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46章 黄夫人之母女春(6)

    一个女人撞了进去,一把撩开洁儿秀床的蚊帐帷幔,急急叫道,“小坏蛋你、你……你干什么……你快放了洁儿……”

    洁儿听声音知道是自己的娘亲,不由得一阵难为情,羞赧无限的柔柔呼喊一声,“娘……你怎么来了?”

    聂北没想到洁儿的娘亲黄夫人此时会撞进来,只见她此时那如玉一般的脸蛋阴晴不定,丰腴婀娜的成熟身子站在床边上楞住了。

    黄夫人在桌底下被聂北弄得羞愧不堪,急急离去换衣服,在房间了踌躇了好久才敢出来,回到餐厅时只见自己的丈夫黄尚可趴在那里睡觉,而聂北这个小坏蛋和女儿却不见了踪影,黄夫人自然猜到聂北带着自己的女儿要干什么去,顿时急急赶过来,却不想见到聂北压在自己的女儿身上,都不知道盖在被子中的两人到底是怎么一个状态,自己的女儿有没有被这小坏蛋要了。

    聂北先是愕然一会,接着便带着坏坏的微笑一把掀开盖住两人的被子,顿时把两人的胯下状况展露在高贵优雅的美艳岳母面前,只见一根庞然大物青筋满布,此时已经把一部分插到了洁儿的花田里去了,还剩下的那一大截在外面,那东西兀自脉动着,很是吓人。而两人相接处,洁儿的粉胯被撑得鼓涨欲裂,娇嫩的小花田周围被庞然大物‘挤逼’得隆了起来,潺潺的花蜜一丝丝的从两人的媾合处渗了出来,晶莹一片!

    黄夫人首先看到聂北那庞然大物,呼吸不由得一窒,芳心微颤,娇躯仿佛瞬间被庞然大物抽去了力气,酥软无力,就差点软瘫倒地,暗暗惊呼:这么大,自己也未必吃得消吧……呸呸呸……想什么呢……

    黄夫人那双明慧的眸子此时楞楞的望着聂北的庞然大物,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娇颜瞬间绯红一片,越发的艳丽了。

    洁儿经过先前的羞怩,现在好了很多,大胆的望着她母亲问道,“娘……你、你怎么来了!”

    聂北望着近在眼前又羞又气的岳母人妻,只见她换了一套衣服,叠缀的罗裙拖地盖脚,上身羽绒大袄紧囊,领襟毛绒绒的,最上一颗纽扣都扣上了,全身上下完全密封,除了那张高贵优雅的脸蛋之外,就剩下那双柔润的玉手暴露在空气中,似乎不这么的话聂北就会吃了她一般。

    聂北邪邪的笑了起来,暧昧的道,“美丽的岳母姐姐,你不是想来看小婿我怎么和洁儿欢好吧?不过没关系,小婿无限欢迎,洁儿你欢迎你娘亲在一边观摩吗?”

    洁儿神秘一笑,点了点头道,“洁儿欢迎!”

    黄夫人指着聂北恨恨道,“你、你……你还不快点退出那……那丑东西来,你、你都不顾洁儿受不受得了你这……这大得惊人的丑东西,你想插死洁儿啊……你个小混蛋,快给我退出来!”

    聂北淫淫的笑道,“给你退出来?是不是退出来给岳母姐姐你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

    黄夫人的脸蛋又是一红,又羞又气,却不敢靠近拉扯聂北,惟有冀望于聂北主动退出女儿的身体,她看得出来女儿最后那层膜还未被聂北这个小坏蛋捅破,不由得又急又羞又气道,“你个小坏蛋,洁儿还小,怎么消受得起你这身子,你这么急着要了洁儿,她得躺好几天都下不了床的,还不快点给我退出来!”

    聂北诡异一笑,挺动了一下身下的庞然大物,洁儿忍不住一声低腻的呻吟:“唔……”

    黄夫人看着心惊肉跳的,更是羞赧和难堪,看女儿和未来女婿的赤裸裸媾合,她又羞又慌,难为情得很,脸蛋火烧火燎的,滚烫一片,宛如一朵盛开的红牡丹。

    “娘……”

    洁儿艳红如血的脸蛋儿娇媚无限,那双水眸竟然有些妖艳,望着她的娘亲道,“娘,洁儿不怕的,洁儿会勇敢的承受聂哥哥的进入的!”

    黄夫人啐了一口道,“你说什么呢,一个姑娘家的,不知……不知羞!”

    黄夫人瞪了好几眼聂北,恨恨道,“小坏蛋,你还不快退出来!”

