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85章 哭诉(一更)

    “怎么从外面回来就洗澡”乔老夫人问道。

    乔雨欣眸光一闪,随即无所谓地说,“去外面弄了一身汗回来,洗个澡怎么了。娘您到底怎么回事,这么点小事也问。您有那功夫还是多陪陪父亲的好。”

    乔雨欣说完,又想打她已经是段绍文的人了,这事迟早是得说的。不如先告诉父亲,反正父亲病重,想来告诉父亲,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乔雨欣心里的如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

    “要不,我跟您一起去看父亲说真的,我都好些日子没能好好陪在父亲身边了。细想想,我这当女儿的可真是不孝啊”乔雨欣一脸不好意思。

    “去外面弄了一身的汗你去外面做什么了居然能弄出一身的汗要知道现在的天气可是渐渐的冷了。京城冷得可比一般的地方要快。你怎么出汗的,说来听听。”

    乔雨欣不高兴了,她讨厌乔老夫人这质问犯人的语气,“娘,您到底是怎么回事您有没有把我当女儿啊。还是把我当犯人。我洗个澡罢了,这难道是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罪不成有必要这样紧追着不放嘛”

    “你昨儿个叫半夏出去做什么”乔老夫人闭着眼,压抑着心头的升起的滔滔怒火,因为她刚才在乔雨欣露出的脖子处看到了红印。作为过来人,乔老夫人太明白那红印代表什么了。

    “我有东西想买,就吩咐半夏帮我出去买。这有什么。”

    乔老夫人睁开眼睛,一字一句地问,“你要半夏帮你出去买什么”

    乔雨欣不耐烦了,她刚刚被段绍文占了身子,她还是第一次,再加上段绍文被下了药,所以整个人特别的疯魔,乔雨欣到现在都还有些承受不住呢。现在的乔雨欣累得不成,正是想好好休息的时候。乔老夫人这样问来问去,乔雨欣彻底不耐烦了。

    “没什么重要的东西。我自个儿都忘记了。娘您满意我的话了娘我要休息了,您就先回去吧。”乔雨欣冷硬地下了逐客令。

    乔老夫人抬手狠狠给了乔雨欣一巴掌,将乔雨欣的脸打偏了。不过片刻,乔雨欣被打的脸瞬间红肿,嘴角甚至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清清楚楚地提醒乔雨欣,她被打了她被乔老夫人打了要知道从小到大,乔雨欣都没有被乔老夫人动过一根手指头

    “娘您是疯魔了不成您居然动手打我您今天是受什么刺激了”乔雨欣的娇蛮性子发作了,怒气冲冲地朝着乔老夫人发作。

    乔雨欣疯魔,乔老夫人绝对比乔雨欣更加疯魔

    乔老夫人疯了似的去扯乔雨欣的衣裳,很快乔雨欣脖子处的高领衣裳就被拉下来,露出一片青紫的肌肤。乔老夫人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乔雨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这样被乔老夫人得逞了。等到肌肤裸露在外,感受到一片凉意,乔雨欣才回过神,慌忙地想要拉起衣服,可是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乔老夫人冷笑,“你跟我说说,这是什么你说啊你那青青紫紫的痕迹是什么你是不是要跟我这个当娘的说,你这痕迹都是你自己掐的。那你再说说,你无缘无故掐自己做什么乔雨欣啊乔雨欣,你别把所有人都当傻子,你肌肤上的痕迹是什么,我这当娘的清楚的很

    乔雨欣,你从小我是怎么教导你的你到底有没有一丁点的礼义廉耻你父亲病重,眼看着没有多少日子了,你不想着去你父亲身边尽孝也就算了,你居然忙着吩咐你的丫鬟去给你买烈性春药,还打扮得花枝招展去给男人下药

    我告诉你,就是最下贱的青楼妓女都干不出这种事情青楼妓女接客,起码还要看到银子要不然人家也不会下贱地倒贴上去你乔雨欣简直连青楼妓女都不如了”

    乔老夫人气急,说出的话完全是怎么狠毒怎么来,乔雨欣被说的泪眼汪汪。

    “你凭什么说我这一切都是被你们逼的如果不是你们逼我,我怎么会走到这一步你们现在凭什么指责我你们没有任何资格指责我”

    “我们逼的我们怎么逼迫你了谁逼迫你了你给我说你现在就给我说出来”乔老夫人被乔雨欣的话彻底气到,浑浊的老眼里泪眼汪汪,她真的没想到她居然会生出这样的孽障她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今生才会生出这样两个孽障来气他老天爷如果真的要惩罚她,大不了直接要了她这条老命,也好过这样折磨她啊这真的是生不如死啊

