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26章 苏清被伏(三更)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湛离欢算无遗漏,偏偏没想到去埋伏苏清的人走错了路。

    苏清进了喀喇山后,顺着地图去找一线天的位置。

    可是一直转到晌午也没发现那个一线天。

    喀喇山上生长着几百年的松树、杨树和一些耐寒的树藤,如今正是寒冬,树枝光秃,地上还有积雪,而且走过的山路都极其相似,很容易让人迷路。

    苏清心里焦急,眼看太阳就要升到正中了,据她得到的消息,郑军的粮草就是正午时经过一线天。

    流非见他们在山里乱转,找到苏清问道,“怎么还没找到”

    苏清摇头,“按照地图走的,可是根本没有这个地方”

    “我看看地图”流非将地图拿过去,皱眉道,“这地图似乎不对”

    虎子和大壮都凑过来,“地图不对不可能吧”

    “地图是哪里来的”流非问道。

    “是尊上给我的”苏清忙道。

    “看来大司马并不想让我们去一线天”流非冷笑。

    “你确定”苏清皱眉,觉得这不像是湛离欢所为,他既然已经答应了让自己来劫粮草,为什么要给一个假的地图让她找不到地方。

    “不确定,有一半是猜测”流非道了一声,想了一下,将地图还给苏清,“我先去前边探路,我一个人会走的更快些,等找到一线天,或者查明那边的情况再回来”

    苏清点头,“好,我会带着人一直往东走,你自己记好路线,碰到郑军不要硬拼,一定回来”

    “放心吧”流非给她一个安抚的笑,纵身而去。

    他身影极快,几个起落便消失在起伏的山峦之间。

    苏清也觉得这地图似乎有问题,将地图收了起来,等流非的身影消失以后,带着手下的兵继续往前走。

    山路是周围百姓上山砍柴走出来的一条路,极其狭窄陡峭难行,众人一路小心走过去。

    湛离欢派来的人早早埋伏在一线天附近,却左等右等不见北郑大皇子的人,眼见郑军运送粮草的队伍就要出了一线天了。

    等出了一线天,再动手便没那么容易了。

    封四只好一边派人去寻找来埋伏苏清的人,一边下令,劫粮

    北郑大皇子派来的人,进山时拐错了一条山路,于是离一线天越来越远,和苏清他们一样,绕了半天都没找到路。

    然后,在一条山路的岔道两支本应该有一场埋伏战的队伍相遇了。

    这就好像本来应该相遇的人,最终会相遇。

    湛离欢筹算好一切,做了阻止,仍旧是徒劳。

    “你们是什么人”大皇子派来的郑军首领李辉问道,见苏清等人穿着像是猎户,可这么多人一起山上又不像是普通百姓。

    “你是谁”苏清不答反问,暗暗打了一个手势,让身后的士兵做好迎战的准备。

    她心中十分疑惑,怎么会遇到一队郑军的兵马,而且看上去不像是运粮草的。

    “你们不是猎户”李辉低低道了一声,挥手让自己的兵马杀过来,不管是什么人,先杀了再说。

    李辉带了两千人,几乎是燕骁铁骑的十倍,两方人马轰的撞在一起,刀光闪烁,厮杀开始。

    赤影军面对比自己多十倍的人脸上没有半分畏惧,拼了命的往前冲。

    苏清的兵个个骁勇善战,以一当十,李辉震惊之余更加确定,这一队人绝对不是山下的百姓。

    他高居马上,看着自己的人一个个倒下,而对方依旧顽强猛烈,目光阴沉,抽出后背上的弓箭,对着苏清瞄准。

    他为将几十年自然看的出这里面苏清是这些人的首领。

    “嗡”一声,长箭划破长空,直直向着苏清胸口射去。

    北郑人善骑射,而李辉又是名将,射箭功夫一流,这一箭常人难挡。

    “苏清小心”大壮大喊一声,将苏清推开,几乎是同时,“噗”的一声,长箭直直射入大壮的肩膀。

    “大壮”苏清一把抓住大壮被贯飞出去的身体,转眸见李辉再次搭箭,立刻下令道,“所有人,撤退”

