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4章 风骚岳母

    「那你就乖乖叫我老公,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林天羽故意戏弄眼前美艳的岳母,林天羽就是要让她完全臣服于林天羽,突然抽身出来,顶住她的花瓣肆无忌惮地研磨着。

    「天羽……老公……老公……快点给我呀……"徐菲菲被林天羽挑逗撩拨,刚才又见到自己弟妹和天羽的床上激情,自己抚摸身躯,早就欲火中烧春心荡漾,如今正在享受着那份充实饱胀的美妙感觉,突然一阵空虚,欲火难捺情不自禁地挺动粉胯迎合寻求林天羽的庞然大物,媚眼如丝娇喘吁吁地低声喃喃着哀求道,等到林天羽满意地再次挺身杀进深入到底,她舒服无比地摇摆着秀发,难以压抑地长长呻吟一声:「老公……好深啊……好舒服啊……要死了……升天了……」林天羽的律动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徐菲菲虽然努力压抑,却也随着胴体的抖动,喘息和呻吟声越来越粗重急促。她已经完全被林天羽的充实厚重跳动得春心勃发,春情荡漾。已经完全迷失在林天羽的子孙根下,禁忌的刺激和春情同时爆发,使得岳母徐菲菲忘却了眼前的男子是自己的女婿,只一心求欢,得到身体的完全释放。

    徐菲菲娇喘吁吁地嘤咛道:「好老公,我们到另外一个卧室去吧,好吗?」

    林天羽毅然摇头命令道:「就在这里开始吧,我的岳母老婆,你不感觉在这里品尝着子孙根的美味更加刺激过瘾吗?」

    林天羽坏笑着腰身使劲,双手环抱,将徐菲菲的胴体整个搂抱起来,丰满圆润分量十足。徐菲菲的一对丰硕饱满的娇挺玉乳也紧紧贴在林天羽胸前,那双雪白玉润的胳膊搂住林天羽的脖子,两条纤滑修长的优美玉腿更是本能地紧紧盘在林天羽身后,死死夹住林天羽的腰,因为一松她就会掉下地来,美艳岳母徐菲菲胴体的重量几乎都压在了林天羽的庞然大物上面,她心疼关切地温柔询问道:「

    小坏蛋,好老公,累吗,放我下来吧,好吗?

    「这么肥美的肉体,林天羽怎么舍得放下呢。林天羽双手抓住徐菲菲丰腴滚圆的臀瓣,将她向上抛起,趁着雪白丰满的美臀下落之时顺势大力顶进,次次深入到底,连续猛烈耸动,徐菲菲爽得头往后仰去,秀发摇曳摆动不停。

    林天羽就这样搂抱着美艳岳母徐菲菲丰满的胴体,走到另一个卧室里面,进门后,直接顶在木墙壁上近乎粗暴地耸动撞击起来。

    此时此刻的美艳岳母徐菲菲眉目含春,媚眼如丝,秀发散乱,柳腰挺动,美臀款摆,纵体承欢,婉娈逢迎,林天羽很难想象徐菲菲这样端庄娴雅的美艳熟妇居然也有如此风骚放浪的时候!」

    老公,天羽,你坏死了。」徐菲菲喘息吁吁地娇嗔道:「

    你快点出来吧,我不行了,她们还在楼下等着我们的呢,这样她们会怀疑我们的啊。」」岳母老婆,怀疑就怀疑啊,不怕,大不了我把其他几位也吃了,这样你就不用担心了啊,「林天羽淫笑着,连续大力耸动,徐菲菲爽得芊芊十指深深陷进林天羽的背部,林天羽体会出徐菲菲的陶醉,更加狂野地强烈撞击,肆意挞伐,徐菲菲立即产生一股妙不可言荡人心魄的快感,直涌心头,传上玉首,袭遍四肢百骸。散发出欲火的光彩把个美艳岳母徐菲菲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宛如醉酒一般娇艳迷人玲珑浮凸成熟而美丽的肉体由于有愉悦的快感而颤抖不已。徐菲菲美绝人寰俏丽娇腻的芙蓉嫩颊媚态横生,荡意隐现,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猛地紧紧缠着林天羽的身体,一阵令人窒息般的痉挛、哆嗦。樱口一张,银牙死命地咬进林天羽肩头的肌肉中,高贵端庄的美艳岳母徐菲菲接二连三在林天羽胯下体会到那前所未有的令人欲仙欲死的交欢高潮。」

