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6章 找我姐姐吧

    温文琴的丈夫回来时聂北才从容不迫的离开,倒着实把温文琴吓得不轻,通奸之罪可不轻!

    聂北虽然风流,‘坏事’也干尽,但好事也做不少的。

    最近事情不少,最主要的是兵丁四处搜人,可能是温夫人在灵州见到了皇帝,并且起得了作用,州兵并没有入城搜捕百姓了,而是驻扎在城郊十里外,也不知道是何用意,但听闻圣上已经传召田万年这个灵州知州大人和他夫人苏瑶一同前去灵州觐见了,具体所为何事非外人而得知,但小田夫人苏瑶的离开却害得聂北总有些惦记,而且,虽然州兵没有滋扰百姓,但留下的创伤可不少!

    这些本不需要聂北操心的,可捏被既然手里握着筹款,那么黄尚可需要操心的事情聂北也得操心,用聂北的话说,这就当做替岳父分担。

    在上官县城内,不少人心惶惶的贫苦百姓都看到这么一张告示:郊外钱二在大量招人,开荒取地,在此期间工钱照算,吃住全包,开荒完后有意愿留下来耕种的还会派发农具和种子,但彼此不是从属的关系,而是雇佣关系,收入的形式是低保加总收入的百分比提成计算……

    在郊外的荒地上,新型的犁耙已经开始使用,效果在聂北意料之中的好,翻新土地的速度可把那些对前途不甚看好、心有忐忑的人打了一剂强心针,干劲十足,同时新型犁耙的神奇之处也在上官县里传开了,哪些地主大户即时关注上,四下打听,才发现这是聂北的新‘玩意’,可想仿造的时候才发现,上官县的铁匠师傅在民乱之时被聂北全部拉拢了,想找到铁匠师傅只有到别的县里去,可那些铁匠师傅还得看样式或许偷师才成,一来而去的也要不少时间,可是见那怪异十足的犁耙在大耕牛的拖拉下势如破竹的翻开土地,那速度可不是他们能拒绝得了的,并且传闻聂北的私人作坊里还在打造一种快速的脱粒机,能提速几十倍……要是之前的话绝对没人会相信的,就连钱二也觉得有些玄,可有前例的条件下,谁都信了七八分,于是拉拢收买等等小动作可不少,但钱二的兄弟们看得紧,而且聂北对铁匠师傅开出的条件可不差,外来人想得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就这样干吧,大方向我来处理,具体问题你解决……晚了,钱大哥,我先告辞!”

    聂北从乞丐窝里走出来,聂北心头总有些阴寒,从钱二口中得知,那个刺杀单丽娟而被抓的杀手在钱二秘密审讯时才一开口说话就全身抽搐,面目可憎,不刻即死于非命,七孔流血而死,死状狰狞,钱二秘密找了个仵作验尸,非毒杀,而为蛊毒所致……

    好端端的一个人,一说话就挂了,聂北只能感叹蛊毒的神奇,同时亦隐隐担忧,诡异的事情总让人发怵,而刺杀单丽娟一事也因为一线索断裂而不得不暂时搁浅,不过聂北隐隐觉得,这些阴毒的招数皆和那像个妖精一样迷人的白莲教圣姑有关联。

    第二天,各种事情纠缠,聂北也有忙得四脚不着地的时候,如往常一般,聂北将近天黑时才坐一架马车回到家里,差随车而来的几个兄弟搬下两张新床新被子后再随马车走了,入屋时才发现单丽娟的存在,看那样子似乎今晚要留宿,聂北双眼都亮了。

    单丽娟却红透了脸蛋,聂北那吃人的目光让她羞赧不已,干娘不知道单丽娟和聂北的事情,见外面的天做着最后的疯狂,似乎要以一个猛烈的形势来结束这些天以来的绵绵阴雨,便挽留单丽娟留宿,干娘的热情和天气的阻拦,单丽娟最终还是留了下来,她也知道迟早会遇到聂北回来的,但当遇到时依然不知所措,心如鹿撞!

    干娘不知道两人的事情,单丽华却清楚得很,见聂北目光可吞下自己的姐姐,而娘亲方秀宁、大姑宋小惠、小姑宋巧巧、小菊儿都在,那坏蛋这样盯着姐姐看,姐姐很难为情,不由得扯他进房,省的姐姐抹不下面子。

    “娘越来越年轻了、小惠姐姐更漂亮了、巧巧更惹人疼了、小菊儿肚子大了……”

    聂北走进房里之前还不忘‘甜’一下嘴!

    聂北的话惹来干娘矜持一笑,巧巧却伸手摸了摸小菊儿的肚子,吃吃的笑道,“聂哥哥说对了,还真的有些大了,咯咯……”

    聂北的话和巧巧清脆的调笑声弄得小菊儿红透了脸。

    看到聂北一家其乐融融,单丽娟也渐渐少了些拘谨,和干娘有说有笑,但目光总是忍不住向聂北的房间瞟一眼,虽然只能看到门帘布,但还是忍不住。

    聂北进入房间就搂住单丽华丰腴的腰子,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邪邪的调笑道,“娘子这么急着拉我进来不会是想……嘿嘿……那个了吧?”

