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57章 早上狂操岳母

    第二日天刚亮,林天羽悠然醒过来了,全身上下没有因为劳累了一晚上而感到疲惫不堪,反而精神更加的舒畅了,一点也没有平常男人那样,做爱后会什么萎靡不振,精神不堪的。

    林天羽扭过头,看着枕在胸前春梦中的岳母大人林雪柔,和自己赤裸裸的缠绵地互拥在一起。想起昨夜那销魂蚀骨的欢愉,翻云覆雨的一幕,若非此刻林雪柔粉妆玉琢柔肌滑肤的胴体,一丝不挂的躺在自己旁边,林天羽强真不敢相信他梦寐以求的事情,竟然变成了现实。

    林天羽星目含情脉脉地看着美梦正酣的岳母大人林雪柔,她羊脂白玉般的香腮艳红迷人,且仍然隐现春意宛如海棠春睡,并且林雪柔此刻在睡中似是梦到了什么美事,娇颜梨涡浅现莞尔一笑。这笑容再加上林雪柔妩媚撩人的玉靥,令林天羽是心旌摇荡,难以自持。

    林天羽看的欲火腾升,情欲勃发。休息了一夜的分身,此时是更加的生机勃勃,要不是不忍心吵醒略显疲倦的干姐林雪柔,林天羽早就把行动付之于心了。

    直到早上八点多林雪柔才悠悠的醒过来。一张开眼就发现自己枕在林天羽的胸口上,微抬头就看到一双眉目含情的静静的望着自己,想到昨晚的激情,疯狂,林雪柔没由的娇靥微赧,似乎还带有几分少女般的羞涩。

    「早啊!亲爱的岳母大人。」林天羽一脸的坏笑道。

    被一个比自己小是十几岁的男孩搂了一个晚上,而且昨晚上还被其日到发狂,自己没有丝毫的抗拒,反而还主动的迎合着,这还是以前的那个自己嘛,自从林天羽回来之后,自己就好像慢慢的沉沦了,直到不能自拔。多少个夜晚,从睡梦中醒来,满是空虚、寂寞,多么希望有人能陪陪自己啊?而现在不正是有自己喜欢的人陪伴在身旁,那不正是自己想的嘛?也是期待发生的。

    林雪柔的玉手摸着林天羽的俊脸,有些羞涩的小声问道:「昨天晚上累吗?」她可是知道自己沉淀了十多年的欲望,在昨晚那一刻彻底的爆发出来,并不是任何一个男人可以受得了的。

    看着林雪柔露出怜爱的神情,林天羽情不自禁的吻了林旭儿娇嫩的脸庞一下,嬉笑道:「怎么会累呢?能够日到岳母大人,就算是再累也是值得了!」

    林雪柔闻言,脸红得有如熟透的虾米一般,羞涩难当的在林天羽的胸前轻轻咬了一口:「我咬死你这个坏蛋,连自己岳母都干乱来。」

    林天羽坏坏一笑,伏下头咬舔着林雪柔晶莹的耳垂,低声说道:「我情愿一辈子都让岳母你咬,让你永远都在女婿的胯下娇吟。」

    林雪柔羞涩无比的在林天羽的大腿上拧了一把,然后红着脸小声地道:「坏蛋女婿,都这样了还叫我岳母,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永远都是我的岳母大人,被我日的岳母大人。」林天羽唇边坏笑道:「我要岳母大人永远都跟我在一起!」

    林雪柔顿轻轻皱了一下眉头,沉吟着道:「天羽,我也想跟你永远在一起,可是我已经已经老了。」

    林天羽亲了一下林雪柔没有一丝鱼尾纹的洁额,下颚顶着她的头,腻声道:「干姐姐点也不老,比起那些二十几岁的少妇来是毫不逊色。」

    林雪柔噗哧一笑道:「别骗姐了,姐知道自己不在年轻了。」

    林天羽俊脸抹擦着林雪柔的娇靥,笑道:「真的,柔姨还跟以前一样,一点都没有变。」

    林雪柔抬起螓首秋水盈盈的美眸情丝万缕地凝视林天羽,说道:「就算你说的是假的,我也很高兴了。」

    林天羽伸出双手扶着林雪柔的那双妖艳的脸,让她直视着自己,情意绵绵的望着她,庄重而又无比肯定地说道:「就算姐姐以后变老了,我也会一直爱着你,直到慢慢的和你一起变老。」

