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67章 王家母女

    聂北遁声望去,只见一个熟透了的妇人带着一个少妇款款而来,初初望到这熟妇人聂北就凭那颗‘热切’的心感受到她那股子的朴素,这不因衣着又或许神态表现出来的,而是一种感觉,聂北内心的一种感觉,很微妙的感觉。

    这熟妇人猛一看去和干娘的年纪差不多,四十上下,但她没有干娘高,以二十一世纪的标准计算,她也就一米五五左右而已,肯定算不上‘高’女人,但也不算矮,小鸟依人形,特别是她那身段儿,匀称得来婀娜娇俏,婉约窈窕却又让人觉得她肉~感十足,这种女人配对男人的时候绝对不会让你有‘身高’方面的压力,但她的容颜又美得如此动人,是男人娶了这种女人做老婆都很幸福,只见这女人如云秀发往后盘起,交错成结,秀发缀后成结之后用那碧色绸布包缠束住,两支木质、古色、古雕的发簪交插在其上,影着熙熙的懒暖薄阳的光线素韵温婉、淡雅从容,前面垂发便挽回到耳后,露出那如玉似脂的粉腮,毫无瑕疵的脸蛋儿妩媚带俏,如玉一般圆润柔和,给人一种未语先笑的感觉,滴溜溜的眼睛水汪汪的泛着媚人的光彩,注视你的时候仿若两潭春天的幽深碧潭在映着你,飞射出那春天的气息让人如沐春风一般轻荡爽快。

    大袖罗衫似乎是时下流行的妇人装束,但感觉她穿的这件质地不算特好,但还是够柔软,天蓝色、锈花、镂素色祥云纹的大袖罗衫袖长宽松,袖子能遮掩着柔软的玉手,只见其中右手握了一个锦盒,和聂北现在挽着琴儿的这个差不多,想来也是来拜这送子观音的。

    聂北能透过宽松的袖子看到其内的米白色的中衣袖子,里面米白色的袖子是紧窄的,那纤纤柔臂都能大概猜出个码寸来。

    这女人腰下一着湖水蓝的碎花罗裙直扫到地,走动起来那款款交错的柔软感让聂北下面立时有挺~起来的趋势,聂北暗道:女人,非得一定要美得不像样才能让男人疯狂,就这熟妇人这种女人味十足的女人也足以让男人YU火高烧。

    不过,这女人怎么有些眼熟???似乎在那里见过!

    聂北想极都想不出到底在哪见过这女人,惟有甩开这些思绪,只见熟妇人身边还跟随着一个亦步亦趋的少妇,这少妇也就二十三四左右,长得清秀婉约,秀气得来仿佛一个邻家的嫂子一般,但她比熟妇人高出一些。

    但少妇少妇,少也是妇,妇人出门盘发是必然的,只见她将头发梳成两扇羽翼形,似鹄鸟受惊、展翅欲飞状盘于后脑两侧,秀发‘翅膀’底部白布缠绕轻束,就仿佛那鸟的两只翅膀本布给束缚在头上一般,清秀娇俏中带着说不出的柔媚来,和熟妇人个有千秋、平分秋色!

    不过,任谁第一样看到这两个妇人的时候都能清楚的看出熟夫人是哪个少妇是哪个,因为这少妇显得有些局促和羞怯,亦步亦趋的跟着这熟妇人,透露着一股子的恭谨,整个人看起来羞答答的,似乎大门不出小门不入的深闺少妇第一次出门一样,眼睛清灵好奇神态却羞怯柔弱。

