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3章 擒狼七!

    李铮此时也算是彻底看清楚了面前这个男子的长相,男子很帅,但是却也帅的没什么特点。眼神很冷,属于看一眼胆儿小的人会吓尿裤子的那种阴森之冷。

    杀手手中的匕首纤细狭窄,仅仅比医生用的手术刀宽了些许,长度两倍,这种刀,隐蔽性强,而且,只要对人体足够的了解,它所能够造成的杀伤绝对足够致命。

    李铮看着杀手眼神中的志在必得,脑海中也很快就有了猜测。

    记得七郎前不久刚跟他说过,白狼身边有狼崽子在偷磨爪子,眼前这个犊子,十之八九就是那个偷磨爪子的狼崽子了。

    有了计较,李铮也就不在跟他废话,在杀手的刀猛了自己咽喉的瞬间,李铮的身影并未再退半分,左臂猛的抬起,精准无比的扣住了杀手的手腕,接着右手成刀横斩在杀手的咽喉之上。

    杀手咽喉遭到重击,瞬间痛苦万分,手中的窄刃也便失去了控制,落入李铮的手中。接着李铮抬起右脚干脆利落的在这杀手的裤裆上狠狠来了一脚

    杀手瞬间蜷缩着想要倒地,李铮顺势便将他扶住,而后转头抬手打了一个响指,接着跟吧台里的调酒师试了一个眼色。

    那调酒师马上拿起腰间的对讲机,快速通知了七郎。

    其实在杀手突然暴起刺杀李铮,到李铮反击制服对方,整个过程其实只有几秒钟而已,甚至就连在吧台里忙着调酒的调酒师都没有注意到,直到李铮打了一个响指,给他使了一个眼色,他才反应过来。

    很快,七郎带着七八个人从二楼包厢里快步下楼,当他来到李铮近前的时候,一眼便认出了李铮怀里正要死要活的犊子,正是白狼身边九匹狼崽子其中的一个,狼七。

    “有没有合适的地方我有些话想问问这货。”李铮看见了七郎眼神里的意外,知道他认出了自己怀里的这个犊子。

    “有,兄弟们,帮忙。”七郎只是愣了一下,但并未迟疑,马上吩咐着自己的小弟将狼七架着快速朝着酒吧的后门走去。

    李铮跟着七郎来到后门走廊里的时候,七郎马上低声说道:“铮哥,你刚收拾这小子叫狼七,是狼爷手下的一匹狼崽子,凶的很”

    “凶的很”李铮听到七郎的形容,顿时笑着摇摇头:“这到是没看出来,不过比普通业余的杀手要多少强一点,走吧,去会会他。”

    李铮不在意的样子让七郎心中一股热血在不停的翻滚着,以前的他在见到狼爷手底下那几匹狼崽子的时候,每次都提心吊胆陪着笑脸,稍有不顺心便会被狠狠修理一顿。

    现在倒好,在他眼里不可一世的狼崽子,在李铮的手里,变成老实的狗崽子了,这种感觉,没有亲身经历的人,真的根本无法理解。

    “妈了个蛋有铮哥在,怕个毛”七郎深吸了一口气,接着便跟着李铮一起,走进了凌晨四点的地下室。

    这地下室是凌晨四点酒吧的库房,但同时也算得上是一间刑房,专门用来修理那些不长眼睛在酒吧里闹事的家伙,现在,刚好给狼七用上了。

    &n

    bsp;一进地下室,七郎的小弟们已经把狼七用手铐铐在了一把特质的钢椅上,这些犊子们可不认识狼七,他们只认识七郎,七郎说什么,他们就干什么

    “你们出去守着,没忘的吩咐,不准进来。”七郎看着自己这几个心腹手下,冷冷吩咐道。

    “是,七哥”众小弟点头,转身出了地下室,一时间这地下室里只剩下了李铮、七郎和狼七三人。

    此刻的狼七已经适应了痛苦,他抬起头目光狰狞的看着七郎和李铮,虽身陷囫囵,可这货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的恐惧,反而看着七郎的眼神里带着几分不可一世的嘲讽。

    “长毛七,好久不见啊”

    狼七没有理会李铮,而是直接找上了七郎,在七郎的面前,这货有着天生的优越感,再加上以往七郎对他卑躬屈膝的样子,现在就算是受制于人,却仍旧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狼七,我们的确是好久不见。”七郎点点头,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恐惧让他的底气变的稍稍有些不足。

    狼七自然能够感觉到这一点,所以他立马看了看自己的手铐,冷笑着吩咐道:“长毛七,马上把老子放了,不然我让你死无全尸”

    “死无全尸”一边的李铮听到狼七的威胁,顿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而后笑道:“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七郎,那有把刀,把他的腿卸一条下来,试试刀锋够不够快”

    李铮这话一出口,狼七的眼底瞬间便闪过了一丝震惊,尽管他掩饰的极佳,七郎完全没有发现,但是李铮却看的清清楚楚。

    李铮走到七郎的近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慢条斯理的说道:“兄弟,看人不能只看表面,这个世界上,纸老虎多了去了,你面前这个是不是其中之一,很难说,所以,你得亲自去验证才行。”

    李铮的一番话,说的七郎心中也是不由的一紧,直接陷入了沉思。

    在七郎沉思的时候,狼七的声音却是再度响了起来:“长毛你他妈最好给老子考虑清楚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要你全家跟着陪葬”

    “陪葬你妈个蛋”七郎火了,心中所有的犹豫和迟疑统统被抛到九霄云外,他走到一边拿起一把锋利的砍刀,接着便来到了狼七的近前。

    “长毛你他妈想干什么”狼七看着七郎呼呼冒火的双眼,心中早已开始敲鼓,但脸上却看上去依旧冷静如初

    “狼七老子忍你很久了”

    七郎手里拎着,眼神里的火焰越烧越旺:“你还记得小云吗那个美丽善良,被你糟蹋了之后注射了过量的致幻剂,然后从楼顶飞下去的那个女孩”

    七郎的声音越发冰冷,狼七的眼神里,已经出现了些许的动摇,因为那个七郎所说的那个女孩,他不但记得,而且记得十分清楚

    “狼七我现在告诉你,那个女孩,是他妈老子的初恋”

    七郎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同时,手中的砍刀便对着狼七的膝盖猛砍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