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69章 小舅妈的菊花

    却看见小舅妈正在等候着他一样,她刚才的装束已经不见了,换了一件睡衣,那衣裳薄如蝉翅,望过去可以清清楚楚看见里面的一切,透明程度和没穿几乎没有分别。

    诱人的肉体,玲珑浮凸的曲线简直令人热血贲张:胸前丰满的乳房像两个大雪球,洁白无瑕,嫣红的两粒乳头硬硬的向前坚挺,把睡衣顶起两个小小的尖峰,深红色的乳晕圆而均匀,衬托得两粒乳尖更加诱人;一条黄蜂细腰将全身都显得窈窕,幼窄得盈指可握,相反,对下的美臀倒是丰满得引人想入非非,浑圆得滑不溜手。

    但最要命还是那黑色的倒三角,萋萋的芳草乌黑而润泽,整齐不紊,除了几条不守规矩的悄悄穿过布孔向外伸出,其它的都一致地将尖端齐齐指向大腿中间的小缝;在小缝中偏又露出两片红红皱皱的嫩皮,但却是一小部份,让人想到它仅仅是冰山一角,幻想着剩下的部位藏在里面会是怎样,更联想到那夹在两片鲜艳的花瓣中间的桃源小花园会是如何迷人……

    林天羽暗自吞了一口唾沫,原本膨胀的子孙根更加雄伟了。

    只听见陈如莲风情万种的娇声说道:「

    天羽,你觉得舅妈美吗?」」美,实在是太美了,美得我都无法形容了!林天羽痴迷的盯着小舅妈迷人的肉体,体内的荷尔蒙快速的激生着。」

    小坏蛋,就知道说好听的,美的话,你还不赶快过来!」陈如莲俏脸染上了淡淡的绯红,伸出细嫩纤柔的玉手把他拉到她的身边。」

    小舅妈,你穿的这么性感是想要我弄你吗?」

    林天羽望着小舅妈美丽娇媚的脸庞温柔的说道。

    「知道还讲,快点,你们在哪里弄的那么激烈,我在这里都听见了,差点挠死我了!」

    陈如莲娇嗔的白了林天羽一眼,动情的闭上眼睛。

    闻言,林天羽大嘴忍不住吻上她的红唇,狂吻了起来。

    两人的嘴唇互相拼命地吸吮,仿佛要将对方吸进体内,林天羽滑溜溜的舌尖伸出来,舐舔着陈如莲温润的樱唇,陈如莲也熟练地张开嘴巴,伸出舌尖,引导他的舌头进入她的口腔内。

    林天羽的舌尖舐舔着陈如莲柔润的樱唇、洁白的贝齿、温暖的口腔,更与她甜美滑腻的香舌互相交织撩弄。

    陈如莲尽量张开嘴巴,让他的舌头尽量深入她的口腔内,尽情地舐舔撩弄,她感到他的口涎唾液,正一点一滴地流进她的口腔内。林天羽的手掌不断地爱抚陈如莲的背脊,间歇地紧紧拥抱,乳房随即给挤压,使异样的快慰感觉不断地提升,他的手掌抚上陈如莲的乳房,好软啊!」

    小舅妈,你好骚啊!」

    「小色鬼,得了便宜卖乖,谁叫你刚才声音这么大的,啧啧,外国人就是外国人,声音叫的这么大!」

    听着小舅妈娇媚的调情声,闻着幽幽的熟女迷人的体香,林天羽只觉得一阵阵地意醉神迷。恍惚间,陈如莲把他的外衣脱去,只剩下一条内裤。

    这时,陈如莲解开黑色蕾丝乳罩,那对丰满、尖挺的乳房如两只白鸽般跳跃而出,那小巧的、淡紫色的乳头在凝脂般的肤色的映衬下,如熟透的葡萄显得分外艳美;然后,她又慢慢拨开那红色性感丁字内裤,把一个成熟、美艳少妇迷人的小花园展现在林天羽的面前。

