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五十八章 她还只是个孩子!(二更)

    回到家时,阿三还跟他们走时那样坐在堂屋门口,见他们回来了,“腾”地起来,“咪咪。”

    好家伙,眼里只有猫了,之前还叫声“姐”的,这会儿姐都不要了,只要猫。

    喜如哭笑不得,走过去小心地将怀里在她看来很是贵重的猫准备递到阿三面前。

    然而没等她说话,阿三已经自己伸手过来拿了,“咪咪,抱”

    好吧,是彻底不要姐了。

    无奈,喜如把猫递给她,交代道:“当心点儿,别太用力,小心它抓你。”

    只可惜现在阿三已经什么也听不进去了,动作生疏地抱了猫就转身往屋里走。

    陈老太看着她的背影,笑着道:“刚刚咋说都不进去,非得等你们回来,这不,拿到她想要的了就知道进去了,真是”

    阿三难得开口要一件东西,喜如虽看似无奈好笑,实则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欣慰的,于是便趁着这时候将今天白天带她去看大夫的结果给陈老太说了。

    陈老太一听,喜极而泣,一把拉了喜如的手,欣喜道:“真的真的能治好”

    喜如点头,“大夫先开了一副药,不过说是如果想好得快的话可以大地方找高明的大夫,我们现在条件有限,暂时先让她喝着,等再赚多点儿”

    话未说完,陈老太便看向荣猛,“猛子,你咋想”

    闻言,喜如回头看了过去。

    荣猛看了看二人,道:“她怎么想就怎么来。”

    别的没多说,听得老太太又是一阵欣慰。

    喜如面上一热,方要说话,便听老太太说:“也好,要是阿三能早些治好,今后你们要是要了孩子,她还能帮着,也省得到时候得带两个。”

    “姥姥,”喜如无奈,脸热得更厉害了,瞋了一眼老太太后索性不跟她说话了,转而进屋去给阿三熬药。

    老太太的笑声在身后响起,喜如逃也似的进到厨房,只是随即却放缓了步子。

    “谢了,猛子。”

    感慨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的哽咽,喜如回头,是老太太抬手抹眼角的动作。

    她鼻子一酸,使劲儿咬了一下唇收起视线。

    荣猛在她进到屋里时收起余光,迈长腿跨到台阶上,没回应老太太刚才的那句话,只将大掌放到她肩上动作温和地将人往屋里带。

    “外头冷,进去吧。”

    老太太无声地点头,先是去看了在屋里跟猫玩的阿三,然后去厨房跟喜如一道给阿三熬药唠嗑。

    阿三有了猫咪后就什么也没不闹了,抱着猫儿走到她跟老太太睡的那屋后便将猫儿放到了炕上。

    顾箜曲着前腿卧在那,用那一双蓝绿色的猫眼看着面前的小不点儿,身后的猫尾偶尔晃动一下。

    阿三趴在他面前,眨了眨因哭泣而水润的大眼睛,轻轻摸着他的头,说:“咪咪,想你”

    又是一个喜如他们不曾听到的词。

    顾箜觉得有些好笑,动了动耳尖,确定暂时不会有人来此,便直接用声音跟她说:“才见了一面就想我,你知道什么是想么”

    当然,他就是说着玩儿的。

    虽然他对人类没什么兴趣,不过这个小傻子倒是挺有意思。

    自然,这其中有她见到他化身却并未有丝毫异常反应的因素存在。

    “想,”阿三点头,伸出手捏了他的小爪子,然后往自己的心口上按,“想。”

    她想表达的或许是,放在心上就是想。

    顾箜有些许意外,没想到小傻子懂得倒是挺多,只是

    虽说外表看上去还是个孩子,但她放的地方却意外的有些柔软,能从那感觉到隐约的心跳。

    昨晚化成人后他也很近的抱过她,只是并未像现在这般接触到女孩才有的小柔软。

    顾箜怔了怔,然后缩回爪子,收起视线,莫名的竟是有些不自在。

    “咪咪,”阿三叫了他一声,然后俯身下来像人类拥抱一样抱着他,“想你”

    她在他头顶蹭了蹭,而后便这般抱着他不动了。

    顾箜欲轻笑,却察觉到她的呼吸有些不对劲,紧接着一滴湿润便落到他的皮毛上。

    “想你,抱抱”

    小孩带着哭腔的声音很软,近乎一只可怜的小兽在耳边呜咽。

    顾箜拢了拢眉,不是很明白这小不点儿为何会这般黏乎他,他却是未觉得丝毫麻烦。

    “咪咪,抱抱,”小孩稍微松开了他,睁着那双泪眼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你不是”

