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0章 文娴春色

    聂北的骤然进入,是如此的温柔又如此的坚决不移……

    “唔啊……”温文娴一声带着娇羞带着痛楚的娇啼昭示着人妻人母的彻底沦陷,丰腴迷人的肉体被突破了,迎来丈夫以外的男人的侵入……绷紧的肉体在聂北刺入的那瞬间僵住了,接着就轻微的颤栗着,所有的挣脱在这一刻全部停止了,只是纤纤玉指紧张的扣在聂北的肩膀上,洁净的指甲挖得聂北微微生痛,滚圆圆的大肚子被聂北轻轻的压着,温温暖暖的感觉很好,她双腿依然盘缠在聂北的腰上,可爱白嫩的小腿松垮垮的搭在聂北屁股处,臻首往后昂起,秀气的下巴尖对着聂北的脸,红火的脸上那哀羞凄婉的美目无助的闭上,晶莹如露的泪珠静悄悄的滑落……

    进入还是无法避免,自己的贞操在这一刻完全失去,自己成熟的肉体在丈夫之后迎来了第二个男子的临幸,而且这个男子不是谁,而是妹妹喜欢的男子,比自己还要下上十岁左右……只是他那里的粗度那长度就仿佛要给自己的身体来一个第二次开发一样,还未完全插进去就撑胀欲裂了,好充实,是丈夫做不到的,只是……自己喜欢吗?不喜欢吗?喜欢吗?

    “好爽啊……文娴姐姐你的小穴插着真舒服,柔柔软软的却也‘咬’得我好紧……怀孕的女人插着就是爽……”肉枪刺入一截后聂北就舒爽身体颤了一下,激动的灵魂差点承受不住禁忌的刺激,忙停下深吸几口气。

    坏蛋那粗长的大东西插入身体里,滚烫的温度灼烧着小妹妹的嫩肉,还阵阵的脉动着,胀满的酥麻快感就像潮水一样从花田蜜道涌来拍打在人妻人母的哀羞心坎上,激起朵朵的浪花,红润、性感的樱桃小嘴微微张开来,急促、火热的喘息如幽兰吐香一般呼出来,颤栗的人妻忍不住发出梦呓般的呢喃,“唔……唔……好涨啊……”

    大姨子那诱人的水穴因为怀着孩子的原因,子宫下垂、肉瓣肿大,紧紧凑凑的,聂北挺着庞然大物慢慢的往里面插,感受着不一样的触感,心里禁不住大叹:大肚子的女人‘睡’起来的滋味真好,大姨子真是个让人馋涎的绝色尤物!

    “慢些……慢些啊坏蛋……好胀……”随着聂北越来越深的进入,圆硕的龟头一路撑开人妻人母的花道肉穴,那份充足那份胀满是前所未有的,要不是怀孕而盆骨大开的话聂北的深入绝对和第一次开苞一样让她难受。

    聂北兴奋的用双手抱着大姨子的白嫩大肥臀,弓着腰、屁股猛力一沉……庞然大物再度深插进去……‘嗤’的一声,才进去一截的庞然大物再度没入一大截,整根火热的大犁一下子就‘犁’了三分之二进去,聂北感觉到敏感的圆硕龟头似乎碰触到进逼的子宫口了。

    “呃……”

    “啊……”

    深入的摩擦,禁忌的刺激快感让两人都忍不住呼出一声舒爽的闷叫。

    温文娴感觉到聂北的肉棒已经插入到很深了,那已经是她丈夫所能达到的极限深度,可大坏蛋竟然还在挺着腰深入,要是再深入的话戳到肚子里的孩子也未定,“啊……不……不要……太深了……停……停下来啊……嗯……小心戳到我的孩子……”温文娴双手撑在聂北的胸口上柔柔弱弱的推着聂北,不让她在深插进去,屁股不安的往后蠕扭着闪躲着……

