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8章 滑腻的花蜜

    “唔……坏蛋你……你的手……嗯!”

    单丽娟如蛇一般的娇躯坐在聂北的怀里扭摆了起来,皆因聂北那双‘贪婪’的手从腋下穿到前面去按在她胸前那丰满的乳峰上,软绵绵的揉起来很舒服。

    “小娟娟,你怎么穿这么多衣服啊,我帮你脱了好不好!”

    聂北的脸交颈伸过来贴着单丽娟的粉腮厮磨着,火热的嘴唇时不时印在她的粉腮上。

    “嗯……不……不要!”

    单丽娟挣扎不得,倩背贴着聂北的胸膛坐在聂北的怀里已经够羞人了,以为那坏蛋会就此满足,哪想到他竟然如此放肆,贪心不足的抚摸自己的乳房,娇躯如被电流击中一般,颤抖了一下,本想挣扎,可身子一震臊热后就软绵绵的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聂北的手下会如此柔弱,闻到他身体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气味就有种眩晕无力的感觉,被他霪弄更是不堪,难道自己真的是个淫贱的女人?可以随意任他放肆让他欺辱?

    聂北体内的欲火无名而起,肉龙嗷嗷待哺的挺立着,径直顶在单丽娟的股沟处,僵硬似铁一般欲刺破襦裙进入人妻人母的身体里去。

    马车在小雨连连的街道上奔驰,笃笃而响的马蹄声传入车厢内的时候聂北才发觉似乎过于安静了点,把单丽娟的娇躯转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她黯然垂泪,那样子别提多可怜、多幽怨、多无奈,梨花带雨的凄婉神情直看得聂北心疼不已,顿时有些手足舞蹈起来。

    “小娟娟别哭了,都是我不好……”

    “你是不是把我当作人尽可夫的贱女人了,这样欺辱我,作贱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一点都不顾我的感受……”

    单丽娟没有挣扎,只是伤心欲绝的让聂北正面搂抱在怀里,娇躯轻微的颤栗着,决堤的泪珠一串串的往下掉。

    “对不起!”

    聂北隔着衣服抚摸着单丽娟的粉背,泛红的眼眸一点点的消退,慢慢恢复正常,“可面对你的时候我情难自制,你原谅我别哭了好吗!”

    聂北轻轻的拭去划过她脸颊的泪水,轻轻的啄着她的红唇,浓浓的爱意在传递着,单丽娟能感受得到聂北嘴唇传递过来的爱意,那是一种另类的温柔,可也是她不敢接纳和面对的温柔,哭泣颤栗的娇躯有些生硬,咬紧牙关闭着眼,脑袋却一片空白。

    随着聂北锲而不舍的索吻,单丽娟梨花带雨的脸蛋慢慢弥漫起一层绯红,呼吸呼哧呼哧的喷在聂北的脸上,在聂北的充满爱意的热情感染下,紧咬的牙关无意识的松弛下来,抗拒的本能解除,聂北的舌头不多时就钻了进去,牙关的失守似乎预示着她芳心已经接纳随之而来的一切,面对一段孽情时那种不安的心态让单丽娟禁不住发出一声呢喃,“唔……”

    聂北的舌头灵巧而挑逗十足,单丽娟这么一个传统的妇人,何时经历过这些呢,结婚多年,夫妻行房的时候也是安安分分的熄灯盖被才……夫妻只见彼此赤裸的身体也难得一见,更别说接吻这档事了,所以,自聂北的舌头钻进她的香嘴里后,她脑袋就炸开了,混混沌沌的任聂北施为,让人垂涎的脸蛋泛起一阵阵热潮与红潮,似睁似闭的眸子不时闪过醉心的媚意。

    不一会儿,单丽娟那闪闪躲躲的小香舌主动的迎合着聂北挑逗的舌头,还大胆的伸到聂北的嘴里让聂北吸吮着,彼此的津液在交流着,伴随着缠绵的爱意,彼此的心在这一刻很近很近。

    两人的缠绵深吻直到单丽娟有些喘不过气的时候才分开,此时单丽娟已经春情闪现、娇靥晕红俨然诱人十足的桃子,媚眼如丝宛若两汪秋水,妩媚而恬静,粉藕的玉臂不知道什么时候环绕在聂北的脖子上,高耸饱满的乳房因相拥而挤压在聂北的胸膛上,压出一个十分诱人的半圆来。

    “还生我气吗小娟娟!”