    林雪柔听到林天羽这么煽情的话,水汪汪的双眼发出动情的信号,有过肌肤之亲林天羽立刻吻住林雪柔的小嘴和她在嘴中缠绵着,双手也用力地揉捏着她丰满的乳房,柔软的乳肉在林天羽手中变形,在细微的痒痛中,带给林雪柔更多的快感。

    「天羽,好弟弟,你进去行不?」

    瞧着干姐这骚模样,林天羽哪里还不知道她的意思啊,嘿嘿一笑,手在林雪柔肥大的屁股蛋子上捏了一把,笑道:「姐,你可真是个骚娘们呐,下面又出水了是不?」

    「是了,是了,又出水了!」被欲火焚身的岳母林雪柔完全不顾什么了,念着自己都让女婿给干了,说几句羞人的话算个什么?

    听着岳母令人热血沸腾的话,林天羽将嘴印到她柔软的唇上,堵住诱人的樱桃小嘴,岳母林雪柔吐出香滑舌尖与女婿林天羽狂乱的交缠,发出吸吮津液的啧啧声。檀口突然发热涌出大量玉津,灌入女婿林天羽嘴里,修长的大腿紧夹着女婿林天羽的左手,,潺潺的淫水流出来,温温热热滑滑腻腻的,让女婿林天羽摸着很舒服。

    那双腿根处熟悉的宝贝裸露在女婿林天羽面前,在双腿间,一丛浓密乌黑的黑毛暴露在空气中,中间的开裆将饱满腻滑的桃源洞整个暴露在女婿林天羽面前。两片肥嫩多汁的大花瓣紧紧地闭合在一起,两片俏皮的小花瓣露出少少的一截,随着岳母林雪柔的颤抖,时不时从中间溢出丝丝的透明粘液。

    林天羽抱着岳母林雪柔的肥臀,低头隔着在滑腻的花瓣上轻舔一下。

    「啊……」岳母林雪柔猛地一抖,花瓣紧紧地闭了一下,又放松开,一股含着性香的液体流了出来。

    女婿林天羽张嘴贪婪的将她的性液吸进嘴里,咕咚一声吞了下去,舔了下嘴唇:「真甜,乖岳母,你的水真香。」低下头在她整个桃源洞舔吸不停,发出淫荡的吸吮声。

    「啊……啊……宝贝……乖女婿……啊……嗯……好美……啊……你坏死了……」岳母林雪柔从开始产生强烈的快感,双腿分开让女婿林天羽能更加贴近下身,并双手按在女婿林天羽的后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往桃源洞按:「嗯……坏女婿……舔的岳母小屄好舒服……嗯……啊……亲……老公……我爱死你了……啊……好女婿……好老公……」

    想不到岳母被自己一干,竟然变得这么风骚,女婿林天羽真是喜欢啊,于是更是加倍挑逗,女婿林天羽手指捏住她的两片滑腻的大花瓣,向两边扒开,里面是鲜红的嫩肉,随着她的抽搐不时的颤动,一股股甜香的性液从里面不停的溢出,女婿林天羽虽然吞吸的很快,仍然有不少的性液流了出来,女婿林天羽看了一眼岳母林雪柔,淫笑的说道:「好岳母,你的水太多了,女婿喝不完了。」

    岳母林雪柔娇羞的轻打下女婿林天羽,妩媚的说道:「小坏蛋……嗯……还不是……都……啊……是你害的……嗯……你个……小坏蛋……玩死岳母了……啊……这么欺负人家……」

    女婿林天羽一边用灵巧的大舌头在岳母林雪柔的裂缝中大力的上下舔吸,一边用手指轻轻揉弄她的阴蒂,女婿林天羽把舌尖移到她可爱的阴道口,一边舔吃旁边的淫液,最后舌头直卷一团,全部插入她的桃源洞内,接着就在里面翻山蹈海起来。

    岳母林雪柔美美的呼出一口香气,将双腿大大的张开,大腿根部尽量的贴近女婿林天羽的嘴巴,享受女婿林天羽时而温柔时而强烈的口交:「啊……乖女婿……亲老公……用力……嗯……好美……啊……要融化了……嗯……宝贝……真好……啊……爽死了……」原本轻声慢语的呻吟,此时早已变成高分贝的浪叫,越来越多的快感开始聚集到岳母林雪柔得双腿之间,火热的子宫好像要爆炸一般,大叫一声:「啊……女婿……坏女婿……不行了……啊……要化了……啊……啊……啊……要来了……啊……女婿啊……要来了……啊……」岳母林雪柔突然将屁股猛地挺起,悬在半空双手紧紧地抱住女婿林天羽的头,小嘴大张,从口角流出唾液,静止不动了……

