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9章 马车内也下‘雨’

    “嗯……”

    聂北的举动让单丽娟臊得慌,看到他玩弄手上那粘湿的晶莹液体,下面的小妹妹顿时伸出更多的花蜜来,春意弥漫的玉容绯红欲滴,紧张急促的呼吸全数吹在聂北的脸上,粉藕一般的手臂环圈在聂北的脖子上,银牙轻咬着下唇娇媚的横了一眼聂北,肥嫩嫩的硕臀尽量拱翘回后面,远离聂北胯下那个危险的蒙古包,喘吁吁的嗔道,“坏蛋鸣倩在外头,你……你不要乱来哦!”

    单丽娟羞赧不已,无论是欲火被撩起的身体又或是已经失陷的芳心,从根本上不抗拒聂北的再度进入,但她本能的抗议无法阻止聂北的动作,聂北飞快的撩开袍子然后把保暖裤和底叉一同拉下,早就迫不及待的庞然大物顿时弹了出来,兀自‘拍打’在单丽娟的大腿内侧位置上,感受到人妻人母那滑腻的肌肤越发的暴胀。

    聂北伸一只手下去握着脉动不已的巨龙在单丽娟的大腿根部厮磨着,龟头时不时碰触一下湿漉漉的黑森林,仿佛一根寻找洞穴的猛龙一般在肉穴大门滑动,沾弄着汩汩而出的霪水,火龙的温度能烫着人妻人母的芳心。

    “小娟娟,需要我进去给你止止痒吗?”

    聂北亲吻着单丽娟的粉腮,在她粉红的耳边邪邪的笑道。

    毫无阻隔的感触到聂北那根肉龙的存在,还在禁地门前徘徊,那种将来未来的紧张和羞臊让单丽娟浑身如火烧一般难受,灼烫的温度让她的脸蛋看上去更加的通红,那羞赧的眸子紧张的闭着,长长的睫毛瑟瑟颤抖,她没回答聂北的话,只是侧着头枕在聂北肩膀上喘息着,一副默认的样子。

    聂北双手托着单丽娟的肥臀的臀瓣,用力掰开一些,让人妻那霪水潺潺的幽谷大门微开,胀大的紫色龟头抵在幽谷进口处,只要聂北一松手就能凭借单丽娟的身体重量沉入幽谷中去。

    单丽娟任聂北施为,大气都不敢出半点,就等着那无法避免进入,她羞赧、她紧张、她渴求、她愧疚、她忐忑、她不知道以前有了第一次的情况下第二次是否能容纳得下它再度的光临,单丽娟红着脸在聂北耳边蚊蚋一般哀求着,“坏蛋……你……你轻点放人家下来!”

    聂北让单丽娟蹲站着让后松手,坏坏的笑道,“你自己坐下来把!”

    单丽娟浑身如水一般柔软,双腿勉强蹲站着,聂北的手一松开,她猝不及防之下沉了一下,聂北那硕大的龟头顿时插了进去,瞬时间的冲击是如此的强烈、如此的满足、这般的胀痛,单丽娟禁不住一声娇啼,“喔……”

    酸痛酥麻从小妹妹处飞速袭击全身心,本能要稳下来的身子失去了力气,一坐之后再度跌坐下去……挺拔坚硬的肉枪一瞬间就消失在黑油油的森林中,继而就听到单丽娟一声哀呼,“哎呀……”

    只见单丽娟双手紧紧的箍搂着聂北的脖子,柳腰死命挺直,梳妆着贵妇髻的臻首猛然昂回后面去,张圆了樱嘴呼哧呼哧的喘息着,那直穿入心田的感觉差点让她窒息过去,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而聂北也努力忍耐着要射出去的快感,没敢乱动,生怕深入到滚烫肉穴中的龟头无法再度承受蠕磨的快感而射出去。

    单丽娟绯红欲滴的脸蛋既满足又娇羞,才起又落的满足写满在脸上,夹带着点点滴滴的痛楚和哀婉,水汪汪的媚眸轻轻的睨了一眼聂北,再瞥一下马车的门帘,一时间羞意更浓。

    芳心直说:死了死了,鸣倩一定听到自己刚才的呻吟了,也一定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事,这多丢人啊。

    “丽娟阿姨,我终于再度占有你了,好紧的小妹妹啊,还真感觉不出你这幽深火热的小妹妹孕育过两位姐姐哦!”

