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当她从上衣上抚摸那梦寐以求的酥乳时,宁丽霞突然清醒过来,下腹附近的部位好像有一团火燃烧似地,她的心更加速跳着。

    不知何时林天羽温热的手从乳罩的边缘伸入,接近形状美丽的软绵圣女峰。圆圆的突起物,轻微地颤抖,被手指捏弄的樱桃,立即敏感地开始翘起。

    「别这样……不要……求求你……别……别在这里……」宁丽霞的声音低沉而含糊,娇喘吁吁,嘤咛声声。

    如果被丈夫知道该怎么办?

    被女儿知道了自己红杏出墙该怎么办?

    宁丽霞心底产生无法形容的恐惧感,可是想推开他,身体却也用不上力量,恐惧感之后却是莫名其妙的偷情刺激和不伦诱惑,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林天羽竟然会这么胆大,竟然在这小小的更衣间里,非礼自己,她想反抗

    ,可全身都是软软的,这种被电流微微袭击的感觉,很是刺激,还让人兴奋。

    渐渐地她完全停止了反抗,甚至在顺从着,美眸也慢慢闭上,享受着这样美妙的感觉。

    林天羽本只想占了便宜就算了,可没想到,这一亲上去,感觉很是美妙,而且对方似乎也很享受。

    他的动作越来越放肆,连手也开始不安分着,从宁丽霞的腰间滑下,停留在她的翘臀上,快。感超强,新鲜感更强,这就是不同女人带来的味道和刺激。

    林天羽感受着薄纱下光滑细腻的肌。肤,更要命的是双腿之间的挨擦,小腹下若有若无的触碰……

    被如此抚摸的王妍,鼻息间能闻到他的男子气息,胸前的摩擦让自己有种说不出的触电感觉,下。身已经能感觉到他羞人的昂扬。

    宁丽霞心儿跳动加快,俏面上悄悄抹上红晕,心里轻轻叫着不可以这样,可身体似乎像是失去控制,不能自主。

    林天羽的下。身实实在在顶到宁丽霞小腹下的柔软。

    就在两人激情四射的时候,门后面传来一声店员的声音:「里面的人好了没有。」

    这一句声音恍如惊雷般,在宁丽霞的脑海之中炸想,纤纤玉手一把推开林天羽,随后羞红着脸颊,羞恼的瞪了林天羽一眼,颤声的朝门外面叫道:「等下,马上就好。」说完就慌张的整理自己的衣服。

    林天羽看着她娇羞无限的样子,仔细打量着这个成熟美艳的夫人,透过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依稀可以看到她白皙皮肤下面那几根纤细的静脉,光滑的脚踝洁白无暇,脚趾很匀称。趾甲都修的很整齐,从鞋尖露出来,

    白白的脚趾上涂了粉红色的指甲油,闪闪发亮,像十片小小的花瓣,显得非常的性感。

    林天羽顺着她光洁的小腿看上去,纤细的小腿匀称结实,透过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发出诱人的光泽。再向上看她的大腿,浑圆饱满,柔嫩修长。

    这时她的大腿微开微分开了,天啊!林天羽居然更加清晰地看到了她穿着一条粉红蕾丝半透明的三角内裤,内裤中央黑乎乎的一片,粉红蕾丝半透明的三角内裤下边穿着透明的肉色水晶长筒丝袜,长筒丝袜带蕾丝细边

    花纹的袜口卷起,露出了大腿根部白晰的皮肤,他的心狂跳不已。

    「小混蛋,别瞧了,在乱动,我,我绕不过你……」宁丽霞羞郝的瞪了林天羽一眼,嗔怪道。

    「嘿嘿……」林天羽坏坏一笑,飞跪在她面前,双手轻轻地爱抚着岳母宁丽霞的那双裹着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的修长美腿,太柔嫩了!她娇躯颤抖了一下,却没有反对拒绝。

    他继续爱抚着宁丽霞的美腿,把脸在她那绷着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的美脚上摩擦着,即使隔着丝袜他的脸依然能感觉到岳母宁丽霞美脚的细嫩光滑,他忍不住伸出舌尖舔起她的脚来,隔着水晶透明肉色丝袜亲吻,感

    觉很滑很柔。

    「不可以的,你不可以的!」她欲拒无力。

    然而林天羽隔着薄丝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向上吻她的小腿,再到大腿,柔滑极了。他一直沿着她的两腿之间向上亲吻着,来到她两大腿间,哦,薄丝水晶透明肉色长筒连裤丝袜紧紧包住她圆翘的臀部和修长

