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46章 小流氓不耍,耍大流氓

    买好床被请了马车,坐在回家的马车上,迎着勉强见得着路的夜色朝家回,聂北总算松了一口气,心里怎么都有点失落,一个温文琴,一个单丽华,差点还有个温文碧,但自己一个都抓不住,起码现在抓不住,不能留她们在自己身边,聂北总觉得心里少些东西,一路想来,聂北觉得,自己少的东西就是留住她们的能力,物质方面的能力,一个是金钱,另一个便是权力,两者现在聂北一个都没有。

    聂北在想,该怎么才能得到这两个东西,或许得到一个都好过一个都没。

    同时,聂北也在想,温文碧那小妮子被自己猥亵了这么久,差点就把她给正法了,她会不会回去就投诉自己呢?要是她真的那样做的话,到时候以温家的势力,官府方面再着手一下,那自己就安心在牢里呆好了。

    而这时候赶马的车夫呼唤聂北,“客主,前面有灯光,好象是个赶路的妇女,她挡在了路中心,而那段里实在难走,需要停一下,你稍等片刻。”

    聂北闻声望去,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提着朦胧得到灯笼提着裙摆,小心翼翼的走着那段坑洼满是雪的道路,正是美艳的干姐姐宋小惠。

    “车夫大哥,麻烦你驶前一点,那是我姐姐!”

    聂北对马车夫说道。

    “好的!”

    马车夫应声驱马拉车驶前,并在离宋小惠不到五米之地停下来。宋小惠忙着赶路,天又黑,马车忽然一到一停,把她吓得一楞,以为遇到歹徒恶匪。

    聂北快速的跳下车,宋小惠才看清情况,见到是聂北时她松了一口气,聂北走到她跟前,见她满脸风霜,冻得红扑扑的,鬓发染飞雪,衣着沉鞋粘土,显得有些狼狈,聂北责怪道,“小惠姐姐这么晚了怎么还到处跑呀,遇到坏人怎么办?”

    宋小惠恨声道,“我就是出来找一个坏人的,他出去那么久,天黑了都不知道回来,害得家里的人都担心死了,这么大一个人,换作别的男人早就妻儿子女一大群了,早该成熟了,他却像个小孩一样要人时时担心。”

    “……”

    聂北惭愧的闭上了嘴。

    “还不快跟我回去,娘亲和巧巧都不知道多担心你!”

    “那小惠姐姐有没有担心小弟我呢?”

    聂北嬉皮笑脸的伸过头去问道。

    “我担心你被人卖了!”

    宋小惠微微退了一步,让自己离聂北远一点,要不然都能呼吸到对方的气息了,那样她怕自己会出丑。

    “那还是担心!”

    聂北见宋小惠退一步他便跟上前一步。

    “我、我回去了,你也快点回。”

    宋小惠受不了聂北那吃人的眼神和步步进逼的态势,慌慌忙忙的转头就要走,根本不接聂北的话茬。

    聂北一把拉住宋小惠的手,宋小惠急道,“小北你干什么?”

    “有马车你不坐你想走路?”

    聂北飞快的换上一张正经得不能再正经的模样。

    宋小惠樱嘴一噜,斗气道,“我、我想走路不行呀!”

    “行,但我会心疼!”

    “你……”

    “我是你弟弟嘛,当然会心疼你!”

    聂北嬉皮笑脸道。

    “哼!”

    宋小惠都二十好几了,少妇一个,如何不知道聂北的花花肠子?她虽然知道聂北是色坯一个,老爱占自己的便宜,但聂北是她义弟,娘亲和妹妹都对她很关心,而且他一直做得不算太过分,只是占占嘴皮子便宜而已,所以她也没什么,相反她还觉得聂北大男孩一般有点可爱,同时,聂北对她身体的迷恋让她有些些的自豪。

    两人坐到了马车上,只是这是运货的马车,根本上就没车厢这东西,所以两人依然是披雪挨风迎雾顶露。

    聂北融入蛇血之后,身体一直都是暖暖的,根本不觉得太冷,最多只是觉得凉而已,但宋小惠就不一样了,刚才赶路惦记着聂北到底为什么这么晚不回来倒不觉得冻,现在一安坐下来,迎着飘飞的毛毛雪,吹着寒冬的风,她浑身打了个冷颤。

    聂北本想学那些戏份里的主角一样脱衣给她披上的,可聂北身上穿得实在不多,而且又没披什么大褂大袄的,要脱只能脱儒服,那身上剩下的只有底叉加褂子了,宋小惠不大骂自己耍流氓才见鬼了。聂北在想,到时候不冷都得披件大衣,好歹关键时候能表现一回男子汉,不像现在,想脱都没得脱,失败!

    不能脱,有什么关系,聂北小流氓不耍,干脆耍大流氓,一把搂住宋小惠香风阵阵的身子,聂北只觉得入怀一阵温润柔暖,纤小柔韧的腰一搂欲断,柔得像上好的丝绸;胸膛挤着两团弹性十足的温柔乳房,让聂北无限享受,近在眼前的娇颜惊慌错愕之下露出的羞赧晕红更添诱惑,秀发散发出来的阵阵幽香始终渗人心脾。

    宋小惠怎么都想不到聂北会忽然搂抱自己,一时间错愕诧异的楞住了,身子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紧张,微微僵硬,不敢妄动,双手更是不知道该放在哪,后来只是紧张的捏住自己的衣角。

    上身紧紧的贴压在聂北的胸膛上,让她感受到了聂北胸怀的温暖,同时也感受到了那份挤压,硕大的乳房被压变了形了,阵阵的酥麻和异样的快感让宋小惠一时间无所适从,似喜还羞之间又有点恼羞成怒,甚至还有点幽怨。但她始终不敢面对着聂北,眼睛更是不敢望一下,只是低垂微瞌,两人贴得太近,面似乎贴着面,对方的呼吸清晰可闻,身上的气息更是无处不在,浓烈的男性气息让久经深闺苦楚的宋小惠好一阵心慌意乱。

    “小北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我是你姐姐!”

    宋小惠回过神来微声柔语似斥似嗔,仿佛间的呢喃。想必她是顾忌坐在前头赶马的马夫。

    聂北却没那么多顾忌,二十一世纪来的人,既然要彻底放纵自己,那就得谋个随心所欲,世俗禁忌陌生眼光在聂北的眼里已经变得可有可无了,或者说聂北已经无‘恶’不作了。只见聂北柔声道,“小惠姐姐,都是小弟不好,出来这么久未及时回家,让你和娘都担心了,更是让你在这样的天气奔波出来,冷西西的,你的身子骨又纤小柔弱,穿着又不多,冻坏了我会心疼的,所以你别动,静静的躺在我怀里,这样暖和很多。”</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