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88章 女人多了也痛苦

    众人都停下了手,目光疑惑的望着这个蒙着面纱的女子,还有她身后跟随的四个男人。

    单丽华、秋水、舞弄月几个见多识广的人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人来这,有不安的有看好戏的,但秋水却蹙起了眉头,秋水的声音就如她的名字一般,柔弱如水,“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白莲教神秘的圣姑,我秋水没猜错的话后面跟着的四位高手就是白莲教派来专门保护圣姑的四大金刚了!”

    众人才知道,这个看上去十分孤傲十分乖僻的女子原来就是一直和朝廷作对的白莲教的圣姑,白莲教有圣母有圣姑有教主,三圣从事,其中教主最大,教母位次,圣姑居三,可见圣姑的权力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在这里院子里的男人除了聂北这个‘不知死活’的坏蛋之外,剩下的男性动物就衡山派弟子了,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美女居到一块来,更是想不到蒙着面纱十分诱人的女子竟然是白莲教三魔中的老三女魔头,色授于魂的家伙顿时冷汗直冒,暗道:这样的女人就好比一条完美的眼镜蛇,看看就好,别想其他,除非觉得自己的命不值钱。

    紫衣女子自然就是白莲教的圣姑,谁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有人想知道,但没人会傻到直接问对方名字,更不会有人胆大到敢去摘下她面纱看她的面貌。

    白莲教圣姑单手柔顺的抚摸着她怀里那只懒洋洋的白猫,睨了一眼踌躇的秋水,嫣然一笑道,“水仙花这么早就赶来,晚辈现在才来,显然是迟到了,晚辈轻水仙子恕罪!”

    秋水自然能听得出对方的讽刺,不软不硬的回道,“你能在白崇未死之前赶到,亦算准时了!”

    紫衣圣姑那细长的丹凤眼轻轻瞥了一眼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蓝火,见她那惹火得让人妒忌的娇躯被一个浑身浴血的男子搂住,不由得眉毛一挑,平淡的道,“不过很可惜,幽幽教的火护法此时和陌生男子睡得正香,也不知道会不会醒过来。”

    “你这魔女——”

    单丽华气得不行,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心平气和的自己会在小坏蛋到底不醒后脾气暴躁了很多,“今天我要为民除害,看招——”

    单丽华说打就打,她尘封多年的功力瞬间爆发,顷刻间直逼紫衣圣姑,速度之快丝毫不差于蓝火刚才杀斧头汉子那一击,甚至还略胜一筹。

    紫衣圣姑眉毛一挑,举手阻止了‘四大金刚’出手,而是把猫转手到其中一个的手中,单丽华的拂尘已经杀到,凌厉程度比起在小巷里打聂北那次不知强悍多少倍,那向紫衣圣姑挥洒而下的拂尘简直是‘狼牙棒’。这也是单丽华一直很懊悔的地方,那时候就是见聂北那小坏蛋没有半点武学功底,以为轻易就能把他给……谁知道一朝大意铸成无法抹去的……真是哭都没泪出,而现在还得为那小坏蛋动怒生恨,什么清规戒律都践踏了,无颜面对佛祖……紫衣圣姑飞身而起,‘嗉’的一声一把软绵绵的利剑从她腰带处抽出,一道剑气白茫茫仿佛一条白绫一般向单丽华削去,比起白护法空手‘挥刀’似乎‘小气’了些,但更为锐利……以气化形能削就削、不能削则过,仿佛洪水冲来一般,单纯拿把刀或许其他一些东西去抵挡是无法避免‘湿身’的,聂北以血的代价换来深刻的教训,但单丽华显然不是聂北这种有雄厚‘内力’却毫无武功的人,对这种耗费内力真气所挥洒出来的‘气刃’有足够的认知,未敢掠其锋芒,侧身闪过,幽幽教一个姿色不错的教徒猝不及防之下被‘气刃’横腰削成两截……幽幽的女人对于两个顶尖高手对决‘错杀’自己姐妹似乎没什么反应,而事实上幽幽教的人一直都独来独往,很少说和武林中哪个帮派门户的人一起联手行事,但以为蓝火被杀的秋水可不管那么多了,杀了白崇这个臭神棍才是她此时的夙愿!秋水娇喝一声向白崇攻去……幽幽教的女人都是疯婆子,见水护法出手了,她们顿时加入……一时间唯有舞弄月和她女儿安婕妤带着衡山派的弟子站在一边优哉游哉而已。

    当然,还有人‘优哉游哉’的,那就是聂北了,不过……身体快被温文琴、宋小惠、小菊儿三女给摇散了,同时那眼泪也足以浸死他,宋小惠抓住聂北的领口就仿佛抓住一个万分可恶的小偷一般(偷心的小偷真的很可恶)在那里摇啊摇的,刚强的她努力的忍不住那喘不过气的悲伤,但忍不住那滚滚而下的泪水,哽咽的嗔骂道,“呜呜呜……你个混蛋、大坏蛋、大猪头……”

