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是小菊儿!”

    这是琴儿的声音,聂北能听得出来,而且知道那三声故意的咳嗽就是她弄出来的,现在多半是为小菊儿开脱,毕竟她和小菊儿在自己胯下承欢过了,对小菊儿那妩媚荡魂的呻吟闷哼声最清楚不过了,所以别人或许不知道聂北在里面,但她一定知道。只听温文琴接着对单间故意问道,“小菊儿,是不是摔倒了!”

    此时的温文琴玉面微微绯红,幽幽怨怨、羞窘不已,芳心里吃酸捻醋、幽怨带啐:死坏蛋,我还说他和小菊儿哪里去了呢,原来是拐着小菊儿到这里面放纵胡为,大坏蛋大色狼……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小丫头扯了扯站在温文琴身边的那个妇人的衣袖娇憨的问道,“娘,是不是小菊姐姐在里面啊?”

    “应该是的,只是不知道她在里面干什么,想来真的和你文琴姨说的一样,摔倒了!”

    这位就是聂北在万佛寺大堂前看到的那个虔诚跪拜的妇人,只见她热心的道,“是小菊儿吗?我是婷婷的娘亲文娴,你是不是摔倒了?需要我们进去扶你吗?”

    “我、我看不需要!”

    温文琴急急对她姐姐温文娴道,“小菊儿她应该很快就会出来了!”

    温文娴疑惑的望着温文琴,不解的道,“文琴,你怎么知道?要是……咦……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呀?是不是最近感染了风寒发烧了?”

    温文娴说着便撩着那长长宽宽的衣袖然后伸出那纤柔葱白的玉手温柔的轻贴在她妹妹的头上,见妹妹只是脸红却不见有发烧的迹象才微微放下心来,微笑道,“你最近心火太盛了,所以血气外涌,所以饮食方面得多注意一下,不宜再吃那些油腻的东西了!”

    “知道啦,做了娘亲的人就是罗嗦,和娘亲她一样的罗嗦了!”

    温文琴表面笑着嗔闹,芳心却是大羞,什么心火啊,全是那色色的大坏蛋在害人,害得人家的心这些天都在惦记着他,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里都是他在使坏,早上醒来的时候湿淋淋的,单是羞都把脸给羞红了!

    温文娴欲语还休,最后什么都没说,心里却在微微轻叹,自己这个妹妹也算是凄苦,虽然嫁入刘家看似无忧无虑,但作为一个女人,她了解妹妹的心,那是一种盼子热切的妇人之心。她看似懒雅的外表下是一种苦闷的压抑:金钱权势她无求、荣华富贵她无意、名声身份她看淡,但惟独那想做母亲的心从来没淡弱过,反而随着年龄的增加而越发的强烈,以至于看到自己带着婷婷的时候都会流露出一种羡慕和渴求,最后转化成一种慢性的失落和默然。或许只有小菊儿在的时候她才会开心一些,多半在她的心里小菊儿又是她妹妹又是她女儿了吧?自己换作是她或许亦会如此吧?

    温文娴心里更清楚,刘家的人虽然明地里对妹妹依然相敬如宾、不敢亏待,可妹妹在刘家守着空房幽闺是必然的了,要不是有温家的背景在支撑,或许妹妹在刘家已经过着非人的日子了。想到此处,温文娴潸然欲泪,恬然精致的脸蛋悲戚哀怜,不由得轻轻的握住了温文琴的手,那淡淡温馨的亲情在是瞬时间传递着它的温度!

    温文娴的心温文琴亦懂,她也不是一两次对自己流露出这种关切关怀的神情了,当下对温文娴淡淡一笑,微笑中带着她特有的懒雅和平淡,但她这次的笑容里不再是一种应付式,而是真真切切的微笑。因为她有了聂北这个大坏蛋,她就仿佛一个初恋的小女生一样,甜蜜而带着无限美好的憧憬,或许她觉得自己是可以放下那个心愿了,没有自己的孩子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能有聂北这个大坏蛋常在身边就比什么都好!

