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7章 只对自己的女人温柔

    “卓县丞不必远送,我们就此别过!”

    在衙门门口,聂北和卓县丞惺惺相惜的辞别。

    卓县丞就是温文娴的丈夫,亦是卓婷婷的父亲,死去的几十个流民的尸体就存放在衙门的停尸间里,聂北和单丽娟就是赖查看这些死者的死因的,聂北和单丽娟都很怀疑这些死者的死因为何,所以今天聂北就和她一同前来这里了,黄尚可这个聂北的准岳父、准情敌不在,卓县丞在,也就多得他引领才免去很多麻烦!

    卓不凡一个四十上下的那人,看上去和黄尚可差不多年纪,蓄起了一把髯美须,看上去文质杉杉的,可想年轻之时也是一个风流人物,他对聂北拱手相送,聂北转身的一颗他忽然想起了些事情,迟疑了一下便似自言自语一般道,“新规则不管如何的温和,始终会冲击就规则,各种事情还得妥善处理,要不然大家很为难!”

    卓县丞此人表面平和好相与,但内在到底是如何个居心聂北不知道,不过,他此时这么一个句类似无言之言却让聂北清楚的知道,自己招收一部分年轻力壮的流民‘另起炉灶’一事虽然苗头才伸出来,但终究还是碰触到一些旧势力的利益了,在县城的郊外大张旗鼓的开荒……这本来没什么,这时代大凡有些钱财的人家不是开荒取地就是出钱购置,以地为贵的风气造成了大大小小的地主不少,也不在乎聂北这么一个跻身进来,可坏就坏在聂北不想和他们那般按旧规矩办事,竟然大规模提升那些流民、佃户、农夫的工钱和收益,任聂北这样发展下去势必出现一个两相‘对比’的尴尬景象:彼此都是地主阶层,或许类似地主阶层,但聂北这边却是天堂一般的待遇,而其他地主那边就是地狱的境况,‘周扒皮’‘吝啬鬼’等等蜚蜚之声在民间的悠悠之口下流传,其他地主要不跟着聂北一样提高佃户、农户、杂工的待遇那就得承受声誉的损失,要是跟随聂北从事,那就得钱财损失,两失之间选择,痛苦是必然,自己是使他们痛苦的人,他们也不让自己好过。

    聂北闻言楞了一下,没有回头,没说什么,和单丽娟一同登上马车驶离衙门大院。

    聂北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用,既然已经迈出了第一步,而新编收的铁匠师傅正在城外新搭建的简易搭棚里马不停蹄的铸造自己设计的现代农具,并且开荒也就在昨天开始了,种种动作正密锣紧鼓的进行,箭早已经发了出去,势在必行,没有回头可言,该得罪的势力终究要得罪,多说无益。

    那不该得罪的呢?似乎自己再怎么折腾也于他们利益无关!

    估计自己的‘农务外包’的设想在开头之际是困难多多的,但可以坚信,只要第一季收入出乎那些旧势力意料的多的话,他们必然看到‘效率’的神奇效果,而且皆大欢喜,到时候他们也就知道‘何乐而不为’这个道理了!

    单丽娟和聂北安坐在马车上,见聂北眉头先是深锁沉思,继而舒展自信,那种认真的样子是她自认识聂北以来未曾见到过的,很迷人,少了玩世不恭的放荡,多了些年月沉积的沉稳;少了些年轻的躁动,显露了深邃的睿智;那种不一样的成熟洗脱了单丽娟心目中的不‘成熟’,瞬间演变成一个实实在在的男人,她的男人!

    单丽娟走神至此,方才醒悟过来,未着半点粉黛却如花似玉般秀丽的脸蛋顿时有些羞涩,有些发烫的迹象,好看的红霞蔓延了上来,俨然一朵正在绽放的鲜花一般迷人,那成熟的风情在那羞羞答答之间暗藏着少女一般的情怀,让人一看之下欲罢不能,心有种搔不到的痒,总想搂她入怀好好疼爱一番才解心头之痒!

    可惜聂北此时陷入沉思没看到,要不然一定食指大动。

    好一会儿聂北才回过神来,见单丽娟脸蛋微红、眼神羞赧,柔荑轻绞在小腹,双腿并收静坐,眉宇间隐含羞涩。

    聂北禁不住伸过手去握住她的玉手,单丽娟娇躯本能的颤了一下,玉手微微用力往回收缩,却被聂北握得紧紧的,她有些不安也有些羞窘,更有些不知名的欢喜,可人伦和妇道让她羞怯的挣扎几下,但见聂北厚着脸皮死不放手的劲,她放弃了挣扎的念头,只是红着脸别着头幽幽的道,“你……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不好,你是我的!”

    “你……”

    “放心吧,我只是喜欢握着你玉手的感觉,然后说说话而已,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你……你是才好!”

    单丽娟那被襦裙紧勒的浑圆美臀挪了挪位置,离聂北远一些,似乎这样才安全一点!

    “我不是这么没信用吧?你看我,目善眉慈,一看就知道是好人中的好人,我一言九鼎……”

    聂北愤愤不平。

    “……扑哧!”

    单丽娟刚才在临时医馆里见识了聂北那‘指鹿为马’的无赖能力,现在又听到他厚颜无耻的自辩言词,想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百媚顿生,“你对我和萍萍母女俩做过的事杀千刀都不解恨,你坏透顶了,还敢说自己是好人,无耻!”

