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38章 好事多磨

    在一间小酒庄里,聂北和钱二还有他那两个‘跟随’坐在一块喝酒,聂北亦把自己心中那个点子说了出来,就是借钱二的人手在上官县城内散布消息:田家公子田一名逛青楼撒野,在大门处被城外的聂北踹一脚,田家的人即将带齐家丁出动人脉整治平民聂北!

    “聂老弟,这消息散布倒容易,可你这不是……越闹越大?”

    钱二疑惑得很!

    聂北把那浊酒喝光,呷呷嘴才道,“没错啊,我就是要把这事闹大,闹得满城人都知道这件事!”

    “哦?”

    钱二更加不解了。

    “这似乎不太好吧?”

    瘦猴嘀咕着。死狗沉默。

    聂北阴恻恻的笑道,“现在我人都打了,消息迟早会传出去的,起码会在一些大户人家里流传,我一个‘贫民’亦即是平民,打了田家这么一个书香门第的子弟,为了面子,他们怎么都不会轻易罢休的,那我现在就把这个消息瞬间散发出去,让家家户户都知道,在讨论,这样大面积的讨论,你说讨论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多啊喇?”

    “自然是上官县的一些街头巷尾的老百姓多啦!”

    钱二想都不想就回答道。

    “恭喜你答对了!”

    聂北嘿嘿直笑,“那我又问你了,你说我这么一个平民,老百姓在讨论对错的时候一般潜意识里会偏袒谁多点呢?或许说老百姓是认为我值得同情些呢还是田一名值得同情些?”

    钱二并不笨,聂北说到这里他也跟着阴恻恻的笑了起来,指竖大拇指赞道,“聂老弟,大哥我不得不佩服,果然够阴险……呃、说错,是果然够聪明!”

    瘦猴和死狗却听得糊里糊涂,死狗是个直性子,忍不住问道,“钱大哥和聂大哥你们俩能不能给我和瘦猴说说,我们听得不是很清楚!”

    瘦猴就郁闷了,嘀咕道,“你笨听不出味道来,怎么扯上我来!”

    “那你说给我听好了!”

    死狗耳尖,一句噎过去,瘦猴顿时无语。

    钱二替聂北说了,“你们俩想一下,就拿我们来说好了,当我们听到有一个市井平民和富绅豪门、地主官宦的家人有冲突即将被豪门富绅又或是地主官宦的势力‘清算’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是什么?”

    “没反应!”

    死狗想都不想就回答了。

    钱二双手一拍,赞道,“没错,我们的反应就是没反应,可就是没反应才说明一些问题,证明这种事情老百姓已经麻木了,见惯了这些富家豪门、地主官宦欺压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了,可是见惯等于乐意见到吗?”

    瘦猴出声道,“当然不乐意,毕竟谁都有一两个要好的邻居亲朋,平时受些大户人家的气自然不少,虽然没表面没反应,但心里肯定很不满的。”

    钱二学聂北阴恻恻的笑道,“嘿嘿,这不就得了,聂老弟稍微‘超前臆测’的‘消息’一被我们散布出去,老百姓表面虽然没什么反应,可呆在一块讨论时总会认为这又是一桩‘大欺小’的事情,同情我们聂老弟的准是一箩筐那么多,在这样的议论压力下,田家这么一个书香门第的世家,自然不想被人觉得是个鱼肉乡里欺压百姓的世家,那么他们不但不会找聂老弟算帐,还得对外诸多解释呢,甚至必要的时候还会故意交好聂老弟,以此‘证明’我们散布出去的‘消息’是不合实际的,是假的,这才好保证名声嘛,嘎嘎……”

    “嘿嘿……”

