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特别人”白未央

    阿虎吞吐着烟圈,一脸幸福的神情,骆宾城更为的好奇了,“哪个特别人”

    “白未央”

    骆宾城神情霎时狠戾起。一个薄圣远不算,又来了一个青梅竹马。那女人,真是魅力无穷掌中的酒仰头灌入腹中,夹在指缝间的烟两三口就抽光了。

    “没料到你居然和央央是个学校的”遇到白未央,阿虎憋了好多话,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可以讲话的人,阿虎这个话唠自然不可能放过。

    “央央的功课非常好,而我的功课一般般。你不晓得起先为可以跟她考入一所大学,我把自己的眉毛都剃光了,窝在家中苦读,最终还是没可以如愿。”

    “后来,她去上大学,我去参军待我参军回来,发觉隔壁已然换了人,央央一家人不晓得搬到啥地方去了。”

    说到这一段,明灿的神情也黯淡起。

    “他父亲失踪了,母亲中风是怎么回事”这么关键的事,白未央却并未对他提起过,骆宾城心中非常不是滋味。

    “我去参军了,具体我也不是非常清晰。听我母亲说,大二时,她的父亲替人做担保,结果被担保人不见了,高利贷便追上门来,央央的母亲受不了刺激,突发中风”

    “后来呢”

    “后来,他们家就搬走了,具体发生了啥,我也不清晰了。”

    大二

    那时,他们还在谈恋爱。

    他记的,白未央说家中有点事,专门请假回了一趟家,过了一个多月才回来。过了没多长时间,白未央提出分手,他彼时沉浸在失恋的煎熬中,对于白未央的一切消息都自动屏蔽了。

    “小妹”

    阿虎的边上坐下来一个神情冷艳的美女,阿虎瞧了一眼,便挪不开目光了。

    短暂的迷惑过后,阿虎笃定的喊道,“小妹”

    白未音清冷的目光在阿虎的面上扫过,目光碰触到骆宾城时,她的目光起了异样,却马上恢复了一贯的冷清。

    “小妹,我是阿虎,阿虎啊。你还记不记的住在你隔壁的阿虎哥哥”

    相较于阿虎的激动,白未音的沉静令人感到失望。

    “你好”

    冷冷的问候,不带任何的感情色彩,反而携着一丝厌烦。白未音向侍者要了玛格丽特。

    墨色超短裙装,直直的长发,冷艳的神情,加了浓烈龙舌兰的血赤色的鸡尾酒,阿虎看的有些目瞠口呆。记忆里,白家双胞胎都是乖乖女,哪像现在整个一个冷艳妖姬。

    “你真得是小妹”阿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眸子。

    “再给我一杯玛格丽特,这回龙舌兰多放些。”

    “小姐,你这样子喝非常容易醉的。”侍者好心的提示着,却换来白未音的一声讥笑,“我喝酒从来都没醉过”

    “小妹,你不要喝了,你姐晓得了会担忧的。”

    阿虎把心调的玛格丽特夺来。白未音长长的睫毛盯着阿虎一闪一闪的,“阿虎,你还喜欢我姐”

    “你说啥呢”

    阿虎喜欢白未央是天下皆知的事,阿虎却总是害羞,每每遭人问到,口中狡辩,红透的脸却早已背叛了他。

    “阿虎,我姐嫁入豪门了,你便死心了罢。”

    “什么你说啥”

    “我姐嫁人了”

    阿虎神情严肃的盯着白未音,“嫁给谁了”

    “薄圣远”

    骆宾城听见薄圣远的名字,心中一阵不爽。吃饭时,他去卫生间,听见白未央拨电话,晓得她要去薄家。

    哼

    分明都离婚了,还藕断丝连的。

    骆宾城想想心中就窝火

    “不可能的”

    “怎么不可能”白未音嘴边轻蔑一笑,“我姐须要钱,薄圣远有钱,我姐就把自己卖了”

    “卖了小妹,你到底在说啥”阿虎愈听愈糊涂,边上的骆宾城也心中存了非常多的疑虑。

    一杯玛格丽特喝尽,白未音的嘴边染上了一抹红,如同妖艳迷人的女妖,散发着邪恶的蛊惑。

    “再给我三杯龙舌兰”

    白未音嫌玛格丽特味道太淡,直接要了更为浓烈的龙舌兰。

    阿虎阻止不了她,就瞧见她一声喝光了三倍龙舌兰这类喝法,男人都受不了,何况是白未音。她虽然没有醉,目光却由于酒精的作用而变得迷离起。

    “小妹,跟我说,你跟你姐搬走后到底发生了啥事”

    “你想知道”

    “想”

    白未音又问侍者要了五杯龙舌兰,排成一排,整齐的排在他的脸前,存心刁莫非,“你倘若想知道,就一声把它们全喝了。本小姐心情爽了,就跟你说”

    “小妹”

    “小妹,不要喝了”

    “走开”白未音甩开多管闲事的阿虎的胳臂,目光携着浓浓的提醒。阿虎没有见过如此模样儿的白未音,一时不晓得该如何应对。

    “你姐电话多少我给她拨电话,使她接你回去”

    白未音一贯听姐姐的话,阿虎劝不动白未音,只可以把白未央搬出来。

    “你敢给我姐拨电话”

    “小妹”

    “乏味的男人,别扫本小姐的雅兴”

    “再给我五杯龙舌兰”一贯不讲话的骆宾城开口了。

    侍者又上了五杯龙舌兰。骆宾城和阿虎换了位置,把五杯龙舌兰一一摆好。

    十杯龙舌兰,且是大杯的,即便是酒量再好的人,喝下去路都不可能走了。

    对上白未音迷离的双眸,骆宾城轻笑道,“我把这十杯一气喝光,你跟我说你姐嫁给薄圣远的原因如何”

    白未央所带给他的伤害是刻骨铭心的。因此,他一贯回拒去深入探究白未央的一切

    今夜,这个特其它时刻,兴许是由于那张和白未央别无二致的脸勾起了他的相思,兴许是由于酒精的作用

    鬼使神差的,他居然这么好奇起先白未央嫁给薄圣远的原因。除却嫌贫爱富,除却爱慕虚荣,莫非还可以有其它的原因

    白未音的目光在骆宾城的面上驻留,那双迷离的眸子里尽是迷离风姿,勾着人的魂魄。

    “我当是你对我有意思,原是我姐”

    骆宾城在集团对她的关注度超出了一般老板和下属的关系,她自作多情的以为这男人爱上了自己,却原是由于自己长了一张和姐姐别无二致的脸。

    骆宾城盯着她,不承认也不否认。

    “你怎么认识我姐的”

    “你跟我姐是啥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