    一片黑亮、浓密的阴毛如森林般呈倒三角形分布在两条丰腴、白嫩的大腿中间,覆盖在微微隆起的阴阜上,暗红、肥厚、滑润的大花瓣已经分开,露出粉红色的滑嫩的小花瓣和微微洞开的幽谷口,隔着窄窄的会阴,是小巧、暗紫色的、如菊花蕾般的菊蕾,在肉色透明水晶吊带丝袜和红色丁字内裤的掩映下,更加诱人。

    林天羽看到她白嫩、修长的手指分开小花瓣,中指轻轻按揉着小巧如豆蔻般的珍珠,从那迷人的幽谷深处不断地有无色的液体流溢出来,滋润着她的小花园,一串串美丽的、令人消魂的呻吟声从她红润的唇间传出,只见她目色迷朦,满面酡红,丰腴、性感的胴体扭动着,断断续续地呻吟呢喃道:「天羽……小坏蛋…现在我要你,舅妈把自己给你……」

    看着这美奂美仑的人间尤物美女主持,看着那惹火的身材,和如梦似幻的少妇成熟美丽的小花园,林天羽的子孙根涨得仿佛要炸裂一般,把短裤撑起,急需要找一个温柔的地方把其中的能量全部释放出去。此时此刻的陈如莲,看她的脸上,满面酡红,有娇羞、有风骚、有淫荡、有端正,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一面是天使,一面是魔鬼」她的一支手去揉摸自己的小花园,嘴裏传出阵若有若无,时断时续,令人消魂的呻吟,另一支手则把林天羽的短裤拉下,林天羽的子孙根如出销的利剑一样直挺挺地显现在陈如莲,一个三十十多岁的美艳少妇面前。

    林天羽把陈如莲肉色透明水晶吊带丝袜包裹着的双腿分成M形,把她柔若无骨的胴体搂抱在身上,他一阵阵冲动,急不可待地想要分开陈如莲的玉腿驰骋杀入,陈如莲却不急不忙地娇嗔道:「不许的,说好了,人家要先惩罚你的哦!」

    「怎么惩罚呢?」

    林天羽抚摸揉捏着她丰硕饱满的乳峰,坏笑着问道。

    陈如莲咬着林天羽的耳朵,低声呢喃道:「好林天羽贝,舅妈要把你咬下来,好吗?」

    看到他勃涨得又长、又粗、又大、又硬的子孙根,她地用纤纤嫩手握住他的子孙根,一种触电般的感觉从子孙根传遍全身。

    林天羽和长他十多岁的美艳、淫荡的小舅妈陈如莲赤裸裸地在她充满着无限春意的卧室里,缱绻缠绵,春色无边。陈如莲轻轻握着外甥的子孙根,爱不释手地套撸着;林天羽如同丈夫一样,贪婪地看着宽大的双人床上妩媚、妖娆、性感、丰腴的成熟少妇的肉体。

    「小坏蛋,我要咬你了啊!」

    陈如莲坐起身来,让林天羽仰卧在床上,他那勃涨得硬梆梆、又大、又粗、又长的子孙根如擎天一柱昂然屹立。

    陈如莲爱怜地把玩着他的大鸡巴,那神情就象看一件稀世珍宝,过了一会,她伏下身去,69姿势背对着他,头伏在林天羽的胯间,趴在了他的身上,肥美的丰臀对着他的脸,低头去吻舔林天羽的大鸡巴,她把林天羽硬梆梆的大鸡巴噙在嘴里,红润的双唇套撸着他的大鸡巴,舌尖舔触着龟头。

    一股热流从龟头如触电般刹时传遍林天羽的全身。那纤柔的舌头把的他的龟头舔得麻痒痒的,使他飘飘然,有一种羽化登仙的感觉,从大鸡巴处传来阵阵快感。

    陈如莲雪白、丰腴、肥美的美臀就在林天羽的面前,从她的美屄传来少妇特有的体香,林天羽用双手捧住她的丰臀,抬起头去吻她那成熟、美丽的美屄。

    当林天羽的嘴吻在她的花瓣上时,陈如莲的浑身一阵颤栗,林天羽用舌尖分开她的花瓣,舌头伸进她滑润的幽谷裏搅动着,然后又用双唇噙住她已经挺起的如豆蔻般小巧、美丽的珍珠裹吮着,他的鼻尖在陈如莲小巧的暗紫色的如菊花花蕾般的菊蕾上,陈如莲扭摆着白嫩的丰臀呻吟着,一阵无色、无味、透明的液体从她的幽谷流淌出来,流在林天羽的脸上嘴里。

