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27章 有家很温馨(2)

    这时候宋巧巧在厨房外边喊道:“娘,水烧好了!”

    “好了,你们姐弟俩聊,我去张罗些饭菜。”

    方秀宁被聂北在肩膀上捏捶得昏昏欲睡,精神不太集中,站起来的时候那无限次在聂北梦里出现的身子一歪,差点摔倒,好在聂北眼疾手快,从背后伸出双手穿过她腋下抱住她,聂北双手在她胸前扣着,正是那对惹人的玉女峰所在,聂北只感觉到一阵弹性十足的柔软,手感十分的好。

    可聂北不敢多有动作,而是飞快的扶正方秀宁的身子,然后双手用力按着那对柔软的再把手收拉回来,就好象用力摸擦一般。

    方秀宁惊神未定,这一阵摩擦让她身子一软,差点再摔倒,聂北再一次抱住她,方秀宁一双高耸的玉女峰再一次被聂北按上,她忍不住发出一声似哀似娇的呻吟:“唔……”

    聂北关切的问道,“娘,你没事吧?”

    这时候宋小惠才反应过来,忙走过来扶住她娘方秀宁的手臂,“娘你怎么啦?”

    方秀宁艳红着脸,她以为聂北是无意的,可她还是羞得慌,那阵酥麻的感觉让她感到羞耻,却不好和女儿说,更不敢看聂北,只是柔柔弱弱的说道,“娘没事,不小心而已,扶我起来就好了。”

    方秀宁站直后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看,就匆匆的走了。

    方秀宁一走,大厅里只剩下聂北和宋小惠,宋小惠审视着聂北。

    “小弟虽然张得英俊非凡一表人才,可小惠姐也不能老是盯着我看嘛!”

    聂北嘻哈哈的没多少正经。

    宋小惠脸一红,接着又是一板,娇声道,“你还知道自己是小弟呀,我见到你你都是没大没小胡作非为,老实交代,是不是在打小妹巧巧的主意?”

    “没有呀,小惠姐这么漂亮,要打也是想打姐姐你的主意而已。”

    聂北色迷迷的望着宋小惠俏丽的脸蛋半真半假的说道。

    “你……放肆!”

    聂北被她严词一喝,还真的有点发怵,待见她羞多于怒时忍不住打蛇随棍上,以飞快的速度再一次搂住她纤瘦的身子。

    “你、你干什么,你越来越放肆了,还不快放手,快放手,再不放手姐姐要发怒了。”

    宋小惠色厉内荏的喝斥着,又羞又怒。

    聂北依然搂住她,装乖扮嫩道,“姐姐,对不起,可是自从那天在街到上见过姐姐你之后,我不知道这几天为什么老在梦里梦见你,还老想着你,一见到姐姐就想抱住姐姐,姐姐,我是不是病了?”

    宋小惠脸微红,却没那么怒了。

    聂北接着说道,“我从小就和一个老头住在森林深山中,后来老头死了,我就走呀走的走出深山,遇到巧巧然后被干娘收为义子,所以一直希望有一个疼我爱我的姐姐,姐姐就让我抱一会好吗?”

    聂北恨不得挤出几滴眼泪来,很可惜,美人香柔柔的身子在怀,他心里直舒爽得意,哪里挤得出眼泪来呢!

    宋小惠见聂北说得哀伤凄然,同情心一起倒忘记了聂北的色狼行经,温声说道,“好吧,姐姐让你抱一会。”

    “就一会吗?那以后我想姐姐了怎么办?还能抱住姐姐吗?”

    “……以后姐姐也让你抱,只要你别动手动脚的就行,要不然姐姐再都不理你了。”

    聂北连忙点头,“姐姐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小弟只要姐姐能开心就好。”

    宋小惠闻着聂北刚阳的男子气息,感受他宽阔温暖的胸膛,那份安宁的心跳,她慢慢的有点迷恋这种感觉,脸也不由得发热发红。

    “啊……姐姐、聂哥哥,你、你们……”

    宋巧巧这时候回来拿早上吃饭的锅出去洗好煮饭,看到她心爱的聂哥哥和姐姐抱在一起,忍不住惊呼一声。

    宋小惠心有异样感觉,所以被宋巧巧撞见时她飞快的推开聂北,心有些虚,结巴巴的解释道,“我、我们没、没什么!”