    温文琴亦顾不得外人存在,情到浓时无法抑止,才找到的爱瞬间被夺走的悲伤让性格淡雅的温文琴不懂压抑自己的情感,比宋小惠还要‘疯狂’,把聂北当‘死尸’一般摇晃,聂北不知道自己是被她摇醒的还是自己本来就醒着却被她摇晕再摇醒的,反正整个人被这样摇着脸气都差点喘不过来。

    温文琴根本不在乎有大姐温文娴和外甥女婷婷的存在,抓住聂北的手臂便摇边哭,“阿北……人家答应你任何要求、只要你醒来……”

    婷婷虽然‘小’,但能分辩好坏了,见要好的小聚姐姐和二姨哭得像个泪人一样,她也嘤嘤咛咛起来,扯了扯她母亲的手臂哀哀的问道,“娘亲,大哥哥他会醒过来吗?”

    温文娴在女儿婷婷的头上摩挲了一下,并没说什么,只是哀伤之余见到妹妹温文娴竟然对三妹的心上人这般着紧,心下错愕了好一会儿,也算看出些味道来了,但不知道妹妹文琴和聂北的关系去到哪,而且又是这般情况,她还真不好说些什么,唯有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同时亦有些好奇这聂北怎么能让这么多女人心仪,连自己的两个妹妹都为他牵肠挂肚!当然,她永远也想不到以后的事情,要不然她现在就羞死了。

    对于小惠姐姐和琴儿这两个美艳的姐姐不把自己当‘生人’看待聂北很无语,更‘可恶’的是小菊儿那妮子以为自己死得不能再死了,于是粉拳一拳一拳的捶打他胸口,平时那灵气十足的眸子泪水如雨下一般,泪水已经淹没了她的声音。

    换作身体完好的时候被小菊儿如此捶打的话聂北会觉得很舒服,可是这次聂北觉得自己喘不过气,再被这三个‘蠢女人’乱锤一通的话不死也得死……宋小惠堵得慌,自己悲伤也就算了,大坏蛋死了自己却不知道该怎么和娘亲、巧巧她们说,自从有了小坏蛋之后娘亲和巧巧就仿佛得到了新生一般,自己呢?以后呢? 忽然发现自己也无法忘怀聂北的时候宋小惠不由得揪着聂北的领口摇得更加用力,哭哑了声线哽咽道:“大色~狼你起来……给我醒过来……人家这么多美女在这里你个坏蛋敢走我就、我就……呜呜呜……你肯醒来的话人家以后你欺负人家也不打你了……”

    “咳咳咳……”

    聂北勉强睁开眼,张启着那血迹斑斑的嘴,咳嗽了几声,一股血又吐了除来,吐出血来反而好受多了。

    但也‘惊醒’了三个‘蠢女人’,一个揪着聂北的领口、一个‘紧抓’聂北的手、另一个用拳头‘谋杀’的三个女人顿时‘愕’在那里,聂北努力露出一个招牌式的坏笑,吃力的道,“你们刚才的话我记下了!”

    举着拳头的小菊儿‘哇’的一声扑到聂北的怀里掏声大哭,娇小柔嫩的身子簌簌颤栗,那葱嫩的小手抓得聂北手臂生痛,聂北的虽然很难受,可还是咬着牙一声不吭,身体痛,内心却很甜,孤儿只要有温情在,他便能忍受任何的苦楚。

    让聂北郁闷的是自己醒来反而也唤醒了温文琴和宋小惠的‘理智’,见自己似乎‘死’不了反而懂得了害羞。

    聂北情深款款的睨望着温文琴和宋小惠,她们垂泪低泣的模样引人心疼,聂北总觉得自己实在不是个人,聂北在心里暗下决心:如此惨重的受伤只能被人整一次,下次我整人!

    聂北才就能说说话而已,而且还气喘喘,但他那情深火辣的目光却不改当初,直望得两女神色羞怩,她们含泪带羞的站起身来,才发现温文娴搂着破涕为笑的卓婷婷在一边上目光灼灼的望着,顿时脸红耳热起来,周身不自然,总觉得自己是在偷情然后被人发现一般。

    温文娴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样尴尬的情景,所以在温文琴和宋小惠张嘴欲说的时候抢先说道,“我们得快点带他去疗伤!”

    “啊……”

    温文琴和宋小惠似乎才发现周围是如此的危险,刀来剑去、血肉横飞,但刚才自己却和聂北那小坏蛋在‘卿卿我我’,芳心更是羞窘,同时亦急了起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