    过了一会,陈如莲起身面向他,肉色透明水晶吊带丝袜包裹着的修长玉腿蹲跨在他的身上,把红色丁字内裤掩映下的幽谷口正对着他硬挺的大鸡巴,一只手分开自己的花瓣,另一只手用拇指和中指夹扶住他的大鸡巴,把龟头对准她那迷一样神密、梦一般美丽,已然湿润、洞开的幽谷口,她肥美的臀部向下慢慢坐沉下来。

    他的大鸡巴的龟头被陈如莲肥美、润滑的花瓣包触着,如同她红润的小嘴轻轻吻着,她向下慢慢坐沉着,林天羽硬梆梆的,又粗、又长、又大的大鸡巴一点点地被她的幽谷所吞没,她幽谷的内壁又滑、又嫩、暧融融地裹触着林天羽的大鸡巴。

    成熟少妇的幽谷是这样的美妙,插在陈如莲的幽谷里,林天羽那勃涨得难受的大鸡巴仿佛找到了归宿,感到无比的舒服。渐渐地她的幽谷把林天羽的大鸡巴全都吞没了,她那肉色透明水晶吊带丝袜和红色性感丁字内裤掩映下的肥美的臀部完全坐在了林天羽的两股上,林天羽的硬梆梆、勃涨得又长、又粗、又大的大鸡巴连根插入她的幽谷里。

    陈如莲幽谷里暧洋洋的,幽谷深处仿佛有一团柔软的、暧暧的肉似有似无地包裹着林天羽的大龟头。

    陈如莲的身体上下颠动着,幽谷紧紧套撸着林天羽的大鸡巴,大小花瓣有力地夹迫着他的勃涨的大鸡巴,他的大鸡巴龟头一下一下触着她幽谷深处那团柔软的、暖暖的肉,每触一下,陈如莲就发出如梦似幻迷人的呻吟声。

    林天羽的双手扶住陈如莲肥美的丰臀,揉捏着,陈如莲在他的身上颠动着身体,扭动肥硕的屁股,过了一会趴在他的身上,粉脸贴着我的脸,面色羞红地轻声地问:「天羽,你喜欢叫人家什么呢?是舅妈还是老婆还是姐姐呢?」

    「在干你的时候,我更喜欢叫你小舅妈!」

    林天羽淫笑着,大力抽动几下道,「小舅妈,我现在在你的里面呢!」

    「好外甥,太大了,太深了。小舅妈让你干,好老公,我的亲老公!太棒了!」

    陈如莲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

    听着她的淫荡的话语和浅浅的娇笑,林天羽用力向上挺送着身体,大鸡巴用力向陈如莲幽谷深处插送着,陈如莲也扭摆着肥美的大屁股,滑润的、带有褶皱的幽谷花心有力地套撸着林天羽粗大的、硬梆梆的大鸡巴。

    想到这个男人是外甥,又是自己的老公,陈如莲尽情地呻吟着,浪叫着,那声音真是人间最美妙的音乐,令人销魂。陈如莲颠扭着身体,脑后的秀发飘飞,胸前的丰乳随着她身体的起伏而上下颤动,只见她粉面含春,秀眼迷离,娇喘吁吁,香汗淋漓。

    她颠动着身体上下套撸了几十下,然后又骑坐在林天羽的身上,扭动着肥美、白嫩的丰臀,使他的大鸡巴完全没入她的幽谷里,龟头研磨着花心。他们俩因做爱的快感发出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整个室内春意见盎然,情爱无边。一阵阵无色的透明液体从她的幽谷深处缓缓流出来,把两人的美屄弄得滑腻腻、粘呼呼的,陈如莲在外甥林天羽的身上颠动、扭转丰臀时,就会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