    “人家不要你说这些羞人的话……嗯……不要乱动啊……哦……好涨……嗯……有点痛啊坏蛋……啊……轻点……”

    单丽娟和聂北交颈而拥,双手在单丽娟的粉背上隔着衣服抚摸着,身体开始轻微的耸动起来,单丽娟娇躯死死颤抖起来,气喘气急的在聂北耳边嘱咐着。

    聂北耸动屁股的时候双手大力把人妻人母的肥臀往下压,务求把生殖之棒插到肥沃多汁的肉穴最深处,感受成熟肥沃的人妻人母禁地中的紧窄和蠕磨。

    “坏蛋……人家……人家就知道你……嗯……你不会放过人家……哦……好美啊……”

    在聂北的耸动抽插下,单丽娟脆嫩的花田蜜道慢慢的适应了肉龙的粗长,戳到子宫里面去的酸痛再也无法掩盖那阵阵汹涌而至的快感,力度长度都十足的深入抽插直爽得她臻首臻首微昂、媚眼如丝、娇喘吁吁,藕臂缠在聂北脖子上越缠越紧,浑圆的秀腿本能的张开来,让粉胯能充分的承接狂风暴雨的冲刷。

    “呃……单阿姨你的小妹妹咬得真紧,和萍萍姐姐的差不多!”

    “啊……坏蛋……唔唔……你弄就弄……不……不要说好吗……嗯……”

    单丽娟在聂北的怀里婉转承欢,娇躯如蛇,耸挺的乳房在聂北那结实的胸膛上忘情的厮磨着。

    聂北欲火狂烧,动作越来越大,极度的快感冲击着单丽娟这个人妻人母的心神,慢慢的她开始配合,肥美的硕臀一起一伏,时而‘锉磨’时而摇摆,被塞得满满的肉穴在庞然大物往外抽的时候带出一股股粘稠的霪水,不多时就把聂北的胯下弄得泥泞不堪,但却是交媾的绝好润滑剂,让肉枪很容易就刺入到底,冲击着脆弱的子宫,没一下戳入都让单丽娟那火热的娇躯抖一下。

    “唔……哦……哦……好深啊……啊……不要啊……那里……呜呜……好胀!”

    单丽娟很想忍住那猫叫一般的呻吟声,可那胀裂的满足感和那坏蛋的大东西刮弄、磨擦的酥麻快感从肉穴四壁穿透身体每一个细胞,内心的情欲就像决堤的洪水,瞬间淹没了人妻人母的理智。

    随着马车的节奏,聂北的动作越来越大,庞然大物插入到人妻人母的禁地更加的深,胀大的龟头在人妻的子宫内壁上刮磨的感觉教人牙齿发酸,那又舒爽又难耐的感觉教单丽娟的娇躯臊热不安,精雕细刻一般的脸蛋红火一片,似乎已经蔓延到全身了,秀美的脖子都能看到迷人的酡红,娇躯随着聂北的抽插阵阵颤栗着,聂北插得太深的时候她就像一条被踩中尾巴的灵蛇一般扭摆、转蠕,插得不够力度的时候她又像一条搁浅的鱼儿一般猛力耸动着屁股,把青筋交错的巨龙吞吐得水光盈盈、噗嗤噗嗤直响。

    两人在马车车厢内剧烈的交媾着,丝毫没注意到驱赶马车的凤鸣倩此时已是呼吸急促、酥胸欺负、面若桃花、眼如晨雾,双腿不自然的并拢起来,执缰的素手很是僵硬……她芳心羞赧不堪,圣洁冷艳的花月阁圣女何曾经历过这些呢,就是想想也羞得慌,此时却隔着一块门帘听着那让人脸热耳红的交欢声,脑海不自然的构想着车厢内到底是如何一种景象。

    单丽娟时不时发出一声哀婉欲绝的娇啼,娇媚入骨又腻入肺腑,能瞬间点燃人体内在的欲火,凤鸣倩内心直骂‘奸夫淫妇’,但缭绕在耳的娇啼、喘息又是如此的让人心神摇曳,凤鸣倩不由得驱动体内的花月阁的最高内功心法来镇压那不安的躁动。

    可就在这时候,她忽然感觉到后腰被撞了一下,本能回首一看,却是单丽娟的臻首不知道为什么耷拉出车门门帘这边了,正好碰撞到她的背后,只见单大夫发髻微乱,发簪倾斜,那张端庄的秀脸此时火红艳丽,美目凄迷梦幻,樱嘴红润轻启,呼吸急促喘息吁吁,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样。

