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明晰了自个的处境,她不再试图激怒他,令自己陷入更不利的环境中。

    骆宾城放开她,盯着她疼苦的眸子,声响低哑的言道:“不要去找其它男人倘若要教,亦是我亲自教你”

    原来,他方才的怒火是由于这个

    她缓缓的闭上了眸子,集聚在眼圈中的泪水落下

    他柔情的吻着她的泪水,动作柔情又细密,仿佛在对待一件艺术品,而她却在这吻中感觉到了绝望。

    分明是曾经相爱的俩人,为何会走至这一步

    白未央不懂

    骆宾城更为无法阐释

    倘若铁定要找一个理由,只可以用“孽缘”罢。

    如同骆宾城曾经开玩笑时讲过的话:“蠢妞儿,上一世,我是个侠客,骑着高头大马,把你从土匪的掌中救出;这一生又把你从湖里捞出,因此,你欠我的,你上一世,这一生,下一世,下下一世都是我的”

    思虑再三,白未央还是随着骆宾城去了香槟别墅。

    他们是见不得光的关系,倘若遭人瞧见骆宾城频繁出入她的住处,到时俩人都麻烦。

    香槟别墅,位于香槟海岸。

    背山临海,又离市中心只是短短一小时的车程,真得是绝佳的金屋藏娇的位置。

    车缓缓的驶入了一条种满了法国梧桐的柏油路面,在一个巴洛克式风格的建筑前停下。

    “到了。”

    骆宾城对缄默了一路的白未央言道。

    白未央并未马上下车,而是隔着铁门盯着那类满了花花草草的小院。园内种植着白皮松、银杏、白玉兰等花木,可以想象盛夏时,把是何等生机勃勃的景象。

    “进去瞧瞧罢,倘若不喜欢我令人再从新设计。”骆宾城盯着她的目光,皆是宠溺,却并未得到白未央的任何回应。

    白未央下了车,骆宾城yu要过来牵她的掌,被她回拒了。他无奈的看她一眼,倒也没说些什么。

    骆宾城在前边带路,白未央在后边随着。

    这简直就是一座奢靡的宫殿,盈满浪漫奢华的欧洲古典主义贵族气息。阿虎的大厅内,水磨大理石地板与天花板的水晶灯遥相呼应,部分墙壁采用镜面设计,镜子的反光折射出宫殿一般的流光溢彩。更为令人瞩目的是地上狮子皮状的地毯,更渲染着古典欧洲的神韵。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装修材料的味道。

    那股味道虽然非常淡,但是还残留着,应当是方才装修了没有多长时间。

    白未央的心咯噔一下子。

    莫非说

    他从非常早就设计好啦一切,就等着她往陷阱里跳

    这个想法,让白未央脸又狠戾了几丝。

    “喜欢这儿么”

    “没人会喜欢住在笼子里”她讽刺道。

    “先生,你回来了”在厨房劳碌的一个中年女人步出,恭顺的问候道。

    “这位是白小姐,这位是阿华往后,她会负责照料你的日常起居。”

    “白小姐,您好”阿华对着白未央欠了欠身,态度同样的谦恭。

    白未央不是没有礼貌的人,因为骆宾城的缘故,她还是摆出了一张臭脸,把脸赌向了一侧。

    “阿华,今日晚餐我来做,你去忙你的罢。”

    “是,先生”

    阿华识趣的脱下了围裙,回了佣人房。

    骆宾城面上携着微笑,用恰到甜头的声响在她耳际说:“晓得你今日心情不好,我亲自下厨。你晓得我的厨艺堪比五星级酒店的大厨。”

    白未央的眸光微动。

    大学时。骆宾城高超的厨艺,她是品尝过的,着实,那是任何顶级的大厨都不曾做出的美味。

    她的目光从落地窗外的花花草草上移到了他的面上,只见他正拿一双水色无边的眸子凝视着她。

    “卧房在哪儿”

    “你累了”

    “卧房在哪儿”

    “在二楼”

    “你带我去卧房”

    “好”

    他扭过身,面上堆起的逢迎的笑颜霎时消失不见。冷凝的神情里是哑忍着的疼。

    铺着地毯的楼梯,脚踩在上边没有任何的声响,她随着他来到了三楼正中的一间卧房。

    骆宾城方要问她是否喜欢这儿的装修风格是否须要添置什么家具之类的,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了脱衣裳的声响。

    他回眸,就瞧见白未央阴沉着一张脸来。

    他终于忍无可忍,“你在做啥”

    “骆先生,我是你养的地下女人,不是你的骆夫人。你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她的动作没有踟蹰。骆宾城哪见过她如此“主动”的一面,“未央,先用餐”

    “骆先生,大家都非常忙,我们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她如同个妖精一样。

    “蠢妞儿,我们铁定要这样子相互煎熬么”他捉住了她的掌,神情淡淡的盯着她。

    她有些许疼楚的快意,“骆先生,我哪是煎熬你我分明在伺候你。莫非你对我的服务不满意么”

    俩人如同厮杀过后的兽,粗喘着气躺在双方的边上。

    白未央望向窗外,发觉月亮挂在苍穹,夜深切,早已然不晓得是几点了。

    “你午间和晚餐都没吃,饿了没有我去给你做。”

    他略一休息,便平复了粗重的呼吸。他盯着背对着身子的白未央,晓得他并未睡去,但是她却没有回应自个的话。

    “你还要么”

    她终于开口了,骆宾城心中一喜,“什么还要么”讲完,他马上明晰了她话中的意思。

    他用胳臂撑着,下颌磨蹭着她的颈子,浮起一缕淡淡的桃花笑,“你莫非还想要”

    记的,以往她的脸虽然小,却携着肉,攥起来肉肉的,哪像现在,都快只剩余皮了。

    “蠢妞儿,我的把你养胖些才行。”

    白未央拥开他,走至那一堆衣裳旁,开始穿衣裳。骆宾城坐起来,困惑的问,“你在做啥”

    “你既然不要了,我该回去了”

    “回哪儿去”

    “回我自个的家”

    “这儿就是你的家”

    “这儿不是我的家这儿只是是卖身的位置宾客既然满足了,我自然要回家”

    他的面色骤然一变。

    身后传来瓷器破碎的声响,她还感到身后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她成功的激怒了这男人

    一丝快感袭上了心间,白未央发觉自己神经到,喜欢瞧他发怒的样子虽然,这样子伤人更伤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