    陈如莲的幽谷紧紧包裹着林天羽的大鸡巴,小花瓣紧紧夹迫着他的大鸡巴,有力地套撸着,大鸡巴在陈如莲的幽谷裏感触到快感传遍了全身,林天羽想到陈如莲是自己的小舅妈,这种不伦禁忌的关系,他的浑身都在颤栗着,大鸡巴就仿佛触电一样,麻痒痒的,从脊髓直传到全身各处。

    这时,从陈如莲的幽谷深处涌起一股热流有力地刺激着林天羽的大鸡巴龟头,同时,陈如莲也加快了颠扭的速度,呻吟的声音也提高了许多:「好老公,好外甥,人家要死了!要飞了!」

    林天羽这时也感到从脊柱尾骨处传来一阵麻痒,一种不知名的力量,神差鬼使般不由自主地向上挺送着下体,嘴裏也大声呻吟着:「啊……小舅妈……老婆……啊……哦……我要操死你啊!」

    在他俩高声呻吟声裏,从中枢神经处传来阵阵酥痒,刺激着大鸡巴根部一阵阵酥痒,一股热流再也控制不住,火山爆发一样,滚烫的岩浆从大鸡巴根部迅速强劲地射出,有力地喷注在陈如莲的幽谷里面,冲击着她幽谷深处那团柔软的、暧融融的嫩肉花心。

    林天羽的身体不停地抽动着,大鸡巴有力地在陈如莲的幽谷里撅动着;陈如莲的身体也不住地颤栗着,幽谷壁和小花瓣有力地收缩着,夹迫着他的大鸡巴,那热流喷射着、冲击着,在陈如莲迷一样神密、梦一般美丽、成熟的幽谷里。

    不知过多久,俩人从性交的高潮中渐渐平静下来,亢奋的情绪渐渐平和了下来。陈如莲趴在林天羽的身上,轻轻地吻着他的脸、他的眼睛、他的嘴唇,眼角眉稍尽是柔情蜜意,那情形分明是姐姐对弟弟的怜爱,老婆对老公的痴迷,在她的身上怎么也看不出刚才那个放浪、淫荡、风骚的影子,秀丽白嫩的面颊上一抹羞红,和自己的外甥做爱确实是一件让人既感到刺激又感到难为情的一件事。

    林天羽的大鸡巴还插在陈如莲的幽谷里,陈如莲的花瓣依然夹裹着。高潮不断的陈如莲,雪白平坦的小腹上面却光光滑滑。

    「小舅妈,我的技巧满足的了你吗?」林天羽爱抚着陈如莲雪白丰硕的乳峰调笑道。

    「你当然已经很厉害了!人家都越来越不是你的对手了,不过,还有一个招数和技巧你好像不知道呢!」

    陈如莲咬着林天羽的耳朵低声说了一句话。

    「什么?这里也可以吗?」

    林天羽好奇地爱抚着陈如莲丰腴浑圆的美臀,上下打量着。

    「好老公,这是人家现在还保留下来的一个处女地,今天晚上就交给你开发吧!」

    陈如莲娇羞妩媚地呢喃道,「不过,你要温柔一些哦!那里很娇嫩的,恐怕一下子还容不下你的庞然大物呢!你要慢慢来哦!天羽,我们先到卫生间去洗一洗吧!」

    说着想要起身。

    「不用起来,我抱你过去吧!」

    林天羽笑着将陈如莲抱了起来,看着她光洁、白嫩的皮肤,丰盈、健美的体态,林天羽心里真是美极了,看美人是一种享受,看赤裸的美人也是一种享受,抱着赤裸裸的爱人美人是一种更大的享受。

    坚挺、圆翘的丰乳,纤细、柔韧的腰肢,因为没有生育过,陈如莲的腹部一点赘肉都没有,一如处女般平滑,光润,丰腴、肥美的屁股,修长、挺拔的双腿以及双腿间那浓密、柔软的芳草,滑润、肥厚的花瓣。陈如莲的幽谷口湿漉漉的,他抱着她一起走进了卫生间。他们坐在宽大的浴盆里,陈如莲用她那纤柔的嫩手给林天羽洗净了全身,林天羽的手也在她丰腴的身上抚摸、摩娑。