    少妇穿着和熟妇人有些区别,这少妇是绣花镂纹布质的碎花中衣外夹一件粉红色小褥子,那对圆美的RU房没有熟妇人的那么鼓隆高圆,但那弧度却依然够‘弧’,优美迷人的紧,亭亭玉立的她给人窈窕高挑的感觉,但实际上她也不是很高,也就一米六左右,但和熟夫人站到一块,她的‘高’也就显了出来。一着碎花长群给人轻飘飘的感觉很美,不过这大冷天的,聂北有点担心她能不能受得了。其实聂北的担心是多余的,古代女人那亵裤分春夏秋冬四季‘质地’和‘厚度’的,冬天了那亵裤自然就厚而暖了,就是不穿裙子也不见得会冻到,当然,有些质地好的亵裤就是薄也很暖。

    两个女人,一个是熟透了的水蜜桃,另一个是才成熟不久的葡萄,聂北暗地里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

    聂北听得出来是熟妇人对自己和小菊儿说话,听声辩位的能力谁都有的,远近距离问题而已,这么近的距离,小菊儿自然也能听得出来是这熟妇人人打趣她和聂哥哥,当下闹了个大红脸,同时芳心甜蜜欲醉,本能的想申诉说明一下,“我、我、、、、、、”

    小菊儿‘我’了几下,最后红着脸沉默下来,芳心一千一万个首肯,又如何说得出反话来呢?当下只是羞怩的低着头,一双羞怯却迟疑的小手最终还是轻轻挽着聂北的手臂,甜蜜又不安的睨一下聂北,见聂北似乎也和自己一样的默认是夫妻、对自己的亲密动作不反对,她顿时醉了,闻着聂哥哥身上散发出来的刚阳气息,小菊儿晕陀陀的,双脚都有些发软。

    熟美妇人此时带着一个羞怯涩涩妙龄少妇来到两人跟前,也就是阶梯底处,对小菊儿的羞怯怯的亲昵动作莞尔一笑,顿时如百花齐放、明艳动人,只见她若有所思的望了好一会小菊儿又往往聂北,长长的睫毛弯弯如两把细扇,‘扇’动波澜起,迷人的很,她好一会儿着才开始笑语打趣道,“我看你们这对小夫妻俩还真是般配,亲亲我我的,倒也甜蜜!”

    被长辈的善意打趣小菊儿那粉嘟嘟的脸蛋儿越发红润,羞不可耐的嘤咛一声就要送开手来,聂北用一只手一把搂住小菊儿的小蛮腰,对小菊儿柔声道,“菊儿,别怕,你可是聂哥哥的小娘子哦!”

    “唔!”小菊儿心醉了身子软了,单纯靠聂北那强有力的手臂搂住才不软瘫在地。

    熟妇人飞了一眼聂北,轻微带笑道,“其实也不用害羞难为情的,大家都是到拜观音菩萨的,不求子就是拜拜菩萨也会得个保佑的。”

    这里是灵河边上的街道,上了台阶就是大大小小的庙宇,但也就是送子观音庙和那万佛寺两间庙宇最大,香火也最旺盛,女人进进出出多的那个自然就是送子观音庙,还未上阶梯进庙宇聂北就敢给出结论了。

    聂北听熟妇人所言,本能的问道,“难道大姐姐和年轻姐姐都是想来这里让观音送子给你们?”

    少妇羞赧的低着头,那白白秀秀的脸蛋儿瞬间如熟透的西红柿,而那熟美妇人也好不到哪去,因为她只是带大女儿来而已,而不是自己要观音送子,被聂北‘一概而论’的话弄得有些难为情,不由得臊红了脸,娇声嗔道,“你看阿姨都和一样的年纪了,要是要想着生个儿子还不给人笑话,是我这女儿害羞不敢来才叫我带她来好了了她这个心愿!”

    “娘,你、你都说些什么呢!”羞怯少妇害羞的扯了一下熟妇人的手袖,却羞赧怯怯的飞了一眼聂北,见聂北丰神俊朗、气质不凡,比见过的男子更有一番魅力,心不由得跳得快了些,见聂北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顿时心如鹿撞,仿佛一个小偷怕被人发现一样急急慌慌的偏了偏头。

    聂北却从这熟妇人的话里听到了些味道来,忙接过她女儿的话问道,“你认识我娘?”

