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2章 谷清柔喝多了!

    夜,渐浓。

    谷清柔的甲壳虫离开百合书吧,直奔南城而去。

    “李铮,姐姐是不是已经人老珠黄了”谷清柔开着车子,面带疲惫。

    “呃没有啊,哪个王八蛋这么说的告诉我,我帮你去揍他”李铮当即便扯着嗓门喊了起来。

    谷清柔莞尔一笑,风情万种的白了李铮一眼,说道:“就你小子嘴甜,姐姐今天心情很不好,所以,等一会不醉不归”

    “老板娘,你就不怕咱俩喝醉了,我在趁机假装把持不住把你给拱了”李铮看着谷清柔眉宇之间的哀伤与悲愤,半开玩笑似地调侃了一句。

    “行啊,姐姐还是老姑娘呢,让你拱了,也总好过被那些没良心的乌龟王八蛋给糟蹋了。”谷清柔似乎心事极重,丝毫没在意李铮开的玩笑,反而轻描淡写的反将了李铮一军。

    李铮瞬间面如苦瓜,他不傻,听得出来,谷清柔这娘们是被感情的事情给伤到了,只是李铮有些想不通,到底是多眼瘸的大能,才会舍得去祸害她这种极品轻熟妞儿的感情。

    “老板娘,拱不拱的事情咱先搁一边,真要是让我遇见了,你看着,我非得把那瘪犊子打的吐屎不可”李铮的义愤填膺还真就不是故作姿态,反倒是完全的发自真心。

    谷清柔对他的意义,真的不仅仅只是一个老板娘与下属的关系而已。

    谷清柔,是李铮回到中海认识的第一个朋友,而且不问过往便直接给了他一个安身之所,不管他需不需要,这对他而言都至关重要。

    “行,有你这句话,姐姐今天就把自己灌醉”

    谷清柔笑着接过了李铮的话茬,而后柔声补充了一句:“不是都说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吗姐姐就给你一个机会。”

    谷清柔话音落地,红色甲壳虫一路狂奔,最终,停在了一家名为凌晨四点的酒吧门前。

    “砰”

    谷清柔下了车狠狠把车门摔上,接着气呼呼的走进酒吧,李铮见状只能苦笑着跟在了后面。

    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谷清柔现在的心情真的十分的操蛋,即便她在李铮面前表现的云淡风轻,但是,那都是表象,表象往往都是骗死人不偿命的。

    谷清柔一走进酒吧,瞬间便成为焦点,阴暗的角落里,更是有无数狼一样的目光紧紧盯着她。

    李铮环视一周,将酒吧内的情况简单摸清,随后和谷清柔一起坐在了吧台前。

    “coconuttequ,谢谢。”谷清柔坐下之后直接点了一杯椰奶特其拉。

    “啤酒。”李铮点了一杯啤酒。

    很快,椰奶特其拉端到了谷清柔的面前,李铮的啤酒也已到位。

    谷清柔一语不发端起面前的鸡尾酒一饮而尽,杯子放下之后说道:“再来一杯。”

    李铮知道谷清柔心情操蛋,她需要一个宣泄压力的方式,所以他并未阻止,而且,对谷清柔而言,也许大醉一场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谷清柔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几分钟的时间,四杯椰奶特其拉已经下肚,谷清柔的脸上也开始飞起了红云,李铮知道不能让她再喝了,再喝她就多了。

    “

    李铮,你知道吗他就是一个骗子,大骗子男人都是大骗子,没一个好东西”

    “李铮,你也是一个骗子,一个大骗子”

    谷清柔很快便开始胡言乱语,而李铮端起面前的啤酒一饮而尽,任由谷清柔在自己身边抱怨着,宣泄着。

    “我还要喝再来一杯”谷清柔兴奋的拍着桌子,大声吵吵着。

    “老板娘,你喝多了,不能再喝了。”李铮抬手制止了走过来的侍应生。

    “不要你管我和你很熟么”谷清柔一巴掌打在李铮的手臂上,大声嚷嚷着。

    谷清柔的声音刚一落地,一个刺耳的声音便传进了李铮的耳朵。

    “美女,酒量不错啊,来,哥哥请你喝一杯。”

    李铮回头,看见了来到近前的一行人。

    为首的是一个身高一米八零左右的光头,身材健硕,白色衬衫只系了第一颗扣子,敞开的胸口带着一条拇指粗的金链子,两只手臂之上左青龙右白虎的纹身威武霸气。

    在他身边是七八个染着各色杂毛的马仔,其中一个黄毛来到李铮的跟前,吊儿郎当的伸出手拍在了李铮的肩膀上。

    “小子,识相点滚一边去,我们豹哥要坐这。”

    “滚”李铮看着黄毛,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操敢让黄毛哥滚这小妞都说了和你不熟,你他妈找死是不是”光头身边的一个小弟率先爆起了粗口。

    黄毛更是一脸嚣张的按着李铮的肩膀,说道:“少他妈废话,再不滚开老子废了你”

    李铮这辈子最讨厌的几件事情当中,其中有一件就是有人拍他的肩膀,而且还是从背后拍他的肩膀。

    不过今天李铮不想动手,因为不想让谷清柔看到自己血腥暴虐的一面,他希望自己留在老板娘心中的印象,一直是那个有些坏、有些色的小痞子,而不是一个暴徒。

    所以李铮表现出了足够的耐心,他看着依旧搭在自己肩膀上的爪子,冷笑道:“我给你个机会,拿开你的爪子,不然我让你后半辈子都没有右手可用。”

    李铮的威胁黄毛根本毫不在意,扬起自己的脑袋瞪着李铮,右手更是挑衅般的再次拍了拍李铮的肩膀,冷冷道:“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老子后半辈子没右手用”

    黄毛的叫嚣让李铮无奈的点点头,他一再想要保持在谷清柔心中的形象,但总有人来挑衅、质疑他的实力,这让李铮不得不做点什么。

    “我要喝酒,我要喝我要喝酒”谷清柔这时突然拉着李铮的胳膊,边摇晃边说着,像个赌气撒娇的孩子。

    “好吧,只准再喝一杯。”李铮言罢,眼底杀意骤现。

    在黄毛的满脸嚣张中,李铮动了

    李铮肩膀轻轻一抖,瞬间弹开了黄毛的爪子,接着右手扣住黄毛的手腕,在黄毛的目瞪口呆中骤然发力

    “咔嚓”

    刺耳的骨折声传出,按在李铮肩膀上的爪子诡异的扭曲着,整条手臂被李铮瞬间拧成了天津小吃大麻花。

    “我就是这样让你后半辈子没有右手用的,看清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