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33章 文琴娇羞(6)

    “文琴娘子,叫我相公,快!”

    “我……喔、我、我不叫、唔……你不、不是、我啊……到底了……呜……穿了……唔……”

    聂北不禁加快了顶上速度和力度,托住她浑圆优美屁股的手也不再用力去托,而是让她大部分的体重压下,靠庞然大物支撑她的身体重量和阻拦她下落的趋势,这样一来每一下都狠重,温文琴浪叫出声:“啊……死了……痛啊……呜……噢……快托住、托住我、我……呀、唔……”

    “快我相公,乖啦文琴娘子,我们现在都在行夫妻之礼了,名义上不是你相公,实际上已经是你相公了,叫声相公我听听。”

    “我不叫……喔……”

    聂北嘿嘿直笑,双眼微微发赤,仿佛夜里毒蛇的眼睛,聂北加快挺动,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已经积储了很多快感了,急需发泄。

    温文琴在聂北新一阵快速的顶撞下混身打冷颤一般,头也昂了起来,露出优美的脖子和秀润的下巴,忘情浪叫,“喔……快……用……力……哎……”

    聂北知道她也快来,更加卖力抛起落下顶上,两人处已经粘湿不成样子,糜烂而诱惑,几条湿湿的水痕顺着聂北的划下去,莹莹发亮。

    聂北用力分开她的两辨臀肉,让自己每一下都能顶得更深,即使已经顶不进去了。

    温文琴忽然一个轻微颤抖,再接着就是连续的轻颤,再接着就是一阵阵强烈的颤抖,双手用力搂紧聂北的头,把聂北的头箍到她那对的玉女峰里,她的头高高昂起,那双浑圆嫩白修长的使尽所有的力气夹住聂北的腰,仿佛要夹断聂北的腰一样。她的花田里强烈的蠕动,阵阵,仿佛无数个吸管在吸着聂北深刺里面的庞然大物每一个细胞,“来了……来了……快死了……”

    “快叫相公!”

    聂北强忍着每一个细胞被吸的强烈欲射的快感,忽然停了下来。

    温文琴在天际边缘徘徊,难份欲到未到的欲仙欲死感觉让她焦虑和急切,柳腰蠕扭屁股用力的摇摆纽动,嘴里哀婉以求欢,“别、别停,给我、给我、快给我……”

    “叫相公了就给你!”

    “痒……相……相公……快给琴儿,快……”

    温文琴内心挣扎不到半妙,便被烘烘的烧得无法忍耐,急声求欢。

    聂北如闻仙音,开足马力连冲几十下,温文琴身子一僵,绝艳‘惨’叫,“呀啊……”

    一股丰足的热潮从花心里喷射而出。

    聂北受次热潮一激,再也忍不住那阵酥麻到骨髓的快感,后腰阵阵酸热酥麻,“啊……”

    聂北虎吼一声,手用力收紧温文琴的屁股,让两人连到最密切状态,庞然大物顶到尽头,马眼一开,一股股浓浓的白色生命之液射入温文琴这个绝美的少妇人妻花田里,聂北连续内射十多秒,直到温文琴花田里灌满了生命种子聂北才有一种交清存货的感觉。

    “啊……你……”

    消魂魂未回的温文琴受到这股生命热流刺激,迅速惊醒过来,随后却是一叹:“哎……”

    聂北射完之后不敢停留,省得怀中玉人后受冻得病,就这样拥着后娇艳欲滴的温文琴回马车内。进到马车内发现小菊依然沉睡,粉胯处一片狼藉,还带着丝丝的血红色,那是她的落红。

    聂北拥着慵懒的玉人坐下,两人面对面交颈而拥,射精后的庞然大物依然是庞然大物,还留在温文琴的体内。

    聂北的手轻轻的在温文清粉背上抚摩,“琴儿,刚才为什么叹气呢?”

    温文琴默许了聂北叫她琴儿,而事实上她没有反对的理由了,刚才那一刻她身心具服,后虽然羞赧懊悔,可曾经也是一种拥有,所有‘琴儿’也是聂北拥有的称呼。

    “你刚才怎么可以射到人家里面呢,难道你不怕我怀孕了被我丈夫刘宾发现我们之间的事吗?”

    温文琴幽幽的说道,柔腻腻的,没多少力气,娇艳无限的脸蛋媚意丝丝,一种被彻底喂饱的满足流露在其上。

    “这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他不要你我要你。”

    温文琴心里稍微有点安慰有些甜蜜,她可不想和自己有如此交缘的男人只是个为了快乐不顾女人感受的男人。

    温文琴幽幽的说道,“其实我是个不能生育的女人,你射进去也就射进去了,都被你这样了,再被你内射又何妨?反正我又不会怀孕。”

    “医生……喔,大夫说你不能怀孕吗?”

    温文琴觉得和一个男人说这些怪难堪的,可一想到刚才两人连更羞人的事都做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我和我丈夫刘宾结婚十多年了,而我一直未为他生育过,自然是我不能生育了,还需要看大夫吗?”