    单丽华光洁的脸蛋泛起了阵阵红霞,却甜蜜的让聂北抱着,没好气道,“我不拉你进来你那色迷迷的眼光还不当场把我姐姐给吃了?”

    “可是娘子却落入了虎口,我要吃了你!”

    聂北半真半假的俯下头去就要亲吻单丽华,单丽华素手轻抬,温柔的掌心带着香风挡住聂北作怪的嘴,娇嗔道,“人家才不让你来了,今晚把新床装在娘的房里,我和小菊儿过那边睡,不让你碰!”

    “为什么?”

    单丽华红艳艳的脸蛋十分诱人,聂北还想着晚上能抱着她、占有幽深火热的禁地美美的睡一觉呢!

    单丽华羞赧的把头枕在聂北胸膛上,又是自豪又是娇羞,“娘请姐姐过来就是给我和菊儿把脉的,不但菊儿有了,人家也有了,所以娘不让……不让人家和你睡在一起了,说你……你太放纵会……会……嗯……不说了,都怪你,平时那么大力,害得人家都忍不住大声叫起来,娘……娘都听到了!”

    “我是老虎吗我……嗯?什么,你也……”

    “嗯!”

    单丽华轻不可闻的应了一声,“人家好高兴!”

    “我也很高兴!”

    聂北双手环着单丽华的那依然纤柔的腰子,乐得像个笑脸佛一样,“来,让我看看那性感小肚子大了没!”

    “……”

    单丽华红着脸不吭声,也不让聂北动手脚,只是平静的拥抱着。

    单丽华神色平静,不见恼怒,更不见嗔怪,有的只是温柔,之前那个动不动就拿拂尘扇人的美道姑已经不见,即使知道姐姐单丽娟母女和自己的事也能看得开了,不是她不在乎,或许是她的爱包容了一切,改变了她多年的信念和执着,聂北对她愈发的疼爱,“丽华……”

    “嗯?”

    单丽华昂臻首,迎着聂北温柔的视线,感受到聂北对自己的疼爱,她醉了,“夫君,你是我的夫君!”

    “聂……聂哥哥!”

    这时候小菊儿羞答答的走进来,一件大棉袄把她那娇小玲珑的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很囊肿、很笨拙的样子,而那越发圆润的脸蛋儿就很娇妍,稚嫩的气息渐渐被一种少妇的风韵给掩饰了,天真与性感糅合起来韵味更加诱人!

    也难怪她的脸蛋儿会越来越圆润,家里就她最小,但她却比单丽华怀孕还早一些,干娘特疼她,事情不让她做,心不用她操,吃得好睡得好,娇俏的小菊儿丰腴了很多!当然,单丽华也差不多,在家里她们成了两个宝!

    聂北伸出一只手来把小菊儿和单丽华一起搂入怀里,两个女人,一个丰满熟美,一个纤柔可人,两具软柔柔的身子散发出阵阵香风,聂北胯下那巨龙顿时立了起来,两女即时察觉到,那粗长的东西她们最熟悉不过了,脸蛋跟着就红了个透,害羞的推开聂北,羞答答的走了出去!

    一个男人几个女人的饭局,聂北不吃饭也饱了,晚饭结束后干娘和小惠姐姐在收拾,单丽华和小菊儿想帮忙干娘不让,唯有和巧巧、单丽娟坐在一起聊天。

    春雷轰隆而响,雨越下越大,豆大的雨滴洒落在屋顶上,沙沙沥沥,外面一片雨雾,大雨中墨色的山林反而给人安祥宁静的感觉!

    聂北把新买回来的床装好,铺上被褥,两间房,四张床,一间两张,干娘、巧巧、单丽华、小菊儿四个睡在干娘的房间里,而小惠姐姐和单丽娟就在聂北房里各睡一张床,聂北很自然的分得了客厅!

    最后一个洗完澡出来的单丽华附在聂北耳边轻声呢喃道,“坏蛋,今晚人家和菊儿都不能给你,你要是忍不住的话就要我姐姐吧,不过记得对我姐姐温柔些!”

    聂北坐在客厅的床上,望了一眼自己的房间,里面有两个女人,一个是已经和自己有过肉体交流的单丽娟,另一个就是小惠姐姐了……聂北的心蠢蠢欲动着,双眼放出灼热的火花,恨不得立即入室宣淫!

    单丽华神秘秘的道,“我姐姐一个人可能无法承受,但里面还有小惠姐姐,机会难得,坏蛋夫君今晚可不能委屈了自己哦!”

    聂北言不由衷的说道,“这……这怎么行呢,小惠姐姐她……她可是我姐姐!”

    其实聂北内心早就想把小惠姐姐给吃了,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下手而已,单丽华说得对,或许今晚是个好机会。

    单丽华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聂北,“你的姐姐还少了,最后还不是给你这坏蛋给……给那个了!”