    聂北装模作样的退了退胯下,洁儿的粉胯似乎已经习惯了有庞然大物的塞填,竟然忍不住抬起来追逐着庞然大物不让聂北退出去,洁儿一双小手紧紧的箍着聂北的脖子不放,不舍难离的道,“聂、聂哥哥,不要离开洁儿!”

    聂北嘿嘿直笑,不再退出来,而是慢慢推进去,龟头又碰触到洁儿娇嫩花田里的那层薄膜了,洁儿轻蹙着柳眉娇滴滴的又是一吟:“喔……”

    洁儿的呻吟让黄夫人越发的难为情,脸蛋绯红一片,芳心忍不住羞怩起来,站在那里的娇躯忍不住轻轻颤抖,只觉自己的粉胯处慢慢的酥痒起来,羞人的淫液渗了出来,滑腻腻的,才换上的衣服又开始被弄湿了,好不难受,身体上的反应好羞人,不时的瞥一眼自己女婿的庞然大物,眼里慢慢多了些杂质,丝丝缠绕,挥之不去,越发的撩人。她羞愧不堪,却不能就此逃离,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色厉内荏的道,“聂北你个小混蛋,你、你到底想怎么样?洁儿迟早是你的人,她身子现在还未完全发育好,你怎能如此……如此急色!”

    “岳母姐姐都说了,洁儿迟早是小婿的女人,早点弄成既定事实也不错嘛,有了小婿的开发,洁儿的乳房不出一年就能长得像美丽岳母姐姐你的这么大,下面的小花田也能在慢慢中适应小婿的庞然大物嘛,小婿勤劳些的话或许还能让岳母姐姐你早点做外婆喔!”

    洁儿已经羞得闭上了那双倔强而温柔的眸子,而她母亲黄夫人却是被聂北赤裸裸的挑逗弄得无地自容,更是想起过去的种种,这小坏蛋色胆包天的对自己做的事,特别是刚才在桌子底下侵犯自己的圣地……想到这里黄夫人再也站不住了,忙扶着床架,气喘吁吁,羞赧中带着无限的幽怨,狠狠的瞪着聂北,啐道,“你、你胡说什么呢!”

    聂北见黄夫人这位高贵优雅的美艳岳母一副娇羞无力的样子,心里痒痒的,也越发的放肆,嘴角挂着邪魅的弧度,温柔的道,“刚才岳母姐姐的茶让小婿欲火高烧,而现在洁儿又和小婿到了这种地步,小婿退出去的话准是憋死,所以岳母姐姐想洁儿第一次破身子少些痛楚的话,就用自己的经验在旁边教导一些洁儿该怎么做吧,或许指点一下小婿也行的!”

    “不行!”

    黄夫人红着脸想都不想就哼了一声。

    聂北反而不管站在床沿上的黄夫人,任这位贵妇人妻人母站在一边上羞愧难当,而是对羞怩闭眼的洁儿道,“那洁儿你忍着点,你娘她不肯指导,那聂哥哥我自己来了哦!”

    洁儿睁开双眸,怯生生的望了一眼聂北,又羞怩的瞥了一眼她母亲,才轻不可闻的从瑶鼻里腻出一声来,“唔……”

    聂北撑着双手在洁儿那白皙的脖子两边,挺着庞然大物就要作最后的冲刺。

    “你……等等!”

    黄夫人恨恨的剜了一眼聂北,咬着自己那红润的下唇,迟疑在那里好一会儿,神色变幻莫名。

    聂北不耐烦的道,“岳母姐姐既然不愿意帮洁儿和小婿,那小婿只好自己瞎捅乱插了!”

    “我、我愿意!”

    黄夫人说这话的时候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量。

    聂北脸色平静,内心却狂喜,洁儿可就羞得不行了,但她有自己的打算,虽然羞于在娘亲的面前被聂哥哥‘欺负’,可还是没出声。

    黄夫人果然说做就做,深吸几口长气起平缓一下自己那躁热不安的芳心,脱了鞋子上了床,跪坐在两人的身侧,从洁儿的床头底下翻出一张洁白的方巾,羞赧的望了一眼聂北和洁儿的结合处,如此距离更能看清楚聂北庞然大物的巨大和粗长,还有那布满在上面的条条青筋,黄夫人羞愧的双眼慢慢的浮现出丝丝的灼热的渴望,妩媚中带着剧烈的挣扎,黄夫人强压着臊意,努力的平息一下埋藏在心底里的滔滔欲焰,颤抖着声线道,“你、你托起洁儿的小屁股!”