    “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就是聂北吧,而就是方秀宁了!”熟夫人挽着锦盒优雅的往阶梯上走,边走边说道,“我和方秀宁当然认识!”

    “我的脸上没刻有‘聂北’这两个字吧?”聂北愕然道。

    少妇人想不到这就是聂北,上官县内风头正劲的人物,似乎还懂医术,连那些王府里那些老太医都不得不服,也难怪行医多年的娘亲会见到他就来了兴趣,但看样子娘亲也是第一次这聂北的啊,怎么认出他就是聂北呢?

    少妇甩开疑问又在想:对于这奇特男子的传言多了,而自己却是今天才见其人,传言或许有真有假让人分辨不出真假,反正现在就是眼见为实耳听而虚,这传言里对于他样貌的评价倒没假,反而有些不足,因为传言里根本无法表达他真人站在面前时给人的那份气质,太独特了,说他潇洒却又夹带着落寞的气息,说他放荡不羁他却柔情似水,起码现在第一次见面他就放荡的当着娘亲和自己的面搂着他身边的娇小女子,温情款款不是转作的,但,这被他叫作菊儿的女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妻子,传言里他不是在楼船上和温家的三小姐似定终生了么?而且娘亲也说他干娘也为他物色了河下村的出名的村姑何花了,连婚事都替他定了下来了,他刚才搂着的菊儿又如何个说法?

    聂北自然不知道自己被这白白净净、清清秀秀的少妇给腹诽了,他还在等着熟妇人给自己一个说法,此时只见熟妇人站住脚扭头往下望来,神色平静、面带善意的微笑回答道,“你这短短无束的头发估计在上官县内找不出第二个来了!”

    “、、、、、、”聂北没想到这头发也可以把自己给卖了,也可见出,心细的人是可以知道很多事情的,比如第一次见面这熟妇人就知道认识自己了。

    “那不知道大姐姐和小姐姐没称呼?”聂北还是很本能很自然的问道。

    本来熟妇人和少妇还觉得聂北问得有些突兀有些孟浪,但见聂北当街问自己这母女俩个妇人的名讳时神色自然毫无尴尬,亦觉得是自己过于着了痕迹,就当是小辈问长辈的称呼好了,熟妇人和少妇这对母女俩先后回答道:

    “我姓单名丽娟,我和是同辈,你叫我单阿姨就好了!”

    “我姓王,名萍萍,聂公子叫我萍萍姐得了!”

    单丽娟?王萍萍?单阿姨、萍萍姐?这萍萍姐就第一次听,可这单阿姨却不少听了,干娘和巧巧经常提起的大恩人单大夫单?聂北失声道,“大姐姐你就是单大夫?”

    单丽娟、、、、、、单丽娟、、、、、、聂北心思牵动,似乎有些什么从脑海中一闪而过,最后却什么都想不到,怪怪的,聂北惟有摇摇头甩开。

    熟妇人巧笑嫣然嗔道:“早就听你~娘说你口甜舌滑的了,现在看来你~娘说得一点都不错,人小鬼大又口甜舌滑,以后都不知道惹多少风流债!”

    “哪有啊,你别听我娘她乱说,大姐姐看上去就像我姐姐嘛!”

    少妇人美目偷偷的打量着聂北,却是忍不住露出一丝丝的微笑,心道:我娘看上去自然是美艳秀丽风采不减,还用得着你说。

    熟妇人却乐了,笑靥如花一般绽放,被聂北赞到心坎上了,或许觉得聂北的奉承赞美有些着痕迹了,但依然很愉悦,娇笑的嗔道,“咯咯、、、、、、你啊,叫我姐姐的话,那你称呼你~娘叫什么呢?”

    “、、、、、、”聂北被噎住了,心里却一百个声音在喊:以后叫她~娘子或许孩子他~妈!

