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小菊儿是家里的宝贝儿,干娘护着,单丽华中年似有喜,干娘亦护着,为了不让聂北折腾她们,干娘安排她们和自己挤一个房间,巧巧和小惠姐姐睡聂北的房间,聂北嘛……客厅!

    一连几天,聂北在家都尝不到肉味,好在在外有‘野味’打打,黄夫人这些天来就饱受聂北灌溉,今天早上就在方便的时候被聂北溜进去以一个羞人的姿势媾合了好久,差点就被黄尚可发现,最后还是在黄夫人体内射了两次,随后再享受小洁儿的小嘴儿,倒也消魂,但射在小洁儿嘴里的时候她干呕不停,吓了聂北一跳,引来黄夫人一记白眼,却是洁儿妊娠反应!

    “好洁儿,你的小乳猪长得好快哦!”聂北捏着小洁儿的玉乳亲着她粉红的脸蛋儿嘿嘿而笑,“聂哥哥亲一下看看有没奶了!”聂北随后含住小洁儿的小玉乳。

    “唔……”小姐而红嘟嘟的小嘴发出一阵消魂的娇吟。

    聂北好一会才松开,转而淫荡的在黄夫人耳边吹着热气,“洁儿有了,芯儿你呢?”

    “嘤,讨厌!”黄夫人娇羞的埋头在聂北怀里,一时间两具火热泛红的玉体在怀,聂北心火再度点燃,战火随后亦被点燃……

    聂北几乎天天去温府,文清妹妹为温家忙着东跑西跑,文碧妹妹倒是经常在家,聂北也只能在她那滑嫩的玉体上过过手瘾而已,在她一声一个娘愿意才给的哀求下,聂北心疼的忍住,继而溜进温文娴大姨子的房间,每每弄得她一惊一乍,羞红着脸无奈的让聂北一次又一次的抱上床,不敢怎么反抗的她半推半让聂北脱她衣服亲她每一寸肌肤,然后……前后两个销魂洞都得承受聂北的深入灌溉!记得有一次,女红没有来得及放下,猴急的坏蛋被针扎得咧牙咧齿的,引得温婉的温文娴噗嗤一笑,可也就因为那迷死人的一笑,温文娴被弄得两天下不了床!这种偷情的刺激慢慢侵蚀着温文娴贤惠的妇道人心!

    和温文娴不一样的是,她女儿小婷婷倒是主动,自从那次和她文碧姨姨被聂北弄泄身后,对那美好的感觉十分向往,也不知道害羞,总是在聂北玩弄文碧妹妹身体的时候准时出现,见婷婷那嫩得出水的娇躯聂北有好几次想先要了她!

    聂北才从大姨子的厢房里溜出来,转而往琴儿的住处溜去,一身越来越诡异的身手全用在窃玉偷香的勾当上了,温府愣是没有一个人能发现一个身形敏捷的消失在拱形墙门内……

    温文琴身下穿着棉帛碎花亵裤,上身穿一件粉红色小衣,红色肚兜若隐若现,硕大无比的乳峰撑起一个大圆弧,巍巍颤颤的让人忍不住要猜度里面是何等的雄伟,秀气香肩外套一件白色锦裘大衫,秀发用块丝巾在中间绾住,慵懒而妩媚,右手卷书静读、左手轻抚小腹,神色宁静而安祥!

    聂北悄悄进入,看着安静的美人,竟有些呆了!

    “琴儿……”

    轻轻一声呼唤,却似乎是温文琴心底里那个熟悉的回音,虽然日思夜想,但这一刻有些不真实,温文琴有些走神,以为自己有胡乱的想到了那坏蛋。

    “琴儿……”

    轻忽再次传来,在身后,如此真实如此相近,温文琴娇躯轻颤,惊喜回头,思念化作泪珠滴落,银牙轻咬、呼吸停顿,聂北张开双臂,书卷跌落、玉人起身如燕归巢般扑入怀,香风馥郁、玉体柔软、嘤咛抽泣。

    “谁欺负我的琴儿了?”

    “是你……”温文娴欢喜的留着泪水,埋头在聂北结实的胸膛上,小女人一般!