    大肚子把温文娴的视线阻隔了,根本看不到自己水淋淋的粉胯处的状况,但聂北却兴奋的看到,乌黑黑、水迹斑斑的芳草中插入一根青筋爆爆的暴龙,龙根还未完全进入泥泞的销魂洞,肥厚娇嫩的人妻肉穴紧紧的咬住入侵的肉龙的大半截,花瓣被挤向两边,越发的贲隆、饱满,能有大姨子如此肥满的肉穴花瓣,在聂北接触的女人当中,也就田夫人苏秦了,可是那也只是在餐桌下用手美美摸过而已,还未真正用生命之棒去享受过,要是田夫人也怀孕的话那里绝对比大姨子温文娴的还要肥满……

    聂北一向都是吃着碗里盯着锅里的,可此时嘴里叼着一团肉却去想着另外一快肉,也算无耻了。

    久未见聂北抽插的温文娴浑身火热难耐,面色红火欲烧,迷离的眸子娇媚入骨的望了一眼聂北,双手双脚缠着聂北越缠越用力,做着无声的邀请,那想要而羞于开口的羞答答模样让聂北心旌摇曳,“文娴姐姐,是不是很想我大力抽插霪弄你的小妹啊?”

    “嗯……唔……快动一下啊坏蛋……”温文娴也顾不得很多了,被聂北撩拨这么久,炽热的欲火似乎找到了发泄口,喉咙里发出美妙的娇吟,硕圆火热的龟头撞击因怀孕而低垂的子宫口让温文娴在享受快美的欢愉时忍不住提心吊胆,神经绷的紧紧的,生怕大坏蛋会忍不住大力抽插,但坏蛋和风细雨的进出又让她欲求不满……

    聂北就在这个深度温柔的抽送起来……

    温文娴可谓是又欢又愧,未来妹夫的庞然大物在孕育了孩子的花田里恣意的耕耘着,左冲右突,就好像自己是他的女人一样……强烈的交欢让明知羞愧的温文娴无法自拔,扭摆着滚圆圆的腰姿、耸动着肥臀违背意志的迎合着聂北的肉枪抽插,放纵着肉体的欲望、践踏着人妻人母的尊严与耻辱,半睁半合的眸子和肥厚幽深的肉穴一样,流淌着同样晶莹的液体,一种带着咸味的划过火红滚热的脸颊,令一种粘稠而带着骚味儿的浸淫着暴胀的肉棒,随着肉棒的进进出出而发出‘咕咕唧唧’的淫声。

    久旱的花田忽然接受来自年轻旺盛男子的灌溉,还没有完全来开阵势抽插,温文娴已经欢快连连,玉腿盘缠、藕臂环绕、肉体轻颤、放纵承欢,火热泛红的肉体欲拒还迎的扭摆,丽绝的容颜散发着欢爱的妩媚色彩,泪水不断的眸子梦幻迷离,火急火热的出娇吟出声,“唔……嗯……坏蛋……嗯……”聂北每抽插一下,温文娴就快意的嗔骂一声。

    温文娴的娇吟细喘让聂北疯狂,动作越来越狂热,双手搂抱着一轮十五月亮一般圆满的肥臀发力狠狠的抽插着孕妇的花田,饱满的淫穴紧缩有度、蠕磨不断、火热烫人,当真是融化男人的销魂洞。

    迅速的抽离再迅猛的插入,粘稠的霪水在‘咕唧咕唧’的糜烂之音中飞溅出来,湿淋淋的冒着热气,在聂北不断的霪弄下,粘稠的霪液渐渐的冒起了泡沫,在紧紧紧套住肉棒的肉蛤嘴周围黏住,和紫红色的肉蛤相映生辉。

    “啊……啊……好……好深了……唔唔……慢慢点啊坏蛋……嗯……啊……不要……不要这么快……喔……顶到人……人家肚子里的孩子了……”聂北有些时候无法收住去势,硕大圆胀的龟头会戳到子宫颈,差点就要刺入子宫里的感觉让聂北既感觉到刺激又十分畅快,可苦了担惊受怕又欲仙欲死的温文娴,成熟肥美的肉体在聂北的抽插下渗泌出一层晶莹的香汗,还要当心孩子被聂北戳到。