    但他们的手更多的还是把玩对方的私处。陈如莲仔细的把他的子孙根、囊袋洗得干干净净,用纤纤嫩手轻轻套撸着,林天羽软软的子孙根在她的手中渐渐变得硬了起来。

    在陈如莲的暗示下,林天羽把陈如莲的小花园也洗得幹幹净净,他用手指探进她的幽谷里,轻轻搅动着,陈如莲扭动着雪白丰腴的胴体「咯咯」地娇笑着,他用手指沾上沐浴露在她滑润的幽谷里抽插着。

    陈如莲娇笑着说:「可是还有个地方你还没给我洗到呢。」

    说着她把林天羽的手指从她的幽谷里拉出来,轻轻划过芳草萋萋的会阴,最后停在了她的菊蕾上。她的菊蕾是那样的小巧,紧紧凑凑的,摸上去手感非常,她扭动着身子,嘴贴在他的耳边,淫荡地说:「好老公,这个地方你帮人家洗一洗吧!呆会你好开发啊!」

    林天羽的手指沾上沐浴液,轻轻按揉着陈如莲的菊花蕾,在陈如莲的指挥下,食指慢慢地、轻轻地探进了她的菊花里,屁股最显眼的正上方是一个美丽的、带着涡轮状的洞眼。铜钱般大小,浅咖啡色泽,从外渐渐化到中间变成粉红,褐色的洞眼往外延伸出密密麻麻的皱褶,极像一朵含苞欲放的小菊花。林天羽将手指插进花蕊里,立刻激起陈如莲一阵战栗和略带恐惧的呻吟。一条条细小的皱纹从中心向4面扩散,像一颗菊花螺贝壳,娇小玲珑。

    中间一个仅看得见的小洞微微张开,一缩一放,仿似一块蛮荒的处女地,正迎接着拓荒者来开垦。

    陈如莲的菊花很紧,扩约肌紧紧包裹着他的手指,陈如莲媚眼如丝,嘴里发出阵阵令人沈醉的呻吟声,他的手指完全插进了陈如莲的菊蕾里,陈如莲扭动着丰腴的屁股,他的手指在她的菊花里抽插着,沐浴液起到了润滑的作用,渐渐地她的菊蕾松弛了下来,他的手指能自由出入了,在宽大的浴盆裏,他把丰满的艳美的陈如莲抱在怀中,用清水把她的菊花里里外外洗得干干净净。

    两人在浴缸里面就忍不住紧紧抱在一起,林天羽亲吻着陈如莲,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里,用力搅动着,她用她红润、甜美的小嘴吸吮着,林天羽的勃起的硬梆梆的大鸡巴在她的柔软、平坦的小腹上。

    陈如莲抬起一条腿盘在林天羽的腰间,肉色透明水晶吊带丝袜被水湿润了,更加性感诱人,她的幽谷口正对着他勃起的硬梆梆的大鸡巴,林天羽抱着她肥硕的丰臀,身体向前一挺,陈如莲的身体也向前挺着,只听「噗嗤」一声,随着陈如莲的娇叫,他的大鸡巴又一次插进了陈如莲那梦一样美丽、迷一样神密的幽谷里。

    陈如莲紧紧搂着林天羽的肩膀,用力向前挺送着下体,林天羽一手搂着陈如莲苗条的腰肢,一手抱着陈如莲肥美的丰臀,大鸡巴用力在她的幽谷里抽插,陈如莲那紧紧的带有褶皱的幽谷内壁套撸着他的大鸡巴,小花瓣紧紧裹住他的大鸡巴。

    俩人的舌头碰撞着、纠缠着。林天羽用力搂抱起陈如莲的肥美的屁股,陈如莲用她那丰腴的双臂搂着林天羽的脖子,把她健美的双腿缠绕在他的腰间,幽谷紧紧包裹着他的大鸡巴,满头的乌发随着我大鸡巴的冲击在脑后飘扬。陈如莲引导着林天羽的大鸡巴从她的身后插进她的幽谷里,他的身体一下下撞击着她丰腴的肥臀,大鸡巴在她紧紧凑凑滑滑润润的幽谷里抽插着。