    聂北却平静得很,反正又没实质性的行为,就是有他也没什么好慌的,也用不着解释,“巧巧,要不要我帮忙的?”

    宋巧巧也没往别的方向想,见聂北和她说话她便道,“有我和娘在厨房就行了,聂哥哥坐在这里陪姐姐说说话,我拿锅去煮饭。”

    宋巧巧勤劳而朴素,率真又单纯,很多事都抢着去做,拿锅便走了,宋小惠心里抹不开羞怯,总觉得聂北的目光太锐利,仿佛能穿过衣服一般,她忙找个借口:“我看娘亲和巧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聂北看着宋小惠慌张离去的俏影,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吃完饭中午饭之后一家四口坐着侃天论天说东话西,其乐融融,特别是聂北,搞怪而见多识广,又时不时一言中的,一些观点总是很特别,初听觉得荒谬,慢慢回味过来时反而觉得很正确;有时聂北语不惊人死不休,有时又耍赖皮恶搞,让三女娇笑连连。

    时间在欢笑中度过,下午接近黄昏的时候方秀宁才想起家里只有两张床两张被子,现在四个人,全部是女人的话也就算了,可聂北是个男子,怎么都盖不过来。

    “我去买吧,你们接着聊!”

    聂北起身说道。

    “还是让巧巧去吧,城里她熟!”

    干娘方秀宁说道。

    “还是我去吧,我去那里也还要办些事情,顺便买床和被子回来就好,而你们三个难得聚在一起,就多聊聊,就这样,我走啦!”

    “嗳,等等,你身上有钱吗?走那么快干嘛,跟我来给钱你。”

    方秀宁嗔道。

    聂北讪讪一笑,还真的忘记这关键的东西了。

    方秀宁的房间收拾得很干净很整洁,一股淡淡的温香,就仿佛方秀宁身上的芳香一般,淡淡而醉而已,特别是强烈的男人,聂北有点醉了。一张陈旧的梳妆台,上面一块不大的铜镜,一把桃木梳子,能看到上面缠着几根长长的脱发,桃木梳子边上有一支玉发簪和一支木发钗,还有其他一些女性佩带的小物件,但都不贵重。

    梳妆台靠墙处有一个木箱子,雕花上漆的,显得古色古香,聂北没看到有亿柜的存在,那么这个箱子很可能就是装衣服用的了。

    一张够两人睡的床,勉强点的话可以挤三个,蚊帐撩起别着,两个枕头一张红双喜被子,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

    聂北跟随干娘方秀宁进来,但也自觉的站在靠门处,不再进去。

    方秀宁径自走到那木箱子边上蹲下,然后打开箱子,没出聂北的所料,那箱子果然是装衣服用,衣服一件一件叠得很整齐,还有那红色、墨绿色和白色的肚兜,也都是叠起来,聂北眼尖,看到干娘飞快的把叠放好的肚兜塞回边上,然后用一些衣服压住,聂北再也看不到了。

    方秀宁从箱子里拿出那个包囊,从里面取出一些碎银然后交给聂北,“现在已经不早了,记得早去早回,别耽搁吃晚饭的时间,知道吗?”

    聂北轻轻抱住方秀宁,然后飞快的在她那如玉的脸蛋上啄一口,“娘,我知道了!”

    方秀宁脸一红,嗔怪的敲聂北的脑袋,“没大没小,以后别这么缠人,让人看到不好。”

    “我亲我娘表示我对娘的爱,怕什么!”

    聂北心里美得,终于鼓起勇气亲上一口了。

    “好了好了,在家对娘这样娘能原谅你,因为娘知道北儿你本意,可是在外的话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能在如此毛躁,别人笑话你的。”

    方秀宁平服了一开始被聂北亲的慌乱,也不推开聂北,只是以一个母亲的语气教导着聂北。

    “我听娘你的!”

    聂北嘴上说的和脑里想的不一样。

    “好了,快去快回!”</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