    聂北弓着腰一阵狂野的抽插,胯下交媾的位置霪汁飞溅,‘扑哧扑哧’的糜烂之音异常的诱人,聂北把身体稍微往下压一下,肚皮和滚圆圆的大肚子紧紧相贴,微微挤压,随着耸动的身体彼此厮磨着,让聂北别有一番滋味,而陷入靡乱交媾之中的人妻人母也忘记了抗议,只是本能的知道要闪躲一下肚子不让坏蛋压住,喉咙里发出一阵阵让人意乱神迷的呻吟,“嗯……好美……唔唔唔……”

    “文娴姐姐……你的小妹妹插起来好肉紧好舒服啊……”聂北迅猛的耸动着屁股一次次狠狠的刺入,嘴上喘着气挑逗着温文娴。

    “……”温文娴急促的喘息着,胸脯如浪涛汹涌一般,脆嫩敏感的基地传来一浪一浪的交媾快感冲击着她的心田,娇体本能的耸挺逢迎坏蛋的霪弄,她只好红着脸默不作声。

    “我弄得舒服吧,比你丈夫的如何?”聂北眸子发赤、面通红,显然很是兴奋。

    “……你……你不要问……唔……我是个贱女人……淫妇……不要脸……挺着大肚子还……还和第二个男人行房……嗯……呜呜呜……”聂北的话让温文娴重拾羞耻感,嘤嘤而哭,娇体狂颤,激动不休!

    “都是我忍不住强奸了姐姐而已,不关姐姐的事!”聂北俯下头舔舐着文娴姐姐脸颊、粉腮上的清泪,在她耳边温柔的安慰着,身下的庞然大物却没有停止抽插,而是更加的深入更加的勇猛,“爽不爽啊我的大姨子!”

    “啊……啊……”温文娴在聂北猛力的几下抽插酥得七魂丢了六魄,微微挺着娇体、昂着臻首、张大樱嘴一阵急促的喘吟!

    聂北松开搂抱着肥臀的双手,一只大手贪婪攀上去准确无误的抓住一只涂满乳汁滑溜溜的大乳房用力的揉搓起来……乳汁被挤得飞溅……另一只手穿过文娴姐姐的后颈兜住她摇晃的臻首,火热的嘴唇对着娇艳欲滴的香嘴吻了下去,灵巧的舌头不费吹灰之力就探了进去……

    “唔……”温文娴一声长吟,失去小嘴的喘息,鼻息即时加急,呼哧呼哧而作,咻咻的喷扑在聂北的脸上,暖暖的很舒服,毫无经验的她在聂北的舌头进入她小嘴里的时候惊慌失措的睁开水雾缭绕、妩媚又哀羞不堪的眸子,羞答答的望着对视着聂北的眼睛。

    在聂北的眼睛里她看到了霸道的放肆、看到了霪邪的贪婪、看到了欲望的灼烧、看到了深邃的温柔、看到了别样的安慰……还有她不知如何面对的情愫。

    两人身下的生殖器官在火热的交媾着,强烈的快感噬人心魂,彼此呼吸火热而急促,温文娴瑶鼻喘息吁吁,呼吸不足,似乎就要窒息过去,觉得越来越难受,胸口起伏得越来越大,脸色闷红如火,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咽呜,“唔嗯……唔嗯……”

    窒息感让温文娴玉腿竖直了起来,颤颤的蹬踢着,玉指狂乱的在聂北背后抓绕出一道道带血的指甲痕,吃痛的聂北越发的凶猛,记记顶到子宫口才勉强收住去势,撞得人妻人母酮体乱颤、霪汁潺潺、香汗淋漓,好不痛快。

    “嗯——”温文娴一声似痛哼、似悲鸣的压抑呻吟在喉咙里发出,火热的酮体不受控制的哆嗦起来,臻首摇晃着欲要摆脱聂北的嘴唇的封堵,未果,竖直颤抖的一双丰腴玉腿大力的收夹并拢,夹住聂北的腰,粉胯猛力送抬,几下之后一股急促的花蜜涌了出来,从两件‘肉器’紧紧咬住的空隙中挤射出来,‘嗤嗤’而响……</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