    聂北搂着着琴儿那越来越丰腴的腰子抚着粉背,温声细语的安慰道,“都是我不好,现在才来看你!”

    “夫君……”温文琴柔情万千的呼唤一声。

    “嗯?”

    温文琴双手箍着聂北的脖子,昂头望着聂北,水眸盈泪、睫毛挂珠、柔情蜜意,粉腮桃红、小嘴轻启,“你的琴儿已经……已经……”

    “已经什么呢?”聂北俯下头去亲吻着她脸颊,舔干粉腮上的泪痕。

    “你琴儿已经有了……”

    “有什么呢?有钱了?”聂北端着明白装糊涂的逗着有些娇羞的琴儿。

    “是……是怀孕了,肚子里有你的孩子了!”温文琴才说完后埋头在聂北的脖子弯上,样子既娇媚又羞怩,芳心甜蜜又幸福!

    “嗯……”温文琴娇吟一声,被聂北搂抱着离地转了几圈!

    见聂北听闻自己怀孕后如此兴奋,温文琴芳心如喝蜜一般的甜,却‘啊’的一声被聂北打横抱了起来,美眸妩媚得滴水,迷离的望着聂北,玉颜桃红,春心荡漾,声音似有似无,腻糯得诱人,“夫君要干什么呢?”

    “琴儿清楚的!”

    “我……我不知道!”温文琴听着聂北挑逗的话,熏着聂北身上强烈的男性气味和刚刚交媾完的肉欲气息,身子一下子就软绵绵的了,如一段上好的绸缎挂在聂北双手上,脸蛋酡红似醉,妩媚的眸子几乎滴得出水来!

    聂北抱着温文琴向内房走去,霪霪的笑道,“那我示范着让琴儿知道!”

    “不要啊……他……他就快回来了!”温文琴见到一生的最爱,早已经不能自持了,可理智还是让她出声拒绝,只是那声音软绵绵的,带着情动的娇糯和沙哑,也就有种欲拒还迎的味道了。

    在粉帐纱幔的秀床上,聂北就像对待一件一碰即碎的宝贝一样,小心翼翼的抚摸她每一寸的肌肤,巧手脱她衣服,小衣解开脱下、肚兜系带松开,肚兜聂北揉成一团丢到一边,硕圆白嫩的乳峰、娇艳欲滴的雪峰莲花让聂北贪婪的俯下头去,流连山峰、吸吮蓓蕾、游走还未变形的小腹……扯下亵裤探入森林、钻进峡谷……聂北的动作一气呵成,对琴儿的身体比对自己还要了解,三两下就让心存顾忌的人妻春心勃发不可收拾,娇躯扭转如蛇、面红如潮、媚眼如火,抛弃一切,分跨挺送,主动求欢!

    聂北哪里忍得住,三两下除光异物的束缚,跨马提枪,顺着溪流即时冲入敌阵杀向阵列重重、热火朝天的纵深深处……

    “喔……唔……”时隔多日,再度城池再度失守,让火龙长驱直入,温文琴禁不住全身抖颤,微带痛楚的娇哼一声,继而舒爽的呼出一口气,“嗯……夫君……温柔点……别别伤了我……我们的孩子……”

    聂北当然不敢放肆,只进半截便不敢深入了,在这尺寸上温柔的抽插起来……

    两人情到浓处难以自禁,抛开一切在床上翻云覆雨忘情交欢,随着战火的蔓延,拼杀的惨烈程度加剧,压抑而娇腻入骨的呻吟从温文琴轻启的樱嘴里断断续续飘出来,如泣如诉,恰似窗外沥沥的雨声……

    日出日落潮来潮去,温文琴死去活来,却无法让已经在她姐姐体内射过一次的聂北射出来,看到聂北难受的样子她心疼,忍住羞怯压制恐惧,跪趴在床上,回头一瞥,娇羞无限,“琴儿没用,不能让夫君尽兴,但下面都快磨破了,夫君取琴儿后面吧!”

    “真的?”

    温文琴轻咬下唇,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夫君来吧,琴儿侍奉夫君之时已是残花败柳之躯,琴儿总觉得遗憾,这最后一块处女地……现在交给夫君,夫君要温柔些,琴儿怕……怕痛!”