    想不到岳母林雪柔在女婿林天羽的口交下就已经到达了高潮,高潮后的岳母林雪柔全身微微泛红,女婿林天羽轻轻的拥着她说道:「好岳母,舒服吗?」

    「嗯。」岳母林雪柔微微的点了点头。

    女婿林天羽看到岳母林雪柔这么享受,于是坏笑道:「岳母你享受了,女婿的可是还硬的不得了哟,好岳母,帮我舔一舔吧?」

    「怎么做啊?我从来没有做过?」岳母林雪柔惊呼道,虽然此时女婿林天羽的巨龙没有掏出来,不过岳母林雪柔的小手已经感受到了女婿林天羽的强大。

    「好岳母,你肯定行的,用你小嘴慢慢的来,先把肉棒掏出来吧。」女婿林天羽邪笑着说道。

    岳母林雪柔瞪了女婿林天羽一眼,把巨龙掏出来,天啊,好大啊,自己的小嘴能承受吗?不过想归想,还是张开小嘴,含住了女婿的龟头,林天羽感觉自己的巨龙来到的温暖的怀抱,发出了巨大满足声,一边呻吟,一边调教着美艳岳母林雪柔:「对,好岳母,慢慢套动,对,就这样……嗯……用香舌舔下我的龟头……嗯……好岳母……你真聪明……对……就这样……岳母的小嘴让女婿的巨龙好舒服……好爽……嗯……」

    岳母林雪柔听着女婿林天羽的赞美,感觉自己越来越淫荡,竟然能为女婿做这种事,在以前是不敢想像的,在这淫荡的气芬中,也感觉到自己在慢慢堕落,但是这种堕落是愉快的,随着自己的动作越来越熟练,感觉到女婿的巨龙变的更硬更大了。

    女婿林天羽感觉到一股巨大的舒爽感直冲脑顶,然后传到全身,巨龙在岳母林雪柔温暖的小嘴中,感受到她灵巧的香舌,简直乐不思蜀,女婿林天羽双手紧紧的搂着美艳岳母林雪柔的头,助动着她。

    女婿林天羽慢慢的把肉棒从岳母林雪柔的樱唇中抽出,林雪柔疑惑的看了女婿林天羽一眼,女婿林天羽对着林雪柔耳垂温声说道:好岳母,来,女婿林天羽们换个姿式。说着,把林雪柔的娇驱扶直,仰面躺在床上,而自己双腿分开,跪的林雪柔双侧,把巨龙放到了她樱唇边,而女婿林天羽面朝她下部,双手扶起林雪柔的玉腿,伸出舌头,不待林雪柔说话,已经舔上林雪柔的桃源幽谷,只见女婿林天羽的舌头时而划过幽谷,时而划下幽谷上已经凸出的玉豆,引得林雪柔的玉躯微微轻颤,发出情不自禁的呻吟声。

    美艳岳母林雪柔此时已经堕落淫欲之中,顺着女婿林天羽的舔弄,玉屄爱液飞溅,酸麻感又占领了全身,无神中握住了女婿林天羽的大肉棒,张开樱桃小口,免强接纳了女婿林天羽的肉棒,像呵护宝贝一样,细细的舔弄着。

    女婿林天羽见差不多了,于是起身将美艳岳母林雪柔压在胯下,用巨龙顶住她的沟壑幽谷肆意研磨着,闷吼一声淫笑道:「女婿林天羽的好岳母,女婿林天羽要进来了。」说完腰身挺动,硬邦邦的庞然大物势不可挡势如破竹地一插到底。

    「啊……」林雪柔眼睁睁看着女婿林天羽硕大的蘑菇头先是顶撞研磨着自己的花瓣蜜唇,借助着自己的春水的润滑,然后突然发力突破,那么雄伟坚硬的庞然大物,齐根没入自己的幽谷甬道深入到底,就狂野直接地顶撞在自己的花心上,顶撞得自己急促喘息了一声,长长呻吟了一声,幽谷甬道饱胀充实,娇躯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哼……嗯……嗯……」美艳岳母林雪柔微揪起眉头忘情的呻吟,修长大腿完全敞开,肥臀悬在床缘外,鲜红的花房诱人绽放,女婿林天羽的龟头碰触到娇嫩的花瓣,美艳岳母林雪柔芳心迷乱呼吸急促,龟头摩擦着花房,难以抵御的酥痒令她激畅得发抖,发出诱人的喘息。

