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十一、真假将军

    天色渐晚,月圆透亮,照的屋前的小湖波光粼粼,风儿吹起,泛起层层细波。

    屋里的人正洗着澡,花瓣清香,氲绕屋梁。

    门被推开,透过屏风看到一个伟岸壮实的轮廓,慢慢朝里走来。

    “谁”

    “夫人在洗澡,为夫过来帮忙”

    “谢踆毓你就不怕大家说你”

    “我和我夫人共浴有何好说的”

    “你别进来再进来我就叫人了”

    “你叫啊在这有谁能叫的来”

    “下流”

    “我只对你下流”

    说着走近了,富察晞儿已经边说话边穿上了衣服。

    “你不是谢踆毓”

    “你在乱说什么”

    “谢踆毓从来不会在我不愿意的时候闯进来。你到底是谁”

    “那我今天就先办了你,如何”

    “你,你别过来,我可是会武功的。”

    “我这么多年都没看你耍过,我到是要试试。”

    “你到底是谁”

    “谢踆毓就是我。”

    “你要干嘛别过来。”

    富察晞儿已经被控制在地上,闻着对方身上的熏香味,有些熟悉。柔软的触感像大雨点一般打在颈部和胸前,挣脱不开的感觉和正在进攻的唇让富察晞儿感觉到危险慢慢逼近。

    “来人”

    身上的人呼吸越来越重,就像贪婪的人不停地寻找宝藏。

    衣服就快被扒开的时候。

    “你等等,等等。”富察晞儿带着哭腔叫到。

    很神奇的是居然停了下来。

    “夫人,怎么了”

    “我想去茅房。”

    任然带着哭腔。

    “茅房”

    “对,你不记得以前我们行房事都是这样的吗”

    “哦哦你去吧”

    “我以为你忘了”泪眼朦胧的说到。

    “不,不会忘,不会忘。”

    “我先去,等下就回来。”她仔细打量了一下,耳后有一个凸起。

    “不要走远。”

    “将军,就在外屋,你忘了吗”

    “哈哈,没忘,你去吧”

    “嗯~”

    富察晞儿心想 这个人肯定不是谢踆毓,我们明明没有行过房事,茅房也不在外屋,耳朵后面那又是什么胎记这个混蛋到底是谁

    走出外屋,富察晞儿大叫“有刺客,有刺客,护驾”

    很快踆毓阁里的黑士和谢杉璃赶来。

    “怎么回事”

    “有个长得和将军一模一样的人在我屋里。”她铁青着脸,双手交叉护着身体。

    “走”

    很快一群人进了屋,看到模样无并无二致的将军。但是很快就被他逃出了屋外的围墙,消失在夜色当中。

    “我们追”

    一帮人继续追赶,留下富察晞儿蹲在原地。

    “晞儿,你在此做何事”

    富察晞儿被声音激了一身恐慌,往后一倒掉进了身后的湖里。

    醒来看到身边的人。

    “啊救命”惊恐的眼神看着床边的人。

    “晞儿,晞儿,我是谢踆毓。晞儿。”他抓起她的手。

    “不不不不,你不是”继续推搡着。

    “我是,我以前抛弃你跟富察莞儿一起做朋友,你五岁的时候。”

    “对,是你抛弃的我。谢杉璃呢,谢杉璃在哪你走开。”

    “我在这,晞儿,我在这。他真的是将军。”看着她眼睛,让他觉得心