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温文娴说完后便打开了木门走了出去,外面的宋小惠顿时走了进来,随手把门给关上了,不多时聂北便敏锐听到隔壁的嘘嘘声。聂北知道是小惠姐姐在隔壁敞开门户‘放水’,想到此处心里那邪恶的欲火一时间越烧越旺,忍不住抽出抠挖琴儿肉壑深谷的大手,飞快的把自己的袍子撩开,然后把那件三角底叉给脱下到膝盖处,那粗壮如婴儿手臂一般的肉枪狰狞的暴露在空气中,发紫的枪头宛如鸡蛋那么粗圆,那枪嘴一线鲜红,仿佛在散发着灼热的气息。

    温文琴再一次见到这根捅得自己死去活来的肉枪,依然被它的粗壮直长所震撼。特别是那粗圆的枪头,那里曾经插入到她的子宫里,是如此的酸痛麻醉、如此的让人消魂快美。但她此时有些无法相信自己下面那小小的花田竟然经得起小坏蛋这根如此粗壮‘肉犁’的耕耘,目光羞涩却充满了悸动。

    温文琴一只玉手缓缓滑下,情不自禁的伸过去,微微颤抖的握住那根吓人的物件,无师自通的撸了几下,见聂北爽的连连吸气,温文琴娇嗔道,“我才来一会这里就翘成这样子了,还说你没偷看我姐姐尿尿?”

    “唔……都怪琴儿太美了,相公我一看到你就忍不住想干你,能不翘成这样子么?”

    温文琴小声啐道:“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干干,干你的头呀,说话粗俗难听,信不信我把你这干坏事的东西掐断呢!”

    温文琴葱指用力的捏一下聂北的蛋蛋,妩媚狡黠的望着聂北。

    聂北答非所问得道,“琴儿,刚才小菊儿的小嘴含住它的时候说是甜的,我不信,你帮我舔吸一下,然后说说味道,我不太信得过小菊儿,就想听听第二个人的说法!”

    温文琴脸色一羞,娇嗔道,“要不要叫我姐姐帮你吸一下然后叫她给你说说个味道啊?”

    “最好不过……呃、不是,有琴儿就够了!”

    聂北恶寒,想不到放开心扉后的好琴儿竟然如此爱作弄人。

    “我姐姐有个爱她的丈夫,也有个可爱的女儿了,家庭温馨和睦,你这小坏蛋要是欺负我姐姐,破坏她家庭幸福的话我一定死给你看!”

    温文琴恶狠狠的道。

    而这时候单间的木门又一次被敲响了,聂北和温文琴都是一愣,温文琴便要挣开身子来,却听到门外传来小菊儿的声音,“夫人,菊儿可以进去吗?”

    小菊儿只是听说夫人在中间单间里,所以就找来了,而她又以为她的聂哥哥是在隔壁,但她不好意思直接敲门,反而是想进夫人的单间里然后看能不能和夫人交流一下,顺便和夫人说说聂哥哥的情况。

    被聂北弄得春情勃发、衣冠不整的温文琴听到小菊儿要进来,本能的想说个不字,但聂北已经就手微微打开了木门。小菊儿以为夫人同意了,忙就近跻身就要进来,小手随即被一只强有力的手给抓住然后飞快的把她往里面扯,小菊儿娇呼一声顿时被扯了进来,木门随后便被关上了。

    惊魂未定的小菊儿进到单间里才发现抓住自己手腕的人就是刚才‘欺负’自己的聂哥哥,而夫人却被坏蛋聂哥哥搂在怀里,坦肩露乳的,下面的亵裤都被聂哥哥给脱了,乌黑油亮的一块夹在双腿间,贲起的高度显得很是肥沃,湿淋淋的水沟依然在不知廉耻的渗漏着粘稠的琼浆玉液,小菊儿不由得心想:夫人的那里好肥美啊,比自己的肥美多了,她那里应该更容易容纳聂哥哥那根大东西吧!

