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古代有钱人家的油灯比一般平民百姓的可亮堂得多,但和现代照明比起来却怎么都还是显得昏暗,在恍惚的暗黄灯光下,一神刚阳而挺拔的身躯倒影显得有些拉长,一只撩着轻纱帷帐的左手悄然收回!

    轻纱帐幔缓缓的回合,从外厅看去,宛若一只潜入屋里的鬼魅!

    这自然是聂北无疑,受伤而无法压制的淫蛇血迸发了炽热的能量,欲烧得聂北浑身发热,赤红的双瞳俨然地狱里溜出来的色鬼,眼前一具横陈玉体轻遮微盖,正式浑然未知闺房已潜入一头狼的林夫人!

    她赤裸裸的酮体凹凸有致,如优美的山峦此起彼伏,构造的曲线美得像玲珑剔透的艺术品,散发着天然的美态,被子随意的遮盖在上面,露出修长的美腿和半只浑圆翘挺的雪白乳峰,一双玉腿如凝脂白玉一般,曲线优美的小腿和小巧晶莹的脚掌都很白嫩,而精致的脚丫子却慵懒的收拢起来,给人一种可爱的感觉,女人漂亮的很多,但很少有一双漂亮的腿,小婷婷全身无一处不美,娇嫩嫩的如初冒的花蕾尖儿,她的小美腿却如她娇嫩的身子一般诱人,而林夫人亦如此,只是一个娇嫩一个成熟而已!

    沿着滑腻的秀腿上去,是半遮掩的禁地和隐藏在花红蚕丝被里的小腹,对上是露出来的半边酥胸,雪白的一只玉乳上犹有曹夫人亲吻时留下的津液,既是糜烂又是旖旎。

    室内静悄悄的,唯有油灯时不时发出一两声轻微的‘噼啪’声!但丝毫没有让聂北走神半点,聂北全数的目光全部给予林夫人了,但见不知睡着与否的林夫人的脸蛋在暗淡的灯光中散发着媚人的绯红,多半是刚才和曹夫人磨镜销魂后犹未消退的潮红,香唇红润柔和、瑶鼻直挺秀气、娥眉轻画淡扫、额头秀丽白净,端的是精致入微、美丽非凡!

    但聂北的目光最终还是转到了她双腿根部的位置,虽然被子盖住看不到什么,但聂北的脑海里却老是闪现三个字:‘花蜜糕’!

    聂北淫亵的想,里面真的被曹夫人塞了个柔软的花蜜糕?还能吃吗?多半湿漉漉了吧?

    聂北虽然想入非非,淫亵不堪,无法得知的结果自然是好奇心起,那求知的欲望和欲火交缠起来的冲动却不是聂北能控制的,欲火大盛的聂北轻悄悄的靠到了胡床边上,床边有一双金缕鞋,和曹夫人那双红色绣花鞋是如此的登对,想到登对的时候聂北的脑子里便浮现了林夫人和曹夫人两个,她们彼此的矫情已经到了‘水乳交融’的地步了,算是登对了吧?刚才她们‘手帕交’时的旖旎情景让聂北心头不由得火热,双手情不自禁的把玩起林夫人小巧的脚掌,入手细腻柔滑,别有一番旖旎!

    林夫人的脚丫子洗得白嫩非常,一点异味也没有,甚至有些香肌雪肤的味道,见林夫人颤了一下却没什么反应的聂北越发渴求,结实的身体爬上了胡床,附着身体轻轻的吻着林夫人的脚丫子!

    在聂北的亲吻下,迷迷糊糊睡着的林夫人本能的缩了一下腿,脚丫子亦如含羞草受刺激一般收蜷起来,一声娇腻的呢喃飘了出来!