    细致的玉腿,那粉红透明丝质性感亵裤下隐隐透露出胯下深处禁忌游戏的深渊。

    「不要啊,不可以!」她更加娇羞无限。

    他不禁将手探入她双腿之间,隔着粉红透明丝质性感亵裤,摩擦她最隐秘之处。岳母宁丽霞的鼻里传出一阵阵的咿唔之声,她上身前耸,臀部也回应着他手指的动作。樱唇启张之际,一阵阵香馥馥如幽似兰的馨香自她

    芳口和琼鼻呼出,喷在脸上痒酥酥的,热乎乎的,且直沁心扉,让人意乱神迷,加之看见宁丽霞千娇百媚令人沉醉的娇羞之态,更加令林天羽动情难耐!

    林天羽把头慢慢伸进了岳母宁丽霞的套裙里,逼近她双腿之间,亲吻着她的两大腿内侧,隔着水晶透明肉色长筒连裤丝袜不停地磨蹭着、揉着,柔嫩滑腻,太爽了。

    林天羽一直吻舔到岳母宁丽霞的大腿根部,渐渐来到她那被薄如蝉翼的水晶透明肉色长筒连裤丝袜包裹着的神秘三角地带,当他越逼近她的隐,她的呼吸也越急促。

    他盯着岳母宁丽霞的神秘三角地带,她两大腿之间的神秘处被那粉红透明丝质性感亵裤裹着,象完全熟透了的蜜桃。

    「天羽,不可以的,不要啊!」她喘息着羞涩无助。

    她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无比的羞意,秋水盈盈的杏眼不胜娇羞地一闭,螓首转向里面,羊脂白玉般的芙蓉嫩颊羞怯得醉酒一般红艳欲滴,就是连耳珠及白皙的玉颈都羞红了。宁丽霞爽得渐入佳境,飘飘欲仙,明艳照人的

    娇容春意盎然,媚眼如丝,芳口启张,呵气如兰,发出「啊!啊!」

    宛如叹息般的呻吟声,显示出她心中已是畅美无比。

    宁丽霞胴体痉挛着居然在女儿男朋友的口舌并用下达到了高潮!已经好多年没有过的快感高潮!她看见林天羽正在释放出他的分身, 看着他健壮的身躯压了过来,浓厚的阳刚气息扑鼻而来,她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

    情。可是,内心的理智提醒着她,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是苏柔的男朋友!而且他和她们已经有了肉体关系!)

    宁丽霞强自收敛心神,推开林天羽刚刚揉搓她的丰满乳房的色手,喘息着乞求道:「天羽,我们不能这样!我是柔儿的母亲啊!你是我女儿的男朋友!我们不能这样,这可是不伦之恋,禁忌之恋啊!」

    她的雪白平坦的小腹此时依然清晰感觉到他正尖挺地顶着她。

    「宁姨,其实现在人怎么样不是过一辈子,只要快乐幸福就行!说心里话,他给你快乐幸福了吗?」林天羽并不用强,温柔地拥抱着她温存缠绵。

    「我们已经多年没有夫妻生活了!」宁丽霞满心幽怨伤感,她幽幽地看着林天羽道,「他是外遇的问题,!」

    「又是外遇?」林天羽暗叹豪门深似海,风光无限的背后居然如此不堪。

    「是啊!」宁丽霞此时已经活脱脱一个深闺怨妇。

    林天羽看得火起道:「你如此高贵典雅美艳风情已经让人心动难耐,如果再穿上性感内衣,那还不让男人销魂夺魄?好宁姨,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你就救救我吧!」说着又要挺枪攻关。

    宁丽霞已经被他撩拨地春心萌动,春情荡漾,只是心里一时间还有一丝理智没有泯灭,也知道男人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否则会伤身。她死死按住林天羽的禄山之爪,哀求道:「好天羽,我也喜欢你啊!你给我时间让我慢

    慢接受好吗?今天无论如何不能那样!你实在难受,我来帮你!」

    林天羽见她固执知道今天难偿夙愿,只好任由她摆布。却见她蹲在他的双腿之间,居然伸出纤纤玉手握住他的分身,乖巧地上下套弄起来。

    宁丽霞拒绝了他的突破企图,却也不忍让他失望伤身,天哪,居然无法掌握!她抚摩着他的健壮的大腿,把玩着他,套弄着他,已经久违的男人图腾,如此强大的男人图腾!她多年久旷的春心已经勃发,多年寂

    寞的一潭死水已经波涛汹涌。她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自己的矜持,她竟然主动低下头去,张开樱桃小口,含了进去。