    他抱住她的丰臀,小腹撞着陈如莲的雪白的大屁股,大鸡巴每插一下,龟头都会撞击着她幽谷深处那团软软的、暖暖的肉。她的小花瓣如同艳丽的花瓣随着小林天羽大鸡巴的插进抽出而翻动。

    林天羽的双臂环抱着她柔韧的腰肢,一支手去抚摸那已然勃起的小巧如豆蔻的珍珠,手指沾着她幽谷里流泻出来的淫液轻轻按揉着。陈如莲手也摸到林天羽的囊袋,用手指轻轻揉捏着。她扭动着身躯,摇摆着丰臀,忘情地呻吟着,沙发上、茶几上、餐桌上、餐椅上……到处都是他们做爱的战场,在陈如莲的胴体里,林天羽的大鸡巴足足抽插了近一个小时,陈如莲被林天羽操得骨酥筋软,淫水奔流,香汗淋漓,娇喘吁吁。

    终于,在陈如莲的忘情的叫声中,吁吁把精液又强有力地射注在她的幽谷里,强有力地冲激着她的子宫。

    两人筋疲力尽地双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互相搂抱着,幸福地互望着,4目对视,含情脉脉。

    「小舅妈,你太好了!」

    林天羽把陈如莲搂在怀里,亲吻着她,丰腴、艳美的她在林天羽的心目中是美的化身。

    「小坏蛋,油嘴滑舌!」

    陈如莲娇嗔道。

    「陈如莲的手轻轻握着林天羽的大鸡巴,林天羽的手在陈如莲的胴体上游走着、撩拔着。过了一会,陈如莲起身背对着林天羽,趴在抬的身上,头埋在他的双腿之间又去吻他的大鸡巴,雪白、肥美的大屁股撅起在林天羽的脸前,陈如莲的小嘴把他的刚射完精的还软软的大鸡巴噙住,吮吸着,手轻轻揉捏着他的囊袋。

    林天羽捧着陈如莲那白白嫩嫩的丰美的大屁股,去吻舔她的美屄,舌尖分开她的大小花瓣,探进幽谷里,搅动着,用唇裹住小巧的阴蒂吮吸着。

    林天羽的大鸡巴被陈如莲裹舔得硬了起来,陈如莲把它整个噙在嘴里,抬感觉大鸡巴的龟头已触在陈如莲的喉头,陈如莲的小嘴,红润的樱唇套裹着他硬梆梆的大鸡巴;陈如莲的幽谷里流出淫水,流淌在林天羽的嘴里,脸上,林天羽的舌头舔过顾老师的会阴,又去吻舔她那淡紫色的、小巧美丽,如菊花花蕾般的菊蕾。

    陈如莲被林天羽吻舔得一陈陈娇笑,任凭他的舌尖在她的菊花蕾内外吻来舔去,终于,她忍不住了,娇笑着叫他把大鸡巴插进她的菊蕾里去。

    陈如莲跪趴在床上,把肥美的屁股高高地撅起,双腿分得很开,露出被林天羽吻舔得湿漉漉的菊花蕾,在雪白、光洁的丰臀的映衬下,那淡紫色的菊蕾显得分外的美丽、迷人。

    林天羽忍不住又趴在陈如莲的丰腴的肥臀上,去吻舔那小巧玲珑的菊花蕾。

    过了一会,林天羽跪在陈如莲的身后,一手扶着她的圆润、丰腴的肥臀,一手扶着坚挺的、硬梆梆的大鸡巴,龟头对准陈如莲那小巧玲珑、美丽如菊花花蕾的肛门,慢慢地插去。陈如莲的菊花已经湿润已极,林天羽准备顺势将庞然大物挤入她的菊蕾里,谁知心想容易,实行就难,一捅之下,那小洞也随即跟着本能地一缩,把进口完全封闭,一时变得前无去路,欲进无从。虽然陈如莲尽量放松,又将臀瓣迎着来势力挺,但那龟头却像盲头苍蝇,摸不着门路,乱碰乱撞,一个劲在洞外徘徊。两人对这玩意儿都是毫无经验,出尽混身解数东插西插一轮,别说整枝庞然大物,到头来还是连龟头也挤不进去。

