被放弃,谁也逃避不了,包括他陆隐自己。

    当然,德琳仅仅被剥夺代理会长之位,她在解语者研究会内的地位没变,依然仅次于索哈尔,是考核导师之一。

    索哈尔重回解语者研究会,德琳可以说服众多解语者,但有一人必须陆隐亲自说服,那就是材坚强。

    材坚强虽然不是研究会高层,但他特殊,是水玲星的守护者,也是唯一可以威胁到索哈尔的人,而且目前,材坚强就在水玲星。

    自从当初紫家大婚后,陆隐与材坚强就没有再碰过面。

    紫戎是材坚强少有的朋友,包括他在内,三人一起打过架,喝过酒,彼此都看对方顺眼,最终却变成那样。

    材坚强没有怪陆隐,事情是紫戎做的,他只是心情低落,谁能想到自己认可的朋友是个卑鄙小人,不仅与新人类联盟合作,还以卑劣的手段威胁女子下嫁,这种事说出来都丢人。

    “还在想紫戎的事”陆隐问道。

    对面,材坚强摇摇头,“总觉得他不会做这种事”。

    陆隐叹息,“第一次见面,他让我接他一刀,那一刀让我看到了他修炼的毅力,我也不相信他是那种人,但事实已经发生,想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