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3章 厨房嬉戏

    到了十一点左右,李玉莲便告辞了,临走前她特意的盯了林天羽几眼,也不知道存的是什么念头。

    陈媚以为林天羽并未偷听到两人的说话,是以在暗中掐了一下她的小手,让她不要那么放荡,因为毕竟是第一次见面,虽然她也知道好姐妹好几年没有男人了……

    先前陈媚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李玉莲的身份,林天羽并不清除她的遭遇。后来他从陈媚的嘴里了解到,李玉莲和她是高中同学,后来她考上了医学院就没怎么见面。

    两人以前关系很好,后来她也嫁给了一个官员,正好在一次聚会上,两姐妹再次见面,此后就一直保持着联系。

    李玉莲的丈夫因为疾病几年前去世了,而她就带着一个刚从艺校毕业的女儿独自生活。

    送走李玉莲,陈媚就借故上了楼上的房间里,并没有再提起先前的事情,林天羽也不敢跟着过去,保姆现在回来了,他可不敢让她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事情。

    看时间到了下午的十一点点,张少宝还未回来,林天羽也该走了跟陈媚打了声招呼,便出去了。

    林天羽打的来到李秀玉母女小区,正要跨过马路的时候,一辆黑色的丰田车疾驰而来,林天羽马上停住了脚。

    「啊!」马路的中间传来一声尖叫,林天羽扭头望去,只见马路中间一位身着大红色高开叉旗袍的成熟美妇,吓傻了一般,怔怔的望着疾驰而来的轿车。

    秉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心思,林天羽急身冲了过去,身子一扑,成熟美女被林天羽压倒在了路边,黑色丰田车,打开车窗看了一下,露出一个男人。

    「多管闲事!」那个男人骂骂咧咧一句,便开着车子狂奔而去。

    蓄意的吗?林天羽皱了皱眉头,扭过头,看着被自己压住的美妇,只觉那两个饱满的巨乳顶在自己的胸膛上,让她的心儿一荡,胯间的子孙根顿时硬了起来。

    「你没事吧?」林天羽暗自吞了口唾沫。

    「哦,嗯,没,没事!」那成熟美妇回过神来,摇了摇头,突然感觉到一根火热的东西顶在自己的大腿内侧,经过多次阵仗的她怎么会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内心却没有意思羞涩,反而小花园里,开始缓缓的滋生出水渍。

    「你,你可以放开我吗?」虽然心里很愿意让眼前这个男人压着,但毕竟是在这么公共场合,她有些话还必须说。

    「啊!哦!」林天羽连忙站起来,色手顺势的带到了那成熟美妇的两颗乳-房的外边缘。

    「谢谢你救了我,不过我现在有急事,这个给你,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给我打电话!」那成熟美妇也站起身来,伸出白嫩的小手掏出一张名片,说道。

    林天羽接过名片,颜色是粉色的,一看就知道是私人名片。

    「记得给我打电话哦!」那成熟美妇,风情万种的看了林天羽一眼,随后便胸前顶着两颗肥乳,扭着纤细的腰肢,摆着肥硕的翘臀,往小区里面走去。

    林天羽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上大中小,下大,典型的细腰肥臀巨乳,这种女人用后背狗交式搞起来最爽了。

    望着那高开叉旗袍走路是泄露的白花花的一片,更显得风姿绰约,不可方物。而那劲爆火辣的身材,前凸后翘,摇曳生姿。肉色的丝袜勾勒出来的流线型小腿配上名贵的深红色高跟鞋。

    直到看不见那少妇的身影林天羽这才收回目光,低头看着名片,果然正如他所想,是死人名片:陈如莲,电话:135*******。

    将名片放好口袋里,林天羽跨过马路来到李秀玉放在,拿出钥匙打开门。

    李秀玉正在厨房炒菜呢,听见放开开了,就说道:「天羽,是你吧!」

    「是,玉婶!」林天羽关上门,来到厨房,当近距离见到李秀玉她胀鼓鼓的胸脯,而且还正在剧烈起伏着,特别是几乎清楚可见的乳沟和半露的雪白双乳,林天羽的心跳骤然加速,心潮起伏,难以平息了。

    林天羽经过几次的诱惑,早就心内火起了,立即凑上前去捉住那鼓鼓的胸,使劲的揉捏着,李秀玉放下手里的东西,吃吃笑道:「天羽,要炒菜呢?」

    「没事,我就摸摸。」林天羽嘻嘻一笑,双手爱抚揉捏着李秀玉饱满的肥乳,心里暗自与刚才那美艳少妇相比较,不过他不得不承认,刚才那个少妇简直就是魔鬼曲线,连四十多岁的熟女都比不了,特别是乳-房这块。