    本来就放肆到无以复加的聂北玩得‘性’起,丝毫不在乎这婆娘不是他的女人,火热的嘴唇吻遍了林夫人白腻的脚掌然后一路亲吻上去,在露在被子外面的秀腿上吻了个遍,滑腻如凝脂的秀腿带着成熟夫人的幽香让聂北很是享受。

    如此艳丽丰腴的成熟美妇玉体横陈在眼前,早已经无耻到极点的聂北根本毫无抵抗诱惑的能力,道德之类的玄乎东西更是丢得干干净净,唯一想的就是钻到被窝里去,然后再‘钻’到女人的身体里去……

    迷迷糊糊睡着的林夫人本能的感觉到了有些热,从脚丫子传到大腿,接着就凉丝丝的,也是从脚丫子开始,但她并不知道是聂北在亲吻她,甚至连聂北从她微微张开的秀腿中间钻过头进去也不知道,忽然只见她感觉到大腿中间一热,嘤咛一声醒了过来,迷糊中感觉到一条灵巧的舌头在自己空虚的肉壑里‘钻研’,酥麻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喘息起来,却以为那贪婪的‘小狗’是曹夫人,便哼哼唧唧的娇吟道,“死骚狐狸……嗯……我儿子还喂你不饱啊……竟……竟然又来舔……啊……”

    林夫人娇吟的声音甜糯柔媚,犹如杜鹃春唱,让聂北很是享受,更让聂北爽的就是,自己现在就要把林才知的母亲给上了,这种报复感和成就感让聂北觉得很是刺激。

    林夫人却犹未知,才醒过来就陷入欲火焚身的渴求中,她怎么也想不到‘曹夫人’竟然不是曹夫人,而是一个彻底‘坏透’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比自己的儿子尚且小一点点,所以林夫人依然快美非常,娇滴滴的喘息呻吟着,“好痒……添深点啊雪儿……嗯……”

    “死妮子……舔得人家好爽……”

    厢房一直是林夫人和曹夫人颠鸾倒凤的场所,所以很是放得开,她的淫叫很是风骚很是淫荡,“你……你……啊……塞……塞进人家里面去的花蜜糕还未取出来呢……你可要吃干净了……哦……不然我往你下面塞个苹果……”

    “……”

    聂北没想到两个女人竟然可以玩得这么疯,更想不到此时此刻能听到如此震撼的‘威胁’,欲望如滔天的欲火在全身焚烧……舌头禁不住全部伸进去林夫人的‘肉蛤’深处,顿时就舔到了那‘花蜜糕’,不由得有些愕然,动作顿了一下,正在享受极致快感的林夫人成熟香柔的酮体顿时万分空虚难耐,像条忽然被抽去池水的泥鳅一般,不安的扭蠕着充满肉欲气息的娇躯,双腿收夹回来,把聂北的头夹住,急促喘息却呢喃道,“不要逗人家了好妹妹……那东西是你塞进去的……你可别推到人家深处去……快舔食干净啊……人家好想要啊……给我……”

    骚媚的美妇人妻温声腻语的发出如饥似渴的求欢呼唤,聂北骨头都酥了几分,下面那根火棒烧得越发炽热,只想顺势爬上去,然后出其不意的把生命之棒插入林才知母亲的酮体里去……

    聂北还未来得及付诸行动,内院外面急急匆匆的闯入一个丫鬟,在厢房门口张嘴就呼唤,“夫人、夫人,不好了,大少爷他和少夫人她打起来被打昏过去了……”

    聂北的冲动随着这么一声呼唤赫然而止,林夫人匆匆离床穿衣然后摇曳而去,却没留意蒙在被窝里的聂北,反而就这样让聂北白占了便宜!

    望着匆匆而去的林夫人,问着伊人留下的馥郁馨香,欲火得不到消除的聂北没有庆幸没被发现,反而觉得很是遗憾,未能在林夫人那美妙的酮体上发泄那销魂的欲望!

    林夫人出了厢房后脸色就隐含着愠怒,也不管垂头低眉的丫鬟,外在端庄内在闷骚的她步履绰绰,婀娜生风,当先一步走出拱门,“到底怎么一回事?”

    丫鬟紧紧跟随着林夫人,把大概的情况说了,就是少夫人晚饭过后回房,不知道怎么的就和大少爷打起来了,大少爷一不小心被推下床去,撞到床前圆桌昏了过去。

    听明白大概的林夫人脸色很是难看,丫鬟唯唯诺诺的跟上,“夫人,老爷他……”

    “他什么,快说!”

    尾随的丫鬟听夫人的话便迅速回答道,“老爷他现在在少爷的房里,少夫人她……她也在!”