    乔雨欣这会儿真是新仇旧恨全都加在一起了,“你还有脸说我跟你说过了,我不要嫁给什么寒门子弟,您有听我的话吗您被父亲和大哥说昏了头,他们说什么都是对的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我想嫁到高门大户有什么错你们一点都不为我考虑,要是我自己再不为自己想,那我还有什么盼头你就知道骂我,你为什么不为我想想”

    “你嫁到高门大户你看看自己的性子你以为你适合嫁到高门大户吗我是你亲娘,我从小就把你捧在手心,我会害你吗我把所有最好的一切都捧到你的面前,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都挖给你。结果在你眼里,我就是个糊涂虫,被你父亲和大哥随便说几句就能忽悠的糊涂虫好好真是好,我真是生了个好女儿也养了了个好女儿啊这么多年的心血全都白费了

    乔雨欣你那么有主张是不是行,你的事情以后我都不会管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爱如何就如何。我会睁大眼睛看着,你以后的日子能过得多好”

    乔雨欣慌了,她成了段绍文的人,这样还远远不够啊她要嫁给段绍文才可以要嫁给段绍文就必须得到家人的帮助于是乔雨欣低头了。

    “娘,您身边现在只有我一个了。五哥远在安阳,难道您就真的舍得眼睁睁看着我去死吗您也看到了,我已经是段绍文的人了,我这辈子除了嫁给段绍文,我没有其他路了。娘,您去跟父亲和大哥说,求他们成全我好不好”乔雨欣软了语气,可怜兮兮地跪在乔老夫人身边,跟以往无数次一样,向乔老夫人撒娇。以往只要乔雨欣这样撒娇,乔老夫人什么事情都会答应乔雨欣。这是乔雨欣无往而不利的绝招

    不过这一次,乔雨欣向来无往而不利的绝招似乎有些不够用,乔老夫人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丝毫的软化,她淡淡看了眼乔雨欣,“这会儿记得你是我的女儿了刚才你不是很嚣张很得意吗雨欣,该说的道理我都跟你说了,可你是一句都听不进

    去。你以为你真的能嫁进段家吗你把一切都想的太过简单容易了。”

    “我为什么不可以嫁进段家娘您少在这里危言耸听我已经是段绍文的人了,他也说过会跟我提亲。只要父亲和您同意那不就成了。明明只要你们点头,一切就能解决,你们为什么不同意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我当亲生女儿”乔雨欣十分不满地质问。

    瞧着乔雨欣一副理所当然,一切事情都必须按照她的想法进行的样子,乔老夫人彻底死心,她真的不是一个好母亲。她没能教导好儿子,也没能教导好女儿。她的两个亲生孩子都毁了,全都被毁得干干净净。

    “我告诉你,你的事情,不是我发现的。而是你大哥告诉我的。你大哥已经知道你的事情了。你知道你大哥有多生气吗”

    乔雨欣先是一惊,继而是浓浓的不解,“大哥知道了这怎么可能,大哥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这才发生多久”

    “你大哥是如何知道的,这一点重要吗不,一点都不重要了。雨欣你可还记得乔伊妍,她如今是什么下场你知道吗我看你光知道乔伊妍如今在庵堂,你没亲眼见到乔伊妍如今的日子吧。我也没亲眼见到乔伊妍如今过得是什么日子。但是我告诉你,乔伊妍如今在庵堂疯疯癫癫,但你父亲和大哥对她失望透顶,尽管在庵堂里,乔伊妍衣食无忧,但是乔伊妍每天都要诵经礼佛,捡佛豆,抄经书。

    我听说现在的乔伊妍整个人好像老了十岁,她仍然神志不清。但你大哥至今都没有心软,乔伊妍每天该做的事情是一样都没有少。雨欣,你记得乔伊妍做了什么事吧。乔伊妍再如何,她也没有无耻到婚前就跟人苟合,这一点你比她厉害多了。

    你大哥对你只会比乔伊妍更狠。你从小娇生惯养的,你说你能受得了那种寂寞清苦的日子吗不,你受不了的。你是我的女儿,我太清楚你了。”

    乔雨欣被乔老夫人的话吓到了,哪怕她没有亲眼见到乔伊妍过的苦日子,但她姑姑光是听听就足够心惊胆战了曾几何时,乔雨欣还笑话过乔伊妍蠢难道这会儿她也要落到乔伊妍这样的下场吗乔雨欣眼底流露出惊恐,她拼命摇头,她就是死也不要过这样的生活她还有她的好日子要过呢她绝对不能落到乔雨欣那样的下场。