    「别,别闹!」李秀玉身子靠在林天羽的怀里,娇喘吁吁的说道。

    「好好,我不闹!」林天羽恶狠狠的压住李秀玉的艳唇亲了一口,随后便放开了李秀玉,来到客厅里,打开电视看,没一会李玉兰就领着个包回来了。

    大概是从少女变成了少妇,李玉兰今天格外的美丽,那只及膝上近二十公分的黑丝绒短裙,使林天羽心跳加快,紧裹着曼妙凸凹的胴体,透明的肉色丝袜衬出丰满浑圆的玉腿,丰腴肉感的美臀,隐约可见黑色性感内衣

    也遮掩不住胸前的丰硕高耸,弹性十足。

    在她丰润健美的俏臀下露出的那双雪白修长的大腿近在眼前,肌肤细白毫无瑕疵,浑圆迷人的腿上穿着薄如蚕翼般的高级肉色丝袜,使大腿至小腿的线条如丝缎般的光滑匀称,她足下那双黑色三寸细跟高跟鞋将她的圆

    柔的脚踝及白腻的脚背衬得细致纤柔,看了简直要人命!

    林天羽直接将李秀玉揽入怀中,在她的娇呼声中,低头吻住她娇嫩欲滴的唇。

    「唔,天羽哥!」

    林天羽的唇似饥渴却又带着挑逗意味的蹂躏着成熟少妇李玉兰娇嫩的红唇,但舌尖却缠绵、热切的挑逗着她的,舌尖与他的缠绕……

    李玉兰李玉兰的手不知不觉的环上林天羽的颈项,热切的回吻着他,将林天羽体内对她强烈的热情全数激发出来。

    林天羽的唇才刚离开她,成熟少妇李玉兰连喘气都来不及喘就被他一把抱住。

    成熟少妇李玉兰伸出芊芊玉手隔着衣裤就按在林天羽高高搭起地帐篷上抚摸揉搓着他,林天羽也撩起她地裙摆,爱抚着她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地丰满浑圆地大腿。

    「妈妈,在厨房里!」李玉兰娇喘的问道。

    「不要管你妈妈!」林天羽不管不顾地搂抱住成熟少妇李玉兰,抚摸揉捏着她丰硕柔软地乳峰,恨不地立刻将她就地正法。

    「哦,好好!」

    李天羽手一掀,她的下身裙摆被掀到腰部以上,露出了穿着红色性感蕾丝内裤的凝脂般的丰臀。林天羽以不可抗拒地动作继续拨开了成熟少妇李玉兰性感地红色蕾丝内裤,白嫩的臀丘在明亮的光线下,燥热的空气下,

    泛出耀眼地光泽。

    林天羽邪笑着蹲下身子,两手把住成熟玉兰富有弹性地臀丘,嘴巴凑上去,狂热地吻着她丰润地屁股。

    娇嫩地臀部突然遭到林天羽地湿吻,成熟少妇李玉兰不禁俏脸绯红,媚眼如丝止,鼻息粗沉,轻轻地发出低声娇叫。

    林天羽感觉口干舌燥,湿热地嘴唇急急地舔舐着,舌头卷过之处,留下湿湿地痕迹。

    成熟少妇李玉兰感觉象是有一条爬虫在自己地臀部搔弄着,又是麻庠又是难受,她极力压抑着低声呻吟起来,臀部扭动着,既象在挣扎又似在迎接林天羽舌头的侵犯。

    成熟少妇李玉兰勉丰满浑圆地美臀情不自禁地扭动起来,迎合着林天羽地亲吻抚摸。

    「啊,难受死了。」

    林天羽根本不理李玉兰地娇呼,埋头继续用力地吸舔她。

    成熟少妇李玉兰地丰臀形状和手感均佳,滑润润地富有弹性,在林天羽双手地抓捏下微微发红。

    「好玉兰,你的身子怎么这么敏感啊!」林天羽用双手细细摸弄着,一脸坏笑道:「真是男人床上的极品恩物啊!」

    「啊,天羽哥……」话音未落,成熟少妇李玉兰突然又一声惊呼,「不要,不要咬那里……啊……」

    原来林天羽促狭地含住了成熟少妇李玉兰的要害,并轻轻地用牙齿咬吸着,她发出一声又一声地娇叫呻吟。

    「天啊!好痒,饶了人家吧!天羽哥,不要啊……啊!你是恶魔,是玉兰地克星……」

    「玉兰,知道我是你地克星就好,乖乖地听话,等一下有你浪地。」

    林天羽直起身来,迅速脱下了裤子,放出了早已昂首挺立地宝贝。

    林天羽一手按住成熟少妇李玉兰的颈部,不让她有丝毫地反抗余地,直截了当地进入了她春水泛滥的身子。

    成熟少妇李玉兰不时的哼叫声,林天羽顺势将子孙根挤入她迷人的小花园里。

    李玉兰如被电击,少女芳心如在云端,轻飘飘地如登仙境。

    林天羽的感觉就更爽了,身子软得如水一样,每动一下都妙不可言,强烈的快感激发他更加剧烈地运动着,一次次地带着李玉兰一起攀上了快乐的巅峰,时而在云中漫步,时而水中遨游,简直比做神仙还快乐。

