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樱湖别墅,骆宾城归国后购下的住处,他却非常少在这儿住。

    顾巧思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待着晚归的男人。

    七年了,她一贯陪在他的边上。不,应当是更久远的光阴。他们本来是老乡,还是同一个高中的。上了大学后的一回同乡聚会,她携着白未央一块参加,却没料到,骆宾城居然喜欢上了白未央。

    面对骆宾城对白未央的追寻,她只可以把黯恋压在心底。

    后来,他们分手,她放弃了家中为她安排好的锦绣前程,陪着他去异国他乡,一呆就是七年。

    七年的相守,竟比不上那短暂的夭折的初恋。

    顾巧思心中不可以不怨

    白未央那女人到底哪儿好可以让骆宾城在心中爱恨了,牵挂了那多年。

    门口传来了开门的声响,顾巧思拾掇起绫乱的心情,忙迎了上去,“宾城,你回来了”她接过他脱下来的外衣挂在衣架上,而后又把拖鞋放在了他的脚边。

    “我自己来。”见她要给自个换拖鞋,骆宾城回拒了。

    “工作非常忙么”

    “嗯。”

    “你吃晚餐了么”

    “吃了。”

    “要不要泡个热水澡我去给你放水。”

    “好。”

    骆宾城一脸的倦容,他回到了自己的卧房,就听见了洗浴间里传来的哗啦啦的水流声。

    他倦怠的躺在床上,闭上了眸子,居然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有人在吻他,他张开眸子,就瞧见了亦央的脸。

    “亦央”他阻止了她。

    “宾城,我如今是你的未婚妻了。”她提示着俩人的亲密关系。

    骆宾城坐起来,顾左右而言他的言道,“我去洗澡。”

    顾巧思张了张口,还想要说啥,却忍住了。骆宾城彼时不乐意跟自己做更亲密的事,她逼迫不了。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骆宾城还是没有从洗浴间里出来。亦央不蠢,她晓得,骆宾城是在躲她。

    分明都快要结婚了,他却还是回拒跟自己有更亲密的接触,这让顾巧思无法接受,却又必须接受。

    一贯以来,她在骆宾城的心目中都是那善解人意,活泼开朗的女人她不可以醋意大发,像泼妇一样冲着她大喊。

    他喜爱什么类型的女人,她就变为什么类型的女人。

    谁使她的爱是如此的卑微。

    亦央起身来到了洗浴间外,她轻轻的敲了敲门,冲着里边的男人言道,“宾城,我回房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

    “好。”

    没听见他挽留的话,伤感寂落划过心间,亦央还是乖顺的离开了骆宾城的卧房。

    听见外边没了响动,骆宾城这才擦干了身子,步出了洗浴间。

    薄被已然铺好,亦央还体贴的给他准备了热牛奶,让他睡的安稳些。

    她的体贴和关怀,他看在眸中,记在心中,却始终无法对这女人产生爱情的东西。

    骆宾城喝光了牛奶,坐在床边,心中又不由的想起了那女人。

    他对女人免疫,却惟独受不了白未央的蛊惑。

    分明晓得她非常脏,他还是想要她她的滋味,只须尝过一回,就忘不了。

    骆宾城在床上平躺下来,脑海中浮现出他们以往的场面。骆宾城腾地一下子坐起,甩了甩头,不让自己继续陷入白未央创造的梦靥中。

    “骆宾城,不准在想那女人”他气急败坏的在心底提醒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