    熟妇人见聂北被问住了,顿时露出长辈那慈祥的笑容来,脆声道:“你和巧巧一样叫我单阿姨就好了,别学你~娘她那样见面时总是叫我单大夫,怎么说她都那样!”

    “好的单阿姨!”聂北回答得无比虔诚。

    “听说你把黄家的独苗给救活了,令那些高傲的老太医也佩服,你单阿姨我也是行医人,难免会好奇,你有空的话不妨带巧巧到我们家去做做客,我有些医术的问题想请教一下你!”熟妇人无比认真的望着,似乎这是她一生的兴趣一般。

    聂北却很无语,也很无奈,巧巧被被自己折腾得下不了床了,哪敢轻易带她出门,被那些经验丰富的大妈一看,发现巧巧未婚已破身的话、、、、、、那自己偷偷‘吃’了巧巧的事不就穿帮?好歹也等巧巧的行动恢复自然嘛!再说了,这医术、、、、、、不说也罢!

    聂北有些讪讪,熟妇人却以为聂北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许苦衷,又或许是那些‘高’门规矩不得外传之类的,顿时有些黯然,但还是笑着说道,“要是师门有规矩不准外传的话那是单阿姨我唐突了,你当我只是随意说说的好了。”

    “啊、、、、、、”聂北实在想不到自己胸无墨水不敢作文却被熟妇人以为自己藏拙,忙解说道,“其实是我怕打扰单阿姨你而已!”

    熟妇人心喜,少妇人却壮着胆子道,“我娘不是在医馆里替病人看病就是在家里,而且我们和我妹妹不回娘家的话我娘就和我爹两个人而已,你要是能和巧巧到我娘家做客的话我娘只会更高兴的,娘你说对不对?”

    聂北当下笑道,“那敢情没问题,有空一定会去单阿姨家蹭饭吃!”

    “瞧你说的!”熟妇人欢欢微笑,“萍萍说的对,你和巧巧那妮子能来我不知道多喜欢!”

    聂北小声问小菊儿能不能站稳,小菊儿红透了脸嘤嘤咛咛的回了一句,最后还点了点头聂北才松开她,两个人跟了上去,少妇见势亦走上台阶!闻着少妇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聂北‘心神不宁’,好在这台阶不算很高,要不然聂北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受得住内心狂野的YU火焚烧。

    上到台阶上面,聂北才发现这是‘庙宇一条街’,比那十六晚见到的‘神棍’还要‘神棍’,这是正规的‘神棍’场所,十六晚那晚见到的是‘无牌营业’的‘野鸡大排挡’!

    不过,这正规得来似乎也太过于‘正规’了些,竟然不表演‘魔术’,实在‘正规’,就好比酒店按政府法律法规 不从事卖YIN经营一样的‘正规’!

    不过,不管怎么说都好,正规有正规的好处,因为正规意味着权威,信奉的人自然也虔诚了些,各种各样的庙宇门前都是人来人往,不因春节过去而‘凋淡’多少,看来‘神’在这时代真***‘神’了!

    聂北和菊儿需要入这万佛寺去找琴儿和小惠姐姐,而熟妇人和少妇人这对母女俩不是拜佛而是求子,自然朝送子观音庙里赶。

    望着单大夫单阿姨那纤小婀娜的娇躯玲珑凹凸,仿佛一个精灵女人一般匀称窈窕,聂北的心没来由的幻想着她不穿衣服承欢在自己身下时的情景,一定很粘人很消魂吧?还有她女儿萍萍姐,简直就是林黛玉的‘健康版’,柔柔弱弱、娟娟秀秀的,说不出的婉娈可人,一个邻家嫂子的模样儿怎么看就怎么上‘火’,聂北隐藏在无比正经外表下的心恨不得把这单阿姨和这萍萍姐变成单娘子和萍萍娘子,无耻的聂北J虫又上脑了,思想自然也跟着龌龊起来,当然,最明显的把他内心反映出来的就是胯下的庞然大物挺直了‘腰’!</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