    突然间外面传来一阵轻灵的银饰碰撞声,叮叮当当的十分清脆悦耳,只见一个女子已经出现在茅房里,这女子一副武人装束,或许说是江湖人士的装束更适合一些,只见一件远未及膝的布衣大挂包裹大腿以上的身段儿,一条灰色腰带横腰紧束,把她那玲珑姣好的上身勒得英姿飒爽、苗条爽丽。下身穿着一件墨绿色的裹小腿的‘劲裤’,脚踏一双小皮靴显得野蛮而灵动、爽朗而另类。头上的银饰走动起来轻摇慢摆叮叮当当的,却没让人觉得烦躁,反而是清灵悦耳让人顿觉舒心爽意之感,头上、手腕、脖子都戴有银环,而且有戴好几只,或许聂北戴起这些银环来别人会觉得像‘圈狗’一般,可戴这女子身上却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灵气,是轻灵、带着爽朗、有野性又古怪的感觉集中在一身,给人捉摸不透的诡谲神秘之感!

    她走过来后温文娴和温文琴、宋小惠都清楚的看到她的脸,不由得都是心下一动:好美的女子啊!

    只见这女子精致的五官宛如精雕细琢的美玉一般,梨窝浅笑、杏眼顾盼生妍,秀气翘挺的瑶鼻下是光泽柔美的樱桃小嘴,小嘴微微上翘给人一种对着你笑的感觉,又有些向你撒娇的错觉,更有一种野性的味道!

    她走进来后也是微微错愕,她想不到这里面会有这么多美女,四个女人三大一小,最大的那个素衣洁净、气质恬静娴熟、体态丰满优柔,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说不出的温婉慈惠,而且似乎是个大肚子:丰满女人旁边那个也就是四女中最高的一个,只见她明艳懒雅、丰腴婀娜,那份淡淡的书香气息和明慧的知性美让人觉得她是如此的高雅娇丽:另一边上一个大红袄、棕花裙的女子身子就显得柔弱窈窕,那清丽脱绝的气质显得清爽直率,让人无法忽视她的存在,她那双灵转的媚眼带着精明的光芒,闪烁间似乎能看透一个人似的,当是不好忽悠:另一个小美女嘛……小了些,柔顺的丝绸锦衣包裹着她那娇小的身子,还在发育中的身子站在三个大美女身边就显得青涩得多了,但她那副娇嫩天真的脸蛋儿却是最吸引人,再过个三四年的话这十二岁左右的小美女准出落得‘祸国殃民’,她和那个丰满娴静的女人的面目有些相似,应该是她的女儿吧!

    这银饰女子见此,心下有些打击、有些相形见绌之感,却被一声赞美迅速提升自信心,只听那四女中的小美女用那略带些雅稚的声音赞道,“娘、琴姨、小惠舅妈,这位姐姐好美喔!”

    但婷婷接下来一句却让银饰女子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只听她接着说道,“姐姐身上的铃铛很奇怪哦!”

    “漂亮姐姐戴这么多铃铛和环子,可以给一个给婷婷吗?”

    婷婷一双清澈灵动的眸子带着讨巧、乖顺的光芒‘可怜兮兮’的望着银饰女子。

    “婷婷不得无礼!”

    温文娴当下温声喝斥她女儿无礼的请求,转而对银饰女子谦谦而笑,红唇轻张皓齿微分如幽兰吐纳般道,“我家婷婷尚且不分是非,让姑娘见笑了!”

    银饰女子飒爽一笑,反而是轻轻的从手腕上解下一只银环来,清脆悦耳的道,“这种银环我戴多一个是戴,戴少一个也是戴,无妨的!”

    “……”

    她转而对婷婷展颜娇笑,露出两个明显的小酒窝,如同春风瞬间吹拂着每一个人的心扉,让人瞬间打开心扉接纳这个陌生的女子!对这怪异女子有些须保留的三大美女顿时露出善意的微笑,对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只见银环女子缓缓走倒小婷婷的跟前伸出她那只葱白芊芊的柔荑轻轻握着小婷婷的小手然后把那精致的银环递到小婷婷的玉掌上。

    小婷婷把弄着手中那个银环,仿佛刚刚从大人手中得到了玩具的小孩子一般,却不忘对银环女子甜甜的道,“谢谢漂亮姐姐!”

    银环女子被小婷婷这小妖精的‘甜言蜜语’赞得笑靥如花,对这个才认识的小美人儿有着说不出的喜欢,情不自禁的俯下身去在小婷婷那精致细腻的小脸蛋儿上啵了一口,吃吃的笑道,“小妹妹真可爱!”