    陈如莲见他束手无策,气喘呼呼,菊蕾太干了他捅了几下庞然大物怎么也插不进去,菊花倒给他弄得有点疼痛,便忽然省起一个办法来。她叫他吐些口水,于是吐了口水在她菊蕾里,用手指涂匀。林天羽抚摸着陈如莲大白臀瓣上的粉嫩肌肤,享受着女性身体特有的馨香和光滑,陈如莲不自然的扭动着臀瓣,忽然,林天羽那坚硬火热的大鸡巴箭一样刺向了她娇嫩的菊蕾,正中白圆满月般臀部的中心。这下果然很滑,林天羽的龟头扑哧一声整个塞入了她紫红色的菊花。」咕唧」的一声,粗壮的一枝大鸡巴竟应声全根尽没,深深地埋藏在烫热如火、鲜嫩紧窄的菊花内。陈如莲口中随即发出「啊」一声叫喊,两腿发软,给撞得趴在床上,4肢颤抖不休。

    林天羽给吓得停了下来,关心地问:「小舅妈,弄得你很痛吗?」

    她娇喘吁吁,呻吟呢喃道:「不,不太痛,是有点酸软,你只管插,人家还受得来。」

    林天羽放下心头大石,双手扶着她雪白丰满的臀瓣两侧,挺动腰身前后推送,把庞然大物在菊花里慢慢抽动起来。

    陈如莲菊花蕾上春水泛滥,起到了润滑的作用,所以他的龟头不算太费力气就进了她窄窄的、紧紧的菊蕾里,菊蕾与幽谷里不太一样,扩约肌有力的夹迫着他的大鸡巴,陈如莲扭动着屁股,叫林天羽把大鸡巴继续向里插。

    林天羽轻轻抽插着大鸡巴,大鸡巴向陈如莲的菊花里一点点延伸,渐渐地菊花里滑润起来,陈如莲的菊花直肠竟然是油肠,自己能够分泌液体润滑。

    林天羽的大鸡巴也完全插了进去,连根插进了陈如莲的菊花里了。林天羽抽插着大鸡巴,陈如莲扭动着身体,秀发飘飞,香汗淋漓,娇喘吁吁,扩约肌有节奏地收缩着,紧紧夹迫着他的大鸡巴。

    「啊……大鸡巴操菊花……哦……操得太爽了……用力……再用力操我哦……」

    陈如莲忘情地叫着。

    陈如莲的菊蕾里完全滑润了,他的大鸡巴里面能得以抽插自如了,她菊蕾的扩约肌夹迫着大鸡巴,别有一番滋味。

    陈如莲感觉如同撕裂了一样剧烈的疼痛,放浪不已地呻吟不止。不管陈如莲惨痛的呻吟,林天羽奋力刺向她的后庭花,抽送着庞然大物顶到穿着令林天羽兴奋莫名的透明肉色吊带丝袜的美女主持陈如莲的胴体深处,狠狠地将她的菊花体无完肤地戳穿再戳穿,林天羽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勃发的激情,把郭莉雅积攒起来的欲火全部发泄在了陈如莲的胴体上面,将她丰满撩人的身子向后一拉,整个儿娇躯都吊在自己的上身,双手托住她的大腿,粗大的庞然大物打桩似的,一下下重重地挺到直肠最深处,直插得她的小菊蕾又红又肿,已经涨到了最大限度。

    火辣辣的大阳具把小肉洞填得满满当当,没留一丝一毫空隙。林天羽一次又一次使劲抽送着自已的庞然大物,让它在她的紧窒的菊花里频繁的出入。

    「嗯嗯嗯……好老公,太大了,太深了,太棒了!」

    丝袜美女陈如莲发出了无意识的吟唱。林天羽清楚得感觉到她的直肠紧勒着大鸡巴,火热的大鸡巴每次抽动都紧密磨擦着肉壁,让这位美女发出「唔唔……唔唔……」

    的呻吟声,对他而言这是多么美妙的乐章 啊,她的肛道真的好长好紧啊。林天羽低头看着自已乌黑粗壮的大鸡巴在她的浑圆白嫩的臀瓣中间那娇小细嫩的菊花内进出着,而这位高贵美丽、端庄优雅的美女却只能拚命忍受,真的太爽啦,滋味实在是太美妙了!

