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36章 三秒钟可以干什么!

    “打火机”铁男有些懵,但还是立马按照李铮的意思,将所有人的打火机都收集了起来,李铮随手在地上找了一截断掉的干枝,将能用的一次性塑料打火机绑在了干枝上。

    铁男在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李铮,她不太明白李铮在做什么,看样子,像是一个火把。

    可是做火把干什么,铁男是一点概念都没有。

    很快,一个由打火机做成的火把就在李铮的手里成型了。

    李铮选择了一个高级一些的防风打火机,将它打开固定在干枝的顶端,火焰呈现深蓝色,在夜色中不算太明显,其余的打火机都是一个挨着一个的被绑在了干枝上,位置紧紧贴着那个防风打火机。

    铁男的眼神始终钉在李铮的身上,她真的很想知道李铮想要干什么,而就在这时候,李铮将这个造型独特而且怪异的“火把”交给了她。

    “听我口令,朝着树林那边扔,要扔的高一点,慢一点。”李铮迅速的将指令传递给了铁男。

    “好。”铁男尽管是一肚子的问号,但是她都没开口询问,因为此时此刻,不是时候。

    李铮安顿好了铁男,马上转身朝着车子的方向快速潜行过去。

    铁男愣了一下,随即也便跟了上去,不过在李铮的提示中,她的位置是另外一辆油箱在自己这一侧的车子,这辆车子的安全系数相对高一些。

    铁男到位之后,李铮已经在地上,找到了三块大小合适的石头,接着便冲着铁男点点头,随后竖起了三根手指。

    三

    二

    一

    随着李铮最后一根手指落下,铁男便按照他之前所提示的,将这个怪异的火把朝着树林的方向抛了出去。

    火把抛出去的速度很慢,抛物线也很高

    铁男将火把抛出去之后,马上转头看向了李铮,而让她有些目瞪口呆的是,李铮的身影已经不再了。

    砰

    与此同时,那抛在空中的怪异“火把”却是突然间发生了爆炸的动静。

    其中一只一次性的塑料打火机似乎被什么东西打破了,液化气瞬间爆开,遇到了防风打火机一直喷射的火焰,瞬间被点燃,也就形成了类似爆炸的烟花效果

    这声爆炸只是一个开端,接下来那根干枝上,那些打火机如同变成了挂在树干上的鞭炮一样,噼里啪啦一个接一个的爆开。

    八个打火机只剩下一个在落地之时还是完好无损的,整个过程的大概持续了三秒钟左右。

    三秒钟,也许听起来之时很短暂的一瞬,可是,三秒钟有时候能做的事情令人完全无法预料。

    在铁男的视线中,三秒钟的瞬间,在那接连不断的爆炸中,李铮就那么从她的眼前,消失了。

    铁男完全不知道李铮去哪了,但是,同一时间,树林之内,却突然间传出了渗人的惨叫声

    啊

    这惨叫声在夜色中传出去了很远很远,就算是铁男,听到这声音也忍不住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nb

    sp;她不知道树林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保持着现有的僵持状态。

    其余的几名兄弟更是如此,有几个干脆把自己的脑袋藏到了草丛里,做起了沙漠里的鸵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从铁男扔出去火把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分钟。

    换做平时,这五分钟只是听一首歌的时间就会消磨掉,但是今天,这五分钟,甚至要比五个小时还要漫长。

    终于,树林之内,传来了一些声音。

    虽然距离很远,但是,所有人的听觉都因为高度紧张变的极端灵敏,所有人都能够听得到,有人,拖着什么东西走出来了。

    “出来吧,没事了。”远处,传来了李铮那熟悉的声音。

    这声音,对铁男,对其他的弟兄,无疑于是天籁之音

    当所有人战战兢兢的抬起头看清楚了站在树林边的那个身影,真的是李铮之后,紧绷到几乎断掉的神经,瞬间松了下来。

    铁男的眼底,已经热泪盈眶,几乎崩断的心弦松下来的那一瞬,她才发现,自己的全身上下,已经被冷汗湿透。

    而自己的呼吸,就像是一直扣在自己脑袋上的塑料袋突然间被人扯烂,那种新鲜空气迅速进入肺腔之后的感觉,让她想到了一个词儿,死里逃生

    死里逃生这四个字,很多人都很清楚它所代表的含义,但是,却极少有人能够真正的体味到这种命悬一线,整个人从鬼门关内走一遭的感觉。

    “没事了,铮哥已经搞定那混蛋了”铁男第一个站起身,大声的提醒着每一个人,听到铁男的话,所有人这才小心翼翼的爬起来,而后朝着树林的方向走了过去。

    当所有人都看到了李铮站在那里,手中,还拎着一个生死不知的身影之后,这才算是彻彻底底的放心了。

    其中有两个机灵的兄弟快速跑到树林边,跟李铮打过招呼之后将七郎从树上给放了下来。

    铁男来到李铮的近前,看着李铮手里的那个四肢扭曲被倒拖着的身影,一时间有种想要将那混蛋大卸八块的冲动。

    “其余的兄弟在里面,都已经死了。”李铮看着铁男,眸光中再无半点戏谑。

    铁男闻言眼眶中的泪水顷刻间滑落腮边,但是在李铮那冰冷的眼神注视中,随即迅速擦去了眼泪。

    李铮的眼神所表达的信息很明确,你是老大,泪水这东西,不属于你。

    铁男连续深吸了一口气,转而看向了七郎,接着问道:“他怎么样”

    “七郎没事,不过失血过多,得马上送去医院。”李铮早已经检查过七郎的情况了,总体来说死不了,几百毫升的新鲜血液输进去,用不了两天就又活蹦乱跳的了。

    “好,我先善后。”铁男点点头,纵然有许多话要问,也都压在了心底,因为现在不是合适的时机。

    “嗯。”李铮点点头,随后将那个被他打断了四肢,踢塌了胸骨的混蛋拖着扔到了一辆车子的前面。

    “把车灯打开。”李铮随口吩咐了一句,立马有人过来将车子大灯的打开,瞬间,一个不成人形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