    聂北从背后轻压着温文琴的粉背,火热的嘴唇在她耳边细声温语的说道,“琴儿是我心目中是完美的,不是什么残花败柳,以后不准有这样的思想!”

    温文琴不求其他,但求自己宁愿为之出轨为之不顾廉耻的男人的心理有自己,也就足够了,聂北的话让她欢喜让她甜蜜,眼泪忍也忍不住的流了出来,她觉得有这一句认可的话,自己什么都愿意答应他,即时要自己去死也无怨无悔!

    聂北舍不得越来越熟美的琴儿娇妻有半点委屈,更不会让她去死,不过……死去活来倒是免不了了!

    菊花盛开本是金秋十月,但这阴雨绵绵的下午,人妻文琴的菊花绽放了,她没有她姐姐被聂北夺走菊花那么的疼痛,或许因为她心里有万分的爱,爱让她勇敢、让她发热、让她水润、让她忘记痛楚……

    菊花残,有些人无法理解,或许某些歌手会懂,不过绝对没温文琴有这么身切的体会,火辣辣的,随着火棒的进进出出,就像裂开了一样,“轻……轻点……嗯……捅坏琴儿了……喔……”

    随着火辣辣的过去,酥麻的到来,温文琴尝试到不一样的交欢滋味,灵魂都为之颤栗的酥麻从后面的迅速向四周扩散,脊梁骨在酥麻的快感中似乎都不存在了,软绵绵的趴着上身在床,翘着唯一获取知觉的屁股在承受一记比一记重的进入……

    屁股开发比前面更让她难以承受,不一会儿就溃不成军了,一泄再泄,滑腻的淫水从淫靡不堪的泥泞芳草地里射出来,捏被的子孙袋和大腿湿淋淋的,底下的床单就更不用说了。

    聂北操弄这么久,也忍不住一股射意,迅猛的抽插几十下后全部射入琴儿的直肠里……

    “啊……”温文琴娇啼一声,全身哆嗦,再度泄出一股晶莹的粘稠花蜜!

    两人事后如胶似漆的拥抱在一起,情话绵绵,聂北一时漏嘴,“琴儿,你的大屁股竟然也会旋转,还会出水,太神奇了!”

    温文琴自然知道自己后庭让小男人很享受也很喜欢,不无自豪的道,“又一次听我娘和皇后娘娘说起过,人家这叫水漩菊花,遗传的!”

    “啊?”聂北惊讶了一下,继而喃喃自语道,“怪不得文娴姐姐也是这样……”

    “什么?”聂北喃喃自语虽然声音不大,但两人静静相拥,温文琴还是听得清楚!

    “没……没什么!”聂北心虚。

    温文琴却不是那么好忽悠,见聂北心虚的样子,顿时什么都明白了,目光灼灼的望着聂北,“你刚才说我姐姐那里……”说到这里她忍不住一阵脸红,想到姐姐竟然也给小坏蛋弄了,而且比自己还要早一点,又是气愤又是吃醋,“坏蛋,你是不是强……强逼我姐姐让你……让你那个了?”

    “……”温文琴神色平静,谁也不知道她内心有没有发怒,聂北也心有惴惴,生怕气着她的身子,她肚子里还有个小生命,聂北可舍不得!

    “坦白从宽!”温文琴的玉指温柔的在聂北腰间抚摸着,可聂北知道,一个不慎,温柔抚摸立时可以变成大力痛掐!

    “我上了她!”

    “上上上,难听死了!”温文琴剜了一眼聂北!

    “本来就是上嘛,就好像上琴儿你一样的把她给上了!”聂北霪霪的笑道,“而且,上次在万佛寺的时候琴儿可是答应过我的,只要你姐姐肯让我上的话你就甚么都不管,而且连文碧妹妹、小婷婷她们两个也可以……”

    “我……我哪里有说过!”温文琴毫不认账,脸蛋禁不住酡红,显得很娇媚。

    “……”女人蛮不讲理的时候聂北也没了辙。

    “就当我说过,可我姐姐才不会轻易同意让你那……那个的!”温文琴目光恶狠狠的望着聂北,“是不是强迫我姐姐和你交欢的?”

    “没有,绝对没有!”聂北说谎眼都不眨一下。

    “眼睛都不眨一下,准是说谎!”