    “哪有,我只对丽华姐姐好娘子你那个而已,怎么会……”

    “坏蛋,别想骗我,小菊儿都告诉我了,温文琴那有夫之妇的肚子里可是有了我们聂家的骨肉,你难道敢说不是你这坏蛋干的好事?”

    此时干娘、巧巧她们几个都回房了,也只有单丽华在聂北身边,她要一吐为快。

    “……”

    单丽华坐到床沿上,丰满的上半身主动的依偎到聂北怀里,双手攀环着聂北的脖子,娇艳的性感红唇在聂北耳边轻飘飘的道,“而且……而且巧巧也有了身孕,人家在想,那会不会也是夫君干的好事?”

    “啊?”

    巧巧也……也怀孕?聂北又惊又喜,却无言以对,愣在那里。

    单丽华的嘴角弯了起来,一副拿捏聂北的样子,“前些天,巧巧不时呕吐,娘还以为巧巧是吃了坏东西不舒服的,不加留意,但我却注意到了,刚才姐姐替我诊脉的时候也悄悄的对我说了,她观巧巧气色,竟然发现巧巧已经怀孕多时了!”

    “不……不会吧?”

    “到这时候你个坏蛋还想装,讨厌!”

    单丽华娇嗔的捶打了一下聂北,接着道,“人家早就知道你和巧巧做……做了那事了,只是不说破而已,就知道你个坏蛋不肯承认!”

    “……”

    聂北讪讪然,“怎么……怎么知道的?”

    聂北问这话等于默认了。

    美道姑单丽华此时已经没有从前那种‘卫道士’观念了,她现在的一心做个相夫教子的女人,她发现聂北和巧巧交媾时震惊、惶然、茫然……可她知道,很多事情无法改变,就好像自己无法改变已经是聂北女人这个事实,亦无法改变姐姐也是聂北的女人这个事实,自然也无法改变很多事情,渐渐的,她的心平和了,也选择了从容去面对更多的女人,包括姐姐还有巧巧,甚至聂北的小惠姐姐。

    单丽华微微有些羞涩的道,“你那次受伤在家的时候,每个晚上都……都折腾人家,有一次人家半夜醒来上茅厕的时候看……看到你和巧巧两个人在……人里面……”

    “在里面干什么?”

    话说到这个份上,聂北也放开了,此时目光中反而有了些邪魅。

    单丽华红着脸啐了一口,“坏蛋,干什么你自己清楚,问人家干什么呢!”

    “啊……对了,你姐姐她有没有把巧巧怀孕的事情和娘说?”

    聂北想起一件严重的事情。

    单丽华兰花指嗔怪的点了一下聂北的额头,“你啊……事前用下半身思考,事后才用脑子去想,现在才知道害怕了?”

    “嘿嘿……”

    聂北一手搂住单丽华娇妻的后腰,一只手爬上了她饱满的乳峰上,轻轻的掌握柔柔的抚摸起来,“好娘子,快告诉我啊!”

    单丽华被聂北在乳房上轻轻一揉,顿时抽去了所有的力气,丰腴的香躯腻到了聂北的怀里,无力亦无心去抵挡聂北的抚摸,白里透红的脸蛋渐渐的泛起迷人的酡红,美目半阖,媚意丝丝,禁不住发出一声荡人心魂的娇喘,“喔!”

    “坏蛋……嗯……轻点啊……”

    单丽华娇滴滴的喘息着,说话断断续续的,“我看……嗯……姐姐她多半也猜到巧巧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唔……所以……所以没有对娘亲说起这事……你放心……不过……”

    “不过什么?”

    聂北停下手了,单丽华被他弄得不上不下、欲罢不能,唯有红着脸把他的手拨开,挪了挪身子才道,“不过你的小惠姐姐却是个极其精明的人,我看她多半也看出些苗头来了,说不准你和巧巧的事她也知道了!”

    “不是吧?”

    聂北压着声线,“何以见得?”

    “感觉,女人天性的敏感!”

    “……”

    “好了,人家困了,要回房睡觉了,夫君晚安!”

    单丽华俨然一个贤惠的妻子,服侍聂北宽衣,才欲回房,聂北却一个翻身把她压在床上,四眼相对,她看到了聂北的欲望,不由得娇羞无限,“坏蛋,你……你要干什么呢?”

    乳腺增生而越发饱满的乳房挤在聂北胸膛上软绵绵的,很舒服,聂北邪邪的道,“娘子说我想干什么呢?”

    “人家……人家怎么知道你想干什么!”

    单丽华扭摆着身子,无法挣脱聂北的压制,呼吸却禁不住急促了起来,脸颊飞上晕红,星眸似醉,闪烁着妩媚的波光,被聂北完全开发的身子面对聂北时十分的敏感,不一会儿经已动情不已,只是她本能的抗拒着,声若莺啼般哀求着,“夫君,人家有了身孕不足三个月,现在不能给你的,你去找我姐姐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