    单丽娟虽然说得恶狠狠的,可聂北手上还缠绕着纱布,那是为她而受的刀伤,她清楚的知道聂北是多么着紧自己,正因为聂北把她当自己女人一般来爱她才陷入痛苦的伦理挣扎中,她有点羡慕妹妹单丽华,她可以从容的投入到他怀里,安心做他的女人,可自己不行,自己是别人的妻子,是两个女儿的母亲,甚至已经是外婆了,如何能承受不论之恋之重?但这些重要么?人生短短一百年,正如坏蛋所言,及时行乐也不失为一种豁达的生活方式,不是?可自己为什么总是放不开呢?单丽娟迷茫了!

    单丽娟宜喜宜嗔的模样让聂北看得有些呆了,对她的嗔骂和迷茫倒没怎么在意,说实在的,聂北很少见到单丽娟有如此个笑容,最多也就是轻轻一笑,有如威风拂过平湖,涟漪半点,此时却一笑倾城,让人有种惊艳的感觉。

    见聂北盯着自己的脸蛋发呆,一副猪哥的模样,单丽娟羞窘难当,却又有些欢喜有些得意,历经那个晚上的荒唐事情后,单丽娟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无法忘怀这个强行夺取自己肉体的男人,没见到他的是很一想起他对自己和女儿所做的事情就怨恨交加,可当真真切切面对他那带着坏坏微笑的英俊面容时,却是无法说清内心到底是什么样一种心态,可谓百味交杂,本以为随着日子的过去可以掩埋那段羞耻的记忆,可随着日子的过去,羞臊依然,悸动还在,现在甘愿和他同坐一辆马车,亦甘愿被他霸道的牵着自己的手,内心生不出半点的恨意来。

    单丽娟生硬的板起脸来,娇嗔道,“看什么呢呆子!”

    才嗔骂完就觉得自己的话有些打情骂俏的味道,温玉一般的脸很热。

    聂北装模作样的抹了抹嘴,贱贱的笑道,“笑一笑十年少啊,你看,这一笑,都把丽娟姐姐笑成丽娟妹妹了!”

    “才……才不是,你哄小妹妹去吧,我才不要听你的鬼话!”

    单丽娟羞涩的低着头,嘴角微微弯了起来,不认真看的话是看不到的!

    “肉麻!”

    聂北‘很怒’、‘很怒’,‘恨恨’的撩开马车的门帘,“我说凤鸣倩,你只是个监工,不是老板哈,现在更是我亦个马夫,你少发言我也能确定你不是哑巴!”

    聂北‘忿忿’的盯着凤鸣倩那因驾驶生疏而手忙脚乱的样子,倩影秀挺婀娜,坐在驾驶座上的美臀把纱裙撑得紧绷绷的,弧度优美至极,那身材足以让聂北不顾一切要对她做出一些卑鄙无耻的‘事情’。

    但,仙女似乎只懂得发一次言,更无法知道聂北此时龌龊的念头,骂一句‘肉麻’之后却头都不回一下,就专注的对着那匹被她折腾个半死的马,素手执缰、御马奔车,对她来说难于杀个匪徒。

    单丽娟臊红了脸,她就知道和聂北这个‘匪徒’在一起准是把仅有的那般点脸皮都丢光,可真的要丢脸的是很还是很害臊,忍不住伸出玉手扯了扯聂北的衣袖。

    “喂,那个,我们要去田府,你别把马车驾到灵河里去了哈!”

    聂北半点怜香惜玉的风度都没有,而实际上聂北和凤鸣倩这个‘哑巴’在一起根本无所适从,就好像和男人婆寒冰一起一样,聂北爱之深,但很多时候斗嘴多过调情。

    凤鸣倩从来没受过这样的气,这些天来,每一天都给聂北呼来喝去的,所受的气是这些年来的总和,可小田夫人苏瑶是她的‘上司’,派她来监督聂北的时候也有保护聂北的任务,所以多少气她都忍了,忍了也就和谐了,在武林中艳名远播的花月阁圣女有此一着,颇感委屈。

    聂北悻悻的缩回头来,单丽娟不由涩涩的白了一眼他,“你啊,就不能对我们女人温柔点么?看着就让人讨厌!”

    “她现在又不是我的女人,我干嘛对她温柔!”

    聂北撇了撇嘴。

    单丽娟美目一眨一眨的望着聂北,芳心不知道想些什么,却见聂北缠了上来,还未来得及推开他就被他搂住了,羞赧得脸色晕红满布,讷讷的道,“你就不能正经一回吗?见着人家就动手动脚的,我……我又不是你的女人!”

    “谁敢说不是的!”

    “我才不是!”

    单丽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这坏蛋如此絮语,可潜意识里还是喜欢听到聂北亲口承认自己是他的女人,或许一句讨好、逗乐的话都足以让她内心暗自愉悦。

    “你没看到我对你很温柔么,不是我的女人我才没那么好气呢?”

    聂北不管单丽娟的羞窘,双手大力一托一放,人妻人母那温香柔软的肥臀顿时坐压在聂北的双腿上,成熟肉体散发出来的幽香能瞬间击破聂北那频临崩溃的理智,更别说那浮凸有致的酮体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