    死狗和瘦猴跟着阴阴的笑了起来,聂北亦忍不住好笑。一时间四个‘小人得志’的家伙笑得很是碜人。

    不多时,钱二和死狗、瘦猴三人就走了,忙着去联系那些分布在街头巷尾的乞丐,争取在明天能让聂北的‘消息’飞满上官县的大街小巷。

    聂北从小酒庄里走出来,一路在想大米的事情,忽然想起文清妹妹这个美人儿,或许她应该能给自己些意见,自己这么一个半路‘出身’到这个时代的人,想必很多超前想法是不符合这个社会的,问一下早就出来打理帮忙做生意的文清妹妹或许自己能少犯些错误。

    聂北折身转入一个巷子的时候面对面的迎上一个女子,正是赶出来找聂北的黄洁儿。

    “聂大哥……”

    聂北诧异了一会儿,接着就笑道,“你怎么在这里!”

    黄洁儿俏生生的站在聂北跟前,那双清澈的眼睛又大胆又羞涩的望着聂北那英俊不凡的脸,微微脸红的道,“我是来找聂大哥的,聂大哥喜欢见到洁儿吗?”

    “当然喜欢!”

    聂北望着娇媚清甜、美丽可人的黄洁儿,就差没流出口水了,嘴自然甜得很,“我无时无刻不想洁儿你的!”

    “真的?”

    “骗你我是小狗!”

    “人家才不要你是小狗呢,聂大哥是大英雄,洁儿好……好……”

    黄洁儿虽然率真大胆,当时见弟弟倒地的时候还和母亲一起拼死出手,像只拼死都咬上一口幽幽教那些黑衣人的母老虎,可现在这话说到一半就打住了,那粉嘟嘟红润润的脸蛋儿却是红得很。

    “好什么呢?”

    聂北这人就是够‘无良’,邪邪的笑着。

    “洁儿……洁儿喜欢聂大哥!”

    黄洁儿虽然羞怩,但还敢壮着胆望着聂北,自从当着父亲、母亲的面做出那大胆的亲昵动作来表示心意的时候,她的心已经放到了她聂大哥的身上了,而且之前自己又和聂大哥在榕树下那样‘睡’在一起了,最后在马车上还被聂大哥摸了全身……那自己就是聂大哥的女人了,所以她大胆大得有‘底气’!

    聂北笑得更邪了些儿,那味儿怪怪的,眼神色色的,直在黄洁儿那亭亭袅袅的身子上扫视,那目光在黄洁儿不高的玉女峰上‘巡逻’、在秀直修长、优雅并拢的美腿根部处‘视察’,邪魅一笑,“洁儿,你喜欢聂大哥,那想不想嫁给聂大哥呢?”

    黄洁儿羞怩的点了点头,那双白嫩如葱的玉手轻轻的握在一块摆在小腹处,显然温婉可人,那双清澈充满灵气的眸子此时显得有些羞意了,不大敢望着聂北,反而是盯着自己的鞋子,粉堆玉砌的脸蛋儿绯红娇艳,仿佛一朵朝阳中绽开的桃花,娇嫩而妩媚。

    黄洁儿其实不大,十四五岁,娇嫩嫩的身子或许还需时日来发育,可她心里却装下了聂北,情窦初开的少女芳心为一个人绽放的时候就仿佛春回大地一般,温暖而热切,或许会羞答答遮遮掩掩朦朦胧胧,但那份甜蜜的感觉总教人欲罢不能。

    聂北见这街道少人来往,便情不自禁的搂起了黄洁儿的身子。

    黄洁儿嘤咛一声闭着眼睛埋首在聂北的胸膛上,柔嫩的双手环着的聂北的虎腰,粉嫩玉润的脸蛋儿贴在聂北结实的胸膛,绯红中带着甜蜜的微笑,还有美好的憧憬和幻想……听着聂北平静而强有力的心跳声,黄洁儿醉了……

    聂北只觉怀里的可人儿微微僵硬后便是惊人的柔软,温柔的身子散发着淡淡的少女体香,很迷人,纤纤小蛮腰柔韧温润,聂北忍不住慢慢的抚摩起来。

    嘴上却温柔的道,“洁儿,你其实好傻,没必要在你父亲面前那样的!”