    岳母老婆,等着我马上射给你了。」林天羽更加凶猛地抽送着,猛烈地耸动着,粗暴地挞伐着,子孙根在徐菲菲花心深处膨胀到了极点,开始剧烈地抖动。」

    天羽,不要射在里面啊,不可以的啊。」美艳岳母徐菲菲娇喘吁吁地呻吟哀求道。」

    那就张开你的小嘴吧。」林天羽抽出子孙根,徐菲菲还在羞赧地扭动着头颈,被林天羽按住她的头,粗暴无礼地顶进她的樱桃小口里面,大力拉动身躯,在她湿润温暖的口腔里面猛烈抽插,连续深喉,终于闷吼一声,火山爆发出来,滚烫浓厚的岩浆呛得徐菲菲咳嗽连连,嘴角美目和瑶鼻之间都是白花花的岩浆,樱唇微张,娇喘吁吁,眼角淌出泪珠,也分不清是屈辱的眼泪还是快乐的泪水。徐菲菲星眸半睁半闭,桃腮上娇羞的晕红和极烈交媾高潮后的红韵,令绝色清纯的丽靥美得犹如云中女神,禁忌所带给徐菲菲全所未有的快感。她大力的喘着气,紧紧的搂着自己女婿,享受着女婿的子孙根给她带来的快感。」

    天羽,以后我们不能这样一错再错,我感觉对不起丈夫和女儿啊。」徐菲菲依偎在林天羽怀里娇喘呢喃,眉目之中含着些许愧疚的神色。林天羽搂抱着徐菲菲羊脂白玉一般的胴体调笑道:「

    什么伦理道德啊,都是些虚无缥缈,比起来身心的舒爽,又算得了什么呢,都什么年代了,岳母大人何必拘泥于那些窠臼束缚呢?」」但是你是阿思的老公,我的女婿的,我是你岳母啊,就是你这个小坏蛋把人家变成了淫娃荡妇了。」徐菲菲含羞带怨地娇嗔道。」

    岳母老婆,菲儿也是我老婆,赵岳母不是一样和我欢好,而且我在北京也有一对母女花呢。」林天羽把自己以前的风流韵事的事情说给眼前美艳岳母听。同时用手抚摸揉捏着徐菲菲丰硕雪白的玉乳,爱抚着她平坦光滑的小腹霸气的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老婆,以后永远都是,岳父大人肯定会让贤的。而且他们这次四人一起出去,我始终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又不清楚到底哪里不对。」」小坏蛋,「徐菲菲娇嗔道:「

    霸道的小坏蛋,什么都是你的理了。」徐菲菲感受到林天羽的霸气,心里不由更加倾心于林天羽。」

    岳母老婆,那你自己说是我好还是岳父好呢?」林天羽坏笑道。」

    还用问吗?」美艳岳母徐菲菲媚眼如丝地瞪了林天羽一眼,依偎在他宽阔强壮的胸前,娇羞妩媚地呢喃道:「

    跟你的相比,他还没有你的一半……

    「」一半什么啊?」林天羽不依不饶地咬着徐菲菲白皙柔嫩的耳垂追问道,色手已经顺着她的玉腿上抚摸着直奔玉腿之间。」

    小坏蛋,人家不要说了嘛。」徐菲菲娇羞无比地呢喃道,爱,早在心海萌芽绽发,第一次见面,本来就眼前的女婿很有好感,现在再经过这次放纵,已经放弃了自己是岳母的身份,再也抵挡不住芳心对林天羽的痴迷爱恋了。」

    对了,小坏蛋,你先前说几个岳父一起出国,觉得奇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徐菲菲想起先前林天羽说几个岳父一起出去办事,觉得奇怪。

    「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感觉他们好像把你们都托付给我了一样."有种说不出的感受。林天羽向美艳岳母说出了这两天的感受。

    「这么奇怪啊,先不去想了,我们快起来吧,她们还在下面呢。"美艳岳母徐菲菲想不出到底是什么原因,又想到下面还有人等着呢,于是赶紧起身,穿好衣裙。

    林天羽心想,下面还有这么多美艳的岳母大人,看来,今天晚上是一个漫长的夜了。

    楼下,几位美艳的岳母正在开心的打着麻将,有说有笑,李颖莉、何艳红、赵子卿、赵英四个岳母坐在一桌,刘欣、乔心莲、尹晓丽、师灵宣四个岳母坐在一桌,裴秋熙因为先前打了比较久的麻将,有点累了,于是坐在客厅看着电视,看见林天羽和徐菲菲下来了,给他们打了招呼。徐菲菲怕被其他看见不好意思,于是去了麻将桌边。赵子卿和师灵宣看见林天羽和徐菲菲下来,都用媚眼望了林天羽一下,然后又看了一下徐菲菲,心想,上去那么久了,估计也没有逃出天羽的魔掌吧。