    想说“你不是正抱着么”,结果在对上她的眼时忽然意识过来,原来她说的抱不是他以这种形态,而是以人的形态。

    顾箜心里莫名升起一股异样的情愫,伸出粗糙的小舌头舔去小孩脸上的泪,问:“你不怕我么”<

    br >

    不对,昨晚他好像已经问过这个问题了,怎么又问了。

    “不,”小孩抽泣了两下,诚实地摇头道。

    顾箜看着他,蓝绿色的眼中波光流转,如上两颗上好的宝石。

    晕黄的火光映照着小孩的侧脸,翘挺的琼鼻在脸的另一侧投下一个小小的影子。

    如蝶翼般的睫毛上还挂着几颗泪珠子,晶莹剔透,随着她的轻颤落下来。

    那股异样的情愫顺着心间的脉络缓缓流淌,仿佛一抹细流渐渐渗进土地。

    “抱抱,好不好”

    小孩的小手捧着圆乎乎的猫头,果然就是个讨糖吃的孩子,只是她讨的不是糖,而是更简单的东西。

    顾箜无意识地晃了晃猫尾,道:“现在不行,等等。”

    万一一会儿这小不点儿的姐姐跟姥姥来了,他一下子再变成猫,小不点儿见他不见了又得闹,一个不小心将他化成人形的事以她的方式说出来了就不妙了。

    本以为还会与这小傻子说道两句才能将人哄好了,然而让顾箜意外的却是小傻子在听完他的话后只看了他一小会儿便点了点头。

    “好。”

    说完,还抬起她的小手去擦脸上的泪水。

    顾箜被她这乖巧的样子弄得心里一软,低声道:“过来。”

    小孩放下手,眨了眨眼便听话地俯身。

    顾箜站起来,仰头用粗糙的舌头在她脸上舔了舔,将她脸上的泪珠尽数抹去。

    阿三被逗笑了,小手撑在炕上,缩了缩脖子,道:“还没洗脸。”

    顾箜一顿,心里的那股柔软顿时被这小不点儿搅得无影无踪,同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怔了怔后便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真是见鬼了,他堂堂圣灵族王爷要什么样的雌性没有,这会儿竟然在这为一个小屁孩舔脸,关键还是没洗的,简直有损他的颜面

    阿三见他不跟她亲了,便以为是自己哪里做错了惹他不高兴了。

    当即收起了笑,小心地用手去试探着摸他的脑袋,“咪咪,生气”

    顾箜闻言侧目,见小傻子一脸小心翼翼,突然就觉得自己好无聊。

    在他面前的不过是个痴傻的小丫头片子,毛都没长齐,哪能算得上雌性,顶多就是个小女孩,他跟她计较那么多做什么

    思及此,顾箜的眼神有了些许的不自在,余光瞥见她想伸却又不敢伸过来的小手,无奈一叹,抬起小爪子放到了她的手背上。

    小孩眼里顿时一片光亮。

    喜如过来找她洗漱时看到的便是自己那十多年都不曾怎么笑的妹妹居然抓着猫儿的一只爪子就笑得这么开心。

    那一刻,她差点就以为阿三并不傻,她一直都有着寻常小孩的喜怒哀乐。

    早早的便察觉到她过来的顾箜扭头看过去,阿三也跟着他看过去,在看到喜如时并未收起脸上的笑,喊了一声“姐”。

    喜如心里涌起一阵感动,应了一声后走过去,摸了摸猫咪的头,“不知道原来你喜欢这样的小猫,回头等我们有钱了也养一只。”

    养

    顾箜表示很不屑,心说你确定你养得起么

    本大爷可是这世间绝无仅有的,岂是普通牲畜能比的,愚蠢的人类尽说些愚蠢的话。

    “不要,”阿三摇头,无视喜如因她这两个拒绝的字而欣喜的眼神,张开双臂将猫儿揽到怀里,小心地在他头顶上亲了亲。

    “要他。”

    两个字,说得顾大爷身心愉悦。

    小傻子挺识货的,看在你这么有眼光的份儿上,本大爷让你多抱一会儿。

    喜如缓缓抬手捂嘴,火光下眼中不自知地泛起一股湿意。

    是的,她家阿三不傻,从来都不。

    她有她自己的情绪,有她真真切切想要的东西,以前那不过是条件不允许,她不敢说也不敢想,她只是在用她的方式保护自己。

    “好”喜如深吸一口气,擦了擦眼角抿嘴笑,然后摸了摸阿三的头。

    顾箜看着这姐妹俩的互动,心里竟是也莫名的沉重起来。

    这两个人类

    喜如带阿三洗漱,阿三却是舍不得她的咪咪,连洗脸洗脚都要抱着。

    洗脸时甚至还拽着喜如的手让她多洗了两边,喜如心生好奇,拧帕子的时候便听她对怀中的猫说:“干净,亲。”

    顾箜汗颜,抬眼正好对上从外面进来的荣猛。

    顾箜:“”

    你听我解释,她还是个孩子,我真的没做什么

    荣猛只瞥了一眼,接过喜如换过来的水,在阿三抱着顾箜出去时以传音之术说了两个字。

    “畜生。”

    顾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