    聂北何尝不懂当时黄洁儿当着她父亲、母亲为自己擦汗的含义是什么,可是他放纵惯了,忽然得到一个少女毫无保留的心,既是感动和自豪亦是份责任,不轻不重,却勾起了聂北无限的爱意。

    “有聂大哥在洁儿在身边,能望着洁儿、牵着洁儿的手、能抱着洁儿,那洁儿就不傻,就什么都不怕,洁儿喜欢聂大哥!”

    聂北胸膛上强有力的心跳声给黄洁儿无限的勇气。

    黄洁儿忽然抬起头来望着聂北,羞赧却勇敢的问道,“聂大哥,你会……会娶洁儿吗?”

    “会!”

    聂北想都不想就回答了。

    黄洁儿甜甜一笑,却不无担忧的道,“可是文清三表姨她怎么办?”

    “?”

    聂北愕然在那里,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文清三表姨?”

    黄洁儿柔声道,“对啊,我外婆是我婉姨婆的姐姐嘛,那我姨婆的女儿就是我表姨咯,文清表姨还好啦,起码人家还心甘情愿叫她一声三表姨,可是文碧表姨我就不想叫了,她都不比我大多少嘛!人家也得叫她表姨,好像那样叫的话我就很小似的,人家都很大了……可以……可以嫁给聂大哥了!”

    聂北实在想不到这里面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存在,一时间有些愕然,这么说来文清妹妹的娘亲也就是我未来的岳母大家就是黄夫人的姨妈了,而柳柔柔、柳凤凤她们又叫温文清为三表姐的,那这里面又有什么关系?看来这里面的关系还真不是一般的乱,聂北好奇的问道,“那柳家的那对孪生姐妹又和你是什么关系?”

    黄洁儿嘟起了小嘴儿,“柔柔和凤凤都是洁儿的表姨啦,人家只是比她们小一点点而已,还得叫她们表姨,弄得人家每一次拜年的时候都在那么多人面前叫她们表姨,不叫又不行,会被娘骂我不懂规矩的,不过,柔柔表姨和凤凤表姨都很好的啦。”

    聂北黑着一张脸失声的问道,“又是表姨?”

    “当然是表姨啦,我娘叫表姨的娘亲为媚姨的嘛,那我娘就是和柔柔、凤凤表姨她们是同辈的啦,人家当然要叫她们表姨了。”

    黄洁儿在聂北怀里十分的舒适,只想永远都不离开,对聂北问起的问题,她想都不想就回答了。

    “那你到底有多少个姨啊?”

    聂北对这个问题很是好奇。

    “亲阿姨有一个,她是皇妃啦,每年都会回来看我外婆的,不过我觉得她没我外婆漂亮!”

    黄洁儿天真的说道。

    聂北嘀咕道:“你外婆多半已经七老八十了,还漂亮个毛啊!”

    “才没有呢,洁儿的外婆真的很漂亮嘛,洁儿骗聂大哥的话就是小狗!”

    黄洁儿见自己的话聂北不信,顿时急了起来,昂起小臻首睁着水汪汪的眼睛望着聂北,一副紧张的模样。

    “好了好了,我信你总行了吧!”

    聂北好笑道,聂北接着问道,“那表姨呢?”

    “文娴表姨、文琴表姨、文清表姨、文碧表姨、柔柔表姨、凤凤表姨,六个表姨!”

    黄洁儿让聂北抱着,她把两只葱嫩秀白的两只手伸到聂北的胸膛处,一只一只手指的屈掰点数!

    黄洁儿那可爱的模样让聂北心头万般怜爱千般疼惜,双手紧了紧,把她那柔软如绸子的身子紧紧的搂贴在自己怀里。

    黄洁儿嘤咛一声粉嫩嫩红润润的脸蛋儿越发的娇媚艳丽,俏俏甜甜的昂起头来睨了一眼聂北,怯生生的道,“聂大哥,人家这几天听些丫鬟说了,说你在追求文清表姨,还打算娶文清表姨是不是真的?”

