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三章 血字劫

    “云子,你先别急。”姜子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指微微往里攥着。

    他抬起有些壮的大腿,迈着有些大的步子,快速地向镜子挪去。

    抬起一只手,摸着云子镜面中的脸,他发现自己的手慢慢地融进去,云子的脸却慢慢浮出了镜面。

    “这是怎么了”云子的圆溜溜的眼睛睁大了,细长的脖子也像个长颈鹿一样,拉的更长了。

    有些轻薄的上下嘴唇慢慢拉开了距离,一个微型的字慢慢地卡在镜子的内外空间缝隙里。

    凌风的神情也在那一瞬间被定格住了,仿佛被眼前的场景施加了一层冷凝剂。

    “姜子,你往把手往后缩一下。”

    凌风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往后指挥着,修长的腿甚至下意识地往前挪动。

    随后,姜子把手往后缩了回去,云子的脸就被反弹了回去。

    紧接着,一朵朵桃花伴随着一阵有些刺耳的魔音缓缓落下,有的桃花甚至还坐驾着一个个五颜六色的音符。

    这场面好不壮观

    “啪啪啪”镜子全部都缩回了地下,似乎是一个个拔地而起的竹笋被施加了回土的药水魔法,以极快的被打地鼠的速度往下降。

    “姜子。”镜子里的云子的声音越来越,但是着急的程度却愈发加重。

    “云子。”刚缓过神的姜子,以极快的速度伸手去抓下降的镜子,但还是以狗啃泥的失败告终。

    又浓又粗的八字眉勾起了几分惆怅和懊悔。摔得有些生疼的膝盖似乎是对自己的一种警告。

    不对仙人摔跤是不会产生痛感的。这是怎么回事

    姜子撩开褐色的衣衫,发现膝盖真的冒血,且产生了火辣辣的灼烧感。

    他竟然有了凡人才拥有的知觉。

    算了,这个问题还是回头再想吧现在救云子要紧

    “凌风,现在怎么办”姜子把求助的甚至带着乞求的目光投向了凌风。

    在那一瞬间,他第一次有了后悔杀死弦紫的感觉,因为内心害怕凌风的袖手旁观导致自己和云子落下真正诀别的结局。

    也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天规和使命感似乎都不及细水长流的陪伴感显得更为重要。

    以前不曾有的私欲在真正面临着生离死别的时候,也开始悄然滋生。

    准确地来说,可能以前一直有,只不过被很多条条框框驾驭。

    凌风弯下腰,摸了摸地上有些潮湿的泥土,却发现地面上出现了一个个血字。

    上面写着劫,甚至画了一个向右拐的字符。滑落的桃花掉落到地上全都变成了绿色的草,这似乎是一种暗示。

    他把眼前的图像与心中的想法不断放入思绪的搅拌机中不断搅拌,企图在零碎材料的不断交换中诞生新的想法。

    “你看。”姜子重重地拍了拍凌风的背,用手指了指空中。

    厚重的嗓音里夹杂着欣喜,但是尾音的末落中又含着担忧。

    凌风将眸子抬向空中,弦紫的身影映入了眼帘。

    他刚劲有力的双手慢慢以松软地形式贴在了大腿旁,微微站起的身子也在呼吸忽上忽下的节奏韵律中有些摇摆,甚至是有些颤动。

    一种无法言喻的激动欣喜但是包含着害怕,失望的复杂情绪弥漫在凌风的心头,“怦”地一下,像一个重重的拳头,打破了所有的坚强。

    松懈下来的脸庞,没有了线条的刚硬,但是充满了钟情的柔和。

    弦紫穿着一席白衣躺在半空中,微闭的双眼似乎充满了平静,但目光往上挪了挪,发现她的柳眉竟还微微蹙起,似乎有着心事未了。

    凌风的心被狠狠地揪了一下,因为他知道弦紫的心事就是给孩子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