    她神色黯然,觉得自己不是个完全的女人。

    在古代,一个女人不能生育是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四不孝无后为大,七出之中第一条罢妻的头条理由便是无所出,也就是没生育。温文琴之所以还不被丈夫休掉,是因为她家族的原因,毕竟在上官县,温家怎么说都是五大家族中的一个大家族,刘宾虽然家富,也是个秀才,可和温家财大气粗人脉深远比起来还是不及的,所以他这些年来在外面怎么鬼混都好,也不敢拿温文琴撒气。

    虽然丈夫没说,但温文琴自个儿就愧疚了,而且她也十分喜欢能有自己的孩子,这是每一个女人嫁了人之后的心愿,但她这么多年都没能怀孕,她也心死了,在古代绝对没有男人有问题的说法,不能生育绝对是女人的问题。

    聂北听着文琴说以上那些,大概的了解了她的处境,怜爱的说道,“其实不能生育也有可能是问题出现在男人的身上,你不必太担心,或许这一次我射那么多进去你就怀孕了呢?”

    温文琴带点撒娇的语气道,“我丈夫刘宾已经有好几年没和我合房了,要是怀孕的话我怎么解释?我才不要!”

    “真的不要?”

    “真的会怀孕吗?”

    温文琴又期待又害怕,还有一丝丝的羞赧。

    “一次可能不够,我们来多几次的话说不准就能让种子在你花田里发芽了。”

    聂北邪邪的笑道。

    “你这人说话……哼!”

    温文琴娇哼一声,却不想这时候她的态度有多温柔,仿佛一个被溺宠惯了的小妻子在丈夫面前撒娇一般,其实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接受了聂北,起码这一刻是这样。

    聂北看她一副娇媚的样子,心不禁又起火,下面也开始迅速涨大发硬。

    那庞然大物依然犁在温文琴花田里,这么迅速的崛起涨硬,她自然能感觉到,惊呼一声,“你怎么……”

    “谁叫我的琴儿这么迷人呢,我还要你。”

    “我、我不行的,我那里都红肿了,现在还火辣辣的,不要!”

    “娘子就好好享受相公的恩泽吧!”

    “唔……”

    温文琴未来得及出声已经被聂北吻住了。

    一场大戏又在马车上展开,聂北生龙活虎的大开大合,肆意鞭挞,娇羞无限的温文琴几经风雨,潮起潮落,呻吟声凄婉哀绝,似泣似吟,温文琴直到没力再来,只能躺在马车上任聂北施为折腾,最后她实在无力承受鞭挞了聂北才放过她,却在她羞赧的目光注视下拉过未醒的小菊沓叠在她身上,一时间两个女人一上一下,两个粉胯中间都是糜烂潮湿不堪,那红幽幽的深沟肉壑里还渗流着聂北刚才射进去的乳白色液体。

    聂北望着两个叠在一起的女人,蓬门起开等君入的模样,再也忍不住,挺身向叠在上面的小菊花田插去,嗤的一声应声而入,熟睡中的小菊惨叫一声醒来,不多时又陷入了欲仙欲死的快感中,呻吟阵阵。

    聂北连插十几下忽然抽出,小菊依然本能的挺着粉胯,但聂北此时已经转移了阵地,对着小菊身下的文琴的花田挺进……

    “唔……”

    此时温文琴已经顾不得三人的荒唐乱姿势到底如何羞人了,只知道,这一刻自己被填得满满的了,酸酸酥酥的,只想大声呻吟,她那双玉手无法够得着聂北,只有忘情的摸索着压在她身上的小菊,红唇狂热的住小菊的小樱嘴,小菊在昏沉间根本不知道到底谁吻她,只知道激烈的回应着,一对主仆就这样忘情纠缠在一起,而她的粉胯娇嫩花田却轮流迎接聂北的造访耕耘,彼此水交织……

    马车里一男两女活色生香消魂糜烂,最后小菊再度昏去,聂北也快到了爆发边缘,退出小菊的身体然后扑到无力娇弱的温文琴身上,熟练的刺入她身体,猛刺几十下在她体内在一次劲射,热流冲击下无力的温文琴再一次丢身泄水。

    聂北守侯在两个女人的身边,直到她们恢复过来勉强能活动时才打算离开,“琴儿,也都黄昏了,你还打算回家吗?”

    温文琴轻声一叹,“这里离城比较近,还是暂时回娘家吧!”

    “正好,我正要进城,顺便送你们俩个回去,外面那个马夫我就不弄醒他那么快,等到回到城里我要和两位娘子分离的时候再把他弄醒!”

    温文琴羞得撇开头,幽幽的望着马车窗外,温文琴的丫鬟小菊却是羞红了脸低着头。

    “小菊,你照顾好琴儿,我去驾驶马车。”

    聂北跳下车去,把躺在不远处的马夫搬上车前,聂北跳上马车挥鞭赶马走出树林,留下三具尸体在那里,白雪丝丝飘飞!</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