    “……”

    聂北一时间亦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事实上自己都不知道到时候自己会娶多少个。

    黄洁儿那双葱嫩嫩的手勉强可以伸上去环箍着聂北的脖子,这样一来她整个人几乎‘挂’在了聂北的身上,只听她幽幽的说道,“洁儿知道没有文清表姨长得漂亮,也没她那么能干,可洁儿还是很喜欢聂大哥,聂大哥娶了文清表姨的时候会不会丢下洁儿不管?”

    “不会,洁儿就是聂大哥的甜甜小妻子!”

    聂北很肯定的回答,事实上要他放弃每一个喜欢的女人都是不可接受的。更别说黄洁儿这么一个清甜娇媚的少女,聂北现在都恨不得能把她要了,省得夜长梦多。

    黄洁儿听了聂北的话虽然羞赧一片,可少女的芳心就仿佛喝了蜜一样的甜。

    见黄洁儿痴心一片,又娇媚清甜可人,聂北下面的庞然大物就猛的发力挺立起来,硬邦邦的滚滚烫烫,直直顶在黄洁儿的小腹上。

    黄洁儿虽然小,可懂得似乎不少,何况当时在马车上还被聂北猥亵了一次,现在自然知道顶在自己小腹上硬邦邦的‘东西’是什么来着,“唔……”

    黄洁儿顿时嘤咛一声浑身酥软,粉嘟嘟红润润、清甜柔媚的的脸蛋儿飞上了两陀彩云,娇艳欲滴,嗫嚅着红嫩嫩的小嘴儿怯生生的道,“聂、聂大哥,娘说了不能让你碰洁儿的身子的,要不然洁儿就不能再和聂大哥在一起了,洁儿不要离开聂大哥,要永远和聂大哥在一起,做聂大哥的小妻子!”

    “我恨不得立即把你变成小妻子!”

    聂北咬着黄洁儿那圆润的小耳垂邪邪的道。

    聂北那双不安分的手按在这了黄洁儿那迷人的小翘臀上,盈盈柔润,肉肉腻腻,揉搓起来很惬意,弹性十足,又不失手感。

    黄洁儿小翘臀被揉,就仿佛芳心都被聂大哥揉碎了,醉了,那双灵气十足的清澈眼睛娇媚羞涩,却倔强的注视着她心爱的聂大哥,任他欺凌任他轻薄。

    聂北邪魅的笑着,柔声问道,“洁儿,喜欢聂大哥这样对你吗!”

    黄洁儿羞赧的唔了一声,再一次把头埋回聂北那结实而安全的胸膛上,带着娇柔妩媚的双眸轻轻闭上,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显示着她内心的甜蜜和紧张。

    聂北贪婪的收回一只手,伸插到两人紧相贴的前面来,准确的逮住了黄洁儿胸前的一只小玉兔,感觉上洁儿这妮子的小玉乳似乎连小玲珑的都比不上,就是小菊儿的也比她的大些儿,不过聂北觉得没关系,这本来就是留给自己开发的,就连粉胯下那块粉嫩水润的小良田都是自己的,就等自己去开垦,去灌溉,去耕耘去播种,那么这对小玉乳小一些也就无所谓了,自己有信心开发它让它和她娘亲那对那样饱满硕大,因为小玉乳是自己未来儿女的宝贝,更是自己的宝贝。

    聂北轻轻的在那对小玉乳上抚摩,揉搓,拿捏,尽情的感受是好女的那份青瑟和粉嫩。

    黄洁儿被聂北抚上胸前那对小玉兔,呼吸不由得一窒,轻哼了一声,腻人得紧,更是柔媚娇嗲,清甜可人,接着呼吸就急促了起来,轻咬着自己的下唇,紧闭着双眼,那双葱嫩嫩的玉手搂着聂北的脖子,穿着小花鞋的双脚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似乎站都站不稳了。