    “……”

    林夫人眉毛一挑,闷声而走,不再问一句话儿!那死鬼想的什么她这个做妻子的可是一清二楚,他觊觎那腼腆俏媳妇可不是一天两天了,面对自己的时候就软蔫蔫的,连‘巷儿’都进不了,也不想想他那扶不起来的‘阿斗’能不能坚挺起来‘干事’,估计就是能坚挺起来也不过是半生硬而已,能开得了俏媳妇那狭窄紧闭的‘门儿’?

    不过,那死狐狸不好好服侍我启儿却还把我启儿踢下床,害他昏死过去,要是有个什么好歹看我不收拾收拾她!

    “萍萍不要怕,来来来,坐下来喝口水压压惊!”

    在一个装扮古典的厢房内,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平坦的躺在珠帘锦幔的双人床上,神色平静,而床前圆桌上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六十开外,富家翁的穿着,由于锦衣玉食的关系,虽然岁数算得上老头子一个了,但依然红光满面,颇有保养得宜的味道,但见他本想伸手去抓住女子玉白的小手,才碰触到的时候,女子惶然缩了回去,他倒没有丧气,半安慰半威胁道,“萍萍,才启他因你不肯和他睡,被你踢下床而昏死过去,你婆婆她最疼才启了,她知道的话责骂虐打你都有份儿,以后你的日子可不好过咯!”

    二十出头的女子闻言嘤嘤而哭,仅穿乳白色睡衣的她看上去柔弱清淡,纤柔单薄的身子透着一股子的秀气,如刀削一般的香肩上‘铺’着一枕秀发,慵懒又妩媚!

    老男人见儿媳妇被自己吓得嘤嘤而哭时倒颇为满意,一双贪婪的目光偷偷的定在俏媳妇的酥胸上,隆隆松松的弧线很是诱人,衣襟处若隐若现的展示出一道迷人的乳沟,那一抹白腻直让他暗地里咽口水!他好整以暇的接着说道,“不过你不要怕,老爷我不会让她欺压你的,只要你……”

    话会所到此,老男人的手便再次伸了过去……

    “啊……”

    芳心麻乱的女子走神间玉手被抓,惊觉过来的她俨然被蛇咬了一般,惊呼出声的她慌乱的挣扎着,柔弱的她红着一张俏脸,却无法抽回那被家公抓住的玉手,惊慌失措之下站了起来,“老……老爷,你……你不要这样,萍儿是你媳妇,你……你不要这样,才启他……他就在床上,我……我……”

    见媳妇如此柔弱怕事,老男人越发的放肆,站起身来紧紧的抓住女子的柔荑不放,欺身逼了过来,“反正我大儿子也是个傻子,他醒着也不晓事,更别说现在昏迷着,今晚你要是从了我,暗地里老爷我还能满足你,或许你还能在老爷我这里留得我林家的香火,也免了我夫人她逼你和我小儿子借种,便宜我那儿子还不如便宜老子,啧啧……”

    老男人发出一阵刺耳的淫笑,发黄的老牙看上去很是恶心!

    很难想象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被一个老男人压在身下糟蹋的情景,那是一种不能忍受的事情,外人看来尚且如此,当事的女子自然更是不能忍受!

    女子又惊又羞,退到床沿边上已无路可退的她不安的挣扎着,她始终只是一个弱女子,腼腆的她很少知道怎么去和强加而来的苦难抗争,以前和娘亲一样,在医馆里被一个男人占有了,名义上的丈夫林才启没有得到的处子之身交给了那个笑得坏坏的男人,今晚,有名无实的傻子丈夫今晚想和她睡到一块,虽然自己他不能‘干’什么,但为了心中那个男人,她还是挣扎了,把傻子丈夫踢下了床,这才有今晚这一出,虽然勇敢了一次,可是,面对一个想扒灰的老男人,她悲哀的发现,自己始终是个柔弱的女人!

    老男人心急火热,面对即将吞到肚子里去的小绵羊,他这头老狼也有生猛的一面,一个就势,把儿媳妇压倒在傻儿子的旁边,激动的老爪像那完美的酥胸抓去……

    悄悄跟随林夫人而来的聂北不需要拐弯到前门,倒是比林夫人还要早一点从戳破的窗户外看到这一幕,没想到萍萍姐姐嫁的人家竟然是林家,更想不到的是这时候萍萍姐姐眼看就要被那老男人扒灰,怒急的聂北就要破窗而入!

    而这时候,忽然‘嘭’的一声,房门被大力的推开,却是怒煞的林夫人闯了进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