    单丽娟被聂北摆平躺下,马车空间不足,臻首耷拉出去,撞到凤鸣倩的时候她本能的睁开了眸子,见到凤鸣倩目光羞赧的望着自己,顿时大羞,恨不得此刻可以死去才好,嘤咛一声闭上妩媚水润的眼睛别过头去,银牙紧咬着下唇强忍着不再呻吟出声来,但在车厢内,双腿被聂北扛在肩膀上,火辣辣的水穴被聂北大力的抽插着,长枪抽出到禁地大门然后打桩一般迅猛插入,一击长程的穿透直到龟头完完全全撞上子宫内壁的时候才被缓解去势,那份戳穿了似的满足感很快就让单丽娟忍不住再度呻吟出来,“啊……啊……好深啊……啊……”

    凤鸣倩被单丽娟‘叫’得香躯酥软,心跳得厉害,美目却舍不得离开单丽娟那火红艳丽的脸蛋,那张脸蛋不但对男人有致命的诱惑,对女人也同样有足够的吸引力。

    单丽娟迷失了,可不经意的睁开水眸时,见到凤鸣倩依然目光羞赧的盯着自己的脸,不由得银牙紧咬,死死忍住那畅快淋漓的呻吟,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哀呼,“呜呜呜……”

    当着凤鸣倩这个外人奸淫人妻美妇的感觉很刺激,让聂北动力十足,挺着虎腰猛力的抽插,沥沥的雨水声都不足以埋汰那交媾时的‘噗嗤噗嗤’声,仿佛雨中的交响曲一般动听。

    马车在路上颠沛着,而聂北在马车内辛劳的耕耘着人妻人母的肥腴酮体,快到田府的时候单丽娟低沉的娇啼,“戳死我啦……呜呜呜……忍不住了……啊……”

    在一声婉转的呻吟声中,单丽娟蹬直的长腿,曲蜷回来的脚丫子就像跳芭蕾舞的舞女一般具有独特的诱惑力,拉扯着马车门帘的双手借力弓起了上半身,就这样弓着、绷紧、痉挛着,一股炽热的霪水从花田蜜道伸出涌了出来,迅速的濡湿了马车的底板,更是把聂北整根生命之棒沐浴在滚烫的长河里,爽得聂北牙齿发酸,也有种想要射的感觉了,单丽娟高潮后那痉挛不休的娇躯还未来得及松弛下来,就感觉到聂北抽插得越来越快,那让她欲仙欲死的坏东西在身体内阵阵脉动,越发的膨大,她知道那坏蛋快要射了,她想挣扎一下,不想让那坏蛋射在里面,可一阵高过一阵的快感涌来,她很快就沉沦了,才落下的高潮就像反弹的弹珠一般剧烈攀高,在她思维陷入空白的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冲进了体内,就像撞在心坎上一般,让她忍不住一阵哆嗦,两眼一翻,花房内再度泄出花蜜来,和聂北射进去的精液想冲相溶,水乳交融也大抵如此。

    凤鸣倩也差一点瘫在马车驾驶座位上,只觉得体内忽然一热,接着就感觉到粉胯的位置濡湿了一大块,双腿羞窘的闭紧,仙子一般的娇靥臊热难当,美目羞涩不安,十分心虚的留意身后的那对‘狗男女’,关注着对方是否发现自己也泄身了。

    单丽娟还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见凤鸣倩绷紧身子坐在驾驶座位上,一副雕像的模样,不由得羞窘不堪,之前有一块门帘遮掩,倒还能掩耳盗铃的当她没听到,可那小坏蛋放倒自己后,头都碰触到她后腰了,她能没个察觉?或许在自己陷入疯狂的时候她还回过头来看自己那烧红的脸呢,自己那时候一定很霪媚吧?被小一辈的小坏蛋霪弄也就算了,还要被小一辈的鸣倩看到……嗯……羞死人了!

    单丽娟羞臊窘迫,却不知道凤鸣倩也差不多,但两个女人的芳心都对聂北‘咬牙切齿’,可谓爱恨难明,特别是单丽娟,芳心和肉体都无法抗拒的情况下再度让那坏蛋进入身体,然后就像自己的丈夫一样随意的耕耘自己的肉体,甚至……甚至射在里面,此时此刻的理想回归多少让她羞愧,可那种萦绕在心头的高潮余韵却是如此让人食髓知味无法忘怀,更有一种肉体被彻底满足后的依恋和归属之感。

    两人整理好衣物后聂北搂着单丽娟,单丽娟矜持的忸怩两下就小鸟依人似的依偎在聂北的怀里,粉拳轻轻的砸着聂北的胸膛,愠怒的娇嗔道,“都怪你,人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光了,以后哪还有脸见鸣倩啊!”

    “这又说明难为情的,到时候你夫君我把她也……嘿嘿……”

    聂北得意忘形的霪笑着。

    “……”

    单丽娟又羞又气的剜了一眼聂北,显然,女人都有吃醋的天分,不管关系如何,能吃就吃,绝不放过!</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