    聂北见洁儿摇晃不稳的身子柔如水般,蹬着脚很是辛苦,便不再揉搓揩油了,而是环抱着她那柔软绵坚韧如柳的小蛮腰,隔着滑顺的丝绸衣服收紧双手,把她搂得紧紧的,附下头去找着她那红润润的小嘴儿吻了下去……

    黄洁儿嘤咛一声无力抵挡,芳心迷醉,娇媚媚的双眸水汪汪的,仿佛一汪清澈的春水,轻轻睁启间似乎就能滴漏而出,娇滴滴的支吾娇吟尽在喉咙处打转……

    聂北轻易的把舌头钻了进去,灵巧的舌头在玉人儿的小嘴里四处‘掠夺’,贪婪的吞食着甜美的津液,纠缠不清的追逐着黄洁儿那生涩闪躲的小柔舌,舔弄着她口腔内的嫩肉,黄洁儿这温润柔软的小嘴儿再一次被聂北放肆的品尝……

    聂北还待进一步的‘放肆’,却不想一个女人出现了,一身紫色的衣服,不高的身子凹凸玲珑,脸蛋虽然不算很美,但柔媚动人,细看起来亦有几分味道,聂北记得她是黄夫人的侍女,这一望去亦知这女人的年纪不小了,起码和黄夫人差不多了,不过黄夫人比她明艳得多了,气质是不可同日而语。

    黄洁儿一见这女人出现,顿时推开聂北,讷讷的道,“紫娘阿姨,我、我……”

    “我什么都没看到!”

    紫娘飞了一眼聂北,似笑非笑的道,“不过有些人倒是色胆大包天,不懂得照顾一下女子的风评,光天化日净乱来!”

    聂北没想到这个侍女和洁儿关系这么好,但还是厚颜无耻的嬉笑问道,“紫娘姐姐说的不会是小弟我吧?”

    紫娘妩媚的白了一眼聂北,似嗔若娇的道,“当然说的是你,大白天的,洁儿被你在这街上搂搂抱抱的,被人看到了多不好,你不为洁儿想想也得为自己想想,到时候我们老爷责怪下来,那时候你想娶洁儿的话就做梦去吧。”

    黄洁儿羞赧的低着头,讷讷的道,“紫娘阿姨,不关聂大哥的事的,你不要告诉我娘,洁儿也……也没失身子给聂大哥。”

    才说完,黄洁儿便腻上了紫娘,抱着她一只玉手一个劲的摇晃,甜甜的撒娇道,“紫娘阿姨最疼洁儿了不是?紫娘阿姨……”

    “好了好了,怕了你了!”

    紫娘妩媚一笑,“不过我是夫人叫出来找你回去的,可不能再呆在外面了哦!”

    黄洁儿娇媚的望了一眼聂北,有点不舍,可还是没出声,聂北却道,“紫娘姐姐果然厉害,这样也能找到我们!”

    紫娘媚眸睇了一眼聂北,嗔笑道,“还好你没把我们小姐拐到那些昏沉的地方胡作非为……要不然我还真找不到你!”

    “……”

    聂北气苦,这婆娘是笑我偷吃的时候没找个好地方呢还是讽刺我太哪个蠢……“不知道这胡作非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能否说得清楚些儿,我不太理解紫娘姐姐你的意思!”

    “你心里清楚就行了,我家夫人就是知道你这家伙太……太那个,所以才叫我出来寻找我们小姐的。”

    紫娘一双美目注视着聂北,芳心暗道:果然是个魅力十足的才俊,怪不得小姐会情根深种,就连我都有些心动了!

    聂北倒是想不到黄夫人竟然对自己如此了解,还担心自己把她女儿给‘吃’了,特地差遣侍女出来找人,果然坏了自己的事!

    黄洁儿走了,聂北又成了单身一人,还得继续想着自己的大业方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