    “娘娘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娘,我求求您,您救救我吧。我我我后悔了,早知道我就不那么做了。娘,我是您女儿啊我没疯,要是我跟乔伊妍一样,我是真的会被生生逼疯的娘,难道您想见我眼睁睁成为一个疯子吗”

    不舍得但是那又有什么用。

    “我只是你大哥的继母,你以为你大哥会听我的不可能的。雨欣你以为段绍文真的喜欢你我要是没记错,段绍文喜欢的是太孙妃”

    “不是他说他喜欢的是我太孙妃是皇太孙的妻子,她更怀了皇太孙的孩子。段绍文早就对太孙妃死心了段绍文跟我说了,她喜欢的是我她会一心一意对我”乔雨欣打断乔老夫人的话,她如今是段绍文的人,她已经将段绍文当成她的私有物了

    乔老夫人苦笑,哪怕她再不想承认,也不能不承认,乔伊灵比她的女儿要强太多了。爱过乔伊灵的女人会转身爱上乔雨欣这几乎是没可能。只是乔雨欣身在局中,她完全看不清罢了。

    这个问题继续争论下去,没有任何的意义,乔老夫人也不想继续跟乔雨欣争吵。

    “你以为段绍文这时候找上你,他是因为喜欢你雨欣,做人不要这样的天真。你没有那么的魅力,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乔雨欣张嘴想反驳,只是她还有求于乔老夫人,她哪里敢惹乔老夫人生气。不过乔雨欣心里也明白这个道理,不过那有什么关系,反正她只需要知道她能嫁给段绍文就行,其他的,她不在意

    “段绍文这时候找上你,只可能是因为乔家。你父亲眼看着要不好了,她已经没有任何的能力了,所以段绍文不可能是冲着你父亲来。哪怕是你父亲好端端的,段绍文冲着你父亲的可能性也很小。所以唯一的可能只有一个,段绍文是冲你大哥来的。

    雨欣你跟你大哥是同父异母,天生就隔了一层,你以为他会为了许诺段家什么只要段家得不到他们想要的,段绍文不可能娶你的。这道理很简单也很明白。你应该也是能想明白的,不过你故意不愿意去想,你只愿意相信段绍文对你情有独钟,非你不娶是吧。”

    乔雨欣张了张嘴巴,她想反驳乔老夫人的话,可是内心去,乔雨欣的确就是这样的想法。

    “那又如何段绍文是冲着我这个人,亦或是冲着大哥娶我。这有什么区别我是乔家的女儿,我是大哥的亲妹妹,大哥为我这个妹妹做一丁点让步有什么不可以难道我这妹妹在大哥的心里是一点分量都没有吗难道就因为我是继室生的,我就天生低人一等嘛”

    紧闭的房门被狠狠推开,乔子诺一脸铁青地站在门口,屋内的乔老夫人和乔雨欣都吓了一大跳。

    乔雨欣脱口而出,“你一直在外面偷听”

    乔子诺冷笑,“哼我没你那么无聊我刚来,没听到你其他的话,不过正好听到你的最后这一番话。说真的,我是长见识了是不是我不同意帮忙,不能让你嫁给段绍文,我这个当大哥的就是看不起你。我这个大哥就不配当你的大哥啊”

    乔雨欣身子一哆嗦,朝乔老夫人的身边靠,似乎这样能多一点勇气和力量。

    乔老夫人心里一阵悲哀,但只能硬着头皮为乔雨欣求情,儿女都是债哪怕再生气,她也只能帮他们还债。

    “老大,我知道这件事全都是雨欣的错。雨欣是千错万错。不过我身边就只有一个雨欣了。你也知道你五弟是什么样的人,他眼里除了一个卓氏外,什么都看不到了。我我只有一个雨欣了。雨欣她已经是段绍文的人了。你就成全她和段绍文吧。让雨欣嫁进段家,从此以后,她怎么样,我也不管了,我管不了了。”

    乔雨欣心里一喜,她就知道她娘是不会放弃她的她娘都开口了,就不信大哥会不听话要是大哥不听话,那他就是不孝

    乔子诺瞥到乔雨欣眼底一闪而过的喜意,脸上的冷笑愈浓,“帮母亲可知道段家是要我帮什么忙是不是灭族大祸,我也要帮啊到时候是不是要把整个乔家都搭进去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