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83章 同床共枕

    第一颗纽扣打开,露出修长的脖颈,线条匀称,露出了性感的喉结。

    因为紧张,而呼吸紧绷,皮肤下面的青筋而显得格外清晰。

    这丝毫没有破坏美感,反而让哈雷忍不住吞咽了口水,竟然竟然有一种冲动,想要扑上去咬上一口。

    难怪,古老的神话传说里有吸血鬼,喜欢咬人脖子。

    的确让人兽血沸腾啊。

    简身为女人的时候,对自己有致命的吸引力,没想到男人的时候也有。

    该死的

    这人,非要把自己的魂魄勾走吗

    他一步步走近,一边走,还一边解开扣子。

    第二颗

    露出了锁骨。

    他的皮肤很白,毕竟这些年一直伪装女孩子。鲜少在太阳下晒过,更不要说粗鲁的露出膀子了。

    皮肤莹润,连女人看了都自惭形秽。

    光是扫一眼,都能感受到那细腻的嫩滑,上手的话那手感自然不在话下。

    他的身形也稍稍偏瘦一点,但却很匀称,没有一点突兀。

    手指修长如玉,手背青筋纹路都异常迷人。

    哈雷明智的此刻应该悬崖勒马,毕竟自己酒醒了,不能疯狂。

    可可他控制不住,视线顺着他的手指,一路向下。

    纽扣,一颗颗揭开,露出了胸肌、胸膛,最后上衣完全脱下。

    简整个人已经走至床畔。

    他站着,而哈雷坐着,形成了身高差。

    他的视线,大概和简的裤腰带持平。

    他的手,也慢慢搭在了皮带上。

    咔哒

    一声脆响,锁头开了。

    这一声,充斥耳畔,也敲打着心脏和灵魂。

    哈雷终于回过神来,眼看他还有动作,他狠狠蹙眉。

    他猛地出手,紧紧握住他的双手,阻止简的下一步动作。

    简的身子也狠狠一颤,因为他也在害怕。

    被人强迫,和自己自愿,这是两回事。

    他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接纳男人,可他竟然妥协了。

    哈雷跳下床,把衣服捡回来胡乱的披在他的身上,然后背转过身子,不敢继续看他。

    他痛苦的抱着脑袋,大手穿过短发,疯狂焦躁的吼着。

    “他么的,这算怎么回事你特么竟然妥协了你他么”

    他咒骂着,可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也不知道,到底是自己疯了,还是简疯了。

    “你要还是不要。”

    简的声音,冷淡的从身后传来。

    不疾不徐,张弛有度。

    哈雷听着有些崩溃。

    他转身复杂的看着他:“简,你到底怎么想的你为了让顾寒州死,你特么这都能干出来”

    “我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了。”

    “这是什么意思”

    “我被男人过,所以你不是我第一个男人。穿女装,只有一次和终生的区别。我想,和男人上床,大概也是这个道理。”

    他故作云淡风轻,可是手指却依然不自觉的收紧。

    哈雷听到这话,狠狠蹙眉,大步上前扣住他的肩膀。

    他低沉怒吼:“谁,谁动的手,我杀了他”

    这话满含戾气。

    他都舍不得动手,哪个王八犊子竟然敢如此

    “那些人已经被我凌虐致死,可

    是还有幕后黑手,我怀疑就在皇室。只有把整个王朝彻底断了,换了君主,我自然能查的到是谁。所以,我不只是为了报复顾寒州,我也是在为自己伸冤。”

    “妈的”

    哈雷听完后,一颗心久久无法平静。

    “好,老子帮你,我要知道是谁干的,我要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杀无赦”

    “如果那个人是你的王兄呢”

    “杀”

    哈雷铿锵有力的吐出一个字。

    他狠狠眯眸,幽邃的蓝眸就像是黑暗中的大海,激起了暗潮。

    “简,我不需要你的身体,你本对我无情,我也不屑要一具毫无感情的身体但我不收回我的条件,说不定哪天我就想要了。我要你永远记着我,记得你欠我的债。”

    “好,多谢。”

    简听到这话,打从心眼里松了一口气。

    哈雷见他如释重负的样子,心狠狠疼着。

    自己这辈子,怎么就遇到这个混账,硬生生把自己带沟里去了。

    也罢也罢。

    “合作愉快。”

    他淡淡的吐出这四个字,就转身离去,可是还没走到门口就被哈雷叫住。

    他扭扭捏捏,欲言又止。

    “那个等一下,我我还有话”

    “什么话”

    “要不”他抓了抓脑袋,面露难色:“要不,你今晚住下我保证不动手动脚我就想就想知道抱着自己心爱的人睡觉是什么感觉就当是给我一点补偿可以吗”

    “哈雷”

    简冷沉了面色,眉心都要蹙在一起了。

    哈雷见他生气了,连忙摆手告饶。

    “就当我胡说八道,不必当真,你回去吧。这一晚上的,把我弄得闷火直冒的”

    他有些失望的前往卫生间,觉得自己需要再洗个冷水澡。

    可出来的时候,他竟然发现床上躺着一个人

    简

    他正在看杂志,也换上了睡衣,看样子已经洗漱完毕。

    他穿着藏蓝色的睡袍,整个人都慵懒华贵。

    “你、你你你”

    他指着他,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不是要补偿吗还要不要不要我就走了,在那儿磨磨唧唧的”

    “要,我要”

    哈雷激动地冲过去,赶紧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但却不敢太过靠近,保持着距离。

    大床足足二米的宽,可他却觉得十分狭窄。

    而简,也身子紧绷,如果不是亏欠哈雷太多,他根本不会如此疯狂。

    逃过一劫,竟然还答应什么同床共枕。

    和男人

    自己怕是要疯了。

    捏着报刊的手指,不自觉收紧了力气。

    “你你看完了吗关灯休息吗”

    “嗯。”

    简从鼻腔里发出一声,随后把东西放下,就关了床头灯。

    房间,一下子陷入了安静。

    哈雷听到自己粗重的喘气声,因为紧张。

    这一切都太过虚幻,也十分真实。

    这些,做梦都不曾想过,他都不敢亵渎简。

    梦里,也不过是牵手拥抱,要是不小心亲上了嘴,第二天都要抱怨自己一天。

    认为自己心态不正,是在耍流氓。

    他在自己心中,是不可亵渎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