    “……”聂北猛眨眼睛,“这不是眨了吗,迟一点而已!”

    “扑哧!”温文琴忍不住扑哧一笑,没好气的横了一眼聂北,嗔道,“别以为我猜不到,我姐姐温柔娴淑,平时对丈夫以外的男人都是不苟言笑的止乎于礼的,要不是你个混蛋坏胚子强行进入她身体的话,你个坏蛋这辈子也别想让我姐姐就范!”

    聂北汗颜,讪讪的讨笑道,“我娘子果然聪明,夫君一点小聪明都瞒不过琴儿你!”

    “少给我打马虎眼!”温文琴却不是那么好哄,“我姐姐现在怎么样了?她有没有自寻短见?”

    “一尸两命的事情,很划不来,她不会干吧?”聂北本来不觉得有事没事的,可被琴儿这么一说,倒也心有惴惴了。

    “我姐姐要是出什么事,我就一尸两命给你看!”见聂北说得轻巧,温文琴顿时柳眉倒竖,愤愤然,也不知道是姐姐和自己都被同一个男人占有霪弄而恼羞成怒还是对聂北那故意轻松的态度很不满。

    聂北紧紧的抱住赤裸羔羊,着紧的道,“我保证不让你姐姐做傻事,而且让她接受我,我就劳累点,多养个女人!”

    “美得你!”温文琴捶打着聂北的胸膛,娇哼哼的,“哼,我不管,反正木已成舟了,姐姐她也算是你女人了,可不能让她受委屈了,以后不准强迫她了,得让她愿意你才……才能那个!”

    “听娘子的!”聂北在想:不明确反对就是愿意了吧?那么文献姐姐是愿意的!聂北无耻的想着,可现实中温文娴也往往在聂北的挑逗下难以自持,委屈越来越少,每每是欲仙欲死,聂北走后她反而有些不舍。

    “是才好,不然人家不理你了!”

    “当然,不过娘子答应我连文碧妹妹和婷婷也……”聂北探探温文琴的口风。

    温文琴幽幽的望着聂北,语气有些无奈的道,“看你这样子,之心思也不知道打了多久,而且我看文碧那死妮子望你时含情脉脉的眼神,恐怕恨不得让你早些宠幸她,而婷婷就无邪天真,虽然年龄不大,但长着迷人的脸蛋、诱人的身体,对你又不知设防,我能有什么办法,还不是迟早让你个坏蛋抱上床去!”

    文碧和小婷婷一起被抱上床去让坏蛋小夫君脱光衣服,玉体横陈在眼前,然后让坏蛋小夫君逐一开苞,尽情的耕耘,就好像对待自己一样,不管不顾的在她们娇嫩的身体内射精,让她们姨侄俩……受孕,文碧也就算了,都到了出嫁的年龄,小婷婷却十二来岁,不足小菊儿大,却……嗯……好羞人……可是怎么觉得有种不一样的刺激?嗯,都是坏蛋他让自己变得这么不顾伦理了!

    温文娴胡思乱想着,聂北霪霪直笑,温文琴回过神来不由得娇嗔连连,“笑得这么坏,想什么呢?我可告诉你啊小坏蛋,文碧那死妮子我看是没救了,深陷其中,你要了也就要了,可婷婷你可不能硬来,得……得我允许才行!”

    “……得你允许?”聂北先是一愕,继而嘿嘿直笑,“嘿嘿,那娘子要怎么样才肯呢?”

    “让我姐姐心甘情愿做你的女人,那时候人家就想办法让你这个坏蛋在我姐姐面前把婷婷给吃了!”温文娴在聂北的调教下变得越来越‘邪恶’了!

    “真的?”

    “看你兴奋的!”温文琴性感的樱嘴挂着好看又狡黠的微笑,“不过……”

    “什么都答应你!”

    “以后多疼我一点!”温文琴也算看出来了,坏蛋小夫君是个风流的种,听嫂子(宋小惠)说了,他家里还住着一个美若天仙的成熟女人,叫单丽华,作为女人,温文琴有一种脱离淡雅的危机感。

    “是这样吗?”

    “啊……不要……嗯……轻点……”房内再度燃起战火……</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