    主仆俩人早已经习惯了聂北的荒淫,此时此境她们倒也没有特别的害羞,反而是彼此有些轻松,都在想多一个人承受着坏蛋的轰炸也好过自己独立支撑……

    一场大戏在聂北主导下即时上演……

    宋小惠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迈不出步去,全身无力的依靠在单间的墙壁上,双腿紧紧夹在一块,湿润的感觉让她觉得羞愧难当。

    隔壁单间里隐隐传来女人的呻吟声,虽然断断续续相隔很久,要不是自己呆在单间里比较久的话绝对听不出来这偶尔一声急促的喘息是为何而发。可是她现在听出来了,那分明是女人的极度欢愉时发出来的压抑娇吟。宋小惠芳心惊骇莫名,因为隔壁传来的那若隐若现的呻吟声竟赫然是自己的好姑子和她的侍女小菊儿一起发出来的。

    更震撼的是期间有个沉闷的喘息声似乎不是女人的,而是个男人的,宋小惠心下剧颤,怎么都想不到一向知书达礼、娴雅守德的三姑温文琴竟然会和自己的侍女一起在茅房里偷男人!这让她震撼莫名、芳心错乱、旖旎泛起,忍不住呆在单间里全神贯注的倾听着那不仔细便会忽视的呻吟声。

    宋小惠那久旷之身很容易便春情泛滥,竟然在断断续续的微弱呻吟声中淫水长流,湿透了贴身亵裤,发软发热的身子只能依靠在墙壁上才不至于软瘫下来。

    此时温文琴所在的单间里,衣裙散落、肉香肤麝、娇颜如醉、淫媚欲滴、春意盎然,只见三具赤裸裸的躯体正淫乱的绞缠在一起。聂北站在单间中央位置,双手抚摸在小菊儿的头上,而小菊儿蹲在前面小柔荑搂箍着聂北的双腿,娇嫩红润、粉嘟嘟的小嘴儿正不急不缓的吞吐着聂北的肉龙,晶莹的津液把聂北的肉龙‘洗刷’得水光润泽,更加的滑溜,小嘴儿吞吐时咻咻叽叽的吸吮声是如此的清脆悦耳。

    聂北背后紧紧的贴着一具火热粉红的娇躯,此时正如蛇一般在缠在后面蠕磨扭转,那对白嫩嫩、滑腻腻的鼓隆肥乳挤压在聂北的虎背上推磨揉压,肥乳顶端上那两颗胀硬的深红色肉珠在聂北背后刮动时拖带着炽热的情火欲焰。

    聂北那英俊的面目在温文琴和小菊儿这主仆俩人的前后夹击下变得极度的赤红,粗重的喘息声越发的急促。

    温文琴那隐藏在心底上的淫欲彻底被激发出来,双手托着自己那对傲人的圆美乳房用力向内挤压,再用发软发热的娇躯向情郎的后背紧紧贴压挤磨,上下起伏、推磨搓刮,俩人的身体温度就仿佛被这么磨擦给点燃了。而温文琴情难自制的分开一条大腿再抬起来,然后把湿淋淋的粉胯贴到聂北的大臀上,贪婪难耐的磨擦着聂北的臀瓣,潺潺出水的清泉越磨越多,聂北的臀瓣和屁股沟都水淋淋的了,不看清楚些还以为这些水是聂北渗漏出来的。

    极度舒爽的聂北不时哼出几声来,扳着小菊儿的小臻首越来越用力,虎腰也忍不住主动的挺动起来,粗长胀大的肉柱越插越深,几乎钻到了小菊儿那敏感的喉咙深处,聂北知道小菊儿那敏感的喉咙受不了自己的庞然大物插入,但还是忍不住蠢蠢欲试,好几次都差点顶了进去。

    小菊儿咿咿唔唔的吞吐着,时不时用那碎玉一般的小银牙轻轻噬咬着聂北枪头和枪身连接处的那到沟痕,然后用那灵巧的小舌尖钻弄着聂北的枪嘴。往往此时聂北都会浑身打颤舒爽欲射,男人特有的沉闷喘息会特别的粗急,小菊儿就会在这时候昂起那可爱的臻首来用那水汪汪的媚眸睨望着聂北,流露着那得意、邀功的光芒,得到聂北一个鼓励的眼神后便会越发的卖力,直把聂北的快感高度迅速拉升。望着小菊儿那粉致娇嫩的桃红脸蛋儿,聂北心存无限的爱意,想把庞然大物插到小菊儿深喉里的想法慢慢平息下来,不由得诱导着在背后用丰胸给自己推拿的人妻少妇温文琴,“琴儿,小菊儿的小嘴儿都快被我磨破了,你来顶替一下!”

    聂北的声音有些大了,正在隔壁全神贯注‘偷听’的宋小惠听到聂北的声音时娇躯痉挛抖栗,就仿佛一个无法接受的事实在自己心坎上炸开了一般,芳心被震撼被撕裂的感觉让她窒息,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回荡:是聂北那小坏蛋,是他、是他、竟然是他……似乎失去心爱之物的宋小惠神色有些恍惚,喃喃的道,“怪不得这些天来文琴她容光焕发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原来早已经和那小坏蛋给搭上了!他们怎么搭上的呢?竟然和小菊儿一起任小坏蛋胡来,这还是文琴吗?这小坏蛋竟然连文琴都勾搭上了,实在可恨……”

    “这该死的小坏蛋,果然是色心不改!”