    小婷婷鬼灵精怪的吐了吐小舌头,然后发出一阵阵银铃般的欢笑,“咯咯……”

    银饰女子自然能看透小婷婷这小滑头那粉嘟嘟的小嘴儿抹了蜜讨乖弄巧的小把戏,但这么精灵可爱的小妹妹任谁都不会轻易的拒绝她的小小要求。银饰女子捏了捏小婷婷的粉脸儿,然后对一脸不好意思的温文娴等人微微一笑,却不再多言,向前走进了聂北刚才和小菊儿翻起云雨的旁边一间单间,然后轻轻的把门给掩上方便去……小惠姐姐十分溺爱的牵着小婷婷的小手赞道,甜笑带嗔道,“小婷婷真是讨舅妈喜欢,咯咯……可是以后别用这抹了蜜的小嘴儿哄舅妈哦,舅妈可没多少这种银环给你,咯咯……”

    小婷婷清音爽脆的道,“娘亲以前说婷婷是贴心小棉袄,现在有个小肚肚都不肯说婷婷是小棉袄了,那婷婷就做舅妈的贴心小棉袄好不好?”

    温文琴笑道,“你这小滑头……”

    “人家也是姨姨的小棉袄!”

    “咯咯……”

    三大美女都忍不住笑了出来。温文娴却是溺爱的抚摸了一下那微微隆起来的肚子,那圆润柔和的脸蛋上焕发出母性的光芒……而这时候发出‘奇怪声响’的单间的木门吱呀的一声被打开了,小菊儿那花颜上的红潮未退,迈着酥软的双腿摇摇欲坠、羞怯怯的走了出来,然后顺手的把单间的木门给关上去。

    婷婷见小菊儿出来顿时迎了上去,牵着小菊儿的手依赖的望着小菊儿,天真的道,“小菊姐姐,你怎么呆在里面这么久才出来啊?”

    “是不是摔倒了小菊儿?有没有受伤?”

    温文娴关切的打量着小菊儿,只见小菊儿娇嫩的小脸此时绯红欲滴,仿若抹了一层胭脂一般,身上的衣服倒是整整齐齐的,可那乌黑的秀发却是散杂靡乱,而靠近她时那怪异的气味淡淡幽幽,有些‘似曾相识’。温文娴不由得有些疑惑,虽然有疑惑,但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小菊儿这般年龄会和男人合体交欢,更想不到有男人会色胆包天的把小菊儿拐到这女性茅房里‘行凶’!

    小菊儿红着脸轻轻的摇了摇头,低着头心虚的瞄了一眼眼前这三大美女,目光最后落在她夫人温文琴的脸上,禁不住面红耳赤起来,那高潮后的绯红越发的艳丽,在她看来聂哥哥是夫人的,自己却不经夫人同意就和聂哥哥欢愉起来,现在有种被抓当场的感觉,芳心羞愧不已。

    温文琴现在见到小菊儿如此,她用脚也能想到那大坏蛋一定就在里面,并且已经把小菊给要了,也不知道要了多少次,要不然小菊儿的身子也不会软绵绵,脸蛋儿那更是别说了,一眼就能看出是极度欢愉后的潮红,但愿大姐和小惠姐姐不要看出些什么端倪来才好,要不然小菊儿如何是好!

    温文琴的芳心娇羞不堪,细心的她还看到小菊儿粉胯处有一块小小的濡湿,也不知道是小菊儿自己分泌出来的花露玉液淋湿的还是那坏蛋射的东西射进小菊儿的身子里到现在流出来把衣物渗湿的,但不管怎么说,那大坏蛋也太放肆了,竟然荒淫到如此地步,居然到了女性茅房里和小菊儿行起那云雨之事来,要不是刚才自己和大姐还有小惠姐在一起的话小菊儿的‘下场’或许就是自己的‘下场’,想到此她更是羞赧,心里大嗔:大色狼!

    牵着小菊儿的玉手的婷婷却没那么多心思,只见她摇了摇小菊儿那柔软的玉臂不解的问道,“小菊姐姐你的脸好红喔,里面很热吗?”

    “……”

    小菊儿娇羞窘迫的哑然无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