    林天羽那粗大骇人的子孙根抽动频率越来越快,每一下都深入李玉兰花房的最幽深处。

    「玉兰……受得了吗……我把家伙抽出来好吗……」林天羽故意的逗她。

    「不行……不要抽出来……我要……」李玉兰原本正感受着肉棒塞满小屄中是又充实又酥麻的,她忙把双手紧紧搂住林天羽的背部,双腿高抬两脚勾住他的腰身,唯恐他真的把肉棒抽出来。

    「喔……那什么声音啊,好难为情喔,玉兰你舒服不舒服啊!」林天羽挑逗的问着。

    「嗯好舒服啊,小屄被你干的好舒服啊。对……对……这样好舒服啊!」春水不断的从小屄留出来,随着林天羽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李玉兰欲仙欲死的哼着,「天羽哥你干的好厉害,插的好深啊,好舒服啊……」

    见到李玉兰已经如此的淫荡,林天羽也加快速度,让龟头猛烈的摩擦她的小屄肉壁,李玉兰这个时候早把一切都抛掷脑后,被情欲完全占据,配合着的的扭动臀部增加快感。

    「好舒服啊,好舒服啊……」林天羽也加速肉棒的抽插,屁股左右研磨,每一次都插到底部,李玉兰美艳紧闭,纤腰左右摇摆,迎合林天羽的抽插,这个时候,林天羽将她身子翻了过来,使她跪着将屁股对着自己,说:「玉兰妹子,我要从后面来了哦。」

    「啊,好……」随着林天羽在屁股后面插入小屄的新奇感觉,李玉兰感到小屄难受十分,一股阴精喷涌而出,达到高潮,林天羽看着满足的李玉兰,继续抽插着,「我的好玉兰,舒服了吗?乖乖的叫我老公好吗?」

    李玉兰惊讶林天羽的持久战力,被继续抽插的小屄有被撩拨出欲望,「不要,不该,你要和母亲搞了呢,怎么呢这样叫呢?啊……舒服……」

    「你要是不叫我好老公,亲哥哥,我就不插了哦……」林天羽故意停止动作。

    「啊,不要,不要停嘛,我叫,我叫还不好嘛!……老公,老公,我的好哥哥,你快快插,老婆的屄屄好想被你插啊快……求你了哦!」

    看着被他彻底征服的性感尤物发出阵阵淫声,林天羽快速的大力抽插着,「嗯,我的乖老婆,你舒服嘛?我好舒服啊,你的小屄夹的我的肉棒好紧哦,比你妈妈的紧多了?」

    「嗯,讨厌,死鬼,嗯,……!」

    「嗯,啊,好爽。你的小屄夹的我快飞天了!以后都让我插小屄好嘛?听我话,穿的骚骚的让我干好嘛?」

    「嗯,好老公,我听你的,快点,我都听你的……」看着又一个被征服的性感美人,林天羽激动不已,更加卖力的抽插,搞的李玉兰泻身连连。

    这个时候林天羽突然想彻底羞愧一下李玉兰,将她从后面让她站立着离开沙发,站着从背后抽插,并慢慢向房门移动,李玉兰虽然不解林天羽的行为,但是下体传来的阵阵舒畅感让她对林天羽十分顺从,李玉兰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被林天羽花样不断搞的娇喘连连,春水滴了一地,「我的好老婆你的春水真多,好淫荡啊。」

    「哼,还不是你害的啊,哎哟,……好舒服,快。」

    「啊啊……天羽哥……你、你的肉棒那么粗硬……好巨大……好粗长……真是美极了……」李玉兰不禁淫荡的叫了起来,那大肉棒塞满美屄的感觉真是好充实、好胀好饱,她媚眼微闭、樱唇微张一副陶醉的模样!林天羽怜香惜玉的轻抽慢插着,李玉兰屄口两片蜜唇花瓣真像她粉脸上那两片樱唇小嘴似的薄小,一夹一夹的夹着大龟头在吸在吮,吸吮的快感传遍百脉,直乐得林天羽心花怒放:李玉兰真是天生的尤物!」哇……真爽……玉兰妹子……真有你的……想不到你外表娇媚迷人……美屄更是美妙……像贪吃的小嘴巴……吮得我的大肉棒酥痒无比……」