    聂北本着先小后大的坏心思暂时先不去骚扰黄夫人,依言托起洁儿的小屁股。黄夫人伸出一只葱嫩玉滑的手抚平床上的毯子,然后把那块洁白的方巾垫在洁儿那洁白肉嫩的小屁股下面,聂北望着美艳的岳母姐姐认真专著的侧脸,嫣红如霞的粉腮,侧看弯弯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很是诱惑。他一双赤红的瞳眸此时犹如饥饿的野兽在看待自己的猎物一般。

    黄夫人自然能感受到聂北望着她时眼神中那种赤裸裸的欲望,那目光火热霸道,却又温柔多情,她芳心得意的同时羞、愧、惊、慌、急、臊、怨等等情绪瞬间泛起来,百味陈泛。

    聂北把洁儿的小屁股放下,压在那洁白的方巾上,洁儿嘤咛一声,疑惑的问道,“娘,这是干什么用的?”

    聂北知道,却不想回答,黄夫人红着脸道,嗫嚅道,“这……这是给你落个纪念的!”

    “那……”

    “你别问那么多!”

    黄夫人臊得慌,打断了女儿好奇的询问,接着关切劝导道,“洁儿,等一下可能会痛,但不会很久的,不用怕的,娘在你身边,你放松些身子就好了!”

    “唔,洁儿不怕!”

    洁儿红扑扑的脸蛋儿现出坚毅的神色,显得有些任性,但这是少女的爱的转化,她可以为聂哥哥承受任何的痛楚。

    黄夫人告戒劝慰了女儿之后神色尴尬的望了一眼聂北,接着瞥了一下聂北的庞然大物,还有自己女儿那娇嫩的小花田,言语复杂的道,“你个小混蛋,待会温柔点,别弄痛了洁儿!”

    聂北淫淫的笑道,“有岳母姐姐这么一个‘高手’在这里,洁儿当然没事!”

    洁儿就在她母亲的指导下蠕动着粉胯,迎接着聂北慢慢的挺入……

    “啊……”

    那层膜被聂北突破的时候洁儿还是忍不住一声尖叫,虽然有她母亲在一旁指导,可少女的花田蜜道还是窄小了些儿,被聂北这么一根庞然大物插进去,痛得她整个人都向上弓了起来,娇嫩粉润的秀腿蹬得直直的,脚丫子全部绷起来,冰肌玉肤轻微颤抖,那粉嫩潮红的脸蛋儿此时有些发白,长长弯弯的睫毛儿挂着痛溢出来的泪珠,梨花带雨,可怜楚楚,一手抓住聂北的手臂,另一只手紧紧的和娘亲的手握在一起,好一会儿才痛呻出来,“娘……好痛……聂哥哥……洁儿现在是你真正的妻子了吗?”

    聂北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酸意,万般柔情顿起,重重的点了点头,丝丝沙哑的声线带着无限的爱意和温柔轻声道,“洁儿永远是聂哥哥的小妻子,永远是!”

    洁儿甜蜜的笑容泛了上了脸蛋儿,痛楚无法遮掩这份甜蜜,煞白的脸蛋儿飞上了两片红晕,羞涩中带着少女的爱意,她望了一眼在一边目光灼灼却又羞红了脸的娘亲,最后那目光定在聂北的脸上,温柔的对聂北甜甜而笑,“聂哥哥,洁儿没事了!”

    黄夫人坐在边上,尴尬又羞赧,想说点什么最后什么都说不出来,为了减少女儿的痛楚,她温柔而慈祥的抚摩着女儿的脸蛋儿,一只手紧紧的抓着女儿的小手,给以她‘坚强’的支持,然后引导着聂北的巨物继续深插进去……

    少女十四年的身子彻底被聂北突破,在岳母姐姐的指导下坚定不移的往少女的花田的幽深处深插进去……

    “唔……娘……唔……咝……”

    洁儿娇嫩的花田被聂北一截一截的‘犁’了进去,她的眼泪无声的滑了下来,小嘴儿哼哼唧唧的,粉嫩嫩的娇躯娇柔无力的蠕动扭转,粉胯微微退缩,看出聂北的深入还是让让她十分不适应。好在有她母亲黄夫人在一边‘指导’着,她才不至于痛得无法忍受。

    “小坏蛋,你慢点啊……慢点……”

    黄夫人比洁儿还要紧张,已经忘记了羞赧,瞪直了眼紧紧的注视着两人媾合的位置,望着那让她心惊动魄的庞然大物坚定不移的插进自己女儿的身体里,似乎都到了头竟然还存留一小截在外面无法插进去,女儿的落红此时渗了出来,她的心揪得紧紧的,同时身体内被压制的欲焰再也无法抵挡,犹如缺堤的洪水一般涌上心头,芳心欲动,花田蜜道瘙痒难耐,潺潺的淫液羞耻的流了出来,比自己女儿流得还多,黄夫人狠狠的在自己的下唇上咬了一口,迷离的双眸被痛楚刺激清醒了不少,继续引导着聂北的深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