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15章 我有媳妇了

    不等傅垣阻止,辛猫直接揪住小女孩的后衣领,把她拉开了距离。

    “没看到他有伤在身吗后背好大的伤口,你就这么撞过去,他磕着椅子多疼”

    辛猫也不看对方年纪小,毫不留情的训斥。

    女孩闻言,可怜巴巴的看着傅垣。

    “对不起,大哥哥,我看到你太激动了”

    傅垣笑笑,揉了揉她的头发。

    她换了干净衣服,头发梳的整整齐齐,小脸洗干净白净了许多。

    是个美人胚子,底子很好,换个家庭一定是另一番景象。

    “你怎么来了”

    “大哥哥,我要离开帝都了,我怕以后看不到你了,所以来跟你道别。这是你钱夹里的钱,我还给你,我偷东西是我不对,我以后会改的。但但这个钱夹我能不能留下,我想留着做纪念。”

    “不用还给我,猫猫教我,送出去的东西不可以收回。”

    “傻子,此一时彼一时,你倒是连钱包都给我要回来啊”

    辛猫小声嘀咕,手里狠狠地捏着橘子皮。

    “猫猫,你在说什么”

    傅垣看着她,眼睛一如既往的诚挚热忱。

    他坐在阳光下,眉眼柔和,是个翩翩公子,俊美的少年郎。

    年纪也不过二十来岁,样貌堂堂,如果不是傻子,只怕不少千金小姐要来巴结了。

    辛猫摆摆手,佯装没事。

    傅垣抿了抿唇,没有多说什么。

    他也没要钱,一并给了小女孩。

    “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傅垣,断壁残垣的垣。”

    他说着自己的名字来源。

    辛猫闻言,心脏都咯噔一下。

    傅垣

    断壁残垣的垣。

    这个名字是傅卓起的,她一开始并不明白字里行间的意思,也根本不关心,况且傅垣从未说过。

    此刻,她才知道这个名字的意思。

    断壁残垣

    傅垣从一开始就不认可这个儿子,故而取了这个名字。

    她怔怔的看着他,他嘴角勾起柔和的弧度,笑的如同三月春风,暖人心扉。

    他的背后明明千疮百孔,可怀抱里却能温暖如初。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不改初心,如此温柔的对待世人

    “傅哥哥,我以前叫李妍,新爸新妈给我娶了名字,叫做余欣。你叫我欣儿好不好我以后长大了回帝都,给你当媳妇好不好”

    “媳妇媳妇是干什么的”

    “媳妇”

    这个问题也把小女孩给难住了。

    她抓了抓头发,道:“就是跟你住一起,一起吃饭,一起玩的人。”

    “啊这就是媳妇啊那我有了哎”

    “谁啊”

    小女孩满怀失望的询问。

    “她呀。”

    傅垣理所应当的指了指一旁的辛猫,辛猫正在吃橘子,听到这话,震惊的橘子都掉在了地上。

    媳妇媳妇就这么定义的

    还要一起睡觉觉,做羞羞的事情啊

    “那那好吧那大姐姐,你做他媳妇,那我就做他妹妹好不好。如果你不做了,你告诉我,再做大哥哥媳妇。”

    “我做啊,谁说我不

    做的,我做媳妇。”

    辛猫立刻说道。

    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学电视剧里的以身相许

    小女孩听到这话,脸上难以失落的神色。

    “好了好了,你也谢好了,该回去了,警察叔叔等急了”

    辛猫急不可耐的打发着,小女孩一步三回头,满是不舍。

    见她离去,辛猫才松了一口气。

    她继续给傅垣剥橘子。

    “傻子,你别理会她,都是胡说八道的。”

    “哦,知道了。那我有媳妇吗”

    这话问的辛猫半晌都没回过神来,良久才道:“你没有,有也不会是我。这话别乱说,传出去不好。”

    她急急起身,突然想离开。

    这一次,竟然比上一次教他做坏事还让她心里不安,忍不住想要逃离。

    傅垣原地不动,静静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里闪过一抹奇怪的光辉。

    因为傅垣生病去医院,消息没有送出去,她便单独出去。

    避开了监控,她轻松的溜了出去。

    “主子,你怎么来帝都了你不是说来帝都你会牵扯很多麻烦吗这儿有我就好了,你就放心吧。”

    “我本不想来的,可现在日京会社大动干戈,我坐不住。”

    “主子是担心许意暖吗”

    “”

    电话那端一言不发,辛猫料想也差不多是这个。

    “许意暖目前很好,身边也有傅影保护着,之前我察觉到别墅周围有陌生人走动,这两日没有了,想必被人处理了。”

    “我相信傅卓培养出来的人,但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继续留在顾家,另外,替我送一样东西去日京会馆。”

    “日京川希先生”

    “嗯。”

    鼻腔里发出的声音,很快消失,随后进入沉默。

    辛猫没有多说什么,知道这个人在主子心里一向都是个忌讳。

    她匆匆挂断电话,来到约定地点,取走了东西。

    今日送出去是有些难了,明日再找时间送出去。

    她回到了别墅,没有人察觉到她离开了。

    当然,这事瞒不了傅垣。

    如果没有傅垣的掩护,她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离开。

    “小傻子,明天帮个忙,我可能出门久一点。”

    “猫儿,你要做什么呀”

    “嗯,去见一个人。”

    “谁呀”

    “其实我也不清楚他和主子的关系,似乎有情债吧”她对傅垣没有防备,他的嘴巴比城墙铁皮还要牢固,只要和他拉钩上吊,那这话即便是烂在肚子里,也不会跟不任何人吐露出半句的。

    她这个世上相信的人太少了,一个是救她水深火热的主子,另一个就是单纯如纸的傅垣了。

    “猫猫,你到底为什么来顾家啊”

    “我不会伤害你们的,最起码我没接到这样的命令,我是来保护许意暖,现在也顺带着保护你这个小傻子。”

    “我告诉你,男人的话不能相信,如今女人的话也不要相信。尤其是长得好看,舌灿莲花的女人。男孩子在外,要学会保护自己。你长得这么好看,身强体壮的,万一被那个看中了,包养你怎么办”

    “毕竟,你看起来如此美味可口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她色心大起,忍不住勾了勾唇瓣,露出贪婪的神色,忍不住欺身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