    聂北再次亲了一下单丽娟的红唇。

    单丽娟羞赧的把头埋在聂北的脖颈处,忸怩了一会儿,才羞怯怯的道,“人家无缘无故生你气作甚,还不是你个大坏蛋老是欺负人家,非得弄哭人家你才甘心,你坏……都是你!”

    单丽娟小女人姿态的捶打了两下聂北的胸膛。

    “刚才不是道歉了吗,是不是诚意不够啊,那好,我再来!”

    “唔……坏……嗯……”

    单丽娟正是心扉微开的时候聂北的吻又封了过来……

    “嗯!”

    两人再次分开的时候单丽娟那妩媚的眸子已经水汪汪的了,玲珑凹凸的娇躯如绸子一般依偎在聂北的怀里,正娇喘吁吁的喘息着,此时此刻,人妻人母的芳心甜蜜如醉,人伦妇道不存半点,就连之前凤鸣倩就在车厢外的难为情也丢掉了,完全沉醉在甜蜜的爱恋中,这也是这些天来为流民的事朝夕相对之下必然的结果。

    “小娟娟,你好美!”

    单丽娟那春情勃发的模样让聂北蠢蠢欲动,单丽娟适时就感觉到一根硬邦邦的东西顶在自己那羞人的股沟处,敏感的禁地在裙布的阻隔下依然显得十分不安全,那东西仿佛随时会冲破阻隔闯入自己的身体里一样,那感觉让单丽娟又不安又羞怯,软若丝绸的身子不安的扭蠕了一下,“坏蛋,你……你不要老是想那事好不好,羞死我了!”

    “我可什么都没想哦!”

    “嘤!”

    单丽娟恨恨的在聂北的要间处扭了一下,嗔道,“人家想和你说说正事呢,你就满脑子坏水,讨厌!”

    聂北强忍着满腔翻滚的欲火,轻声道,“那娘子想和夫君说什么正事呢?”

    单丽娟对聂北那张嘴很是无奈,羞赧的白了一眼聂北,这才说道,“之前人家就觉得那些流民死得诡异,今天来验尸后果然有问题!”

    单丽娟那长长的峨眉蹙了起来,愠怒的样子却也别有一番风味。

    聂北很是佩服单丽娟的胆气,虽然面对那几十件死尸的时候她脸色发白,但还是坚持了下来,“你发现什么问题了?”

    “那几十个流民全部中一个名为‘穿心蛊’的毒,死者都是在半夜因心脏停止脉动而死!”

    单丽娟在聂北的怀中幽幽的说道,“到底谁那么狠毒,那些与世无过多纷争的流民和他们无怨无处,为什么要对他们下那样的毒手!”

    “真的有传说中的那种蛊毒?”

    聂北神色凛然。

    “有,只是我们中原之地少见罢了!”

    单丽娟接着说道,“蛊毒最为盛行就在苗疆,而苗疆之最即为衡山山脉一带,其中衡山派之所以为中原武林人士所排斥,就是因为他们也是蛊毒施放的好手,为害了不少中原人士。”

    聂北本能的想起了万佛寺里看到的那对母女,提着一个发出幽幽蓝光的竹筒子的母女,聂北虽然没有和她们母女俩说过话,但却在万佛寺的厕所里看过安婕妤最神秘的地方,亦打听过她们母女俩的姓名,更知道她们是衡山派的人。

    “能在众多衙役的看守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对几十个流民下蛊,必然是这方面的能手,除开苗疆的人,我想已无他人能办到!”

    单丽娟也想到了舞弄月和安婕妤这对母女俩,她们就是苗疆的人,第一眼看到她们的时候就心有芥蒂,现在自然更对她们厌恶。

    “这些都不重要了,仅凭这一点点的信息我们是猜不到什么来的,重要的是现在我因这件事而知道,上次匆匆行事虽然达到了控制流民主流意志的目的,但那些鼓噪捣乱的托儿却没有完全清理干净,是时候清理这些垃圾了。”

    “会不会有危险啊?”