    那小巧可爱的菊花肌肉紧紧地含住林天羽粗壮的庞然大物,贪婪地将林天羽吸入她肉体的更深处。只听得陈如莲由惨痛的杀猪般叫声一转而为淫荡的呻吟声,仿佛她的肉体淫浸在最快感的肉欲世界中。陈如莲果然是绝妙的可人,同时林天羽也找到了难得的做爱方式。随着不停地捣弄她的后屄,由呻吟声判断她大概已丢了2次。林天羽将手指送入陈如莲的阴道与小嘴中,将她不停流出的淫水与唾液涂满她的全身,甚至将透明肉色吊带丝袜与床单给完全地溽湿。

    「啊……不要啊……饶了人家吧……唔唔……不要啊……啊……人家受不了了啊!」

    丝袜美女陈如莲一边向前爬,试图逃出林天羽的射击,可她的双膝每挪出两下,林天羽就握着她的双胯拖回来,反而更刺激了她的性欲。如是者几次,高贵美丽的丝袜美女陈如莲无力地趴伏在床上,高高昂起她粉嫩的圆臀,柔若无骨地承受着林天羽的又一波攻击,林天羽的大大鸡巴扑哧扑哧插进拔出,在美女主持陈如莲的菊花里寻求着至高的快感,美丽的少妇微张着小嘴,满脸的娇媚,秀气的眉毛哀怨中透着一丝兴奋,已经呈现半昏迷状态了。

    陈如莲跪在床上,而林天羽则跪在她臀瓣后面,双手紧紧握住陈如莲苗条的腰肢,这个淫荡场面曾经无数次在林天羽成长的青春期美梦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如今却已经美梦成真了。陈如莲的两片臀瓣被林天羽蹂躏得一块青一块红,腰肢上渗出的汗液因扭动将林天羽的手心涂得湿湿的,几乎把持不住陈如莲光滑圆润的臀瓣。

    林天羽将陈如莲的娇躯翻转过来面对林天羽躺下,扯过两只修长的美腿挂在林天羽肩头,身子微微下压,握住性感的玉足,吻着柔嫩的脚掌,腰部再次发力,在陈如莲娇笑声中缓慢抽送,持续着她的插她的菊蕾十分钟之久。

    「小舅妈,原来,你的菊花会出水啊,真没想到。」

    林天羽叫道。

    「是呀,小舅妈的菊花是最敏感的,小舅妈愿意让你玩,你想什么时候操,小舅妈就什么时候陪你操玩,你想怎么操,小舅妈就陪你怎么操!」

    陈如莲娇喘吁吁,呻吟呢喃道,「人家以后就是你的禁脔!」

    听见这句话,林天羽按住陈如莲雪白浑圆的臀尖,大力杀入进去,猛烈而狂野地抽送起来。

    陈如莲纵情地大声喘息呻吟出来,媚眼如丝地娇嗔道,「小坏蛋,你坏死了,这样粗暴地折磨人家!」

    她口中随着冲刺节奏吭出「噢……噢」的呻吟,听在林天羽耳中,就变成了凯旋的号角,赞扬勇士们攻破了一个个顽固的堡垒。两人浸淫在欢愉的海洋中,跟随浪涛高低起伏,春波荡漾,让潮水带到天涯海角,远离尘世,活在有单独两人的伊甸园里。好奇怪,一个简单而不断重复的动作,居然能带给人类如此巨大的快乐,让人忘去烦忧,舍命追求。此刻两人已渐入佳景,一轮势如破竹的抽插,把林天羽们双双推向高潮的5体投地的情欲巅峰,林天羽火山爆发一样,剧烈地抖动,滚烫的岩浆烫得陈如莲胴体痉挛着欲仙欲死,播种在小舅妈的花心深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