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69章 寡妇春色(三)

    「芸姐这手,比小姑娘的漂亮多了,这手简直完美无瑕,只有这颗最少价值八十万的翡翠钻戒,才能衬得起你的手……」林天羽捉住张芸的手,轻轻一摸,口中赞叹不止。可是手指却极速地碰到那翡翠戒面,将部分能量偷偷地吸走,反正不吸白不吸,任何机会都不能放过。

    「咦?罗公子,你对宝石这么在行啊?」张芸开始只是找个说话地共鸣点,没想到林天羽精通玉石之道。

    「我家以前做过一点玉石小生意,所以多少有些了解。」林天羽呵呵一笑。

    「那你帮我看看,我的项链价值多少钱?我虽然喜欢钻石,但真的一点儿也不懂!」张芸问钻石价格是假。都买回来了,能值多少钱,早已成事实。

    她最主要的目的,是想让林天羽摸摸她的脖子。

    像这种不经意的小接触,会比刻意地诱惑。更加有用得多……张芸把秀发撩起来,捎在耳后,露出修长脖子的同时,也露出自己的耳朵。她看过美国一本权威的性心理著作,里面说如果一个女人很刻意地当着男人地面撩起头发,露出耳朵,那么证明这个女人很渴望得到**的滋润。如果她对着情人这样做,那么就表示她准备好了。希望能够男友主动出击……这个性暗示,等于发情的猩猩向同伴裸露屁股。

    当然。必须是刻意的举动,而且不是因为工作需要或者个人习惯。

    那本书中的研究指出。内向地中国女孩撩起头发,也有害羞的意思。因为她的主意向不在露出耳朵,而是抚弄发丝来稳定心神。

    张芸知道自己这个露出耳朵的动作,有强烈的性暗示。

    最巧妙的是,偏偏又很隐瞒,他看了会有点冲动,但却不知道自己是故意为之。

    果然,罗公子伸手过来,先碰了碰她的耳垂,赞她地耳朵漂亮,才落下去,碰碰脖子的项链……他感受到性暗示了,看来自己在他地心中,又提升了情趣的得分,张芸心里很得意。

    「这钻石项链价值三百万以上,三十六颗小钻再衬中间这颗火钻……是谁那么大手笔,送给你地?」

    「人家的死鬼老公嘛!他生时对我挺好地,可惜走了,两年前就丢下了我。」张芸说这话,更有强烈的性暗示。

    根据美国人统计,有八成男子对别人的妻子有强烈的侵犯心理,有七成男子渴望玩弄别人的老婆,因为这样更加证明自己的魅力和能力。接受采访的三万五千多个男子,有超过两万人回答,最渴望与死了丈夫的漂亮小寡妇上床,因为这样不需要承担责任和后果。

    男人,自私心跟女人一样,都属于一种很自私的生物,渴望得到更多,但不希望自己付出。

    不过本质上稍有区别,男人渴望得到更多发泄**的快感和机会,不希望因此付出责任和金钱。女人渴望得到更多安全感,尤其是可以换取舒坦生活的金钱,和提高自身魅力的物质,不希望付出辛苦的劳动。

    虽然这个男女调查和相关结论,都是针对美国人的,但张芸相信如果有机会,很多中国男子也不会拒绝与一个漂亮性感的小寡妇发生关系。

    因为送上门的东西,不要不白要。

    「真可怜,看来他是累死的!」林天羽一听,摇头大笑起来:「娶太漂亮的妻子唯一的不好处,就是容易操劳过度。」

    「坏死了你,哪像你说的,他是有家族遗传性心脏病,去世与我无关。」张芸不依地轻打林天羽一下。

    「

    有心脏病也是因为剧烈运动或者过于激动才诱发出来的,如果一个枯坐小庙死寂不动的老和尚,有没有心脏病根本没关系。不过,像他这样,娶了你这样一个漂亮的妻子,就算短命十年,都已经值了!」林天羽一说,张芸更是不依,嚷嚷着非要拧他一下,不过她选择的地方,不是林天羽的软肋,而是大腿。

    她轻拧了一下,与其说是拧,不如说是摸,挑逗意味十足。

    有意无意,还故意装出拧不中,碰了一下林天羽的裤裆……张芸此时感觉自己春潮早已经泛滥成灾,某处感到极度空虚,极度渴望得到充实,可是偏偏他不是那种急色之人,没有来一点小动作,否则自己就可以顺势倒入他的怀中了。

    是继续忍耐继续挑逗下去,还是大胆出击呢?