    宋小惠想到了那次在马车上被聂北这小坏蛋轻薄的事儿来了,当下更是羞愤,竟然有些吃味捻酸,恨恨的想道:害得娘亲和我替他担心媳妇的事儿,娘这些天忙得脚跟不着地,他倒好,搞起别人的媳妇来了,竟然还是自己的三姑子文琴,而且才把小菊儿给弄了,现在又……啊……刚才那小坏蛋就存在了,文娴姐岂不是已经被那小坏蛋给看光了?

    宋小惠在隔壁气哼哼、酸溜溜的,但旁边的单间却正是香艳火热、淫乱糜烂,吻吮啄吸声咻咻唧唧、喘息声此起彼伏、呼吸火热急促。此时三人已经换了另外一个姿势,只见温文琴此时成主炮手,而小菊儿却成了‘装弹员’!

    赤红着脸‘粗声粗气’的聂北叉着双腿站在那里,庞然大物被人妻少妇温文琴生涩的吞噬着,那红润溽热的樱桃小嘴吞吐时发出那嗯嗯咿咿的娇哼腻吟是如此的惹火,温文琴那生涩的丁香甜舌在口腔里笨拙生疏却大胆火辣的舔弄着聂北的长枪巨炮,不时的昂着臻首观察着聂北的表情变化,再根据聂北的表情变化而判断自己的技术是否过关,然后做出调整,以求做得更好。温文琴的口技越来越娴熟,聂北也越来越舒服,爽得那根庞然大物越来越膨胀越火热,把文琴那娇艳性感的樱嘴塞得满满的。

    从来没有替男人口交过的温文琴刚才听到聂北要自己替他用嘴舔吸的时候忸怩不堪,一种羞耻感让她踌躇止步。但见情郎望着自己的小嘴就仿佛一头饿狼望着一块肥肉一般,知道今天这小坏蛋是吃定自己了,心下忸怩,又担心自己不从这小坏蛋的话他会想些更不堪的法子来弄自己,迫于无奈之下温文琴索性跪在地上开始尝试用嘴取悦他。

    人妻少妇已经完全陷入了肉欲的深渊不可自拔,多年来高贵优雅的形象于跪在聂北面前时荡然无存了,就连那贵妇人妻的羞耻之心亦开始瓦解,变得和小菊儿一样的大胆。为了欢愉、为了爱、为了那消魂蚀骨的性欲狂潮她可以在聂北面前卸下那份矜持,卖力的替聂北舔吸吻吮着那根不是丈夫的器物,并努力的挤起自己那对傲人的雪白肥嫩的乳房来夹住聂北的肉棒,三文治夹热狗一般夹着磋磨起来。露出来的肉棒前端正好被她那性感的樱桃小嘴含住吮吸舔吻……就是她丈夫也从来没有得到她如此卖力的服务!

    聂北抚摸着温文琴的秀发断断续续的问道,“咝……好琴儿、相公太爱你了……你的乳房好丰满、好柔软、好滑腻啊……夹得我好舒服……嘿嘿……肉棒的味道怎么样?”

    温文琴吐出聂北那根胀大发紫的龙枪,但双手还是挤压着双乳替聂北乳交着,性感肉润的樱桃小嘴和聂北的肉棒间连接着晶莹的津液丝线,藕断丝连的线就仿佛此时温文琴的心弦一般,又是欢喜又是娇羞。忍不住妩媚的白了聂北一眼,伸出已经锻炼得十分灵巧的鲜红柔舌把连住情郎那根肉枪的津液给舔吸回嘴里,然后意犹未尽的在聂北的枪头上啄了一口才娇声嗔道,“你个小坏蛋,就知道作践人家,竟然要小菊儿和人家一起吃你这丑东西,都快把人家变成个荡妇了!”

    “琴儿越淫荡我越喜欢……喔……小菊儿你这小丫头、唔……你的小牙齿别太大力啊,你聂哥哥的蛋蛋都被你咬烂了,轻点吞!”

    聂北被已经绕到自己屁股后面的小菊儿那柔软温热的小嘴儿吞吮着那子孙袋,爽得牙齿都咧了除来,一个激灵就差点把宝贵的种子射到琴儿娇妻的桃红玉面上。</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