    单丽娟昂着头望着聂北那刚毅的脸,略带些羞涩的眸子流露出温情的关切。

    “会,但有些事情我必须去做!”

    聂北的手悄悄滑落到人妻人母的圆硕肥臀上,轻柔柔的抚摸着,附在粉致的耳廓便上霪霪的道,“不过不知道单阿姨能不能安慰一下我?”

    “怎……怎么安慰?”

    单丽娟敏感的察觉到聂北的手开始不安分了,也大概的猜到那坏蛋想干什么,呼吸为之急促起来,说话也不太利索了。

    聂北的手指轻轻的划过双臀的中间,手指隔着裙子轻轻的抓绕着人妻人母的股沟,霪霪的笑道,“难道阿姨不知道我需要什么样的安慰吗?”

    两人的姿势极其的暧昧,单丽娟双腿跨坐在聂北的双腿上行,粉胯大开,正面对着聂北那‘兴致勃勃’的庞然大物,那坏蛋还是不时的耸动一下,让那东西隔着裙子、亵裤冲撞自己的粉胯,单丽娟知道,再不作出反抗的意思的话那坏蛋可能就要在马车上奸淫自己了,可她没有明确的反抗,只是埋首在聂北的肩膀上喘息着,芳心早已经沉醉在温暖的怀抱里了,此时面对聂北那‘吃人’的态势,她不但没有想逃的心思,反而有些期待,“我……我不知道!”

    聂北双眸微微泛赤,胯下之物更是肿胀得厉害,急需发泄,聂北抽手扳着单丽娟那刀削一般的香肩微微撑开两人的距离,见她紧闭着双眸,面若桃李、吐气如兰,红润娇滴的樱唇微微张开,皓齿宛若碎玉一般可爱,聂北哪里忍得住,猛然俯下头去狂野的稳住她的小嘴。

    “嘤……”

    单丽娟睫毛轻颤,嘤咛一声便让聂北的舌头钻到了香嘴里去,生疏的香舌羞涩的配合着聂北侵略的舌头,泛红的脸蛋妩媚闪现,春情荡漾之下热情的回应着聂北。

    聂北一首兜搂着单丽娟的丰腴柳腰,另一只手一路抚摸上来,所过之处都把单丽娟的肌肤点燃,滚烫得吓人,隔着衣物依然可以感觉到那酌手的温度,聂北的大手一路摸上到单丽娟的玉乳上,沉甸甸的玉乳一只手无法掌握,揉搓起来软绵绵的。

    “唔……唔……”

    在聂北抓上玉乳那一刻,单丽娟浑身一颤,瘫了似的腻在聂北的胸膛上,娇躯不安的扭蠕着,聂北被她玲珑凹凸的娇躯磨得欲火攻心,双手要撩她的襦裙,单丽娟迷失在两人缠绵的舌战中,迷迷糊糊的配合聂北挪了挪屁股让聂北方便的把她的裙子撩伤到腰际,待聂北扣着她那件粉绿色的亵裤往下拖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啊……坏蛋……不可以的……嗯……”

    单丽娟本能的要收缩夹紧双腿,可只能夹住聂北的虎腰而已,但亵裤还是离开了肥臀,裤头都脱到了大腿中间,粉胯完全暴露出来,聂北一只手勾搂着她的腰际不让她挪出去,另一只手伸到人妻人母的粉胯下揩了一下,四指刮过敏感的人妻那贲起的圣地,毛茸茸的,却已经湿润不堪了。

    聂北的手指碰触到羞人的‘花瓣’,单丽娟娇躯颤抖了一下啊,鲜红的樱嘴微张,一声娇媚入骨的呻吟飘了除来,“嗯!”

    聂北那只探秘只手抽了出来,伸到单丽娟那红晕密布的脸蛋跟前,食指、中指和大拇指磨蹭几下,霪霪的笑道,“好滑腻的花蜜啊!”</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