    张芸心中七上八下,顾虑重重,忍耐下去很辛苦,可是大胆出击如果失败,那这个男人就再也得不到了。

    张芸偷偷地看了林天羽一眼,玉手偷偷按了一个地方,灯光顿时暗了下来,漆黑一团。她带点激动地地在黑暗中拥抱着他,又怕他反感,急声道:「听我说,听我说,我只想抱抱你,我今天心乱七八糟的,情绪太激动了,需要抱着你安定一下,请给我一分钟,让我抱一会,一会儿就好。」

    林天羽呵呵一笑,道:「仅仅是抱一会,对你来说,似乎不够吧?」

    张芸看他没有生气,心中又是欢喜,又是激动,低声道:「如果你不急着回去,我们,在这里呆一会?」

    「芸姐,我们还不是朋友,做某些事,似乎早了些……你知道,有些事需要时间,比如果树在春天开花,到了秋天才会结果,太早了,果子就没有味道了,而且很苦涩!」林天羽探臂,在背后拥抱着自己的张芸那丰臀用力地捏了一下,让张芸激动地呻吟了一下,这下他捏得很重,但极具感觉,一种被他玩弄和征服的快感,油然而生,心中腾地燃起**之火,好想他能够继续……

    「我,我,你能抱抱我吗,就一下,我想和你抱抱!」张芸心中,极度渴望这个男子地强力拥抱。

    在他的虎臂圈拥下,自己的身子骨头都会酥掉吧!

    张芸心中越想,越觉得身子发软,小花园禁地有花露激动地喷涌出来,泛滥成灾,她的身体发出了讯号,在呼唤某种战斗,现在,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脱衣服吧!」林天羽一说,张芸听得呆住了,自己没有听错吧?

    「你没有听错,但我要你脱衣服,不是做那件事,你的身体应该经过大手术,身体经脉受脉,幸好得到了长期调理,如果你手术后,估计活不了几年。现在,看在我们还有机会做个朋友的份上,我救你一命吧!」林天羽又回手拍拍张芸的丰臀,道:「我的时间有限,你也可以选择以后再治!」

    「不,现在治,我马上脱!」这是张芸做梦也想不到好事,她岂能放过,不说是要救自己一命,就是真做,她也心甘情愿渴望已久的。

    张芸心中极是激动,在松开林天羽腰际单独站立时,还差点摔倒。

    她摸索了半天,发现自己手都变笨了,好像衣服都不会脱了,心中着急得要命,又怕他等不得,耳边听不见他的声音,心中怕他走了,颤声问:「你还在吗?还在吗?」

    「废话,别说话,我要集中精神,黑暗中出针,要是我有了偏差,你的小命就完了。」

    「我,我准备好了。」张芸激动得浑身轻颤,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发烧,心魂无比渴望他的到来。

    「把下面那个也脱了,针灸会包括很多禁区处的屄位。尽量放松点,针灸过程中,也许会有一点的感觉。但你要忍耐。」林天羽忽然伸手过来,在她的**和小腹探了一下,示意她小内裤也脱了。张芸心中大骂自己真是笨死了,自己为什么还要穿着这个,如果刚才没有穿,那么他就摸到了自己地……

    他的手好热啊。烫得自己心魂都在飞。

    就是太快了。刚才没来得及好好地感应清楚。不过。还有机会地。自己一定要镇静。好好把握机会。好好感觉。

    当她把自己地小内裤脱下来时。她发现它完全湿透了。散发出一种诱人地香味。

    这种如此浓郁地味道。好久没有闻到了。

    自己只有最动情。最渴望地时候。身体才会散发出这种奇异地体香。不知道他闻到没有……张芸很想紧紧地抱住他。抓住他地龙根。让他狠狠地撞进自己地体内。让他在自己地身上冲锋。让他在自己地花园草地上尽情地奔驰。将自己征服一千遍一万遍。直到自己身体爆炸……不过她知道。这一切只能是空想。就像他说地。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喜欢采摘成熟地果实。喜欢情趣和浪漫。如果自己那样做。只会让他鄙夷自己。无视自己。

    张芸想起他集中精神好像要摸女人地胸口。带点欢喜地颤问:「要摸摸吗?我。我准备好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