    众人见大壮受了伤,也不再恋战,边掩护苏清大壮,边往后退。

    李辉带人追上来,两方人马急速在山中急奔,很快便又失去了方向。

    苏清让虎子和袁正保护好大壮,边战边退,对方的人马在消耗,她的人也不断有人在受伤。

    突然护着大壮的几个士兵大声喊道,“将军,前面是悬崖,没路了”

    所有人惊愕的停下来。

    苏清走过去,果然,前面是一处断崖,虽然不算高,但是坡度陡峭、岩石锋利,若这样跳下去,她能活,但那些受伤的士兵未必能活。

    而后面,李辉带着他的人已经追上来。

    李辉让自己的人将悬崖上的赤影军团团包围,一双鹰目带着穿透力,“你们是赤影军谁是苏清”

    “你们是什么人”苏清问道。

    “来杀你们的人”李辉冷笑,“交出苏清,本将可以饶其他人的命”

    “放屁”虎子怒吼一声,举刀冲过去,其他燕骁铁骑没有任何犹豫,向着郑军杀去。

    刹那间,长刀相撞,鲜血喷溅,喊杀声震耳欲聋。

    燕骁铁骑的兵少,可是如如把锋利的长剑毫不留情的杀入敌人的队伍。

    大壮将肩膀上的长箭折断,大喊一声,脸色狰狞的向着敌人杀去。

    李辉面露冷色,再次搭弓向着势气凶猛的虎子射去。

    苏清脸色一凛,纵身而去,探手一把抄过长剑,随即向着李辉反手一掷,整个人向着他扑去,动作迅猛,眨眼间已经到了跟前。

    李辉见苏清来势猛烈,不敢硬拼,闪身躲过,不断的和苏清来回周旋。

    苏清一拽马绳,半空中旋身一转,一脚将李辉踢飞出去。

    “砰”的一声,李辉落地,苏清方要追上去,擒住他要挟郑军后退,就听虎子突然喊了一声,“袁正”

    袁正身上中了数刀,倒在地上,却又挣扎起来和郑军继续拼命。

    李辉起身拿着刀和苏清对峙,“你是苏清对不对我们抓的人是你,只要你和我走,我保证饶了你手下的兵”

    苏清握紧手中长剑,目光冷冽。

    李辉隔着厮杀的人群和她对视,“你就算杀了我也没用,郑军的军规里,就算是主将被威胁,士兵也不得有半分妥协我的兵不敌你的兵,但是数量上是你们的几倍,就算我们全军覆没,也要你们死伤一半,你若不怕,咱们便拼个鱼死网破”

    苏清突然有些猜到李辉是什么人,心思一转,痛快的将手中长剑往地上一扔,“我是苏清,我跟你们走,放我的人走”

    立刻有两个士兵要上前将苏清挟持。

    苏清往后退一步,“我要看着我的人平安离开,我才会跟你们走,否则,鱼死,我也要撞个网破”

    “别耍花招,本将知道你身手好,万一放走了你的人,你又跑了,本将岂不是成了傻子”李辉冷声道,“本将以人格担保,只要你留下,其他人一定放走”

    “我才是苏清,你们有种来抓我啊”虎子一边杀人一边大声喊道。

    苏清目光沁凉,伸出双手让郑军将自己绑上。

    李辉立刻下令道,“全部住手,放这些、猎户离开”

    虎子睚眦欲裂的看着苏清,“我和你一起留下”

    苏清冷冷看着他,“走”

    大壮受伤了,袁正也受伤了,在耽搁下去,他们就要失血过多而亡。

    苏清目光带着深意的看着虎子,缓缓点头。

    她的意思,虎子都懂,可是让苏清留下,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赶快走”苏清冷声喝道,“这是命令”

    虎子咬了咬牙,带着燕骁铁骑和受伤的几人离开。

    看着他们身影消失,李辉让人将苏清的头蒙上,一路带下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