    裴秋熙看见林天羽没有事情做,就对林天羽说道:「天羽,你过来陪我聊天吧。"裴秋熙是温岳父的第五个老婆,也是林天羽这群岳母军团中,最年轻的一个,今年才三十岁。

    今天裴秋熙穿着一袭黑色低胸吊带连衣裙,胸前那对高耸的双峰好似要蹦出来似的,露出大半的酥胸浑圆而饱满的酥胸挤出一道小小乳沟,一双修长光润美丽的长腿显露在外,黑色的丝袜更让腿部的线条显得更加魅惑,大半截大腿浑圆鲜滑一览无遗,更加诱人,一双极其高档精致的绒面绑带黑色细杯跟高跟鞋,与腿部的结合完美无缺,衬托出脚背圆滑优美的曲线,整个穿着和她修长曼妙的身段,纤幼的蛮腰,秀挺的酥胸,修美的玉项,洁白的肌肤,辉映间更觉妩媚多姿,明艳照人。

    林天羽坐在她身边,用色迷迷的眼睛望了一下,说道:「裴岳母,你怎么不去打麻将呢?"美艳少妇岳母裴秋熙动了一下身子,示意林天羽坐在她的旁边,林天羽一坐下来,就问道她身上穿来的阵阵体香。

    美艳少妇岳母裴秋熙娇嗔道:「叫什么岳母啊,你也比你大不了几岁,以后我们两人的时候,你就叫我裴姐姐吧,叫岳母可把我叫老了,我也就叫你弟弟吧。」

    「裴姐姐可不老呢,还是大美人一个呢。"林天羽连忙改口叫了一声裴姐姐,鼻中吻着她身上穿来的体香味,刺激得林天羽下体开始膨胀起来,邪恶的念头在脑中冉冉上升。

    而由于林天羽的坐近,裴秋熙闻到林天羽身上浓郁的男子汉阳刚气息,还夹杂着男女欢好残留的淫靡霏霏的味道,熏得她不禁心慌意乱起来。心想,萧凤、菲儿、阿思几人都不在,这么眼前的男子会有男女欢好残留的淫靡霏霏的味道呢。

    「那里,姐姐我已经老了。"裴秋熙被林天羽身上淫靡的味道熏得心慌意乱。

    「少女有少女的美,少妇有少妇的美,萧凤好比是含苞初放的海棠,裴姐姐你就是完全盛开的牡丹。"林天羽浅笑低语地说道:「姐姐这么美丽,我那岳父大人真是有福啊,是不是经常给姐姐滋润啊?」

    「小坏蛋,胡说八道什么呢?"裴秋熙难为情地娇嗔道:「怎么问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欠打了啊?"林天羽故作害怕状,顺势搂住了裴秋熙柔细的腰身,在她白皙柔润的耳朵旁边坏笑道:「好姐姐,说说你和岳父的事情,我们晚辈的也好学习学习啊。

    「裴秋熙被林天羽一搂,身子一阵舒麻,难为情地又羞又气地啐骂道:「你坏死了,什么都乱说。"林天羽望了一下正在打麻将的岳母军队,发现她们正开心的打着,根本就不会注意这边发生什么事情,而且从她们那边看过来,由于沙发靠背后高,根本就看不见沙发上的两人。于是更加大胆的说道:「

    我只是想跟姐姐说说心里话啊。」」坏蛋。」裴秋熙无奈地只好继续话题,羞赧无比地娇嗔呢喃道:「

    那你……说说你和……萧凤吧!」」萧凤嫌我的太大太深了呢,时间又长,经常要叫阿思和菲儿帮忙。但是三人一起也不行呢。」林天羽继续用近乎赤裸裸的秽语挑逗着裴秋熙这个岳母少妇的芳心,贴近她白皙柔软的耳垂,故作单纯地低声问道:「

    姐姐,是不是岳父也是这样啊?」」可能是你比较厉害吧「。裴秋熙虽然没有受到林天羽动手动脚的骚扰,可是依然听得面红耳赤,粉面飞霞,娇羞无比地呢喃道:「

    我们都是老夫老妻了,不像你们年轻人那样热情了。」林天羽饱尝着裴秋熙娇羞迷人的秀色,坏笑着追问道:「

    人家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是不是真的?」」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裴秋熙娇羞地啐骂道。」

    好姐姐,说说啊,我都已经说了我和萧凤的事情了。」林天羽的大手又开始在裴秋熙绵软的柳腰轻轻的抚摸揉搓,耍赖地死缠烂。」

    才不是呢。」裴秋熙娇羞妩媚地呢喃道:「

    我对那个向来很淡的……」」不会吧!」林天羽咬着裴秋熙白嫩柔软的耳朵低声追问道:「

    那岳父天天和姐姐你这样如花似玉的大美人朝夕相对,他不会淡泊明志吧?」裴秋熙想起来丈夫温国章 一心放在商场上,上面还有四个姐姐,在夫妻生活方面越来越疲于应付,她不禁有些黯然,幽幽呢喃道:「

    他本来身体不太好的,我们老夫老妻的,都习惯这样清淡安逸的生活方式了。

    「姐姐现在是女人最成熟最性感最有魅力的年龄,可惜暴敛天物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