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他从钱夹里取出一沓厚厚的钱,随手一挥,钞票如同雪花般从半空飘洒,最终落在了白未央的身上,四周

    多么罪恶的一幕

    “骆宾城”

    白未央猛地坐起来,冲着他喊道。她的声响被忿然撕破了,携着沙哑和粗噶,没了平时的丰润和清脆。

    “怎么嫌钱太少”

    白未央又羞又气,说不出话来,只是目光幽怨的望着他。

    骆宾城攥住她的下颌,邪气地一笑,在她唇边冷冷的羞辱道:“我骆宾城不缺钱,但是我也不花冤枉钱白未央,你给我记住了,你如今只是一只破鞋,你在我心目中只值这点钱”

    他放开手,站直身子,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个,眸中闪着泪花,可怜兮兮的女人,继续残暴的羞辱道,“怨不得薄圣远甩了你,你如同一根木头,一点都不懂得风情我倘若是他,时间久了,也会腻。”

    滞了滞,他又丢下了更具有杀伤力的一句,“起先你甩了我,对我而言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昨夜,白未央对骆宾城的感情变得极为复杂,再也不是起先单纯的爱慕,更没了,因起先伤害了他,而永远都无法释怀的内疚。

    她深切的望了一眼,脸前丰神俊朗的男子,缓缓让自己沉静下来。

    “骆宾城,你能这么想,我替你感到高兴现在,请你离开这儿,往后”

    他目光一紧,问,“往后什么”

    “往后往后,我们阳关道独木桥,再也不要有任何交集”

    “不要有交集你方才不是说要告我么倘若你去告我,我们自然会再见还是,你方才只是一说,并没有想告我”

    “呵呵白未央,你这女人,真是假惺惺的令我感到作呕”

    “请你离开”

    说完,白未央垂下了眸子,没瞧见骆宾城眸中积聚起的寒霜。他俯视着这个让他恨的牙痒痒的女人,缄默着。

    她伸掌,直指门口的方向

    “哼”骆宾城鼻子里冷哼一声,迈着沉稳的步子离开。

    “噢,对了”他在卧房的门口,停住了步伐,回眸冲的女人叮嘱道,“记的吃紧急药我可不想替旁人养儿子”

    最终几个字他说得非常慢,却像锋利无比的刀刃割在她早已千疮百孔的心上,轻而易举地就使她听见心在滴血的声响。

    她哀伤的盯着他,却只瞧见他眸尾眉梢竟是讥讽和轻蔑,她倔强的迎上他的目光,带了几分自嘲的言道,“你安心,倘若有一日我怀孕了,孩子绝对不是你的”

    骆宾城缄默了一瞬,房间里的温度也缓缓地降至了冰点,最终,他冷哼了一声“非常好”就扭身开门往外走。

    骆宾城走后不长时间,白未央渐渐的沉静下

    她不可以去报警

    她是薄圣远的老婆,他们离婚的事,外界还不晓得。倘若她去报警,令人晓得了她遭人欺压了,媒体不晓得要如何的大肆渲染,到时,不但薄家要蒙羞,她跟骆宾城的过往被挖出来,对大家都没用甜头。

    白未央拖着疼疼去卫生间清洗自己。

    镜中的自己千疮百孔,而她的心何尝不是如此。

    昔日的初恋再次相见,白未央想过千种万种情景,却惟独没料到骆宾城会性情大变,对自己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事

    而她,却只可以哑巴吃黄连

    东岸晨光会所。

    这是一所高级会所,能进这的人非富即贵。而白未央可以进入这所会所,则完全是由于薄圣远。

    她不是这所会所的会员,在门口就被拦了下。白未央给薄圣远去电,薄圣远的秘书景明朗过来接她。

    “这边走”

    身材高瘦的景明朗在前边携着路。

    离婚都快一月了,白未央不明白薄圣远为何要找她结婚七年,她一贯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陆秘书,薄先生找我有啥事么”白未央心中好奇,禁不住问。

    “你进去就晓得了。”

    景明朗可以在薄圣远边上呆那多年,一个非常大的原因就是嘴巴够严。不该看的,不该听的,不该说的他一贯都非常有分寸。

    知道从景明朗的口中套不出什么话来,白未央也不再多问。

    会所,尽显奢华,在白未央的眸中却透露着颓糜和腐朽。她不喜欢这儿,只期冀赶忙离开。

    “到了”

    景明朗在一个vip间脸前停住,他象征性的敲了敲门,而后携着白未央走了进去。

    vip间里,不光只有薄圣远,还有其它几个男人。当然,有男人的位置,自然少不了漂亮的女人。

    浓烈的香水味传来,如同一张网,令人的意志变得模糊起来。白未央缓缓的抬眸,就瞧见了那,跟她一块生活了七年的男人。

    他依旧意气风发,贵气逼人,每每立在他的边上,白未央总觉得自己变得非常低非常低,仿佛要低到尘埃中去。

    “薄先生,你找我有啥事么”想着可以赶忙离开,白未央直接开门见山的问。

    “薄先生”薄圣远目光射过去,剑眉挑了挑,神情似乎对这个称呼感到有趣。

    “我下午还有课,有啥事,我便说罢。”

    俩人离婚时,说的清清晰晰的,白未央真得不晓得这男人寻到自己,要做啥

    在座的俩男人是薄圣远的好友,薄圣远的这个前妻,他们当然是晓得了。俩男人识趣言道,“薄爷,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说完,他们一人揽着一个美艳的女子步出了vip间。

    vip间里只剩余了他们俩人,白未央感觉更为的惶张了。不论多长时间,她永远都不习惯和这男人独处。

    “坐”

    薄圣远对白未央的话向来言简意赅,是命令式的

    白未央拣了一个远远的安全位置坐下来。

    薄圣远瞧见她戒备的坐在离自己足足有一米距离的沙发上,挺直了腰背,深锁着眉心。

    “白未央,乐乐是我儿子,我期冀你往后不要再跟他联系”

    白未央倏地抬眸望向了薄圣远,“乐乐,他咋了”

    “乐乐的亲生母亲回来了,我期冀你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要破坏乐乐跟他亲生母亲的感情”

    白未央的声响有些哑,“乐乐的亲生母亲是那喊阿娇的女人么”

    “是”

    “你起先娶我,亦是由于我跟那女人长得有几分相如同么”

    “是”

    “你跟我离婚,是由于她回来了是么”

    “是”

    白未央望向了薄圣远,又问了一个疑问,“既然,你们相爱,还有了乐乐,为何要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