    李玉兰听着厨房里传来的炒菜声,自己竟然在客厅里当着妈妈的面和林天羽搞,更加羞红着粉脸。」天羽哥……你别说了、快……快点……美屄好痒、好难受的……你快、快动呀……」

    于是林天羽加快抽送、猛搞花心,李玉兰被插得浑身酥麻,她双手抓紧沙发,白嫩的粉臀不停的扭摆向上猛挺,挺得美屄更加突出迎合着大肉棒的抽插,她舒服得樱桃小嘴急促地呻吟,胸前那对饱满白嫩的乳峰像肉球的上下跳跃抖动着,她娇喘呼呼、香汗直流、淫态百出地喊着:「啊……天羽哥……色鬼……好爽快呀……好美啊……再用力啊……」

    越是美艳的女人,在春情发动时越是饥渴难耐、越是淫荡风骚,李玉兰的淫荡狂叫声以及那骚荡淫媚的神情,刺激林天羽爆发了原始的野性,他欲火更盛肉棒越暴胀粗长,紧紧抓牢她那黑色透明丝袜包裹的浑圆雪白的小腿,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毫不留情地狠抽猛插,如鸦蛋般大的龟头像雨点似的打在花心上。

    每当大肉棒一进一出,她那美屄内鲜红的柔润屄肉也随着肉棒韵律的抽插而翻出翻进,春水蜜汁直流,顺着肥臀把床单湿了一大片,林天羽边用力抽出插入,边旋转着臀部使得大龟头在美屄里频频研磨着嫩肉,李玉兰的美屄被大龟头转磨、顶撞得酥麻酸痒的滋味俱有,大肉棒在那一张一合的美屄里愈抽愈急、愈插愈猛,干得李玉兰娇喘如牛、媚眼如丝,阵阵高潮涌上心房,那舒服透顶的快感使她抽搐着、痉挛着,李玉兰的美屄柔嫩紧密地一吸一吮着龟头,让林天羽无限快感爽在心头!

    「喔……好舒服……好痛快……冤家……我的腿酸麻死了……快、快放下来……我要抱你……亲你……」

    林天羽闻言急忙放下李玉兰的粉腿,抽出大肉棒,将她抱到床中央后伏压在她的娇躯上,用力一挺再挺,将整根大肉棒对准李玉兰的美屄肉缝齐根而入。

    「唉呀!…插到底啦!…好棒哟……快动吧……美屄好痒啊……快动呀……」

    林天羽把李玉兰抱得紧紧,他的胸膛压着她那双高挺如笋的乳房,但觉软中带硬弹性十足,大肉棒插在又暖又紧的美屄里舒服极了,林天羽欲焰高炽,大起大落的狠插猛抽、次次入肉,插得李玉兰花心乱颤,一张一合舐吮着龟头,只见她舒服得媚眼半闭、粉脸嫣红、香汗淋淋,双手双脚像八爪章 鱼似的紧紧缠住林天羽的腰身,李玉兰拼命地按着他的臀部,自己却用劲的上挺,让美屄紧紧凑着大肉棒,一丝空隙也不留,她感觉林天羽的大肉棒像根烧红的粗火棒,插入花心深处那种充实感是她毕生从未享受过的,比起老公所给她的真要美妙上百倍千倍,她忘了羞耻,放弃矜持地淫浪哼着:「唉唷!……天羽哥……好美、好爽……你的大肉棒弄得我好舒服……再用力……大肉棒哥哥……快、快干我啊……」

    「玉儿妹子……哇……你真是个性欲强又淫荡的女人啊……啊……大肉棒好爽啊……喔……」

    林天羽用足了猛攻狠打,大龟头次次撞击着花心,根根触底次次入肉,李玉兰双手双脚缠得更紧,肥臀拼命挺耸去配合林天羽的抽插狠,舒服得媚眼如丝、欲仙欲死、魂飘魄渺、香汗淋淋、娇喘呼呼,舒服得春水蜜汁猛泄。

    「唉唷……美死我啦……棒……太棒了……好粗大的肉棒……哦、我快不行了……啊……」

    李玉兰突然张开樱桃小嘴,一口咬住林天羽的肩膀用来发泄她心中的喜悦和快感,美屄内春水蜜汁一泄而出,林天羽感到龟头被大量热流冲激得一阵舒畅,紧接着背脊一阵酸麻,臀部猛的连连数挺,一股又滚又浓的精液有力的飞射而出,李玉兰被这滚热的精液一烫,浪声娇呼:「啊、啊……美死了……」

    林天羽又是一番狂热强亮烈的抽-插、顶入,主动泄精,一股又浓又烫的粘稠的液体淋漓漓地射进花房中,那火烫的液体在李玉兰最敏感的性神经中枢上一激,她再次发出一声娇啼。</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