    林天羽被刺激的喘息着,一手爱抚着她的秀发,一手抚摩着她几乎裸露的丰满雪白的乳房,「好姐姐,好阿姨!你太好了!」

    感受着她的口腔的柔软温暖。

    宁丽霞听出林天羽的舒爽,她的内心也产生一种安慰一种骄傲一种自豪,还有一份快感。她神魂颠倒、如醉如癡,精神和躯体都沈浸在兴奋之中,失去了矜持,忘记了一切顾虑,一双手也不由自主地紧紧抱住他的腿,

    好象怕失去他一样。同时,她口舌并用,也使劲吞吐着吮吸着他。

    林天羽看着这个贵妇这个美妇这个自己称呼阿姨又称呼姐姐这个女朋友的母亲这个淑女岳母这个知性美女居然在为自己做口舌服务,不禁心神爽快,抚摩着她的秀发,连续几个深喉之后,他再也无法控制地狂喷而出,

    呛得她眼泪都流了出来。

    看着她将嘴角的浓浆也悉数吞咽下去,林天羽把她紧紧搂抱在怀里:「好阿姨!好姐姐!你太好了!我以后一定回让你永远快乐和幸福的!」

    宁丽霞也得以享受小鸟依人依偎在宽阔胸膛的美好感觉:「好弟弟!高兴吗?!」

    「我愿意永远拜倒在姐姐的石榴裙下!」林天羽说着竟然用手爱抚了一下她的玉腿之间的幽谷。

    宁丽霞「嘤咛「一声,娇羞道:「好弟弟,你一定要给姐姐时间,让姐姐慢慢接受你,好吗?」

    「好吧!不过,不能太久哦!否则我就来个霸王硬上弓!」

    「小坏蛋,你坏死了!」

    她娇嗔地用粉拳锤打他的胸膛。

    林天羽大笑着亲吻住她的樱唇,唇舌纠缠,湿吻缠绵起来——

    「宁姨,你进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林天羽依靠在柱子旁边,陶醉的望着宁丽霞远去的背影,林天羽暗赞一声够味,就扭过头,观望着川流不息的人群,看着那些衣着暴露,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美女,那大腿,那胸,虽然不是极品吧,但好歹也有看头。

    ‘啧啧……’林天羽双眼看的发绿,就在这个时候,只觉得脚被什么一绊,尖锐的娇呼响起,一阵香风朝自己身体上袭来。

    「靠!还长不长眼睛了。」林天羽骂骂咧咧的一句,自己站在这里都会被撞到,不过不管怎么说,林天羽快速地撑起身,右手一伸,堪堪地接住摔下来的人,在接触的瞬间,只感觉到触手一阵滑,掌心传来一阵温热柔滑,

    弹性十足的良好触感。

    下意识的,林天羽顺着这良好的感觉又使劲捏了一把。

    「啊!」一声羞怒交加的娇呵响起。

    林天羽这才看清楚,自己的怀中竟然搂着的是一个身穿白色衬衣的长发女人,意识到那柔软坚挺的东西是为何物,触电般地手一松,女人惊呼一声朝着地下摔去。

    「惨了!」林天羽知道到自己犯下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赶紧再一伸手,赶在女人摔到地面上时将她拦腰抱住,手指要死不活地正好从她那凌乱的衬衫衣扣间插入,那种软玉温香的良好感觉再次袭来,这一次,还明显地感觉

    到一粒翘立凸点从自己掌心滚过。

    「死流氓,竟然敢非礼我。」那美女气的双眉倒插,两条修长的被肉色丝袜包裹着的美腿抬起就往要林天羽的子孙根那里踢过去。

    「好阴毒的女人啊!」林天羽暗骂一声,另一只手闪电般的捏住那女人的脚腕,往上面一提。

    「靠!红色的性。感透明内裤!」林天羽眼睛直溜溜地顺着那雪白的大腿一路望下,竟然看见超短裙里面的内裤。

    林天羽这一声,直接让那女人满脸绯红,感受到林天羽这火辣的目光,那女人欲哭无泪,竟然忘记自己今天穿了超短裙了。

    「这腿手感不错,那对酥胸的手感也不错,弹性十足,就是不知道那里面的感觉怎么样?」林天羽提着那美女的美腿,眼睛乌溜溜的扫视着,那美女裙下的风光,只不过那内裤好像太厚了,竟然看不见内裤低下的春色,只

    看见两团白花花的东西。

    「死流氓,放开我。」那美女俏脸含霜,银牙一咬,奋力的蹬腿,想要挣开林天羽的手,不过林天羽可是从部队里出来的,手劲不是一般的大,脚腕都红了也没有挣开。</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