    「啊……好麻……啊……啊……老公……好女婿……好舒服啊……我……美死了……再插……再……插深……天哪……好好哦……好女婿……啊……啊……」她如泣如诉迷蒙的呻吟,激烈的在床上蠕动,仰张的瘦直玉腿举直,纤秀的脚趾用力屈握。紧滑的花房痉挛着将巨龙狠狠夹住,女婿林天羽还没抽送,就已经忍耐得满头滴汗。

    龟头顶到最深处,刚试着抽送起来,一直羞赧婉拒的美艳岳母林雪柔随着强烈的快感毫无顾忌的蠕动配合起来,狂放的表现跟插入前判若两人,难怪有人说其实每个女人都是淫娃荡妇,没上手前都装得跟贞节烈女异样,但只要你一干上她就立刻原形毕露。

    「啊……呀……唔……哎呦……好……好舒服……好……好痛快……啊……啊……你……要……干……干死岳母了……哎呦…………我受不了……喔……喔……喔……好美……啊……好……好大的鸡巴……用力……快点……在……在用力……啊……不行了……啊……啊……啊……我要泄了……啊……来了……啊……好美……啊……泄了……啊……啊……好充实……啊……唔……我好……好喜欢……大鸡巴……好……好男人……好老公……用力……在用力……好大……好大的……鸡巴……喔……好……好久没有这样爽过了……啊……」美艳岳母林雪柔紧揪双眉,时而咬唇忍耐,时而张口娇吟,让人分不清是舒服还是痛苦,两弯水眸凄朦涣散益发动人。玉臂粉腿使劲勾住女婿林天羽。女婿林天羽索性将她抱起来,吻住着柔软的小嘴,美艳岳母林雪柔忘情地和女婿林天羽热吻。

    女婿林天羽一边抽插,一边亲吻了一阵后,女婿林天羽的左手握住她浑圆的乳房,右手下探到林雪柔圆隆的臀丘,手指轻轻触摸粉嫩的菊蕾。

    「哎哟喂,我的好弟弟嗳,你可是要了姐姐的命咯。」

    此刻的林雪柔浑身是汗,脸上和额头上的汗水把她的头发都给打湿了,此刻的她看起来不再是一个养尊处优的贵妇人了,而是一个只懂求欢的母狗了。

    「在强大的男人面前,女人都是一个样臣服。」林天羽心里想着,一个女人再强势也始终不过是一个娘们,一个趴在地上,如同一条狗一般,撅起屁股蛋子让自己使劲倒腾的sao货罢了。

    「嘿嘿,姐,你这后门上的毛毛好少啊?」林雪柔依旧紧紧地压着林天羽,不然他离开自己的身体,不过林天羽的大拇指却已经在触碰着她有些褶皱的后门了。

    「咿呀,好弟弟,别……好痒呢。」那地儿从未被人开发过,此刻被李天羽这么轻轻地一磨蹭,林雪柔只觉得全身好似被闪电闪了一下,整个人都忍不住身体一颤,居然就这么软了下来。

    「嘿嘿,好姐姐,啥时候咱们玩一下你这里啊?」林天羽满是邪笑。

    「不行,这……你这里太大了,我……我怕。」林雪柔回绝的有些快,不过语气之中却有些余地。特别是一想到林天羽要玩弄自己那脏地方,一股另类的情绪涌上她的心口,心里居然开始有些幻想了起来,说不定很刺激呢?

    林天羽自然听出了林雪柔语气中又怕又想的意思,笑着说:「姐,不就是疼么?那还能比生孩子还要疼啊?」

    「不要,天羽,你容我想想,以后再给你好不好……」林雪柔哀求道。

    林天羽一想也是,自己才刚刚上了柔姨,做事那里能这么快呢?

    「好,听姐的……」林天羽是奋力挥舞着他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分身,在林雪柔温暖柔软的幽密洞中恣意地横冲直撞。一股接一股美妙甜美的销魂快感,自分身与幽谷四壁的摩擦中油然而生,波涛汹涌地袭上心头,涌遍浑身。

    林雪柔亲舒爽得晶莹如玉的香腮绯红一片,春色撩人,媚眼微启,樱桃小嘴只张,莺声燕语,不绝于耳。她粉臀只扭,玉腰只扭,纵体承欢。林天羽俊面涨红,微微气喘地更为用力地狂抽猛插着。</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