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28章 文琴娇羞(1)

    聂北消失在雪中,三个女人站在院子门上久久未回屋,她们才发现,一个家有男人和没有男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好一会儿方秀宁才领着她的大女儿小女儿回屋去。

    聂北为自己刚才的勇敢而开心,终于大起胆来亲了干娘的脸。心情愉悦脚步快,吹着口哨披着毛毛雪,聂北仿佛个风雪流浪人。从家里到城步行的话起码得一个多钟,骑马的话一刻钟即可,聂北在想着怎么才能弄匹马来骑骑,找个时间问问马的价格才行。

    聂北边走边想,这时候几十米远的地方一阵人影晃动,在飘飞的雪花里看得有点模糊,可聂北眼尖,只见两个人慌张的把一个家丁服饰不知死活的男人搬入树林里。

    聂北一阵疑惑,好奇心一起,忙跟上去,密集的树林阻挡了天上飘飞的雪花,地上倒也没什么雪迹,只见两个男人把那家丁打扮却不知死活的男人越搬越深,已经离道路有很长一段距离了,这时候聂北发现还有人在,而且还有一辆华贵的马车存在,马车边上有两个男人,一个比较高大的四十来岁左右,相貌堂堂,可惜脸上一道很大的刀疤多少影响了他的整体形象,而且那双眼阴狠了些,还带点邪。

    只见两个男人搬着那个家丁打扮的男人往地上一丢,然后恭声对那刀疤男人道,“大哥,现在怎么办?”

    被叫大哥男人名叫马新,上官县有名的混混,可背地里他却是活跃在上官县周围的强盗,只是他每一次作案都很隐秘,而且专挑些有钱但势力不大的人下手,所以一直没人知道是他所为而已。只见她亵的笑道,“钱抢到了,女人却在马车里,你们三个说能怎么呢?”

    站在他身边的一个汉子看上去老实巴交些,稍微有点胆怯的说道,“大哥,以前我们做事的时候都是踩好了点子才动手的,这次匆匆的跟随一辆出城的马车就下手,虽然是得手了,可我总觉得有点不妥!”

    马新皱起了眉头,“有什么不妥?快说!”

    “这马车太华贵了些,比起以往我们下手的那些目标的都要华丽,在上官县能坐如此马车的人不多,除了四大家族的人之外就温家了,温家后台极硬,触怒温家惹起官府发狠追查的话,我怕……”

    巴交汉子小心谨慎的说道。

    马新已经开始动摇了,马车里的女人固然美若天仙,看着都让人流口水,可和被官府无限期的追查起来的话也是麻烦一堆,只见他拿不准主意的说道,“可是刚才她拼死挣扎的时候我喂她吃下‘贞女春’还敲晕了她,这时候药力也该开始发作了,我们不上她的话她就死了,她死了的话结局也是一样,一样会触怒温家。”

    “我有个办法,刚才那马夫也只是被我们敲晕而已,没死,我们可以想办法弄醒他,然后也喂他吃些春药,等到差不多了就把他丢入马车里,这样一来发生什么事都与我们无关了,而且一个下人和一个女主人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量他们也不敢把这件事情声张出去,这样一来我们抢了她的财物她也不敢说出去。这招怎么样?”

    马新正要大赞出声的时候却听到另外一个眼神同样亵的汉子说道,“既然这样,那还不如我们爽完了然后再把那马夫丢进去?她一个妇人家的遇到这事还敢到处说不成?实在不成的话我们事后杀了她,手脚干净些,量官府也查不到我们。”

    马新双眼一亮,啧啧直笑,那巴交一点的汉子不再出声,事实上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见没什么后顾之忧了他也忍不住双眼放光。

    “很好很好,你们三个在外面等着,我上去爽完你们再来。”

    马新荡的笑着。

    “大哥你也太不厚道了,你在上我们几个在一边上看着总行吧?再说了,里面还有个小丫鬟,虽然没有那妇人那么迷人,身子亦嫩了些,可也长得眉清目秀,我和大哥上去总行吧?”

    “行!行!行!可是这马车最多也就只能挤四个人而已,上车里已经有两个女人了,我上去后就三个人了,你们看着办吧!”

    话说完后他便撩开马车车门钻进车里。

    “老三和老四等着,我和大哥爽完了就到你们俩!”

    老二笑着上马车,马上传来两声颇为尖锐的惊叫,女人发出的,想来应该是女人醒来后发现情况不对才惊叫的,还伴随着呼救声,却只是换来男人一阵得意的笑,只听到男人笑道,“两位美人儿,今天你们俩怎么都喊怎么叫都不会有人到这地方的了,你们还是省点力留到消魂的时候尽量喊给大爷听听吧!”

    “救命呀救命呀……”

    聂北听那声音有点耳熟,一时间又想不出到底在哪听到过,聂北扯下一块布料蒙在脸上,慢慢的靠近马车,军人的技巧让他一声无息的接近,而且马车外那两个汉子又不是在守卫,而是都挤在马车边上往里面看,矮一点的那个还蹬着脚,聂北就是直接走近他们也未必知道有人来。

    聂北那把军用匕首握在手上,悄悄靠近外面那两个汉子,仿佛死神在靠近一般,很可惜那两个汉子虽然平时警惕,可这时候注意力都不放在这些上面,被聂北靠近到背后都不知道,聂北左右迅速伸出掩住高大一些的汉子嘴巴,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刀,削铁如泥的军用匕首划破对方的喉咙,无声无息,在矮小汉子还未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聂北再一次出刀,准确无误一刀滑断对方的脖子,可声音终于无法掩盖,那矮小汉子倒下的时候啊的一声惨叫引起马车上正要脱衣服‘提枪上马’的两个男人。

    只见马新呼唤道,“老三……老四……”

    回答他的只有无声的沉寂。

    而聂北却像个狩猎者一般俏无声息的贴在马车一侧,等待他们一出来就给以迅猛的袭击,即使不能把已经警醒过来的两人全部杀死也要让他们中的一个重伤,这样对付他们两个才不更有把握一些。

    马新和老二都是比较有经验的人,老三老四既然能被人无声无息的放倒,不知死活,那么外面必然有不少人,要不然绝对办不到能这么快把老四老三放倒。

    所以他们俩一个眼神示意,出其不意的各从马车两侧的小窗口窜出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