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12章 坦白从宽

    “所以之前你一直在骗我”青禾垂着眸子,看不出神情。

    “也不是骗你。”文君有几分尴尬,“只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是穿的男装,后来想着穿男装方便就一直穿着,倒也不是故意要瞒着你。”

    见青禾不说话她又道:“其实之前就想告诉你的,只是事情多耽搁了。”

    “你有很多次可以跟我说。”青禾抬眸,“那么多次你都没说。”

    “生气了”文君歪着脑袋去看她,“我真的没想那么多,人家都说坦白从宽,如今我也跟你坦白了,别生气了好不好”

    青禾也不说话只是眼眶就这么红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她对沈文君是有些别的情感的,可现在她突然成了女人,她心里说不出的恼怒,怎么就是女的呢,哪有女人是她这个样子的。

    “哭了”文君急忙掏出帕子给她,“你别哭,你想怎么样你说,打我一顿都行啊”

    青禾被她这个表情逗笑了,伸手推了文君一把道:“你看你这个样子哪像个女的。”

    “笑了”文君勾起了唇,“可算是把我们青禾姑娘逗乐了,不然我可成罪人了。”

    “还不是你骗我在先。”

    “对对对,是我错了。”文君认错态度良好,“当时去逛花楼,迫不得已才女扮男装,当时我一进门老鸨就看出来了,没想到你却没看出来,我就想着骗骗你,看你什么时候能瞧出来,只是我们青禾姑娘单纯的很,我真是不忍心再骗你了。”

    “您逗我玩呢”青禾白她一眼,“我眼拙行了吧”

    “别气了,我跟你道歉,真心诚意的。”文君笑呵呵的道:“以后你想知道什么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还差不多。”青禾撇撇嘴,“那天跟你一起去金凤楼的那位也是个女人”

    “如假包换。”

    “你们胆子可真大。”青禾上下打量着她,“不是我看不出来,而是我这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女人。”

    “这不就见到了。”文君搂着她的肩膀,“不生气了吧”

    “气着呢”青禾嘟嘴,“哪那么容易就好了。”

    生气是有一点的,不过更多的是恼怒,对文君是女人的恼怒。好在她并没有说过喜欢她的话,也没有做过什么奇怪的举动,不然就更丢人了。

    “那青禾姑娘怎么才愿意原谅我”文君苦着一张脸,“不会真要打我一顿吧”

    “怎么,刚才不还说的挺好听的,现在我要动手,你又不乐意了

    “动动动,随便动,只要你能消气,怎么着都行。”

    她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终于将青禾给逗笑了。

    她吸吸鼻子道:“虽然有些生气,但看在你主动承认的份上就算了。”

    “不生气了”文君弯唇,“我们青禾就是善良。”

    青禾被她说的脸颊有些泛红,侧头道:“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你要不要猜一下”

    青禾皱了皱眉道:“首饰行是沈家的生意,你既然能说的上话,那你应该是沈家人,你是沈家的小姐”

    文君点了点头。

    “沈家有三位小姐,但你为我赎身的时候带了卫兵,据我所知,沈家的三小姐嫁进了督军府,所以你是沈三小姐”

    “聪明。”文君笑了笑,“我就是沈家的三小姐,沈文君。”

    青禾看了她一眼道:“这么痛快就承认自己的身份了,你也不怕我说出去”

    “怕什么,我这个人看人一向准,我们青禾不会害我。”

    “我当然不会。”青禾正色道:“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我的救命恩人,这点永远都不会变。”

    “我就知道。”文君笑着转移了话题道:“张弘文这段时间没骚扰你吧”

    “他忙的很,来过几次,但没有做太过分的事情。”

    “那就好。”文君点点头,“你离他远一些,他不是什么好人。”

    “我知道,若他敢动手动脚的,我就把药吃了,总能躲过一阵子。”

    她有分寸文君也就放心了。

    半山别墅。

    吴副官看着他身后安安静静的周四道:“一会见了二少你机灵些,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要分清楚了。”

    周四嗯了一声,抬眸道:“他真的会为我报仇吗”

    “我们二少一向说一不二,不过你想让我们帮你,就得拿出你的诚意来。”

    “放心。”周四勾唇,“相信我带来的消息会让二少很震惊的。”

    “那就好。”吴副官领着他上了二楼,抬手敲了敲书房的门道:“二少,周四到了。”

    “进来吧”

    里面传来一个慵懒的男声,有些漫不经心的样子。

    周四进去的时候陆少英正坐在沙发里喝咖啡,他朝吴副官摆了摆手道:“你先出去。”

    吴副官推门出去了,周四开口道:“二少,承蒙您赏识,我愿意为二少效犬马之劳。”

    “坐吧”陆少英抬抬下巴,“你在陆少廷身边很多年了吧”

    周四垂眸,“七年了。”

    “真是够久的。”陆少英随手点燃一支烟,“背叛他,你做的出来”

    “是他先杀死了我的女人。”周四有些愤怒的道:“这不是背叛,这只是为了报仇。”

    “别激动。”陆少英笑了笑,“效力七年,为了一个女人就反目了,听着挺儿戏的。”

    “叶子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是我的妻子。”周四攥紧了拳,“我和她一起长大,论起情份,我跟叶子的情份比陆少廷深的多,谁动她,谁就是我的敌人,只要我还活着,就会为她报仇。”

    “没想到你还是个情种。”陆少英弹了下烟灰,“不容易。”

    “二少不懂,是因为您还没遇到这样的女人,等您遇到了,您就会明白我的感受。”他抬眸看向他,“她死了就跟挖了我的心肝似的,我现在什么也不想要,只想着报了仇就下去陪她。”

    陆少英吐出一口烟雾没有说话,他想起了沈文君。

    虽然没有挖了心肝这么严重,但也是细细密密的疼,针扎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